第三九一章 跟师兄师姐过日子(第一更)

    ,。

    “哪里,在哪里?”

    朱山人未到,声先至,等门“吱嘎”一声打开,还没见到人,一条很粗的木棍已朝王陵之的脑门砸了过去。

    饶是王陵之武艺娴熟,在猝不及防之下也无法躲开,千钧一发时他总算反应过来,微一错身,棍子直接砸到了他肩膀上。

    “砰”

    棍子打得结结实实。

    “呜”

    王陵之“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看不清来人是谁,他的第一反应是要把场子找回来,至于身体那点儿疼痛已经算不上什么,低下头抄起流星锤就要往来人身上砸去。

    两个暴脾气

    “住手”

    沈溪大喝一声,正要继续出招的朱山跟亟待反击的王陵之同时立在当场,冷冷地打量对方,都怕对方趁机偷袭。

    沈溪道:“自家人,动什么手?把手里的家伙放下。”

    朱山眼神中带着些许迷茫,望了沈溪一眼,却听话地把棍子扔到了地上。而王陵之则愤愤不平道:“师兄,她偷袭我,我被她打了,我不服”

    “她是个女孩子,你让让她怎么了?”沈溪白了王陵之一眼。

    “憨娃儿,你回来啦。”

    林黛见到沈溪,全然忘了是谁把矛盾给挑起来的,也不管旁边有什么人,几步跑到沈溪面前,笑盈盈望着沈溪,随后才注意到旁边有不少人,“……三伯。”

    刘管家识趣,恭敬地道:“二少爷,您先留在这边,东西我们给您带回去了,等晚些时候我们驾马车过来接你。”

    沈溪笑道:“刘管家不进去坐坐?”

    “不必了,我们过来认识下路径就行。明堂,咱俩先过去安顿好,等晚点儿再过来接二少爷。”

    虽然沈溪如今是“老爷”,可沈明堂却依然是沈家的仆人。刘管家没打算把沈明堂留下吃饭,因为这意味着所有归置行李和收拾房间的活需要他一人做。

    沈溪送刘管家和沈明堂离开,这才回到家门口,林黛注意到旁边那个刚才她误以为是贼人的傻大个:“这谁呀?”

    王陵之笑呵呵道:“师姐。是我啊,你不记得我了?”

    女大十八变,可林黛自小到大模样都没怎么变过,依然如小时候那么漂亮可人,但王陵之这些年。已从娃娃脸长成个粗壮浑厚的汉子,林黛上哪儿认去?

    “我记得你你来我家干嘛?”

    林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因为她从小看王陵之就不顺眼,谁叫那会儿王陵之往她新衣服上扔泥蛋子呢?

    王陵之本来兴冲冲的,没想到居然被师姐这般喝斥,讷讷道:“我……我来找师兄吃顿饭。”

    “我们家里没准备你的饭。”林黛叉着腰气呼呼地道。

    王陵之心里那叫一个个委屈,我朝思暮想的师姐啊,我做梦都想跟你学本事呢,你怎就这般对我?

    沈溪道:“凌之是我请来的,今天让他到家里认认门。顺便吃个便饭,若是准备得不够,把我的那份给他。”

    林黛轻轻哼了一声,虽然她心里不乐意家里留下个电灯泡,打搅她跟沈溪“夫妻团聚”,但沈溪是“一家之主”,她作为妻子,应该事事顺着丈夫。

    另一头,朱山已经在扒拉手指头了:“这个人块头好大,少爷说把他的那份儿给这个人。如果还不够吃,会不会吃掉我的那份儿?”

    林黛没再多言。

    到了正屋,饭菜早已经准备好了,全都是沈溪爱吃的菜。林黛亲自下厨做的。林黛的厨艺是沈溪亲自传授,除了没有味精调味,其他跟后世的做法一般无二。桌上的饭菜冷了又热,就怕沈溪回家后吃不上热的。

    “这地方挺大的,我能不能也住在这儿?”王陵之又开始嚷嚷。

    这次不用沈溪拒绝,林黛直接就给他呛了回去:“让你来吃顿饭就算是好的了。不许得寸进尺啊。现在老老实实吃饭,吃过饭赶紧走人……”随即低声嘟囔,“到京城了还能遇上,真是活见鬼了。”

    王陵之跟朱山的性格基本一样,别的没什么,但吃饭时一定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见到那香喷喷的饭菜,他早就咽起了唾沫,这一路上风尘仆仆,伙食状况可不怎么好。

    小小的四角饭桌,沈溪和林黛坐一边,宁儿坐对面,如此一来朱山和王陵之也坐了个对角,才刚开始拿筷子,二人就较上劲儿了。

    王陵之恨恨地瞪了朱山一眼,摸了摸肩膀上刚才被打得生疼的地方,他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尤其是女人的亏。

    “你吃啊,都是我做的。”

    林黛完全就是个贤惠的小娇妻,坐在沈溪旁边,不停往沈溪碗里夹菜。王陵之看了有些羡慕,伸出筷子去菜盘里夹菜,朱山却好像有意跟他较劲儿,两人筷子不知道在盘子中碰了多少次,简直是要拿筷子作为兵器。

    沈溪看这饭桌上的氛围不太对劲儿,只好亲自给王陵之夹菜,同时说些贴己话,让林黛心里舒坦些:“师弟远来是客,到了咱们家里,要是吃不饱,人家还以为我们有意怠慢,说出去不好听。”

    王陵之却没客气,大大咧咧道:“没事,我自己夹就行。”

    宁儿不言不语,显然她对王陵之这样的傻大个不感兴趣。

    沈溪不清楚,他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宁儿利用外出购粮买菜的时机,与好几个公子哥“偶遇”,并搭讪了两句,可惜都没什么进展。宁儿毕竟老大不小了,本身又是丫鬟,年轻有为、家资丰厚的公子哥谁会看的上她?

