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〇九章 容不得你不认(第三更)

关灯
护眼
    ,。

    蒙古人一向给大明人的印象是有股子蛮力,但是却没脑子,可这位达延部的国师却有着沉着冷静的头脑,和极为恰当的说话方式,他的应对方针极为明确,只要死咬住大明朝所翻译出来的经文不正确,本着孤证不立的原则,大明朝廷就拿他没任何办法。

    沈溪心想:“好一个老奸巨猾的亦思马因,本以为谢老儿已经奸诈至极,可跟这位相比,谢老儿还是差了一筹。”

    沈溪看了谢迁一眼。

    谢迁此时脸色阴沉得可怕,若说弘治皇帝不知道经文是真是假也就算了,现在他找人翻译出来,证明经文记载的长生之道是假的,但同时也让弘治皇帝在蒙古使节面前下不来台。

    弘治皇帝为了面子,或许不会与蒙古使节过不去,但回过头能不追究他这个始作俑者的责任?

    犯错的人不用挨罚,他这个指出错误的人却要受责难,这就是为人臣的无奈。

    亦思马因见明朝这边的官员拿他没辙,继续对弘治皇帝行礼道:“陛下,还请遵照之前的承诺,赐国书,以便我将您的问候,转达我们大汗,让草原人感念您的恩德。”

    亦思马因的话说的非常客气,但却带着一抹胁迫的意味,现在他是要把赏赐得到手。

    朱祐樘有着帝王宽宏大量的风范,笑了笑道:“既如此……”

    沈溪突然上先抢了一句话:“陛下,臣知道这段天书经文的下半部分,不妨以经书的下半部分赏赐国师,让他带回草原,彰显陛下的皇恩浩荡。”

    陪同出席的官员皆都愕然

    这不是天大的玩笑吗?这大明朝野认得这鸟文的人没有第二个,你说自己会经文的下半部分,谁信啊?

    亦思马因脸色稍微一变,道:“尊敬的陛下,我们不要……”

    “难道是国师有经文的下半部分,特意保留下来,没有呈递我朝陛下?”沈溪咄咄逼人。

    亦思马因脸色迅速恢复镇定自若,很显然在他心里,是觉得将沈溪这个少年郎吃的死死的,他笑着摇摇头:“这本经书,并未有下半部分,大汗让我转交的,根本就是天书的全文。”

    此时谢迁走了出来,笑眯眯道:“国师又何必着急否认呢?我们这位沈状元,师出名家且博学多才,不妨让他将天书经文背默出来,若不对的话,国师再否认也不迟。”

    亦思马因很难拒绝……

    蒙古进贡的礼单,除了这所谓的天书外,其他的都不值一提,蒙古人是想用这本天书得到丰厚的赏赐,现在大明朝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反赐一纸天书,天书换天书,看起来似乎是很公平的事情。

    亦思马因不言不发,倒是他身后的火绫走上前,带着一股威吓的语气:“这就是你们上国的待客之道吗?”

    朱祐樘道:“这无关待客之道,其实朕……也想见识一下这天书经文的下半部分,就当劳烦几位,与朕一同见过沈爱卿将经文默写出来。”

    在这问题上,君臣三人站在了同一个立场,这充分说明即便内部有分歧,但在对外上,大明君臣还是齐心协力的。

    其实朱祐樘依然抱着希望,期待那天书是真的,能够给他带来长生不死的奥秘。但现下观蒙古人言辞闪烁,分明其中有鬼。此时朱祐樘并不清楚,沈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备桌案,文房四宝。”

    随着一声传话,乾清宫正殿当中摆上低矮的案桌,旋即送上文房四宝,沈溪跪坐于地,默写“经文”。

    亦思马因笑而不语,仿佛对沈溪有几分欣赏,也有几分不屑,仿佛已看到沈溪的悲惨下场。

    沈溪拿起笔来,突然觉得不太趁手,他从来没拿毛笔写过英文,但眼下恳求皇帝给他换笔显然不行,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挥毫。

    等沈溪落笔后,亦思马因瞥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更盛。

    谢迁看了有些着急,他很想上去提醒沈溪,就算你真的知道经文的下半部分,你也别这么逞强,无论你写什么,这些蒙古人都会否认,若他一口咬定你写的经文是伪造的,那你就是欺君大罪

    谢迁心想:“莫不是我害了他?这小子太过年轻气盛了?”

    沈溪默写速度很快,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但因经文内容很长,沈溪花了小半个时辰,在朱祐樘有些坐不住的时候,沈溪才将经文默写好。

    沈溪起身,将默写的经文捧起,恭敬对朱祐樘行礼:“陛下,臣已将天书经文下半部分默出,请御览。”

    朱祐樘满意点头,让太监将经文送到他手上,细细打量,跟之前见到的经文一样,真的是“天书”,根本看不懂上面写着什么,好似每个符号都差不多,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符号,这比之汉字简单太多,甚至让中原人难以认为这是一种文字。

    朱祐樘煞有介事翻看一下,最后将经文递给太监:“给国师一览。”

    经文转交到亦思马因手上。

    亦思马因仔细打量手上的经文,好似能看懂经文的内容,将经文全数看过一遍,他才确定地摇头:“回陛下,这份经文,乃是伪造的。”

    居然敢在朝堂上当着皇帝的面伪造经文,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沈溪脸色立变,带着质问的语气:“国师,或者您根本不识得经文上的文字,我写的是正确的,你却说伪造,你这是要陷我于不忠不义。”

    朱祐樘惊讶地问道:“国师没有看错吧?”

