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九章 生意人本色(第二更)

关灯
护眼
    ,。

    正当沈溪以汀州商会少东家名义与府库盗粮案之人接洽时,北镇抚司衙门,江栎唯刚刚走出大门,他这几日忙着提审唐寅、徐经,眼下看来,这二位其中一个是软蛋,一个则有一副不屈的铮铮铁骨。

    用刑之下全都招供的是徐经,而酷刑之下未有只字片言承认的是唐寅。

    就在此时,玉娘骑着马,风尘仆仆赶到北镇抚司衙门外,下得马来,上前行礼:“江大人还不快些出兵?”

    江栎唯看着玉娘,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意味深长:“玉娘应早些回去休息才是。”

    玉娘感觉江栎唯居心不良,之前还说会全力侦办府库盗粮案,可如今那边已然有大鱼上钩,江栎唯却按兵不动。

    此时沈溪的处境多少有些危险,既然贼人盯上他,要利用汀州商会帮忙运送贼赃粮食,就可能会用挟持或者威胁等手段。玉娘手上毕竟无调兵权限,她无论要做什么,都要征求江栎唯的同意。

    “难道沈公子那边你就撒手不管了?”

    玉娘稍微带着气愤,“侦办盗粮案,可是刘大人亲自吩咐下来的,如今贼人已然露面,若因此放过,以后岂会再有机会捉拿贼人?”

    江栎唯淡淡一笑,道:“玉娘何必如此心急呢,其实一切都在本官计划内。”

    江栎唯话说得轻松,但玉娘知道这不过是他的推诿之言,其实江栎唯对沈溪一直就有一种排斥心理,尤其是上次沈溪驳回他的意见,使得其在刘大夏那里没有得到支持后表现得越发明显。

    而今沈溪中了贡士,来日殿试之后便是进士,很可能会被选派六部任用。以刘大夏对沈溪的欣赏,沈溪很可能会被征调到户部或者是兵部为官,之后几年会成为他仕途晋升上的重要对手。

    江栎唯将沈溪树为宿敌,又怎会轻易帮沈溪解围?

    “那江大人的计划又是如何?”玉娘直接质问一句,想让江栎唯难堪。

    江栎唯脸色冷下来:“本官如何安排。犯不着跟他人解释,若玉娘有所不满,尽管向刘侍郎禀报本官要先回府,不能相送。告辞”

    玉娘见江栎唯拂袖离开,心中颇为无奈。她答应保护沈溪安全,但现在看起来,江栎唯是诚心想让沈溪触霉头,若是因此送命最好。就算事后被刘大夏追究,他也能以沈溪不听吩咐擅自行动为由,推脱责任。

    江栎唯如今做事越来越偏激,玉娘别无办法,她跟刘大夏之间始终隔了几层关系,没有办法直接上禀刘大夏,为今之计,只有赶紧往沈溪与贼人接洽之所而去,光靠熙儿和云柳,恐无从保护沈溪。她很担心沈溪被贼人劫持。

    玉娘显然多虑了。

    沈溪非常清楚自己的立场和处境。他跟府库盗粮案的贼人接洽,表现得游刃有余。目前他已然是新科会元,来日会参加殿试,就算府库盗粮案的贼人再胆大妄为,也断然不会节外生枝,劫持沈溪只会让朝廷暴怒之下加大追查力度,很可能会把他们牵扯出来。

    “……这个价格,似乎有些不太合理啊。”沈溪不但做学问了得,生意场上与人谈判同样是一把好手。

    沈溪非常清楚,商人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若对方开出条件,他一口答应,反倒容易引人怀疑,露出马脚。当前汀州商会要做的。可是杀头的买卖,他必须站在这个立场上与对方周旋。

    对方谈判代表自称姓钟,沈溪暂且将其称之为钟当家,至于此人到底是什么官方身份,沈溪不得而知,但听此人口风。似乎是在户部为官,能够通过一些渠道将库粮运出来倒卖。西北战事结束后,朝廷严查府库,这些人仍旧顶风作案,足见其多么地有恃无恐。

    在沈溪看来,背后有张皇后撑腰,张氏兄弟并未将负责侦办案件的刘大夏放在眼里。

    实际上,以弘治皇帝对外戚的隆宠,就算是马文升和刘大夏也不敢与张氏兄弟正面为敌,要调查府库盗粮案,其实只能把六部中那些蛀虫给挑出来,到一定官阶就要适可而止,否则后果堪虞。

    钟当家道:“阁下未免狮子大开口,一船粮食恐怕也赚不到这些银子。若以此为例,那以后生意还如何做?”