    即便年老的要纳妾,还嫌她脸不够圆,屁股不够大,没有富贵相不说,还是大脚呢

    王陵之的饭量比朱山只大不小,二人都属于身高体壮那种,结果林黛煮的二斤米,炒的五六道小菜,一扫而光。

    吃过饭,王陵之等人来接。闲着无聊,有些不忿地看着朱山:“喂,我们再比比看?”

    朱山目光自然落到沈溪身上。

    朱山同样争强好胜,但她未得沈溪准允。不能跟客人动手,这点规矩她倒是学会了。

    沈溪没好气地道:“这儿又不是校场,比什么?等你应完武会试,回来后,想怎么比都成。”

    王陵之哼了一声:“那说好了。一言为定。”

    ……

    ……

    眼看二月考期将近,沈溪每天的事情就是留在家里读书。

    至于王陵之,没事就往沈溪家里跑,说是来跟沈溪学武功,其实是想寻机会找朱山较量,或者是跟“师姐”学上两招。

    “师姐肯定见过师傅,师傅他老人家的武功厉不厉害?”只要一有机会,王陵之就会跟林黛套近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这个美丽大方的师姐感兴趣,但其实他只对师姐的武功好奇。

    “哼”

    林黛通常都回他这一个字。

    可王陵之乐此不疲。一副得不到满意答复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沈溪偶尔会劝王陵之:“师弟,我这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你的考期亦不远,是否该回去勤加练习,好应试啊?”

    王陵之嘿嘿笑道:“师兄不知道,打磨力气和耐力非常耗时间,距离会试已经不远,就算再练也添加不了多少气力,反倒会让身体疲劳,影响临场发挥。还是师兄和师姐多教我两招更加管用……对了。师姐有什么高招吗?”

    “滚”

    林黛终于忍不住,愤怒地指向门口。

    王陵之愣了愣,他还没明白过来“滚”是什么招数。他呆在那儿皱眉思索,宁儿已在一边偷笑不已。

    宁儿初见王陵之时。对他没兴趣,可听说这个傻大个居然是武举人,且家里家财万贯后,那水亮的眸子马上有了神采。

    很显然,她动心了。

    这几年与沈溪相处下来,她已经明白了。沈溪这个小主子她惦记不得,一来是沈溪太狡猾和明事理,根本不给她接近的机会。退一步说,就算她得逞,还要面对林黛、陆曦儿两个小女主人的责难,后面更有泼辣的周氏等着她,日子肯定不好过。

    王陵之就不同了,这小子,应该刚到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的年岁,而且这么憨厚老实,稍微给他点儿甜头,他肯定“就范”,到时候我就一跃变成武举人的夫人,指不定将来还能当诰命夫人……

    设想是好的,但暂时只能算是一个美梦,王陵之每次来对她都不感兴趣,甚至二人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宁儿觉得,想让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小子明白她身上的“好”,非常的具有挑战性。

    沈溪发觉,只要他在家,王陵之肯定会天天上门烦他,继而连林黛、朱山和宁儿也被搅得鸡犬不宁,唯一让家里清静下来的办法,就是把王陵之带出去。

    正月二十九这天,沈溪带王陵之出门游览京城,顺便散散心,当天下午他还得陪苏通一起参加文会。

    王陵之到京城后,尚是第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出来闲逛,走到哪儿都觉得无比新奇。

    走了一段路,沈溪有点累,可王陵之半点疲乏的意思都没有。王陵之道:“师兄,你带我去皇宫看看好不好,就是皇上住的地方。”

    沈溪赶紧摇头:“那种地方去不得,看一看都有可能会被杀头”

    “啊?这么严重?”

    王陵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仿佛已经在想象自己被砍头时的惨状,“那师兄,你带我去城门楼上看看行不?站得高,看得远,这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沈溪突然记起来十岁回乡参加县试时,带王陵之登高望远时的情景,没想到都过去三年了,这小子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沈溪再摇头:“等你中了武进士吧,平常人上不去城门楼……”

    王陵之又是一脸失望。

    沈溪问道:“你年岁不小了,家里就没给你说门亲事?”

    王陵之挠了挠头,道:“好像我爹真给我找了,就是在我中武举之后,可师兄……亲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懂,能跟我说说吗?”

    沈溪笑道:“就是有个女人,跟你过一辈子,还要给你生儿育女,就好像你爹你娘那样。”

    王陵之一听,赶紧摆手道:“要过一辈子啊,那不要了。我还是跟师兄、师姐过一辈子吧……”

    ps:第一更送上

    大爆发正式开始,请兄弟姐妹们订阅和月票支持哇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