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八章 并不般配(第五更,送书友)

关灯
护眼
    ,。

    论心理年龄,两世加起来快四十的沈溪,比之谢铎也就少了二十多岁,加上前世通过各种传媒以及网络看惯世情,谢铎这种居庙堂之远安然生活的态度,沈溪能够理解。

    若非再世为人,沈溪实在没必要非要一味争什么,其实说到底,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活着?只不过是活得好活得差而已

    最少沈溪目前没打算隐居山野,因为他尚未在官场混出点名堂,无法保护自己和家人

    “谢师,学生此番前来,其实另有目的……想跟您求一幅字,不知谢师可舍得墨宝?”沈溪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谢铎眯眼打量沈溪,问道:“你跟我求字?”

    “是啊。”

    沈溪点了点头,尽量不被谢铎发觉自己神色间的异常。

    谢铎年老成精,岂能看不出沈溪那点儿目的?沈溪先不提关于“润笔”的事,就是让谢铎先写,回头再给银子,如此一来不收下“润笔”似乎就是谢铎的不对。

    谢铎笑着摆摆手:“我早已打定主意,生平不再为人留字,不过既是你……倒可以通融,但提前讲好了,我的字你不得拿去为非作歹,更不能以此牟利。我做事只求一个心安理得,你若违背,那这幅字你便受之有愧”

    沈溪知道,谢铎终归是看出他的真实目的,于是出言变相提醒他,我现在生活得还算不错,用不着你施舍,何况我远没有到穷困潦倒的地步,就算是,我安守贫困,心安理得。

    这么一来,之前沈溪打算给谢铎送银子的事,只能闷在心里……但这幅字,沈溪还真想求回来,当作是跟谢铎相交一场的纪念吧

    沈溪找来纸笔,亲自为谢铎研墨,由谢铎自行斟酌题什么字。

    谢铎拿起笔来,想都不想,便将他对沈溪的寄望写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笔法刚劲有力,字如其人,一笔一划间带着桀骜的文人风骨。

    沈溪看过谢铎的题字,恭敬行礼:“学生谨记。”

    谢铎连连点头,显得很满意,他跟沈溪只是见过两次面,却有种伯乐看到千里马的欣喜,加上沈溪年纪轻轻便三元及第文魁天下,对这位小友又多了几分厚望,希望沈溪能为国为民,做一个好官。

    身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先生,谢铎知道自己无心官场,但他却希望弟子和后辈能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沈溪没有再提给谢铎“润笔”,不过还是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送上去,却是他从京城特意带回的书籍。

    谢铎对于这礼物倒是很满意,看过沈溪给他的书,虽然家里大多数都有,可到底是沈溪的心意,等他见到沈溪编撰的《阅微草堂笔记》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待看过几篇后,惊讶变成惊喜。

    “这是何著作,为何我之前从未见过?”谢铎脸色带着难以置信看向沈溪。

    《阅微草堂笔记》属于笔记体的短篇志怪小说,其故事性和文学性造诣都非常高,属于纪昀晚年集大成之作,谢铎一看就喜欢上了。

    沈溪面带惭愧之色:“是学生偶有所感,于太学读书期间写出来的,后来又陆陆续续写了些,集结成文,让谢师见笑了。”

    谢铎满脸震惊:“沈溪啊沈溪,若非我在你尚是稚子时便见过,真不信这世上竟有你这般奇才,可惜当时没将你收在名下,不过如此也好,你有名师教导才有今日之成就,老朽没耽误你……”

    突然间,谢铎脸上露出几分沧桑之色,轻轻一叹,好似骤然年老十岁。

    沈溪道:“谢师过谦了,学生其实也为不能拜到您老名下而感觉遗憾……”

    谢铎笑着摆摆手,显然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做沈溪的先生。

    对于一个致力于教书育人几十年的老学究来说,有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有沈溪这样一个好学生,是天下间所有先生的宏愿,可又知道自己没能力培养出这样的全才,为此感觉遗憾和自愧不如。

    谢铎并不问沈溪的恩师是谁,自知不如人家,这么问有些自取其辱。

    沈溪未料到因为他送《阅微草堂笔记》给谢铎,会让谢铎觉得无地自容,早知如此的话,他宁可说这是前人著作,只是被他偶然间寻到。

    正说话间,宁儿端着茶水进来,为沈溪和谢铎分别放下茶碗,恭敬地道:“老先生、老爷,请喝茶。”

    在谢铎面前,宁儿显得如同大家小姐一般,举手投足彬彬有礼,她望向谢铎的目光中,满是钦佩和敬仰。

    沈溪皱了皱眉,宁儿不会是见一个喜欢一个,喜欢一个就想勾搭一个吧?

    大姐,要勾搭你也找年轻的去啊,在谢老先生面前抛媚眼,你这是在亵渎他老人家吗?

