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五章 年少壮志未酬(第三更)

    ,。

    沈溪在詹事府供事两个多月,才算跟太子朱厚照有了第一次正面接触,以通过考校的方式争夺“大明第一聪明人”的名头,从结果来看,沈溪大获全胜,但以朱厚照的自大与自负,岂会善罢甘休?

    接下来几天,沈溪无意中从内侍小拧子口中得知,太子叫人去抓鸟,而且还准备好弓箭,不知有何用意?

    沈溪却觉得问题不太对劲,这小太子求知欲如此强烈,居然真的要找鸟来试一下树上三只鸟射一只还剩几只?

    太子要一点小玩物,寿宁侯府那边肯定会竭力迎合,不用几天就会给太子准备好各色鸟雀,但沈溪并不太担心,以朱厚照的年岁,让他学拉弓射箭,没一年半载不会有小成,想射中一只鸟,几年时间都未必可行。

    说到底,熊孩子还是为了玩

    之后几次,沈溪再去撷芳殿或者文华殿入值时,太子经常会留意到他,时不时向他翻白眼。或许是结下了梁子,太子这熊孩子非常记仇,总想如何才能找回场子。

    这天,太子快到日落时才开始读书,目的是应付第二天弘治皇帝在文华殿进行的考核,沈溪在宫里多留了一会儿,直到宫门快关闭时才出来。

    回到家,谢韵儿见沈溪神色不太好,连忙问道:“相公可是近来公事不顺?”

    沈溪道:“公事还好,只是这詹事府的差事做的无甚趣味,我在想,是否在一年考核期满后,争取外调?”

    谢韵儿想了想,道:“以相公的年岁,最好还是在京城多当几年差为好,急忙调到地方,只怕麻烦事更多。再者说来,到东宫当差,不是一件美差吗?”

    詹事府是个奇怪的地方,某些时候,詹事府任职是清苦的差事,可有些时候则是闲差、美差。

    这主要看时下太子的地位如何,就好似朱祐樘当太子那会儿,谁被送到詹事府当差,那属于“发配”,因为太子当时郁郁不得志,有万贵妃这座大山在,成化帝对太子又不是十分宠爱,太子朝不虑夕,随时都处在风雨飘摇中,这才铸就刘健、李东阳、谢迁这些人如今的尊崇地位。

    可若说当下,这詹事府真是个好地方,甚至连清水衙门都算不上,因为背后有外戚势力帮扶,詹事府鱼龙混杂,很多人打破脑袋都想挤进去。

    沈溪如今想外调,在很多人看来纯属身在福中不知福。

    沈溪一直在等朝廷对他上疏的批复,要说他进呈的关于边疆防备的上疏,所提之事都是有理有据,比之历史上王守仁所进呈的那份奏折要详尽和务实许多。

    但似乎上边压根儿就没重视他上疏的意思,或许是他人微言轻,就算所提之建议切实有效,也被人束之高阁。

    几天后,谢迁将沈溪的上疏给他送了回来。

    “沈溪,别怪我说你,你小子懂的倒是挺杂的,没想到你对边疆行军用兵之事居然也有所涉猎。”

    谢迁语气中带着不冷不淡,却在沈溪听来,却有些不耐烦,“不过做人呢,总归要低调点儿好,你这份上疏,我给你压下来了,等过几年,你再上疏也不迟。”

    沈溪不满地看了谢迁一眼,他在想,这么切实有效的上疏怎么就石沉大海了呢,原来是谢迁多管闲事给他“压”了下来。要说内阁大学士本是无权压奏本的,但关于上疏,内阁要留下一两份却没有任何难度。

    沈溪故作委屈:“谢阁老如此做,是否要断人前途?”

    “嘿,瞧你这话说的,老夫何时要断你前途?你可别不识好歹,我跟陛下进言,将你调到詹事府,你应该感激老夫才是……嗯,其实调你去詹事府,是陛下之意,老夫从中并未有太多意见。”

    谢迁一不小心,居然把话给说漏了,看来还是他给弘治皇帝进言,才把沈溪从翰林院调到詹事府来做事,他不承认,一来是不想让沈溪报恩,又或者是让沈溪赖上他,非要归在他名下,作为孤直的忠臣,谢迁可不想培植“党羽”。

    但沈溪一点恩都不感念,这却让谢迁觉得心里不怎么痛快。

    沈溪眨巴着眼睛,问道:“谢阁老,学生争取外调,到地方上磨砺一番,难道不好吗?”

    谢迁摇头:“做官,在京城做最轻省,你到了地方,肯定会被一些官场陋习沾染,莫不是你当官……就是抱着发财的心思吧?”

