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一章 出嫁的女儿泼出的水

关灯
护眼
    ,。

    吃过晚饭,药铺里几个丫鬟还在收拾东西,沈明钧夫妇已经兴高采烈回家去了。

    谢伯莲则带着儿女们离开,谢夫人留了下来,准备陪女儿住一晚,到第二天早晨再走,主要是有话想跟谢韵儿说。

    至于惠娘,则准备当着谢夫人的面,向谢韵儿交待一下这一年来药铺的账目情况,所以她也决定留下,不过得让人家母女好好叙叙话……惠娘先回家哄陆曦儿睡着了再过来。

    谢夫人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

    到了药铺二楼谢韵儿的房间,她仍旧笑得合不拢嘴,望着女儿,有些神思恍惚……她自己也没想到女儿老大不小也没嫁出去,最后却能嫁得如此好,简直是上天对谢家的回报。

    “韵儿啊,你们夫妻两个,平日里关系可还算融洽?”谢夫人笑着问道。

    就算是母女之间的私房话,谢韵儿还是觉得有些无地自容,毕竟夫妻间的事有些羞于启齿。

    不过这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习俗,女儿跟母亲亲,等嫁出去后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首先想到的便是跟自己母亲倾诉。

    “很好啊。”谢韵儿娇颜一片通红,连耳朵都红彤彤的,“相公很疼我。”

    谢夫人笑道:“那就好,就怕你们小两口,什么都不懂……不是那方面的事情,就是平日如何相处。作为女儿家,要多体谅丈夫,他身在朝堂,云谲波诡,难免会遇到不顺心的事,这时候就需要你来为他开解……男人嘛,只要心里有你,多数时候心是软的,就是嘴硬……”

    “嗯。”谢韵儿点头。

    谢夫人又道:“就算真的到了床上,也要懂得女儿家的温存,你嫁人时,有些事没好好对你说……你自小行医,那些事应该懂的,不过娘该说的,还是要说给你听。”

    谢夫人为人妇,她的经验来自于自己的母亲,这属于一种代代相承的人类繁衍技能。

    在这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很多知识都只能靠这种最亲密人的传授,不过当谢夫人说出来时,谢韵儿却觉得母亲多心了,因为沈溪完全不似自己娘亲所想的那样,是个只会死读书读死书、不解风情的“傻小子”。

    谢韵儿拉着母亲的手,笑道:“娘,您多心了,其实相公这个人……很懂得疼人。有时候我都不明白,他怎会事事都懂?”

    “这些他也明白?”

    谢夫人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也就释然,“那大概是亲家母教得好。”

    谢韵儿啐道:“呸,娘尽说这些荤话,婆婆怎会跟娘一样,找女儿说这些不正经的……”

    谢夫人叹道:“哪里有什么不正经的?你毕竟年岁比他大许多,你如今姿色尚在,能吸引到他,可再过个几年,当他青春少艾时,你却年华老去,就无法在他面前固宠了。记得娘说的话,女人啊,就怕自以为丈夫离不开自己,最后却……唉”

    “娘当初也觉得你爹千好万好,可谁曾想,才过几年,他就纳了妾,而且一纳就是几房……娘当初没能给谢家生下男丁,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你嫁的可是状元郎,你有时候也不能太顾着自己,要多疼惜他,早早为沈家开枝散叶才是。”

    “哦对了,原来沈家养的那小丫头,怎没跟你一起回来?”

    母亲当然向着自己的女儿,就算沈溪跟林黛青梅竹马,谢夫人也不会同意让林黛进门跟她女儿争宠。

    当发觉林黛没跟谢韵儿一起回来时,谢夫人便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谢韵儿道:“我离京返乡,就是为了让相公能跟林家妹妹多相处。”

    “你怎么这般傻?哪有把自己相公往外推的道理……就算你觉得对不起那丫头,也等有了子嗣以后啊,你就没想过,若是那丫头先为沈家开枝散叶,那你在沈家的地位多尴尬?以后她儿子就是沈家长子,无论有什么,都会是那边的,你会吃多少苦?”

    谢韵儿老老实实接受母亲的训斥,但她是个有主见的女人,既然觉得亏欠了林黛,就一定会回报,不会因母亲的一两句话而改变初衷。

    “相公不会厚此薄彼的。”谢韵儿语气坚定。

    谢夫人没好气地望着自己的女儿,想骂上两句,又觉得开不了口,怎么说女儿能嫁给沈溪都算是天上掉馅饼。

    现在人家夫妻两个正是你情我浓,非要在女儿面前唱反调,这是招人恨。

    “算了算了,你这丫头太倔,知道跟你说什么也没用。不过娘说的话你要记着,一定要待相公好,让他无论何时心中都有你,这才是做女人的本事。至于行医问药的事,能放就放下吧,有相公养着你”

    “谢家这边也不用你太操心,这两年我跟你爹买了几十晌地,足够你弟弟妹妹长大后娶妻或者嫁人……唉你那几个弟弟,怎就没我这好女婿这般有本事?”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上楼的脚步声,没等人到门口,谢韵儿已经过去开门。

    谢韵儿本以为跟母亲对话是很高兴的事,可现在发觉,母亲对她灌输的思想太功利,让她心里接受不了。

    惠娘拿着账册和一个木匣进来,笑道:“谢夫人还在跟韵儿说事情?要不妾身先过去等等?”

