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八章 殿前遛鸟(第六更)

    ,。

    紫禁城,御花园内,正是九月赏菊之时。

    弘治皇帝朱祐樘召英国公张懋,三位阁老刘健、李东阳、谢迁,六部尚书以及在京的王公贵族二十余人,在御花园设下菊花宴,张皇后和太子俱都出席。

    可惜在这次宴席上,出了点不大不小的事,朱祐樘考校太子学问,让太子背一首咏菊的诗词,太子不但背不出,还从袖子里飞出一只鸟雀来,险些惊了圣驾。这让菊花宴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与宴大臣都不敢吱声。

    “荒唐荒唐荒唐”

    朱祐樘盛怒之下,连说三声“荒唐”,本来他是想让太子在众大臣面前露露脸,特地吩咐日讲官,提前让太子背诵几首菊花诗应景,结果面子没争到,反倒丢了脸,让朝臣知道太子玩物丧志,居然逗鸟上了瘾,连参加宫廷宴席还带着鸟雀前来。

    作为勋贵之首,英国公张懋行礼:“陛下息怒,太子少不更事,应善加劝导,并非有心惊扰圣驾。”

    张懋的话,引来张皇后、寿宁侯张鹤龄、建昌伯张延龄的反感,若非张懋是三朝元老执掌京营与五军都督府多年,张皇后当场就会驳斥张懋,什么叫“太子少不更事”,我儿子可是天纵英才,将来天子的不二人选,难道你有另立储君的打算不成?

    朱祐樘其实早些日子便得知儿子最近在摆弄鸟雀,下令将东宫所养鸟雀皆都放生,以便让朱厚照用心读书,未料太子背后有一票拥趸,放走一批,太子私藏了些,又着人从外面搜罗,今天还把鸟雀拿到御花园来,在众大臣面前丢人现眼。

    朱祐樘怒不可遏:“他要到几岁才能更事,朕如他年岁时,尚且知学进取,为天下谋,莫不是要等朕百年归老后,他尚且如这般不思进取?”

    朱祐樘性格温和,朝堂上少有动怒,很多大臣都是第一次见到皇帝生这么大的气,怒火中烧之下,朱祐樘剧烈咳嗽起来。他身子本就不好,最忌就是动肝火,旁边张皇后赶紧扶着丈夫,替他抚后背平顺气息。

    “皇上息怒。”张皇后先说一句。

    “陛下息怒。”文武大臣赶紧行礼进劝。

    朱祐樘稍微平复气息,仍旧一脸愠色:“去查,是何人送到东宫的雀鸟,将人拿了问罪,决不姑息”

    旁边张延龄一听慌了。

    给太子送鸟雀这件事,根本就是他的主意,也是太子有天见到他,说想抓些鸟雀来玩,张延龄一听小外甥有所求,又是如此简单之事,马上叫人给太子送来一批鸟雀,尽皆颜色鲜艳,叫声婉转。

    太子本来是跟沈溪赌气射鸟,一见如此好玩的鸟雀,登时将射鸟的事抛诸脑后,专心玩鸟。

    这可比拿木剑“斩妖除魔”有趣多了

    此时谢迁突然出列,行礼道:“陛下,老臣知道些内情……”

    所有人都看着谢迁,心里想的是,你谢老儿出来添什么乱,知道你能说会道,不过眼下皇帝正在盛怒中,你就算知道“内情”,难道就不能等皇帝消消气以后再说?

    朱祐樘不能算严父,他的溺爱是造就朱厚照自小沉迷逸乐的主要原因,今日他发火并非本身性格使然,朝臣出来进言,还是谢迁这样的内阁大学士,他的怒气稍微平顺了些。

    朱祐樘道:“谢爱卿,你且说来,有何内情,莫不是有什么人为了邀宠,给太子进献雀鸟?”

    谢迁看了眼张鹤龄、张延龄两兄弟,因为他很清楚献鸟的人正是国舅张氏兄弟,可他并未打算当众指责他们,熟悉谢迁的人都知道,他能言善辩,而且出了名的圆滑,跟弘治初的“刘棉花”刘吉在性格上多有相似,不过谢迁的官声好上太多了。

    谢迁道:“臣之前偶然翻阅太子起居,觉太子尝以问曰左右,树上有三鸟,射一只复余几何,对曰二者、无者皆有之。然有中允一人,尝对或有增无减,谓之鸟死而殡,吊唁者甚多,所余多寡决于亲眷之数……”

    听到这么荒诞不经的回答,在场的大臣不自觉脸上露出微笑,天下间敢用这么不正经的方式教导太子,这是何其荒唐之事?

    连弘治皇帝听到这儿,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张皇后直接出言打断谢迁的话:“何人敢如此戏弄我皇儿?”

    谢迁回道:“回皇后,是詹事府右春坊右中允兼翰林修撰沈溪。”

    听到这名字,朱祐樘脸上本带着几分气愤,突然变成愕然,继而摇头哑然失笑。

    换做别人这么跟太子说话,那是荒唐不经,你一个学问人就拿这种不切实际的话来蒙骗太子?