    此人明显欺负沈溪年少无知,以为沈溪不知道一船粮食到底有多少利润在里面。

    从府库盗粮获利,有两种运作模式,一种是以次充好,将陈年旧粮换新粮,再将新粮变卖,从中赚取差价。

    这种模式相对来说盈利不高,而且一进一出比较麻烦。

    因为张氏兄弟有恃无恐,他们更愿意采用第二种,即让地方粮库上报“损耗”,同时在库房账面上做文章,将粮食从账上划掉,再将粮食运出来,直接运到各地变卖。这纯属空手套白狼,不用任何成本。

    一条船大约能运输一百五十石粮食,差不多一万五千余斤,按照如今北方粮食的价格,粟米、小麦基本是七文钱一斤,一船没什么成本的粮食基本上能卖到一百两银子左右。而这仅仅只是出产地的价格,运到南方,至少还得增加五成,那一船粮食盈利就在一百五十两左右。

    沈溪开出的价格,运一船粮食收银三十两,已经算是非常公道,因为就算运输花去三十两银子,这些人空手套白狼还能一船获得一百二十两左右的纯利润。

    不过这些人习惯了吃干抹净,根本就不想把利润分给汀州商会。

    沈溪道:“若不同意,那这笔生意就不用谈了。我们汀州商会正负责将朝廷米粮运往各地,以己未年的订单数量算,至少要运十万石粮食以上……”

    沈溪把数字稍微说得夸张些,这也是生意人常用的手段。

    本来刘大夏批给汀州商会运送的粮食,最多也就一万石,差不多七十余船粮食,这已是周胖子所能承受的极限,毕竟他的船只不多,大部分运粮船要从别处借调。

    沈溪开口就是十万石,那就是七百余船粮食,按照每船粮食最少可以加重两成来偷运赃粮,最少可以为这些贼人在一年里转运两万石粮食,综合一算,这汀州商会靠夹运粮食,一年给盗粮者带来近两万两银子的收益。

    钟当家沉默良久,心里也在算这笔账,怎么看都是好买卖,只是让汀州商会赚去的银子稍微多了些,不过作为官府中人,他并不怎么担心,这会儿他的想法是:“就算你们赚得再多,到了目的地,被地方官府一盘剥,不但得不到好处,反倒让你全吐出来”

    “好,事情就如此定了。”此人居然没说回去找人商议,直接便拍了板。

    这说明钟当家在府库盗粮势力中属于有决策权的人物,很可能直接为幕后元凶效命。沈溪与周胖子对望一眼,其实他们都在想,案子是否可以从这钟当家身上着手,一举打开缺口。

    沈溪道:“生意人,讲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今我们生意上不得台面,因而连契约都无法签订,却不知何时将订银送到我等手上?”

    “什么?还要订银?”钟当家一听火大了。

    我堂堂朝廷命官,找你们这群下九流的商贾谈买卖那是看得起你们,被你们讨价还价不说,居然还敢觍着脸跟我要订银?

    信不信我一纸公文让你们汀州商会鸡飞狗跳

    沈溪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若无订银,伙计们的工钱谁来支付?租赁船只的银钱谁给?过关的税银如何缴纳?”

    沈溪的问题一针见血。

    我们运送赃粮,不但提着脑袋做事,一路上还得花钱,你不能说把赃粮混在官粮中装船,指定什么地方让我们运过去,可别忘了运输成本在那儿摆着呢。确实可以等到了地方再付尾款,可怎么也要先把订银交了,这样我们一路上才不至于往里面填太多的钱。

    钟当家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还是稍微平复了一下,问道:“粮食何日起运?”

    沈溪想了想:“三月下旬。”

    钟当家一盘算,眼看三月中旬过半,再过些日子官粮起运,就能把烫手的赃粮捎带走一部分。

    若是这笔买卖没有谈妥,买卖就得告吹,存在粮仓里的赃粮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

    又一想,事情必须从速办理,不能让两位国舅爷着急,毕竟朝廷那边查这批赃粮查得很紧,据说连英国公都惊动了,这批粮食握在手上始终是个祸患。

    “那两日后,我亲自派人去东升客栈,将两成订银奉上。”

    “三成。”

    沈溪算了算,两成运货的订银才八百多两,显然少了点儿,不讨价还价实在说不过去。

    钟当家一脸铁青,他也算见识了生意人的狡诈和贪得无厌,冷冷一笑道:“三成就三成。”

    甩下一句话,人却气呼呼走了。

    等人出了门口上了马车,沈溪才反应过来,为何没见到玉娘和江栎唯的人?

    其实这时候已经可以拿人拷问,但再一想,莫不是江栎唯想继续钓大鱼,把张氏兄弟也给钓出来?

    只怕到了那个时候,鱼固然出水了,但却上不得岸,反倒将钓鱼者给拽进水里

    ps:第二更送上

    昨天成绩喜人,月票和打赏都很多,使得《寒门状元》再次冲上了首页销售榜第八名,在此天子衷心表示感谢

    今天将为新盟主“形色之行摄”大大加更五章,也就是保底七更,如果成绩好,全天会更新八章,请大家多多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