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四章 捉奸(第二更)

    ,。

    沈溪考试结束,先蒙头大睡了十二个时辰,而后出门不归,还派了两个娘声娘气的男子回家收拾东西,这让林黛非常郁闷。

    要不是这两个男子拿出沈溪的信物,她真不信沈溪这般绝情。

    言而无信的坏人

    不想跟我圆房,犯得着搬出去吗?

    小姑娘情窦还没开的时候,就对沈溪有种亲人般的依赖,长大后心里更是只有沈溪一人。

    沈溪才十三岁,可小姑娘毕竟已长成十六岁婷婷玉立的花季少女了,如今大妇的名分都被人抢了,只盼与沈溪长相厮守,谁知道沈溪那般铁石心肠,不解女儿家心意呢?

    林黛一气之下真的想抓着上门收拾东西的两个人仔细问问,沈溪到底是什么想的?不过,林黛不敢跟两个陌生男子靠得太近,毕竟这涉及到女儿家的名节问题。

    林黛回到房里,一个人生闷气。

    朱山去帮那两个男子收拾东西,回来后对林黛道:“小姐,我听他们说了,要去客栈,还有……个子矮的称呼另一个叫姐姐。”

    朱山不是笨,只是憨厚,林黛吩咐她过去偷听,她能挑出重点,回来讲给林黛听。

    林黛顿时明白过来,忽地站起,道:“怪不得我看她们的眼神不太对劲,原来都是女人。好哇,憨娃儿一定是在外面有了女人,不想要我……我们了。”

    为了让朱山跟她一样有切身体会,林黛把“我”变成“我们”,可朱山根本听不懂这些,她只知道一件事,有吃的,有穿的,少爷要不要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她们要去哪儿?”林黛急切地问道。

    朱山想了想,老实地摇了摇头。

    估计是熙儿欺负朱山傻愣愣的,有些话竟然当着她的面就说了出来,但关于沈溪的住处。熙儿没说,朱山自然也揣摩不出。

    林黛道:“那你去,尾随她们,看看她们去哪儿了。”

    “可是……小姐。我不认得路啊。”

    朱山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出门只要走出一条街必定迷路,要是迷失方向,这偌大的京城可就没她容身之所了。

    宁儿想了想,道:“我去吧。”

    说着把手上的绣活放下。匆忙整理一下衣服,出门去了。

    林黛很想对宁儿千叮咛万嘱咐,可她心里到底在乎的是沈溪的去处,追出去晚了,可就追不到人了。

    ……

    ……

    却说这边熙儿和云柳,得到玉娘的吩咐,到沈溪落脚的小院收拾东西,熙儿心里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她想见识一下,到底沈溪的小娘子长成什么样。

    熙儿这两年打听不少沈溪的事情。她也不知为何会对沈溪这般好奇,她只知道沈溪有个小童养媳,还有个邻家妹妹对他很依赖,而出人意料的是,沈溪十二岁的时候却娶了大家闺秀谢韵儿为正妻。

    沈溪进京城赶考,并未带谢韵儿,而是把小童养媳带在身边,很显然沈溪对那个年长他八岁的正妻不怎么喜欢,心里只有这个大他三岁的“小姐姐”。

    等熙儿见到姿色比起自己尚要美上三分的林黛后,多少还是有些嫉妒和羡慕的。

    彼此同样都孤苦无依。她就要跟着玉娘游历风尘,而林黛则有那么好的命留在沈家,锦衣玉食还有个疼她的小相公。

    小相公中举人当了老爷,未来说不一定会中进士。就算仅仅只是做个妾侍,那也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熙儿本来想以男儿身去逗弄林黛几句,谁知道林黛对她的警惕性很高,连句客气话都没说便回房去了,接待她和云柳的却是木讷的朱山。

    熙儿并非第一次进沈溪的房间。

    三年前她曾将沈溪迷晕,把被沈溪“骗走”的首饰盒又给偷了回去。那次她根本就没想在沈溪的房间多停留一刻,可之后几次与沈溪交集,甚至宽衣解带让沈溪针灸疗伤,玉娘将她和云柳送给沈溪而被拒绝,恩恩怨怨可谓纠缠不清……熙儿站在沈溪的房间中,居然有片刻失神。

    “快过来帮公子收拾。”这时候云柳瞧出熙儿有些不对劲,提醒了一句。

    “哦”

    熙儿应了一声,赶紧上去帮忙整理包袱。

    沈溪换洗的衣服不多,房间里最多的是书,熙儿任意拿起一本看了看,就算她识字,书本中的内容也多是晦涩难懂。

    “多帮公子带一些书过去。”云柳再次出言提醒。

    “嗯。”

    熙儿点点头,随便塞了几本书到包袱里。云柳忍不住白了她一眼,然后把书拿了出来,先将包袱摊开,书整齐放好,才慢慢包裹起来,嘴里埋怨:“公子的书都金贵得很,要小心保管。”

    熙儿瞅了旁边傻愣愣的朱山,略带不屑:“都不知他看的是些什么书,也就姐姐才这般重视,别等我们拿过去,他不领情,还让我们送回来呢。”

    云柳又瞪了熙儿一下,熙儿这才住口不言。

    在云柳整理包袱的时候,熙儿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出来,打开来一看,面色顿时羞红一片,失手“啪”地一声落到地上。

    “做什么?”

