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二章 不速之客(第二更)

关灯
护眼
    ,。

    少年不知愁滋味

    王陵之心思单纯,体会不到女儿家对男人相辅相成的温柔和善解人意,他想的只有武功,还有同门之谊,才会说出如此让沈溪感觉恶寒的话来。

    “师兄,我肚子饿了,找个地方吃饭吧。这京城好吃的东西,是不是很多?”

    又是没营养的话,王陵之跟朱山的性格有些相似,走到哪儿都不忘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沈溪寻了寻周围的茶寮酒肆,他没准备破费去请王陵之吃什么好东西,随便在街上找个家面馆,坐下来叫了两碗切面,一人一碗摆到了面前。

    王陵之惊讶地打量眼前的面碗:“师兄,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代由于面粉磨制不易,久居南方的人很少吃面食,即便接触到也是以大饼或者包子、馒头为主,没见过面条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好东西,尝尝鲜,不够再叫。”

    沈溪说着拿起筷子,王陵之有样学样,捞起面条送进嘴里,吃了几口,一双眼睛顿时一亮,咧嘴一笑,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王陵之个头大,身材魁梧,吃东西就跟往喉咙里倒一般,沈溪吃一碗面就饱了,可王陵之吃一碗还不够塞牙缝。

    沈溪说好了请客,没辙,只好一碗一碗给王陵之叫,到后面连面馆的掌柜的都看不下去了,干脆用大砂碗给王陵之盛面。

    王陵之足足吃了九碗,摸了摸肚子:“还有吗?”

    沈溪苦笑着摇摇头:“撑死你,只准吃这么多,想吃下次再来……掌柜的,结账。”

    此时他不得不带王陵之离开了,因为这小子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因为实在太过鹤立鸡群,而这小子偶尔表现出来的行为又太过另类,沈溪老早就感受到来自周围异样的目光。

    这面馆里所有人都好似在看投胎的饿死鬼一般,打量着王陵之。

    “跟师兄出来真好。有面吃,要是能再吃几碗就好了。”王陵之出了面馆,回头瞟了一眼,颇为上心地把面馆的门脸记牢。以后就算沈溪不请他,他也会自己跑来,第一次吃面他感觉非常新奇,回味无穷。

    沈溪下午要和苏通一道出席文会,本不想带上王陵之。但又怕这小子跟他作别后马上去叨扰林黛,或者跟朱山比试。

    沈溪实在没辙,只能把他捎上。

    “到了地方,没我的吩咐不许胡乱说话,要是说错一句,一直到你会试前都只能待在你自个儿的客栈里,不要想我跟你会面”

    沈溪用威胁的口吻道。

    王陵之想了想,感觉问题似乎很严重,不能出客栈,那还有什么意思?当即点了点头:“师兄是文人。你们说话文绉绉的,我听不太懂,我就在旁边坐着就行。”

    沈溪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一个字不说就是了。”

    王陵之心想,我又学了一招,这是不是跟师兄曾经教我的那招“静若猛虎”差不多?那我一会儿就坐在那儿扮一只老虎,随时扑出去能咬人的那种。他却忘了,沈溪的原话是“静若处子动若猛虎”,之所以用“猛虎”代替“脱兔”,却是王陵之觉得“猛虎”更威风。出自《孙子九地》:“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王陵之怎么想的就怎么做,等到了苏通下榻的客栈。进入房间后,三人一同落座,王陵之一脸肃穆地端坐在那儿,动也不动。

    苏通心里直嘀咕:“沈老弟也是的,出门带这么个愣头青,一会儿见到友人该如何介绍才好?”

    沈溪却全然当王陵之不存在。跟苏通说话神色平常。

    交谈之后,苏通叫上两个家仆,与沈溪、王陵之一起出了门。王陵之把双手搭在身前,步履沉稳有力,就好像沈溪带了个保镖一样。

    这下苏通却有点儿羡慕了,他自己的小厮都是身材矮小瘦弱之辈,跟王陵之一比,那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苏通心想:“我出门要是有这么个护院,走到哪儿都威风,要是跟人说这护院还是武举人,更有面子啊。”

    ……

    ……

    这次文会,参加的基本都是福建省进京赶考的应届和往届举人,还有一些湖广和江南的考生,基本都属于“南榜”之列。

    明朝礼部会试中,录取有地域之分,这样一来官员便带着地域和乡党的偏执,同一地的考生之间联络就更加频繁和密切了。

    入朝为仕,要是不能拉帮结派,没有同乡照应,想要快速崛起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因为一个官员政绩再好,却没有固定的审核标准,官声不代表一切,因为这东西可以造假。

    这年头在朝无人你还想当官?就算让你考个状元回来,让你在翰林院里磨上几年,然后给你指派到南京六部当个闲官,一辈子都掌握不到实权,仅仅靠混资历,没到三四品就得致仕。

    如果朝里有人,哪怕只是个市井无赖,照样升官发财。

    文会相邀之所,是一处福建商人开设的茶楼,名叫闵生茶楼,闵通悯,意思是怜悯众生的意思,同时闵又通闽,意指福建人。自打景泰初年开始,这儿便成为福建人在京的一个重要联络点。