    可若是沈溪,却很容易理解了,因为在弘治皇帝眼中,沈溪只是个少年,比他儿子大不了几岁,沈溪与太子就如同两个稚子,互相说话用不着太过正经刻板。

    朱祐樘道:“那后来如何?”

    不但皇帝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连在场的文臣武将也想知道。其实沈溪的回答,听来不正经,但却显得聪**黠,让人觉得这小子有点小聪明。

    谢迁继续说道:“回陛下,太子曰,鸟非人,鸟死岂有殡者之理?”

    张鹤龄抢白道:“好,太子问的甚好,说明太子年少,对于人情世故还是颇为知悉。”

    连朱祐樘也点头,儿子一口就把耍小聪明的沈溪给揭破,这让他很有面子,到底沈溪可是大明朝的状元郎啊。

    谢迁再道:“沈中允再言,人非鸟,岂知鸟并无殡者之理?尝曰,三鸟死其一,或有失明、失聪之鸟雀,不知周遭所以然,不飞也为常态,不若以三鸟试之,射一鸟而余几许,一目可观之。”

    谢迁说到这儿,在场所有人都释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其实沈溪说那些话的目的,不是为了戏弄太子,也不是为了彰显他有多聪明,而是告诉太子一个道理,要想知道三只鸟射死一只后还剩下几只,应该实践出真章。

    从道理上来说,这是变相教育太子要多实践。

    连刚才对沈溪恨得牙痒痒的张皇后,闻言脸色也随之好转,问傻愣愣站在旁边的朱厚照道:“皇儿,你摆弄鸟雀,可是想印证沈中允所说,看看三只鸟射一只后还余几只?”

    朱厚照有点儿小聪明,刚才让老爹在众朝臣面前出糗而大发雷霆,回头可能是要被禁足,现在老娘分明是在帮他开脱。当即支支吾吾道:“是啊,母后,我想印证一下……沈溪的话是不是对的,才让舅舅给我找来鸟雀,可我……不懂拉弓射箭,如何都射不中。”

    一句话,就把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给卖了。

    两兄弟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刚才弘治皇帝要追究谁献鸟雀,他们没马上跪地承认,现在是太子亲自把他们交待出来,到底是认罪还是不认罪呢?

    张鹤龄恨恨地看了弟弟一眼,好似在说,你献鸟之前怎不跟我商议?他兄弟二人从来都是同气连枝,现在即便仅仅只是张延龄给太子送鸟,他也逃不出干系。

    张鹤龄下跪道:“陛下,臣有失察之罪。”

    倒是刚才出言的张懋笑道:“太子不但年少聪慧,且有求真之本愿,将来或为文治武功兼备之明君,寿宁侯何错之有?”

    一句话,让在场大臣皆都点头,连朱祐樘脸色也大为转好。朱祐樘点头道:“此事,朕不会苛责于人,寿宁侯起身便是。”

    左都御史闵圭进言:“陛下,詹事府右中允沈溪以戏言进太子,未尽人臣导善之责,请陛下对此人降罪。”

    朱祐樘略微沉吟,未置可否,倒是旁边的刘大夏进奏:“闵少保此言恐有所偏颇,沈溪之言,无一不是在规劝太子,为翰林官之本责,况沈溪并非身兼讲官,日常之责不过记录太子言行,臣以为以此规劝之法虽有不当,但不至有罪。若以此降罪,谁人能善加劝导太子?”

    马文升听到刘大夏的话,心里明白,刘大夏一边为沈溪开脱,一边给皇帝说明一个问题,沈溪还不是讲官。

    弘治皇帝把新科状元沈溪调去詹事府,算得上用心良苦,沈溪在年岁上与太子相当,能起到教导太子的目的,同时让太子有个年岁相当的良师益友。

    朱佑樘自己当过太子,知道在皇宫里没有知交的困苦,那些个先生一个个都是老学究,年岁做其祖父有余,如何能成为朋友?

    如今沈溪用了很不正规的方法教导太子,说了一串什么鸟出殡有亲友吊丧的话,听起来荒诞不羁,但这就是孩子之间说话的模式,其结果是令太子求真而找鸟雀加以试验,可说是起了“不错”的效果。

    沈溪的职责,其实已经完成。

    当然这种“不错”,仅仅建立在为皇帝挽回面子的基础上,太子是否真心拿这件事当作学习和实践的机会,另当别论。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如今两种观点都对皇帝说了,剩下就看皇帝怎么抉择了。

    朱祐樘看了皇后一眼:“皇后,你觉得此事,朕当如何处置?”

    张皇后脸上带着笑容,因为她知道丈夫息怒了,而且这件事让皇家很有面子,她觉得应该让丈夫更有面子:“臣妾一介妇孺,不敢妄议朝事。”

    “嗯。”

    朱祐樘点了点头,道,“詹事府右中允沈溪,规劝太子,方法不当,但无过错,望以后善加劝导太子,从明日开始,兼讲官之责便是。”

    ps:第六更到

    本章同样是为新盟主“ingofgod”大大加更

    另外,今天咱们的书在大爆特爆的情况下,风云榜居然连退三位,从第十六垮到第十九了,天子鸡毛信求月票支持

    如果今天月票能冲进前十五,天子承诺会爆发十三章兄弟姐妹们加油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