    云柳心疼地把书捡起来,将上面的尘土擦掉,看着上面的书名《金瓶梅》,云柳面色也略微有些羞红。

    沈溪这书架上别的书或者她没听闻过,但《金瓶梅》这本书可是出名得紧,与她们一同北上的小姐妹,几乎是人手一本,不过全都是抄本,没一本正版,里面也没什么插画。

    云柳轻轻翻开来,直接就是一页艳插画,忍不住暗啐一口,随即老老实实地把书合上,给沈溪放进包袱里。

    “姐姐,这种书也给他带过去?”熙儿有些嫌弃。

    云柳抿嘴一笑,道:“公子已非稚子,看看这些书又有何妨?你还是快些收拾,当家的和公子还在那边等着呢。”

    “哼。”

    熙儿有些愤愤然地望了朱山一眼,却不知为何会对这个憨厚的婢女产生敌意。这会儿她心里想的是:“玉娘把云柳姐姐这么好的姑娘送给你。你都不要,却看这种污秽不堪的书”关于玉娘将她一并送给沈溪的事,她给选择性地遗忘了。

    收拾好东西,云柳和熙儿各自捧着包袱。对朱山告辞道:“这位姑娘,麻烦给贵家主说一声,我们这就离去了。”

    朱山点了点头,送云柳和熙儿到了门口,她就赶紧回报。林黛那边还急着想知道结果呢。

    ……

    ……

    云柳和熙儿走出弄巷口,外面有马车,车子是她们自己驾过来的,她们虽是女子,可风里来雨里去,赶车已是家常便饭。

    云柳和熙儿把各自捧着的包袱放进车厢,上车后正要打马前行,突然发觉胡同口有个人在往外偷瞧。

    熙儿回头瞥了一眼,笑着说道:“看起来,人家对我们还不放心呢。我们加快速度。甩下她如何?”

    云柳摇摇头道:“她们只是关心公子的安危,我们将东西送到客栈后门,让她跟着去吧……知道公子的下落,她们也能安心一些。”

    女儿家最懂女儿家的心思,云柳设身处地地想,若自己是林黛,小相公突然不回家,连去了哪里都不跟家里说,能不担心吗?

    玉娘吩咐不许泄露了沈溪的行藏,她也算是灵活变通。我并没有有意泄露,只是不小心被沈溪的婢女跟来了。

    再者,沈溪之前就住在东升客栈,这算不得什么秘密吧。

    宁儿出了门。她一路跟着马车,前面的马车速度并不快,她只需要尾随在后面就可以了。

    因为马车实在走得太慢,她已经在沿途寻摸有没有英俊帅气看起来家境不错的公子哥,最好能借故上前撞一下,让他过来相扶。说两句客气话。

    “原来京城之地也是这般……”

    宁儿沿途找了半晌,一个中意的都没发觉。街上要么是小商小贩,要么是来去匆忙的挑夫、百姓,身上穿着都是粗布麻衣,反倒是她自己穿得挺好,不少人暗中打量她,以为她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宁儿心里不满地想:“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姑娘?我要是再带着小山出来,谁敢说我不是世家千金?”

    终于到了东升客栈后巷,宁儿觉得这里非常熟悉,猛然记起刚到京城时不就住在这儿吗?

    见熙儿和云柳捧着包袱进得门去,宁儿就在后院等着,确定熙儿和云柳不再出来后,她才赶紧回去对林黛汇报。

    “……她们真的进了东升客栈?进去之后就没出来?”林黛一听,心里那个气啊,先不论那两个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女扮男装,就说沈溪住在东升客栈这件事上,就让林黛小心肝都要气炸了。

    你不想跟我圆房就明说,干嘛要搬出去,还要住在东升客栈?

    宁儿可不是什么善茬,她趁机添油加醋说了一通,好似沈溪会跟两个穿着男装的丫头有什么关系一样。宁儿道:“少夫人,我看少爷进城后认识了哪个豪门的千金小姐,这小姐一定喜欢少爷的才学、人品,主动勾搭。二人在客栈里密会,那两个女人或许是通房丫头呢。”

    对于普通百姓人家来说,“通房丫头”这个概念显得晦涩难懂,可林黛是什么人,从小听着沈溪讲的《红楼梦》长大,对于大观园里形形色色的人物熟悉得紧,她自己都怕将来从沈溪的正妻降为妾侍,甚至是降到通房丫头,一听宁儿挑拨,一时间她哪里忍得住?

    “不……不行,我们要去东升客栈,我要亲自问他,怎能辜负于我”林黛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一个等着圆房合卺的待嫁小娇妻,转眼间变成没人要的“弃妇”,她怎能平复心中的悲伤,咽得下胸中这口恶气?

    宁儿道:“可是少夫人,咱以什么名义去?”

    “捉奸。我要去捉奸,让我知道是谁勾引了他,我……我就死给他看”林黛把心一横,连话都带着几分决绝。

    ps:第二更到

    昨天最后有102人打赏,有198张月票,谢谢大家的厚爱今天保底加盟主爆发,另外还有对大家的感激,至少爆更八章

    要是再来个盟主,那明天不是……啧啧,不敢想啊

    请大家踊跃支持,成绩越好,天子更新越多加油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