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七章 大学士(第五更,盟主加更)

关灯
护眼
    ,。

    五品的锦衣卫千户,就算在京城地面上也可以横着走了,但今天江栎唯并不是主角,最多是个去拿人跑腿,到了大堂只能作为一尊门神守在门口。

    能让五品锦衣卫千户把门,那今日到来之人,必定身份显赫之至。

    果不其然,才没过多久,从内堂走出一前两后三人,为首者身着大独科花宽袖盘领右衽绯袍,头冠乌纱,胸前仙鹤补子,一看就是一品朝官公服,至于身后二人,穿的则是三四品朝服,很显然是跟着“上官”办案。

    为首的一品大员到正堂前站了一会儿,看过在场之人,思索良久才缓缓坐下。

    观此人,五十岁上下模样,精神矍铄,道貌岸然,低下头审视案上几份公文案卷,缄默不语。

    上官不问话,下面的人自然不敢造次,连礼都不知该如何行。倒是旁边那精神萎顿的中年举子先行下拜:“学生见过尚书大人。”

    他显然认识这位上官,但仅仅凭借一句“尚书大人”,沈溪尚不能分辨此人到底是谁。

    六部尚书都是正二品大员,既然此人身着正一品公服,那就是挂着尚书衔的内阁辅政大臣。

    眼下三位内阁大臣,以刘健为首辅,其次为李东阳、谢迁。

    其中,刘健挂的是户部尚书,李东阳挂的是礼部尚书,谢迁挂的是兵部尚书,那不用说,此人就是这三人中的一位。

    单从相貌,沈溪从未见过三人,自然不知眼前是谁,但从种种状况分析,是李东阳的可能性最大,毕竟弘治皇帝派李东阳彻查鬻题案,而此人手上拿着的那些案卷,似是本届会试考生的卷宗。

    这位一品大员并未理会主动下拜之人,而是抬起头来,看着沈溪与伦文叙:“哪个是宁化县的沈溪?”

    沈溪赶紧上前行礼:“正是学生。”

    不知对方身份。沈溪小心谨慎,没有贸然请安。

    既然是为礼部会试的鬻题案而来,办的是皇帝钦命的差事,这位上官似乎并不想拘礼于礼法。他看了伦文叙一眼,显然认识伦文叙,目光转向门口的江栎唯:“孙绪为何未到?”

    江栎唯禀报:“回大人的话,派去的人已有些时候,尚不知为何未归。”

    一品大员有些恼怒:“办皇差居然还能耽搁。难道让我在这里等他不成?”

    语气威严,神色肃穆,在场鸦雀无声,没一人敢接茬。

    沈溪却在想背后的问题,他本以为自己和伦文叙以及那精神萎顿之人,应该是本届会试中能流利答出“四子造诣”考题之人,所以才被拉来问话,可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人。

    却说这孙绪,沈溪也听说过。本是弘治十二年己未科会试的首榜第一名,在殿试后取为二甲第一名,算是学术造诣非常高的考生。

    如此算起来,应该是自己和伦文叙、孙绪三人在会试中将“四子造诣”考题答出,根本与唐伯虎、徐经无关。

    江栎唯神色间有些惶恐,显然他身在锦衣卫千户的位置上,更知道迎合上官的重要性,如今引起上官不满,这位还是内阁大臣,一个不慎便可能会影响他的仕途。

    过了没多久。孙绪终于被押解而来,人到正堂,犹自嚷嚷,他显然没有沈溪和伦文叙那么平静。突然被一群锦衣卫抓过来,连理由都不肯说,他本就被称为“瀛州才子”,这种满身傲骨的读书人自然不怎么服气。

    “不得喧哗”

    江栎唯喝斥一声,亲自过去给孙绪摘下眼罩。

    孙绪环首四顾,大声抗议:“吾乃会试士子。凭何解吾于此?还有王法吗?”等看清楚堂上坐着位身着一品公服的大臣,孙绪终归老实了一点儿,却愤愤不平地看了沈溪和伦文叙一眼,好似沈溪和伦文叙害了他一般。

    沈溪心想:“孙绪嘴上闹得厉害,但心里肯定知道与鬻题案有关,这分明是把我和伦文叙当成唐伯虎和徐经了。”

    等孙绪情绪缓和下来,那位一品大员才道:“本官奉皇命,查己未科礼部会试舞弊鬻题之案,涉及礼部右侍郎、翰林学士,及学子徐经、唐寅众人。”

    沈溪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奉皇差来办案之人,就是大学士李东阳,也是在刘健退休之后的首辅大臣。

    在明朝众多名臣中,李东阳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他和程敏政一样,自小便是人人称颂的神童,十五岁中举,十七岁取进士入翰林院,历任侍讲学士、东宫讲官、礼部右侍郎、侍读学士入直文渊阁大学士,是弘治、正德两朝的肱骨大臣,立朝五十年,柄国十八载,清节不渝。

    关于李东阳奉皇命办差之事,外间学子都已知晓,孙绪显得极为傲慢,拱手行了个礼,质问道:“敢问大学士,我等所犯何罪,要被解送于此,令我等名声蒙污?”

