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不受待见的副使(第二更)

关灯
护眼
    ,。

    沈溪没有对林黛做什么,实际上他也不需要如何……林黛就算喜欢耍小性子跟他斗气,可终究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非常好哄,沈溪只需要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让她忘记之前的不悦,幸福地享受被沈溪抱在怀里的甜蜜。

    “那说好了,回汀州以后,你就跟娘说,迎娶我过门。”林黛撅着嘴看向沈溪,对她而言,这已是最后的妥协。

    本来说好到了京城二人就成其好事,后来沈溪推到会试后,接着又是殿试后,再就是谢韵儿到京城变得遥遥无期,现在又要推到回汀州。

    林黛年龄已经不小,过了年就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一般人家的姑娘十七岁都抱儿子了,可她现在还是个没出阁的待嫁丫头。

    沈溪笑道:“当然,就算爹娘和祖母不允,我也要定你了。”

    “嗯。”

    林黛终于原谅了沈溪,把头依偎在他怀里,不过手已经在摸饿瘪的肚子。

    解决林黛这个问题,沈溪出行前的准备工作算是基本完成。

    腊月十六这天,沈溪去詹事府办理交接手续,当同僚知道他要到地方办皇差时,脸上都带着羡慕和嫉妒。

    詹事府内多数为翰林官,这是个无比清贵的衙门,但因并非六部职司衙门,基本没什么机会出京,很多人在詹事府当了十几年差,都未曾有过被皇帝委命办差的经历,沈溪才到詹事府几天哪,居然以翰林官直接当上了钦差?

    “沈中允回来后应该就要高升了,去跟番邦之人打交道,要扬我大明朝国威啊。”

    “一定,一定。”

    沈溪把交接的事情做完,还得去吏部走一趟,吏部走完又要去鸿胪寺。

    沈溪最想知道的,却是自己的副使到底是谁?

    照理说朝廷应该在礼部选派官员,不过若真从礼部抽调那种有资历的主事、员外郎亦或者郎中,就该由沈溪当副使。这个人,到了谢迁都有所厌憎的地步,官品不比他高,沈溪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出是什么人。

    腊月十七出发这天,沈溪终于见到正主。

    这个人的确有遭人恨的潜质,沈溪对此人更是颇为忌惮……倒不是说眼下他权力有多大,而是他将来造成的危害实在不可小觑,却是东宫太监,正德初年在朝廷呼风唤雨的大太监刘瑾。

    “哎哟,你们就不能轻点儿,我的腚啊……”

    老远的,沈溪就听到刘瑾在那儿吆喝,很显然,他被打了,至于是什么原因沈溪不知道,大概猜想是因照顾太子不善。

    看样子刘瑾被打有好几天了,伤口还没好利索,至于这次陪同他去泉州府跟佛郞机人接洽,多半也是因刘瑾这次被打,属于暂时流放。

    沈溪心想:“这老家伙,难怪上次给太子上课时没见到他。”

    “刘公公,还好吧?”沈溪上前行礼。

    刘瑾恨恨地瞥了沈溪一眼,喉咙里轻轻一哼,理都没理会沈溪,径直往自己的马车方向而去。

    一名太监走了过来,道:“沈大人,您有所不知,刘公公因为太子沉溺蹴鞠一事被打,他老人家现在心里对您有所介怀呢。”

    沈溪点了点头。

    看来当日谢迁对自己的警告是对的,皇帝从最初欣赏他的教育方式,到如今,对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刘瑾被打,自己也被提前允许回乡省亲,其实在这件事上他跟刘瑾一样,都是属于龙颜震怒下的降罪责罚,到泉州相当于流放。

    几名太监把刘瑾的细软送到马车里,眼下刘瑾还没机会染指权力,所以身边没多少财物,所有家当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包袱,一个包着衣服,另一个则有些小的物件以及个钱袋,粗略一看里面银子应该不超过二十两。

    当太监的俸禄本不高,这些银子估摸一多半还是寿宁侯平日给东宫太监的赏赐。

    这次刘瑾出行,只有一个小太监陪同,颇有晚景凄凉的意思。

    这小太监沈溪非常熟悉,正是东宫负责给左右中允端茶递水的小拧子,从这点也知道,这小太监在东宫里有多不受待见了。

    “出发了,出发了。沈大人,从哪个门出城?”

    虽然沈溪办的是皇差,可没什么宫廷侍卫、锦衣卫之类彰显身份的仪仗陪同,只有从鸿胪寺调过来的两个吏员和两个马夫。

    马车两辆,一辆给刘瑾乘坐,另一辆不是给沈溪坐的,而是给这两名吏员乘坐,沈溪只是暂时跟车到城外,然后换乘自己的马车。

    “大人,路上由我们给您打点,不过这花销,您老看看……”

    鸿胪寺调过来的这几位属于出外办公差,会有俸禄和津贴,不过很显然他们还想从沈溪和刘瑾两位正主身上再捞一把。沈溪大可置之不理,但结果就会是这些人在路上虚以委蛇,甚至会找机会耽误行程。

    谢迁给沈溪的期限只有不到两个月时间,若是在二月十五之前到了不了泉州,沈溪可能就要被安上渎职的罪名,这路上不得不对这几位连官品都没有的吏员客气一点。

    “那当然。”沈溪笑着点了点头,“少不得你们的好处。”

    任何年头都是先讲钱再讲理,这点在衙门口的人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有沈溪这句话,吏员和马夫都卯足了劲儿要帮沈溪把皇差办好。

    两个吏员一个叫米闾,一个叫宋老越,都是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却从十几岁就在衙门口做事,属于老油条了。

    出了城,见到沈溪自己的车队有五辆马车,米闾走下来问道:“沈大人,您这出行可真够气派的,办皇差,还能带家眷?”