    “这里没你的事情,下去吧。”沈溪见宁儿双手持着茶托侍立旁边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不由出言提醒。

    宁儿脸上满是失望,行礼道:“是,老爷。”这才恭敬退下。

    谢铎却压根没留意宁儿。

    ……

    ……

    送走谢铎,沈溪到了住的院子,就见宁儿蹲在角落,一边洗涤袜子、手帕等小玩意儿,一边哭泣。

    因为一行在南京只停留一天,大件的衣服没法洗,但一些小物件儿还是要洗干净,朱山和秀儿早前随谢韵儿回汀州,林黛又是小姐兼未来的少夫人,不会动手,这些浣洗的事只能由宁儿来做。

    “宁儿,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恨我先前叫你出门?”沈溪心中一软,问道。

    宁儿擦擦眼泪:“老爷训斥的对,是奴婢在客人面前失礼了……不过奴婢小的时候,那时还没被卖出去,就听闻谢老先生许多故事,对他好生敬佩,奴婢只是想近距离多看他几眼而已。”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市侩和轻佻的宁儿,也有她的偶像,而这个偶像就是年老体迈的谢铎。

    沈溪想了想,要说谢铎妻子早丧,身边虽然有人照顾,但都是男子,这些人到底没有女人来得细心。

    若把宁儿送给谢铎,倒也算是一件美事。

    谢铎有人照顾不说,宁儿也能伴着自己的偶像,最重要的是能让她接受谢铎这样志向高洁之人的熏陶,去掉她身上那些坏毛病。

    可此事到底有些荒唐,以什么名义把宁儿送过去?

    续弦?

    妾侍?

    侍婢?

    老妈子?

    他想送,人家谢铎还不愿意收呢

    宁儿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大龄女青年,可到底才二十出头,放到前世那就是如花的年岁

    谢铎如今六十有五,足够当宁儿的祖父,再者宁儿容貌不俗,把这么个大好年华的姑娘家留在身边算怎么?

    瓜田李下,就算谢铎没想法,可宁儿毕竟是贴身照顾,传出去可不怎么好

    沈溪问道:“那你是想继续留在我身边,还是想照顾谢老先生?”

    宁儿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多少有些羞赧,突然跪倒在沈溪面前,磕头道:“若老爷肯赐奴婢留下,奴婢一定细心照顾好谢老先生。”

    别人这么诚恳,沈溪或许相信,可这位是谁……从他才七岁就试图勾引他这个小主子就足以看出,宁儿是个有心机的丫鬟

    我真把你送到谢铎那里,你说是要好好照顾谢铎,别等回头就跟谢家的门子、仆人勾搭上,或者跟外面的人有什么来往,让谢铎声名扫地,如此那我就不是好心找人照顾谢铎,而是当罪人

    沈溪道:“你是孙姨买回来的,名义上我是你老爷,但其实你我之间并无干系,对于你的将来,我无权做主。”

    这话显然不是沈溪的真实想法,连宁儿也知道,沈溪对她的人生完全做得了主,且比惠娘还有资格。

    沈溪说把她嫁给谁,或者是送给谁,惠娘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举双手赞成,那还是沈溪没有任何功名的时候,现在沈溪在朝为官,要处置她这个丫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求老爷成全。”

    宁儿跟沈溪死赖上了,跪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

    沈溪道:“你愿意跪,便跪着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

    说完沈溪不再理会宁儿,直接进到房间里,沈溪就想看看,宁儿对此事到底有几分真诚?

    林黛本来在房里等宁儿帮她洗亵衣和手帕,半晌后发觉没动静,不由跑出来看,就见宁儿跪在院子冰冷的泥地上不起来,不由好奇打量沈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用管她”

    沈溪故意显得很气愤,其实是想让宁儿听到,“自家养的丫鬟,不思报主,成天想着嫁人,忘了当初谁连口饭都没得吃,要不是我们施舍她一口,大灾之后,她能活到今天?”

    林黛听到这话,小脸顿时皱成一团,显得很委屈……沈溪虽然是在骂宁儿,但她听着就好像在骂她一样。

    她也是沈家“施舍一口”养出来的。

    “哼”

    林黛小脸满是不悦,本来这一路上她就对沈溪对她关怀不够而生气,现在沈溪又“指桑骂槐”,更令她羞愤交加,直接转身回屋里去了。

    沈溪没追上去劝说,以前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林黛闹点儿小情绪,只要回头一哄就好,关键是宁儿这边。

    其实沈溪也觉得,以宁儿如今的心态,想再留下她有些勉为其难了,与其让宁儿整天琢磨如何飞黄腾达勾搭别人,真不如让她跟着谢铎,让谢铎逐渐熏陶感化她。

    这也算沈溪对自家丫鬟的一种责任,虽然让宁儿在谢铎身边,未必是一件好事。

    到了晚上,宁儿依然跪在院子里,她不吃饭也不说话,似乎要死扛到底。

    因为第二天就要出发,沈溪装作发怒的样子,看到没看宁儿一眼直接便进房了,不过在入睡之前,他还是先把林黛哄得破涕为笑才算安心。

    第二天早晨起来,宁儿居然不依不饶跪在院子里,沈溪认识宁儿七八年了,从来没见过她有这般倔强的时候。

    ps:第五更

    这一章是为所有书友的加更昨天咱们的书在没有大额打赏的情况下,奇迹般地上了销售总榜第九,对此天子衷心表示感谢

    今天似乎有些不给力,眼看月票要被好基友二哥爆菊了……大家来一波月票和打赏鼓励如何?

    天子多更一章酬谢码字去也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