    沈溪心想这孙绪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不知道这大明朝这个封建达到巅峰的时代,官大一级压死人吗?

    你现在不过是个举人,而你所诘问之人却是当朝次辅大臣,现在李东阳还是奉皇命办差,把你用囚车押送来怎么了?没把你拉出去先打一顿再运来就算是好的

    明朝锦衣卫,可并非好相与的对象。

    一般来说,锦衣卫要拿送之人,不管是谁,不先送到镇抚司,而是先拉到破庙去痛打一顿,谓之“打桩”,等把贿银收齐,再将人送至镇抚司,又是一顿严刑拷打。等你招供了,运气好的话直接宣判,运气不好的送到刑部,可能还会再受一番罪。

    这孙绪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好在李东阳谦谦君子好说话,他也很珍惜眼前这几个人才。因为极有可能,这届己未科的会员,会在三人中产生,甚而有之,以三人的学识,殿试时说不一定会名列一甲状元、榜眼、探花,未来同朝为臣。

    只要这三人经查不与鬻题案有关,李东阳不会刻意为难。

    但沈溪三人不清楚这点,他们都在为鬻题案是否会牵扯到自己头上而担心。

    李东阳没理会一个狂傲士子的问话。直接看着一直低着头缩着身子立在最旁边的那精神萎顿学子:“都穆,你可认得此三人?”

    沈溪有些诧异,原来此人便是都穆

    都穆回道:“回大人,小人只认得沈溪。旁人并不认识。”

    沈溪嗤之以鼻:“果然是小人。你害一个唐伯虎不够,莫非还要害我不成?也是刚才李东阳只问了我一人,我应了声,你就说认识我,而旁边两个没被问话。你就说不认识?”

    李东阳带着几分疑色打量沈溪,未作评判,而是摆摆手道:“提案桌,备笔墨纸砚。”

    随即有锦衣卫将低矮的案桌抬了进来,同时还有文房四宝,且只准备了三份,显然都穆不用接受这次考核。

    沈溪三人不知李东阳到底要考察什么,毕竟礼部会试已经结束,若要当场考校学问,作一两篇文章应该无济于事。

    “尔三人。且将本次会试所作文章,默写于案纸之上。”李东阳最后提出他的要求。

    这要求听起来简单,要做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会试前后三场,所作文章二十几篇,字数上万,直接背默出来,简直是要人命啊。就算是高考语文能考满分,让他回头把自己的作文一字不落默写出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伦文叙和孙绪一听傻眼了,这么不可理喻的要求。出自李东阳之口,还跟鬻题案有关,到底默不默写?

    要是背默不出来,那当如何?

    只听李东阳续道:“也非全数。只需将第一场论语题,第二场表题,第三场三、四问誊默”

    要求是降了一些,从本来二十多篇文章,缩减为一道论语、三道表题、两道策问,是要写六篇文章。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要背两千多字,这要是背不上来,难道就说一定是跟鬻题案有关?

    沈溪心里也在揣摩,很显然就算没提前知道考题,让他背出自己的成卷文章,也是有些困难的,但也并非不可实现。

    沈溪自己就经常做文章,回头再默写下来,让冯话齐拿回去参考,因为他有这能力,而冯话齐又知道他有这能力,并不稀奇。

    沈溪继而想,这李东阳是否在“反考察”,能背默上来的,反而是有嫌疑呢?

    明摆着的事情,若提前得知了考题,肯定要找人做题,然后把题目都背好,到考场之时,再将了然于胸的成题默写下来……

    沈溪心说,这是能背出来,也不能照背啊。

    有案桌,但没有凳子,连地席都没有,三人只能蹲在地上自己研墨,自己默写。

    伦文叙还好一些,他毕竟是名儒,对于自己所作文章,只在一些转折语气词上或者不能记全,但文章论点骨架大抵是没有偏差的,可那边孙绪,本来就是个狂放书生,做文章讲究的是意到手到,让他再把做出来的文章重新默写一边,还真将他给难住了。

    沈溪提起笔来,却不知怎么下笔。明明能背得一字不落,偏偏要藏拙,就怕事后别人再听说他以前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旧事重提,那他今日背默有误就是有意诓骗,或者给将来挖下个大坑。

    沈溪心想:“算了,该怎样就怎样吧。”

    沈溪不再刻意藏拙,于是将自己之前所作的几篇文章,全数列于纸上。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三人相继将自己的六篇文章写好。之前李东阳已在审视三人作好的文章。

    等全数完成,三人重新站到一边。

    蹲了一个多时辰,三人腿脚都有些麻木,站不稳当。

    最后李东阳所注意的,自然是“四子造诣”的策问题,将三人卷子上的题目,跟原卷上的比对过,李东阳抬起头来,略微皱眉看着三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沈溪身上……显然沈溪作答的一字不差,引起他的怀疑。

    “伦文叙、孙绪,你二人可以回去了……沈溪,你且留下,有些话要问你”

    ps:第五更到

    再次庆贺“致虛極守靜篤”大大成为本书盟主

    时间有些紧,闲话少说,天子继续码字去了,最后诚挚地求下订阅、打赏和月票,还是那句话,成绩越好,更新越多哦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