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二章 请画(第五更,盟主加更)

关灯
护眼
    ,。

    弘治十二年三月十五的殿试从清晨辰时开始,黄昏时分结束。

    皇帝只在现场监考了一个多时辰,很多考生也是在殿试正式进行后许久,想趁着人们不注意,偷偷看一眼帝王,才知道朱祐樘已经离开。

    交了卷子,沈溪与众多考生一起,在侍卫护送之下出了皇宫。

    众贡士进皇宫时不敢喧哗,但等出了紫禁城门口,已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待走远之后,众贡士逐渐喧闹起来。

    得慕天子颜,算是学子的最高荣耀了,今日的殿试尚且只是个开始,三天之后殿试发榜才是正戏,到时候皇帝和文武百官都会出席,学子寒窗苦读十几载到几十载,只为一朝金榜题名。

    沈溪随着人群走出皇宫不远,伦文叙和孙绪便过来跟沈溪打招呼。三人是己未科礼部会试的头三名,状元很有机会在三人中产生,但伦文叙和孙绪都不敢托大,毕竟在众考生中,还有几人学问非常好,包括王守仁、丰熙、刘龙等人。

    沈溪本来在这届会试中最期望见到的一个人,却没出现,正是在历史传记中曾与伦文叙多番较量的“柳先开”。

    现在沈溪终于可以确认,此人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纯属杜撰出来的人物。

    “沈公子当日为何进北镇抚司,久久未归?”

    伦文叙一直想不明白礼部会试放榜前一日沈溪在北镇抚司被李东阳留下,之后又如何脱身的,他曾问过孙绪,孙绪也不知知道,他只是跟着苏通去过客栈,事后苏通并未将沈溪已经回来的事情告知。

    沈溪道:“朝廷要追查鬻题案,让我在北镇抚司内多住了几日……”

    话说得很轻巧,伦文叙却倒吸了一口凉气,北镇抚司号称是鬼门关,进去之后住几天。还能平安无事出来,这得是多大的造化?他目光上下打量沈溪,似乎想透过沈溪的衣服知道他里面是否有伤。

    就在此时,旁边走过来个腿脚不太灵便之人。恭敬行礼道:“沈公子、伦公子、孙公子,之前会试结束未及拜望,还请恕罪。”

    说着一个大揖,让沈溪三人颇觉不好意思,三人赶忙回礼。那人笑道:“来日金榜题名。再与三位痛饮。”

    沈溪并不认得此人,听口音似乎是江浙一带人士,而此人走路一瘸一拐,却不知是因为考试坐久了腿脚麻木了没缓过劲儿来,还是本来如此。

    等人走远了,孙绪才给沈溪和伦文叙介绍道:“这位是浙江鄞县的丰原学,会试之前在下曾与他做过一次文会。”

    听到“丰原学”的名字,沈溪和伦文叙尽皆释然,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丰熙。

    在本次会试中,丰熙的名字不止一次被人提及。他的才学和品德都很杰出,尤其是孝道,传说丰熙十六岁母亲过世时,他伤心到几天都没喝水,又居于草庐三年为母亲守孝,其至孝为世人称颂,在一个以孝治天下的时代,丰熙很早就被人树为道德楷模。

    沈溪还知道一个典故,据说历史上弘治十二年己未科殿试,丰熙本来因文章出众被取为状元。但因他腿脚有疾,最后状元给了相貌堂堂而且本身又是名儒的伦文叙,让丰熙做了榜眼。

    不过皇帝为了以示隆宠,还是赐给丰熙状元的袍带。

    历史传说是否真实不得而知。但观丰熙走路的模样,他有腿疾是肯定的。

    离开皇宫不一会儿,前面的大街上马车和轿子排成了长溜溜一排,许多贡士上前找到自家的车轿,乘坐离开。

    就算没有车轿可乘之人,也有家仆前来迎接。

    中进士的考生。已经没有纯粹意义上的“寒门士子”,就算家境落魄,中举之后也会得到乡社同族之人的馈赠,又有士绅刻意巴结逢迎,送上钱粮田地,更有朝廷下发的俸禄。中了贡士后,就算手头稍微拮据也都不会吝啬,毕竟殿试后,朝廷还会赏赐大明宝钞,可以兑换银钱。

    只是这年头大明宝钞折价非常严重,而且随着发行年份的推移,已经越来越不值钱。

    沈溪这边也有人迎接,一个是玉娘,另一个则是苏通,沈溪没想到二人会同时前来。

    “沈公子有话与苏公子说,自便就是,在下会派人保护二位。”玉娘一身男装显得英气勃发,笑盈盈对二人道。

    苏通显得很识相,恭敬行礼:“有劳了。”随后他跟沈溪走在前面,玉娘则直接上了马车,同时还有两三名汉子跟随在后,就好像侍卫一般。

    苏通叹道:“沈老弟中了会元果真不同,能进皇宫……还有人护送。”

    玉娘找人保护沈溪,跟沈溪是否中会元没有半点儿关系,主要是怕府库盗粮案的人会趁机出手挟持,同时按照之前的约定,三月十六对方会来缴纳订银,玉娘也是严加监视。

    沈溪问道:“苏兄为何过来?”

