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四章 梦里见过(第七更,庆新盟主)

    ,。

    李家二小姐上楼来,脸上带着不解之色。

    兄长在外的荒唐事她不想多过问,虽然已经娶了嫂子,但兄长还是在外面沾花惹草,到现在都不曾为李家留下子嗣,早就为家里老人所诟病。她毕竟是女子,将来是要嫁人的,而她与兄长年岁又差了几岁,平日里不想说什么,甚至见到李愈她都能避则避。

    “不知兄长叫小妹上来做什么?”

    沈溪在屏风后面,听到温柔婉转的声音从女子口中发出,惊讶得合不拢嘴。他没想到,这女子除了貌美如花,还天生一副好嗓子。

    李愈大大咧咧也不懂避忌,直接拿起沈溪的画,放到妹妹眼前:“二妹,你看看这上面画的是不是你?”

    李家二小姐好奇地望过去,或许是门口那边灯光昏暗的缘故,她一时没看清楚,等接过画往里面明亮处走了几步,待看明白画上的内容,还没来得及看画中人的脸,面色已然大窘:“这是什么呀”

    一把要将画甩还给李愈,却又怕把兄长的东西弄坏,只能轻轻地放到李愈手中。不过她已转身,似乎想第一时间逃离房间。显然,她当这是兄长故意捉弄她,让她一个还没出阁的小姑娘看春宫。

    “二妹,别走啊”

    李愈伸手想去拉妹妹,冲出来个小丫头直接挡在李家二小姐面前,李愈的手抓到丫鬟肩膀上。

    “大少爷,您怎能这样?”

    小丫鬟刚才也看到了画上的内容,几乎带着哭腔问道。

    李愈忽然想到,妹妹应该是误会了,以为他有意拿春宫图出来耍弄,赶紧解释:“二妹,你听我说,你先看清楚这画上的人是不是你?这人容貌与你有几分相似,还有这身段……嗯嗯,这样吧。为兄把脖子以下的部位折叠一下,你只要看看是不是你便可。”

    说着,李愈把手上的画卷了起来,如此只将画中人的头部呈现给妹妹看。

    李家二小姐仍旧闭着眼。怎么都不肯睁开,不过在兄长坚持下,她还是微微眯着眼,把画里那人物瞧了一下,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她自己也犯迷糊了。这画中人到底是不是自己?

    若说不是,可这跟她对着镜子看自己时的感觉一样;若说是,这女子明显要比她更美貌几分。

    李二小姐还没说话,倒是小丫鬟先叫起来:“这就是二小姐啊,大少爷,您怎能找人画二小姐……这么污秽的画。”

    李愈一听恼了,勃然大怒:“还真是我就不信了,哪家的登徒浪子居然敢偷窥我妹妹,非把你腿打折了”

    说着,李愈气呼呼朝屏风走过去。

    盛怒之下。苏通就算想阻拦也没挡住,就听“啪”地一声,李愈一把将屏风踹倒,如此一来,被逼到墙角的沈溪便露在众人眼前。

    此时的沈溪,心中如同几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真有一种打开窗户,直接从二楼跳下去的冲动。

    “嗯?”

    李愈、荣宁和宋岳几人,见到沈溪后明显一怔,很显然他们也没料到。画功如此精湛的画师,居然只是个十三四岁身着文衫的少年郎。

    要说这少年身上的文衫干净而整洁,虽然面相显得稚气,但头发已束了起来。看上去带着几分英俊潇洒。

    沈溪这天参加殿试,身上穿的可是正正经经的贡士服,这身衣服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穿的,他要是穿着这一身挨了打,那凶手肯定要遭受到官府严办。

    今日的贡士,就是明日的进士。以后又将是朝廷命官,你连官员都敢打,活腻味了吧?

    李愈指了指沈溪,问道:“苏兄,这是怎么回事?”

    苏通赶紧充当和事佬,挡在桌子前:“忘了给李兄介绍,其实我请来的这位赵画师,年岁不大,却是师出名门,他不想败坏门风,所以才……在下并非有意隐瞒。”

    李愈突然见到沈溪是个少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琢磨一下,又是一拍桌子:“师出名门又如何?居然敢画我二妹,是诚心与我等好看。来人啊,拖出去揍一顿”

    李愈这等商贾子弟,在京城是没有蛮横资本的,因为商贾的地位实在太低,可这是李家的店铺,而他又只当沈溪是个没有功名的穷酸画师,再加上心中气愤难平,哪里忍得住?

    眼看李家家仆要朝沈溪扑过去,苏通再次挺身而出……沈溪是他请来的,事情也是因他而起,此时沈溪已经考过殿试,那就是准进士了,他还等着巴结沈溪呢,沈溪真要在这儿挨打了,那分明是要割席断交啊

    “我看谁敢”

    苏通一把抓起一张椅子,举过头顶,怒喝道,“跟你们说,在下乃是堂堂的举人公,谁敢打我,官府必然法办”

    李愈冷笑不已:“你是举人公?我还是状元郎呢他若要阻拦,一块儿打”

    眼看情形不对,沈溪已经往窗口那边靠去……这事虽然是苏通招惹出来的,不过也不能说他自己就没责任。好汉不吃眼前亏,眼下苏通帮他挡着,沈溪觉得翻窗跳楼最好,反正二楼没多高,跳下去摔不出内伤。

    可就在沈溪准备翻窗时,李二小姐站出来,拦住自家家仆,大喝道:“住手”

    刚才还文文静静,一看春宫画便面红耳赤的李二小姐,此时却好似一头雌豹一样,站在那儿颇有威仪,这一声娇叱,别说是李家家仆,就连她兄长李愈也愣在当场。

    李愈不解地问道:“二妹,兄长这是为你出气呢,你怎的……帮登徒浪子说话?”