    在商会概念还朦胧一片的时代,这种带有一定商会和同乡会性质的场所已经出现,而且发挥的联络沟通作用也是显而易见,至少福建人到京城,就算遭遇盗匪囊中羞涩,到这里也能得到一定庇护,会有人帮你想办法跟福建的家人取得联系。福建那边过来的信函,如果没有确切的收信地址,多半也是通过闵生茶楼转交。

    沈溪和苏通来得早,茶楼里客人不多,多半都是福建举子,这些人年岁以三四十岁居多,家世普遍较好。

    因为头年里福建乡试中,营私舞弊的情况非常严重,真正寒门弟子中举的就那么几个,而且这些人本该列于桂榜头几名。但张榜后他们最多吊榜尾,甚至有很多人悲惨落第。

    沈溪则属于异类。

    当然沈溪的家底也是相当丰厚的,福建省来京赶考的举人,许多都觉得沈溪是靠背后汀州商会的贿赂才有了去年乡试解元的功名。因此沈溪在得到很多同为纳贿中举士子的恭维之余,也遭到那些寒门举子的憎恶。

    有些事沈溪没法解释,本来参加文会,目的是多结识一些朋友,至于这些朋友对他未来有什么帮助。那是其次的,主要还是为了承苏通的情。

    苏通在联络这些事上,显得非常的积极和热情,沈溪实在推脱不过。

    翰林院中的“翰林”,素来南直隶学子最多,其次就是北直隶顺天府,福建虽属于大明的教育大省,应往届中进士的不少,但留在翰林院的人却不多。这次文会,只请到两名翰林。一名是福建的,还有一名是湖广的。

    这次过来的几名考生,也包括湖广、江西的举人,全部加起来有四五十人,齐聚一堂,茶楼二楼竟然显得有些拥挤。

    但苏通等人交游毕竟有限,使得邀请前来的人中,只有沈溪因为是一省解元名气有些大,而别的举人,基本都是各省乡试二十名开外的人物。他们的目标。就是认识一下两位翰林院的“翰林”。

    在明朝,翰林院掌制诰史册文翰之事,其官吏官品虽低,却是清贵之选。内阁大臣必出自翰林官。也是不成文的规矩,官员未在翰林院供职过,就没资格成为内阁辅政大臣。如果翰林得以入阁参与机密,更是贵极人臣。

    文会开始,跟以前当童生、秀才时参与的文会不同,举人的文会。尤其是举人在会试年举办的文会则更注重实用性。

    所有人来就是为了一个目的,做文章,让翰林帮忙点评,分出优劣,再排定一下名次,更要作出预测,谁的文章达到中进士标准,谁距离中进士还有些距离。

    两位翰林商量着出了题,沈溪和苏通这边拿起毛笔来写文章,苏通提了一嘴:“吴公子不太给面子,接受了请帖,人却没来。”

    沈溪这才知道苏通还请了吴省瑜。

    也难怪,吴省瑜心高气傲,又气不过在福建乡试中败北,既然知道沈溪要赴会,他怎会来参加?

    做一篇文章,就算是翰林觉得他作的好,但他比沈溪年长几岁,那是份属当然,没什么荣光,可若是翰林觉得他做得不好,那他是把脸送上去找人抽。

    吴省瑜最佳的选择,当然是退避三舍。

    众举人都在作文章时,旁边却有个另类,坐在那儿什么事都不做,一脸凶神恶煞望着在场之人,就好像随时要吃人一样。

    最开始别人只当他是随从或者护院,今天来的人多,众举人相互寒暄攀关系,就没去理会。可如今都低下头做文章时,旁边还坐着个凶恶的人物,有些好事的就想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做了举人,在地方上就是“老爷”,到京城来赶考多少都带着一些家仆和随从,但这些人却是没资格上楼来的。

    众人中,就算家境不好的,也会得到一些士绅的“资助”,地方士绅想通过这些举人老爷“避税”,所以唯恐巴结不及。

    沈溪对于在场之人异样的目光全当没看到,只要王陵之按照他的吩咐,老老实实坐在一边什么都不说,那就是他追求的效果。

    在场众举子虽然对王陵之坐在旁边有些不满,可到底人是沈溪和苏通带来的,要是一言不慎就有可能得罪两个,索性埋头做文章,来了个不闻不问。

    就在茶楼二楼一片安静,只听到“刷刷”的下笔声时,外面街道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一个人扯着公鸭嗓子喊:“让开让开,否则撞死活该”

    浓重的江南口音,伴随着马蹄“哒哒哒”的声音,却是一人骑着高头大马,就这么明目张胆在闹市中策马疾行,一路到了茶楼门口才停了下来。

    沈溪正好坐在窗口位置,外面有热闹他自然会转头看看是怎么回事,正好那人抬起头来向上望。

    二人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些许的疑色和戒备。

    此时,刚才扯着公鸭嗓子大喊大叫的仆从跟了过来,对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白衣公子道:“唐老爷,这就是闵生茶楼。”

    ps:第二更到

    先一口气把今天的保底两更发了,明天一早起来天子就赶爆发的稿子,其中便有为新盟主“磊洋”大大的加更

    好久没这么激情澎湃了,希望明天的更新数量会打破天子的最高纪录与诸君共勉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