    沈溪本来就是回乡省亲,他自己一辆马车,林黛和宁儿一辆,宋小城带的人手除了赶车外,也需要两辆,再加上个运送行李和货物的马车,其实算不得多。

    沈溪道:“在下考中状元,还未及回乡省亲,此番回乡自然要多准备。”

    米闾和宋老越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喜悦,本以为沈溪才刚当官,手头拮据没什么银钱赏给他们,现在看情况沈溪是个豪门大户出来的公子哥,也就是说这趟出去只要把沈溪服侍好了,大有油水可捞。

    正准备出发,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却是一身男装的玉娘骑着马远远过来,后面跟着辆马车,赶车的是熙儿,从掀开的帘子里探出个脑袋,正是许久未见过的云柳。熙儿和云柳同样一身男装。

    “沈大人,不打一声招呼就走?”

    玉娘过来,一个翻身下马,端的是潇洒异常,一看就是练家子,这身手让米闾和宋老越见了惊叹不已。

    沈溪笑着行礼:“玉当家,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玉娘笑道:“都说好要陪同沈大人当差,岂能言而无信,这就出发?”

    沈溪心说玉娘也是追得紧啊,本以为这两天没联络,玉娘找不到这儿,那他就可以少个麻烦,可显然玉娘是奉了刘大夏的命令陪同他南下公干,那他就等于是同时领了两份差事,除了要与葡萄牙人商量接洽纳贡之事,还要帮玉娘做尚且不知具体是什么的任务。

    做好了,等于是戴罪立功,做得不好,那要承担双倍的责罚

    ……

    ……

    因为北运河早已冰封,从京城出发,前一段路程只能走陆路。

    华北地区道路平坦,但这个时代,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沿途很多地方荒无人烟,甚至能看到冰雪覆盖下的原始森林。

    沿着官道向南,一路上都能见到流民,甚至有成群结队的难民沿着官道,一路乞讨北上,一旦遇到过往车队,这些难民就会簇拥上去乞讨吃食。

    这尚且是太平盛世的年景,而且是相对富庶、山东的京师之地,若是换做边境,一旦有什么灾荒或者战乱,流民更多。

    每当看到难民,沈溪都会让马车停下来,将手头的干粮分发些出去,倒不是说沈溪觉得自己是救世主或者怎样,而是他觉得身在这样一个时代,能帮还是帮衬点儿,至少能让他心安理得些。

    “沈大人,这黄河闹灾之后,地方上流民这么多,您就算救的了他们今天,他们明天照样没着落,还是会饿死。若是春夏时节或者还好点儿,这大地封冻草木皆枯,他们连吃都没的吃啊。”

    米闾和宋老越对沈溪这种慷慨解囊的行为有点儿不理解,在他们看来,那些当官的一个个都应该是高高自上不问民间疾苦才是,就好似这黄河的水灾过后,就算京师附近都是流民,朝廷也见有任何赈灾举措,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

    沈溪不出京城不知道,原来别人口中的盛世就是这般模样。

    就好似几年后李东阳奉命祭孔庙沿途所见的类似,居庙堂之高,见不到民间疾苦,百姓的真实情况要传到皇帝那里,至少要过六七道门槛,在一群阿谀奉承报喜不报忧官员的润色和赞美下,皇帝只会觉得他的王朝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就算是弘治皇帝这样的圣明天子,也不会到外面走走,好好看看他的天下。

    沈溪道:“能帮就帮吧,多活一天,或许他们明日就有了出路呢?”

    这话有点儿自欺欺人的意思,这大冬天的,天气严寒,就算这些人真的能到京城又如何?京师重地是绝对不容许难民涌入的,他们在京郊,也不会有什么出路,卖儿卖女或者是一途,又或者只能等死。

    在这一行人中,林黛和宁儿看了最是感伤,二人都曾于年幼时逃过难,只是一个是躲避官府追捕,另一个则是真正的难民出身。

    ps:第二更到

    天子回答下书评区的问题。

    首先是沈溪与江栎唯、玉娘的关系。其实现在江栎唯和玉娘并不能命令沈溪做这做那,只是因为大家都是老熟人,而且习惯了以前的相处模式,所以会不自觉地让沈溪做事,但沈溪不想做的话,实际上不要说这两位了,就连刘大夏也没辙。

    但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人不能孤立地生活在世界上,还需要朋友帮衬,尤其是沈溪在朝中没有大的奥援,而弘治皇帝又是喜欢纳谏那种,在做出一些重大决定前,喜欢征询重臣的意思。

    想想以前沈溪几次历险,若非刘大夏和马文升帮衬,估计早出问题了,所以无论如何,沈溪都不能主动丢掉这条线,所以帮刘大夏做事,实际上是帮助他自己。

    还有就是为“鱼子酱哟”盟主的加更问题,每逢盟主天子必然爆发,但由于精力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不可能天天都爆发,所以天子会择期爆发。之前已经为新盟主加更了一章,今天天子会再次加更两章,后面天子再择期加更

    最后,好不容易上了首页销售榜,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天子只能顺势大声呐喊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

    谢谢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