    “还能为何,沈老弟你参加殿试,身边举目无亲,为兄能帮衬的地方自然要略尽绵薄之力。”苏通一脸灿烂的笑容,“今日特地摆了酒席,请沈老弟你过去赴宴,如何?”

    沈溪打量苏通,显然苏通不是为了请他吃顿酒宴而来,原本苏通计划在会试放榜后就离开京城,如今却逗留十几日,还说要等他殿试结果出来之后再起行。

    沈溪心想:“无论我是否中进士,都不可能与他一道回福建,他留下来除了想与我攀亲近,应是有事相求。”

    沈溪道:“苏兄有话直说。”

    苏通略带支吾之色:“不是为兄不想说,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这个,近来我在京城里结交了几位好友,与他们谈天说地,相交莫逆。我与他们介绍,我有一位才学品德出众的好友,他们都想结识一番,这才过来……想把沈老弟介绍与他们。”

    沈溪暗忖:“以苏通交友广泛的性格来看,到京城交几个朋友并不稀奇,不过能跟他‘相交莫逆’的。必然是酒色朋友,很可能是跟苏通有相同爱好那一种。”

    沈溪道:“三日后殿试便会放榜,我看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不宜相见吧?”

    苏通连忙道:“沈老弟不用担心,我未将你的身份告知这些人。对方不过是商贾子弟……嗯,我并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他们的才学见识略显浅薄,只是……对沈老弟你的画功有所质疑,我跟他们说。必然能请到一位画功了得之人给他们见识,此番画……画的是人物。”

    沈溪眯着眼打量苏通。

    苏通所说的“人物画”,更详细说应该是春宫画。

    估计苏通这些日子没少光顾京城的风月场所,结交到一些狐朋狗友,再大肆吹嘘《金瓶梅》是他刊印的,再拿出《金瓶梅》的彩色插画,那些没见过如此精美图画的人能不趋之若鹜?

    以前沈溪画春宫,是为了发行《金瓶梅》,是想引发轰动效应,为书打开市场。现在他已参加完殿试,眼看就要进士及第,再去画那些不雅的画,未免贻笑大方。

    “苏兄这请求,在下恐怕不能遵从。”沈溪断然回绝。

    苏通面色带着凄哀与恳切:“为兄也知道如此有些为难沈老弟,不过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就帮为兄这一回,否则为兄实在颜面无存……”

    沈溪想了想,叹道:“那我回去画好之后给你如何?”

    苏通摇头:“沈老弟顾及颜面,为兄能够理解。只是这次沈老弟非得当着他们的面画不可,沈老弟尽管放心,会用屏风隔开,如此这些人见不到你真容……当然。就算见到我不透露你的身份,他们也不知道你是谁。今夜之后,为兄必定好好报答沈老弟……还请沈老弟帮这个忙。”

    沈溪真想拂袖而去,这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

    让我画春宫画,还让我当着那些人的面作画,这简直比当初苏通请他到苏府对着他夫人画春宫还要令人不可理喻。

    不过沈溪想到苏通在他下狱之后为他四处奔波。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感激,再加上如同苏通所言,只要没将他身份泄露出去,就算画了春宫也不会有什么人知晓。

    退一步讲,就算知晓又如何?

    画春宫这种事断然不至于要闹到丢功名的地步,这年头的读书人一向以诲淫诲盗著称,这次殿试之后,贡士有多少会去寻花问柳都未曾可知。

    不过这种事如果传扬出去,多少有损于他的名声。

    “在前引路吧。”沈溪有些无奈地道。

    苏通眉开眼笑,赶紧让随从请了轿子过来,与沈溪各乘一顶,一路往相约的酒肆。

    到了酒肆外,玉娘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并没有跟随入内,而是到对面的茶寮等候,她尚不知沈溪要进去干什么,若知道沈溪是受苏通之邀去画春宫,恐怕她会说这是纯属胡闹。

    沈溪进到酒肆,正是上灯时分,并未见到正主,却见一名身姿优雅,只露个侧脸的美貌女子往后院行去。

    这女子到底是谁沈溪不知,但那惊鸿一瞥,让沈溪多少留了心。

    上楼后,沈溪发现楼上雅间众多,随后被请到一间宽大的雅间内,苏通让伙计搬来桌椅、笔墨纸砚和屏风,将沈溪与外面阻隔开来。

    苏通抱歉地道:“条件简陋,沈老弟一会儿画两幅画简单应付一下即可,这些人都很好糊弄。”

    听这意思,来的人还不止一个。

    沈溪画人物画其实很少用到毛笔,不过既然不是画彩画,只是以素描形式完成,随便画上两幅应该没什么问题。

    ps:第五更到

    这章依然是为新盟主“形色之行摄”大大的加更由于连续爆发,感觉脑力消耗过度,码字速度狂减,估计今天第八章应该又要到凌晨后了

    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