    李二小姐有些无奈:“大哥,你都不问清楚情由,就让人打人,事情传出去外人会怎么想?你说这幅画里是我,可妹妹觉得,这人一点儿都不像呢”

    沈溪听到这话,稍微松了口气,果然这李二小姐不像她大哥那么头大无脑。

    明摆着的事情,似是而非的一幅春宫画,你非要往你妹妹身上扯。你就算看着像,也不能瞎说啊,传出去你妹妹的名节如何保全?说是被某个男人看光了身体,然后画了一幅春宫出来?

    再加上这幅画。本来就只是沈溪根据意境所画,参照人的确是李二小姐不假,可也不能说就是她,最多只是沈溪心中一个完美的女子形象而已。

    李愈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拿起画。重新打量一番:“难道不是吗?”

    “是什么呀?”

    李二小姐满脸委屈,“大哥可见过我有这般小扇?还有……这人要说与我有几分相似不假,可我与作画之人根本不相识,他从何画我?”

    李愈想了想,打量沈溪:“也是啊,那个……赵画师,你且说,这幅画中人,到底是谁?”

    李二小姐脸色带着些许期冀望向沈溪,若沈溪说这画上的人就是她。那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普通画师对着她画都不能这么纤毫毕现,虽然李二小姐说这小扇她没有,可画中女子身上的亵衣,却与她平日所穿几乎一模一样。

    沈溪看了下李二小姐,之后才侧目望向李愈,道:“在下作画,只是随意发挥,根据一些似是而非的人物落笔。就好似之前两幅画一般,这三幅画中的女子。并无确切来历,要说见……最多是在梦里见过吧。”

    沈溪的解释虽然在情在理,却不能令李愈满意。李愈嘀咕道:“你梦里见过如此佳人?为何我没这好运气?”

    李二小姐娇嗔:“大哥,你在说什么呢”

    李愈此时终于醒悟过来。绝不能承认这画上的女子就是他妹妹,不然妹妹的名节可就坏了,如今他妹妹年方十五,正当青春少艾,还没定亲呢。

    李愈笑道:“我从开始也觉得这画不是你,可鹏举老说是。这小子……定然是眼神不好使,你们再看看,这是我妹妹吗?”

    荣宁和宋岳对视一眼,不过他们知情识趣,再看过之后便忙不迭摇头:“不像,确实不像。”

    李愈道:“那今日之事,就此作罢。苏兄,刚才有所误会,尚请海涵,回头在下必定请两位过来一同饮宴……至于翠翠的事,在下必将履行承诺,找人把她送到贵府上。”

    苏通稍稍松了口气:“那就好。”

    李愈脸上重新堆起笑容,目光却不停在沈溪身上打量,他尚不能理解,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何能作出这么精湛的画作。

    跟苏通第一次见到沈溪绘画时的想法一样,李愈这会儿已经在想办法,如何才能贿赂沈溪,让沈溪多创作两幅作品供他欣赏。

    “大少爷,楼下有人进来,吆五喝六无比嚣张,说是要进来找苏公子……还有这位赵画师。”有下人从楼下跑上来奏禀。

    李愈刚才还飞扬跋扈,但听到有人找上门来,脸色顿时变了,目光扫过苏通。刚才苏通情急之下说过自己是举人,在之前交往中,苏通可从来没提过他身份,李愈心里不禁暗自揣测,难道这是真的?

    “走走,在下送二位离开。”

    李愈明显是那种欺软怕硬之人,这是商贾的共性,对于平头百姓他们可以吹鼻子瞪眼,但遇到有官府背景的人,只有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份儿。

    还没等下楼,玉娘已经带着人上楼来。她带来的人一看都威武不凡,不似普通官兵,倒好像是锦衣卫或者是东厂的人。

    只有沈溪能看清楚这一点,苏通和李愈等人只当这些人是身体稍微强壮点儿的看家护院。

    “苏公子,你说带……画师到酒肆,专程招惹是非的?”玉娘脸上带着冷笑打量苏通。

    苏通苦着脸:“玉当家的见谅,都是在下没保护好赵画师,险些令他犯险。在下谢罪。”

    李愈一听不是苏通请来的,登时火大了:“人是我要打的,有本事冲我来……啊”话音未落,人已被一名块头很大的侍卫一把擒住,连身子都给拧弯了。

    ps:第七更

    为新盟主“形色之行摄”大大的加更完毕今天到现在已经179张月票,98人打赏,还有好几位兄台打赏了1万起点币,没说的,天子会继续码字,再给大家爆一章出来

    现在已经差不多十点半了,估计等天子码完新章节,应该在凌晨了,大家去睡觉吧,明天早上起来看也是一样的

    天子继续求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码字去也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