    亦思马因确定地摇头:“回尊敬的陛下,我并未认错,我不知道这位沈大人,为何要在朝堂上公然伪造经文,但想他是出自一片好心,请陛下饶恕他的罪过。”

    在场的朝臣无不气得牙痒痒……我们自己的事情,就算皇帝要降沈溪的罪,轮得到你来求情吗?

    谢迁此时有些着急,赶紧对朱祐樘行礼,想为沈溪求情:“陛下……”

    此时沈溪面色多有不服,质问亦思马因:“国师既然看得懂在下所默写文字的内容,敢问一句,我所写到底是什么?”

    亦思马因略微沉吟一下,似乎觉得自己正陷入某个阴谋中,但他仍旧言之凿凿:“沈大人所写,不过是一些简单的节令谚语……”

    沈溪轻轻叹了口气:“国师何必为难在下呢?其实若国师承认,我所默写的经书是对的,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

    沈溪转过身,恭敬地对朱祐樘行礼,“臣不过是将原经书,倒默而出,还请陛下将两份天书进行比对,若臣有只字之错,愿受责罚”

    乾清宫内登时一片哗然,连朱祐樘、谢迁和徐琼都完全没想到,沈溪居然是拿原经文内容来蒙事,而且是“倒背”。

    这下亦思马因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刚才仔细将原来的经文检查了一遍,以便确定沈溪是否会在撰写的文稿中设下圈套,他对天书经文有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在确定沈溪连拼写以及语法都不正确后,才一口咬定沈溪伪造,准备让沈溪吃不了兜着走。

    朱祐樘神色肃穆,赶紧将两份天书拿在手上,从原经文的最后一个符号开始,跟沈溪所默经文第一个符号参照,互相间进行比对,看了半晌,居然如同沈溪所言,二者没有任何偏差。

    这下连弘治皇帝脸上都呈现出笑容来,让在场朝臣深受鼓舞。

    朱祐樘并未将所有经文比对,抬起头看向谢迁:“谢爱卿,劳烦你将两份经文,交与国师,让国师亲自比对”

    “是,陛下。”

    谢迁心里暗自偷着乐,这下可有趣了,你们蒙古人不是打死都不承认敬献的天书是假的吗?还想以此来害我朝臣……

    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不是什么天书经文,而是节令谚语,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谢迁一脸轻松,将两份经书接过,呈递到亦思马因手上,道:“国师,请吧。”

    亦思马因心里不服,他对着经文研究不是一天两天,别说倒背,连正背都背不出,这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最多看了几遍,怎能将经书倒背如流?

    亦思马因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弭不见,仔细将经文仔仔细细比对,生怕错漏任何一个字符,看了半个时辰,他才意识到自己失策,从拿到沈溪默写的经文,他就没意识到这是一篇反过来的经书,只要他矢口否认,便注定要输。

    中原人的文字,由汉字组成,倒着背默下来不会影响到原文意思,但在英文中,倒背跟正写的差距何止天壤之别?那根本都不是一句连贯的话

    谢迁笑道:“国师,还有问题吗?”

    亦思马因脸色漆黑,他本想将沈溪所默经书撕毁,来个死无对证,但这无异于自找麻烦,因为沈溪还能重新背默下来,就算把原经文也撕毁……其实跟恼羞成怒没什么两样。

    “佩服,佩服。没想到大明朝,居然有沈大人这样的人才。”亦思马因将两份经书交还谢迁,他的话,等于承认敬献的天书是假的。

    谢迁笑道:“沈状元是通过我朝科举选拔出来的卓绝人才,我大明自开国以来,科举所选拔的人才比比皆是。”

    谢迁轻松地将亦思马因对沈溪的赞美,转移到对朝廷科举制度优越性上来。听到这话,不但朱祐樘面目有光,连在场的朝臣都觉得倍儿有面子。

    亦思马因绝口不提经书真假之事,再次行礼,不过这次却是单膝下跪:“我来大明朝已有些时日,请陛下赐我国书,我回去后好对大汗回禀。”

    朱祐樘点头:“好。国师请回,明日朕便会遣人将国书送去。”

    ps:第三更送上

    今天任务很紧啊,天子又很疲倦,写这一章时脑袋迷迷糊糊,落笔时那叫一个磕磕绊绊……嗯,只能头悬梁锥刺股,继续努力努力再努力

    求订阅、打赏、月票和推荐票刺激下大脑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