    沈溪叹道:“那或许谢阁老不知在下家里是做什么的。”

    “汀州商会嘛,老夫也从刘尚书那里听闻了些,要说刘尚书还在老夫这里举荐你,说你本事大,还想跟我要人,把你调到户部去做事,我怎舍得……嗯,没有的事,你别多想啊。”

    这哪里是没有,分明是有,谢迁也不是无意中说漏,而是有意把事情真相告诉他。

    不但我欣赏你,刘大夏也欣赏你,就连皇帝对你期望也很高。

    既然欣赏你的人这么多,你可不能辜负这些人对你的厚爱,老老实实留在京城当你的京官,多做几年学问,等太子成长之后,你就能以太子之师的身份平地而起。

    在己未科进士未遴选庶吉士的情况下,在官场未来一段时间,翰林官将出现一个小小的断层,沈溪以己未科状元身份进翰林院,其实代表他未来上位的机会很大。

    沈溪道:“学生只是想多历练,请谢阁老给学生个机会吧”

    谢迁没好气地道:“怎么说你都不听,是吧?要外调,也要等过个几年,太子如今年少,需要人用心栽培。你若能把太子教好,老夫便答应你,不干涉你外调之事……否则就老老实实留在詹事府做事”

    沈溪其实挺感谢谢迁的,他跟谢迁认识时间不长,要不是谢迁跑去翰林院递皇帝的条子让众翰林写什么建文旧事,谢迁也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可认识这不到半年时间,谢迁俨然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居然以一个长者的姿态给他规划以后的路。

    从当官的角度来说,谢迁所指乃是一条明路,可问题是,弘治皇帝没几年活头了啊,少年天子朱厚照继位,宦官专权,朝中正直的大臣要么投奔阉党,要么遭受迫害,简直没有立足之地。

    就连身为内阁大学士的谢迁自己都没从这场灾难中幸免,更何况他沈溪这样一个籍籍无名的微末小官?

    谢迁将他的上疏退回来,说是为他好,其实也是谢迁对朝廷不负责。

    沈溪在上疏中提到要防备达延部背信弃义,但估计是大明朝当前与达延部交好,如此之言不易被弘治皇帝所喜,谢迁为了沈溪的“前途”考虑,这才将沈溪的上疏压下来。

    可你谢迁再遮掩,也打不掉达延部的狼子野心。

    之前几十年蒙古人之所以没有犯边,是因没有强大部族实现对草原的统一,草原各部落内斗不止,无暇他顾。可如今达延部崛起,一家独大,草原人好武,加上地瘠民贫,他们在草原上无可抢掠,只好对中原王朝下手。

    但不管怎么说,他不想当的差事,还是要继续下去,在詹事府做着右中允的营生,说好听点儿是陪太子读书,其实就是个小小的专司记录的史官,半点职权都没有,想以权谋私都没得份儿。

    八月底时,黄河治理水患的事情终于暂告一段落,经过半年时间的赈灾以及治理,黄河中下游沿岸的灾民得到妥善安置,同时一些河段重新进行加固修补。

    河南巡抚高明城救灾有功,但因之前有贪污的劣迹,最后皇帝决定连降六级重新调派,到京城担任户部郎中,成为刘大夏的属下。这算是弘治皇帝对自己用人的一次检讨,明知道高明城不堪大用,但为了彰显皇帝的威仪和一言九鼎,并没有依法治高明城的罪,算是保留了一点儿颜面。

    至于河南、山东等地跟高明城有所勾结的赃官,官职低的直接查办,官职高的,要么被强行勒令致仕,要么被调到偏远的地方为官。

    别人可没有高明城这么好的命,就算降职,还是可以成为六部的官员。

    随着治水结束,朝廷派去的钦差使节陆续归来,沈溪自己上疏不得,便不由想成全一下王守仁。

    历史上王守仁被朝廷派遣的第一个任务不是治水,而是到西北的甘州,为总制甘、凉边务兼巡抚、于贺兰山击破鞑靼,以功进少保兼太子太傅的威宁伯王越治丧。王越为明成化、弘治时期西北著名军事统帅,曾三次出塞,收河套地,身经十余战,出奇取胜,动有成算,可惜去年年底在其七十三岁高龄时,卒于甘州。

    这是王守仁上疏西北边疆防备等八事的前提条件,如今沈溪不想违背历史的发展规律,还是想让王守仁继续走从军之路,成全这个明朝中期赫赫有名的大军事家,自己不能进言朝廷的上疏,就由王守仁来替他完成。

    沈溪毕竟跟王守仁的老爹在同一个衙门做事,王华对儿子几时归来自然清楚,得知沈溪要跟自己的儿子见面,他很高兴。

    沈溪跟王守仁是同年进士,如今王守仁是个从七品的观政进士,沈溪却已是正六品的官员,而且受到皇帝和内阁大学士的器重。

    沈溪问明王守仁回来的时间,轮休那天把自己的上疏带上,前去拜访。

    见到王守仁,沈溪明显发觉这位未来的一代大儒神容憔悴,或许是在灾区治水这段时间日子不好过,再加上见到百姓疾苦,心有感触,身累兼又心累,竟不复离开京城时的雄心壮志。

    等沈溪将自己的来意说明,王守仁惊讶地问道:“沈同年有如此家国抱负,为何不亲自上疏,而要假手于在下?”

    沈溪叹道:“若我能直言上疏,也不用劳烦王兄你了,只是我在詹事府做事,年少尚且不能为政一方,以王兄的抱负,倒是可以为国效命。在下其实对王兄羡慕的紧啊。”

    ps:第三更送上

    本章是为新盟主“ingofgod”加更,谢谢您的慷慨同时天子也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与厚爱,如今本书已经名列首页销售榜四五天了,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天子也想不到,全靠大家帮忙

    天子无以为报,只能用持续不断的爆发与更新,来回馈所有支持的书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