    谢韵儿拉住惠娘的手,就好像盼来救星一样,赶紧道:“不用,掌柜的进来便是。”

    惠娘这才进门,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当着谢韵儿的面将账册打开,道:“韵儿,这是从年初到冬月的药铺、药厂账目,你没事翻下,之前所赚盈利,已一文不少送到谢家,不过……这一年生意的确不太好,你现在又拿了御赐墨宝回来,这里有些银钱,当作是我的一份心意。”

    谢韵儿赶紧道:“不用了,掌柜的,这些年受您恩惠不少,连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也多亏您跟婆婆照顾谢家,是韵儿该感谢您才对。”

    说着谢韵儿便要下跪行礼,惠娘赶紧搀扶:“韵儿,你这是干什么?”

    “掌柜的,让她跪吧……老身也该跪的,只是年老体衰,身体不中用了。我们谢家亏欠您实在太多,连韵儿这丫头有这么好的姻缘,也是全拜您所赐,以前我们老两口,就怕韵儿这辈子没个着落。”

    谢夫人说着,娉婷施礼,然后抹起了眼泪。

    这下惠娘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赶紧把谢韵儿扶起,依然把木匣塞到谢韵儿手上:“这银子,你不收也要收,当作是曾经的好姐姐,给妹妹的嫁妆吧。”

    “嗯?”

    谢韵儿抬头看向惠娘,神色中多少有些不解。

    惠娘已经许久没再以姐妹相称过。

    “韵儿,你看掌柜的如此盛情,你便收下吧,以后多回报她便是。”谢夫人没有谢韵儿那么固执,对女儿说道。

    谢韵儿非常为难,一方面是不想亏欠惠娘太多,另一方面却要照顾谢家人,眼看年后沈溪回乡省亲后,她就要返回京城长居,那时候就真的是远嫁在外不能兼顾到娘家人了。

    “嗯。”谢韵儿终于点了点头。

    惠娘见谢韵儿答应,笑道:“快打开看看。”

    等谢韵儿把木匣打开,眼睛都看直了,里面除了一些金首饰,还有几张银票,合起来有上千两之多。以她在药铺的分成,至少要做七八年才能得到。

    “姐姐,这……”

    一着急,谢韵儿早忘了称呼上的改变。

    惠娘抿嘴一笑:“你现在是小郎的妻子,这中间有我给你的一份,还有给他的一份,商会这几年发展,全都离不开他,今天给了你,等他回头再来跟我讨要,我可是绝对不会给他分毫呢。”

    谢韵儿急道:“掌柜的,那我更不能收了。”

    “开玩笑的,你当真了?”

    惠娘一脸欢快的笑容,好似捉弄这个初为人妇的妹妹很有乐趣一般,“该给他多少,我一文都不会少,这算是他在我这里的入股所得,你是他妻子,那给你和给他是一样的。你留来养家,他能安心做官,多好?”

    谢韵儿其实对陆家和沈家的联合经营模式不太明白,她在药铺做事时,商会就已经开始蓬勃发展,她并不知道惠娘最初创业时的艰辛。

    “把银子取了,给谢家人,你心安后也能跟着他回京。好好待他。”惠娘说这话时,语气多少有些异样。

    但这点情绪上的小变化,不足以让谢韵儿察觉什么。

    “嗯。”

    谢韵儿把木匣交给母亲,跪了下来,重新恭恭敬敬地给惠娘磕了三个响头,这次惠娘没有扶她。

    直到她起来,惠娘才问道:“之前找人送去的银子,小郎可收到?”

    “收到了,可相公不敢大手大脚地花,说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的身份尴尬,若是出手阔绰只会引起御史言官的注意。相公他为朝中重臣赏识,为我们送礼的人很多,但都束之高阁……”

    “哦对了,相公还想方设法,将我们谢家的老宅和铺子赎了回来,如今我和相公都住在谢家老宅,不过房契和田契并未带回来。”

    惠娘问道:“是用我送去的银子买的吗?”

    谢韵儿摇了摇头:“不是,是相公自己……想的办法,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我不能说。”

    谢夫人听了不由叹息:“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心中只有相公,在为娘面前都不肯坦然相告。”

    谢韵儿又羞又急:“娘啊,此事的确关系重大,再者说了,爹娘若是日后再回京城,我们把宅子让出来就是,您至于这么戏耍女儿吗?”

    ps:第一更到

    蕉娘是天子的好基友,从《隐杀》到《赘婿》天子一直在追,蕉娘的码字态度是天子看过最端正的,他有时候一段情节纠结了,写写删删半个月往往他自己都感到崩溃,依然不会轻易放到网上……这是一个对待自己作品如同儿女的人

    关于书评区的恶评,天子不想说,其实最近我这边书评区也热闹得紧,本月12天,大概有七八天本书都在热销榜首页上,所以招惹来一大片喷子,好在码字十多年,天子早已见惯不惊,否则来一个心智稍微脆弱点儿,非弄崩溃不可

    祝福蕉娘今天能一举冲上风云榜前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