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拜访(第七更,贺磊洋盟主)

    ,。

    唐伯虎灰溜溜地走了,这是他入京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不单是信心受创,连身体也受了伤,连跟他出来的那些仆从也遭了殃……人家一个武举人,一个打了他们一群。

    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京城。

    几乎是一夜之间,唐伯虎便从被人交口赞叹和羡慕的才子,变成一个被人嘲笑和奚落的狂妄之辈。

    更是有不少人慕名到闵生茶楼,欣赏沈溪与唐伯虎所作的山水画,作出高下的判别,以至于这闵生茶楼,成为举子们进京必须要游览一番的胜地。

    就在京城把沈溪和唐伯虎斗画的事情散播得沸沸扬扬时,沈溪心里面却有几分忧虑。

    因为在这件事上,他显得太过高调了,在知道会试考题的情况下,他要想在这次涉及到鬻题案的礼部会试中取得优异成绩,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低调、低调、再低调,他到京城之后不参加文会,也是因为如此。

    但这次的事情却令他出尽了风头,甚至许多书画名家到闵生茶楼看过他跟唐伯虎的画,基本的意见都是……沈溪在书画上的造诣,甚至在唐伯虎之上。

    枪打出头鸟,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距离礼部会试之期越来越近,沈溪这几天收到的请柬实在太多,他几乎在一夜之间名满京城,很多人都想认识一下这个十三岁就来考会试的后生是何模样。

    要说那些请他去参加文会的请柬,他大可以备考为由推辞,但有一封,却是无论如何也推辞不得。

    倒霉蛋江瑢下狱后被关了几天,经过内阁大臣刘健等人的说情,皇帝格外开恩,把江瑢给放了出来。

    江瑢这几天在刑部大牢里吃了不少苦头,下面那些微末小吏想巴结内阁大臣,对江瑢施加了刑罚。

    江瑢这一出来,正在备考会试的太学生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看望一下,这也是为了彰显国子监学生是一家。

    毕竟这会儿其他监生还没放假,出不来,只有太学生有空暇前去。

    孙喜良作为联络者之一。给沈溪送来了信,请沈溪一同前去探望。

    沈溪一想,人家到底是跟权贵斗争才出了事,舆论都同情,别人都去他不去。那显得特立独行,影响不好。

    二月初三这天,沈溪买了一点儿礼物,到了与孙喜良相约之所,再次见到这个在太学里相处了十天的舍友。

    孙喜良见到沈溪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沈溪要《阅微草堂笔记》的书稿。

    “……你要那些东西作甚?即将面临会试,你还有心思看那些闲书?”沈溪有些不太理解孙喜良的思维。

    孙喜良笑道:“以我这等年岁的太学生,能在国子学多读几年书,反倒有好处,至于会试是否能过。又何必强求呢?倒是那《聊斋》的稿子,这些天总是朝思暮想,寝食难安啊……”

    沈溪无奈地摇摇头,这都要面临考试了,孙喜良还惦记着看小说。他叹了口气,道:“等返校以后再给你吧,这些天忙着读书,没时间写。”

    孙喜良道:“你可别蒙我啊,当我没听说你这些天的威名?整个京城都传遍了,你跟唐寅斗画。结果唐寅输给你了,回头可一定记着写几篇新稿子出来……唉,要是咱俩谁在这次的礼部会试中过了,以后就没机会再看到了……实在可惜啊”

    沈溪腹诽:要可惜的那也是你。绝对不会是我。

    沈溪与孙喜良一路说着,不知不觉到了江瑢落脚的小院。

    江瑢并非京城人士,从刑部大牢里放出来后,被锦衣卫安置在小院养伤。闻讯前来看望他的人,除了国子学的学生,还有一些社会名流。

    江瑢突然间以这种另类的方式。成为京城的名人,很多人称颂他有胆识和魄力,却不知这个人只是想逞威风,以另外一种方式幸进。

    “可惜啊,可惜。”

    到了江瑢住的小院门口,沈溪瞥了看门的两名锦衣卫,不由感慨起来。

    孙喜良警惕地看了一眼耀武扬威的锦衣卫,这才打量沈溪,问道:“你可惜什么?”

    沈溪回视孙喜良,没有回话,其实他可惜的是江瑢的命运。这江瑢在历史上属于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一件事是以国子监生弹劾刘健和李东阳阻塞言路,被下狱后又放了出来,居然获得提拔任用。

    或者是吃到这次弹劾刘健和李东阳的甜头,第二次江瑢于正德初年所参奏之人,却是当时权倾朝野无恶不作的大太监刘瑾。

    刘瑾并非是刘健、李东阳一样的正人君子,最后江瑢被廷杖,死在午门外,也算全了他谏臣的名节,死得其所。

    沈溪与孙喜良经过守门的锦衣卫通禀后,进到小院。这一天来探望江瑢的人不少,而沈溪和孙喜良都跟江瑢没什么交情,只是礼节性地拜访一下,进去不到半个时辰,便出来了。

    ……

    ……

    正月里,京城里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在西北数年的马文升归朝了。

    马文升进士出身,后授御史,历按山西、湖广,后迁福建按察使,继而升左副都御史,入为兵部右侍郎。又历辽东巡抚、右都御史、总督漕运,弘治初年任兵部尚书。

    西北的哈密地区是回、畏兀儿族等少数民族居住地,明初遣使入朝,中央政府于其地设羁縻卫所,封其首领为忠顺王、忠义王。

    成化年间,土鲁番部强大,据有哈密。明廷曾设法干预,没有结果,似乎也就承认了现状,将哈密卫迁往他处。弘治元年,土鲁番部诱杀朝廷所封的忠顺王罕慎。弘治六年,又擒获另一个忠顺王陕巴,其首领阿黑麻自称可汗,以兵掠周围各部。

    主持兵政的马文升主张兴复哈密。他采纳通事王英和指挥杨翥的建议,利用地处嘉峪关西南的罕东部,地处嘉峪关以西的赤斤、蒙古部等与土鲁番部的矛盾,抚而用之。前年春夏之交,马文升调罕东等部兵,夜袭哈密城。马文升所推举的陕西巡抚许进等率明军随后行进。土鲁番守将弃城而去。明军进入哈密。这是自明初以来,官军第一次深入西域地区。

    马文升以兵部尚书身份,在西北统兵多年,算是久经沙场的儒将。光复哈密后。又用了两年时间威慑西北各少数民族,将明朝疆土足足向西延伸了三千多里,可以说是弘治一朝难得的肱骨大臣。

    马文升回朝后,第一件事是向弘治皇帝述职,之后回家尽享天伦之乐。

    因为马文升在朝中的地位。很多人得知他回来后,都想前往拜访,可他却拒而不见。

    这天刘大夏前来,他倒是兴致颇高地亲自迎接出门。

    除了马文升想见见老友,一起下下棋,同时也是想谈谈府库粮食失窃的案子,因为这案子,西北将士险些饿着肚子回不来。头几年多亏刘大夏治理军饷,才令西北边塞的将士吃得饱穿得暖,最后获胜归来。

    马文升和刘大夏下的依然是象棋。攻城略地之间,很考验双方的谋略。

    两人都是老谋深算,棋面之间,马文升主攻,刘大夏主守,攻得犀利,守得那也是滴水不漏。

    不过相较而言,马文升的棋艺更高明些,而他下棋的速度比较快,倒是主守的刘大夏。经常一步棋要考虑很久。

    马文升跟刘大夏毕竟是老友,除了棋面上的较量,还会用一些“盘外招”,在刘大夏思考下一步棋时。他会不断跟刘大夏搭讪。

    “……今年礼部会试,京城里学子云集,热闹非凡,你府上应该不少人拜访吧?”马文升问道。

    刘大夏端详棋面,想走一步,又微微摇头。一步错满盘皆输,所以他每一步棋都小心谨慎,尽量不被马文升干扰,但怎么说马文升都是上官,有话问他,他还不得不回答。

    刘大夏道:“我并非供职礼部,怎会有举子到我那里去走门路?院门口的几条狼犬就能将他们吓走。”

    二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不过棋面上,马文升的优势逐渐变大,虽然双方只差一个马,但随着到了中盘,攻方双马过河,要防守起来已经是捉襟见肘。马文升笑道:“这一味死守,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将军”

    虽然不是死棋,但帅离巢,守方更显被动。

    “头几日里,应天府乡试解元,跟福建乡试解元在京城斗画,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连几个家仆私下里也在说这事儿……你可有听闻?”马文升突然问道。

    刘大夏笑了笑,微微颔首:“那沈溪,倒是个聪明的孩子。”

    马文升笑道:“原来姓沈,难怪……”

    刘大夏本来已经举起棋子,闻言不由放了下来,抬起头看了马文升一眼,带着几分气恼问道:“你这是何意?”

    马文升故作茫然:“没别的意思,不过举棋不悔,该走这个棋你就得想好落在哪儿再落子……”

    刘大夏这才知道,原来这是马文升使出的“盘外招”,当即收摄心神,继续下棋:“头年里福建都司衙门有人通倭,盗卖粮食,贩卖人口。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利用了一下这小子,谁知道他年纪虽小但做事果决,用计也甚是精准,说起来有点儿鬼才,若他进了官场,说不定是个狠角色……”

    “狠角色,能有多狠?”

    马文升显然不觉得一个少年郎,能作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可当刘大夏将去年沈溪设计诱杀宋喜儿的事一说,马文升的脸色满是惊异,思索一番,下棋时话却不自觉变少了。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在备考乡试之时,居然能设出如此毒计,将权倾一方的地方势力首脑诱杀,沉尸闽江,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马文升沉吟道:“如此说来,倒也难得,老夫在军中多年,便是征战疆场手上染血的武人,年少时怕也没此等魄力。”

    刘大夏问道:“毕竟是举人,已有功名在身,若要征调,随时可调到兵部供职。”

    刘大夏这个提议很有意思,若沈溪真的能派上用场,可以不让沈溪考会试,直接就进兵部当个主事之类的官员,虽然做不了大官,也可一展抱负。这样还有个好处,有人赏识,就好像江栎唯一样,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也不是没坏处,到底是“乙科”出身,以后再有作为,也混不到六部侍郎、尚书或者内阁大臣的位置。

    马文升微微摇头:“陛下有言,这几年,以休养生息为主,对外不再用兵,即便边境有患,也不会再派我这等老臣前往,几年后我就会从兵部退下来……要用,还是你自己用吧。将军死棋。”

    一盘棋下了半个多时辰才结束,尖矛与固盾之间的比拼,最后是马文升这杆尖矛取得了胜利。

    刘大夏笑着把棋子一推:“有死棋吗?”

    两个老朋友,结识几十年,在朝同殿为臣,就算不能结党营私,到底也是老上下级的关系,偶尔会来一些耍赖的小招数。

    ps:第七更送上

    这章也是为盟主“磊洋”大大加更的最后一章,当然今天的爆发不会停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越多,天子的加更也越多,兄弟姐妹们加油

    继续码字,看看今天的极限是多少求订阅、打赏、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