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六章 不收贿赂(第一更)

关灯
护眼
    ,。

    沈溪知道,这些银子是“封口费”,张濂怕他向朝廷告发今日有人假冒佛郞机使节之事。

    因为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些人是知府衙门找来的,就算沈溪糊涂没察觉,事后也会有人提醒。

    佛郞机人把进贡的贡品送来,使节却是假的,知府衙门敢说不知情?

    一旦沈溪向朝廷上奏,张濂就是欺君大罪

    沈溪感到很为难。

    无论怎么看,只有收下银子,自己一行在泉州府才算安全,不然张濂为了自保,随时可能都会下手。

    可若是收了,这银子怎么向朝廷解释

    就算佛郞机使节这问题能揭过去,张濂还有别的罪行,且有司衙门已派玉娘为先锋来查证,回头会有更大的人物来,收了银子代表他跟张濂蛇鼠一窝。

    “这银子不能收,找人退回去吧。”沈溪向米闾等人交待。

    “别介,沈大人,银子都送来了,退回去不好吧?”

    米闾和宋老越还在等着分润好处呢,听到沈溪的话,二人恨不能把心窝子套出来,苦劝沈溪“识相”。

    他们已知晓沈溪和刘瑾在知府衙门的遭遇,不收银子,代表不买账。

    不买账人家狗急跳墙,岂能不有所行动?

    “那你们是觉得自己的命长咯?”沈溪虎目一瞪,“收受贿赂,按我大明律,剥皮抽筋都是轻的。照本官的吩咐做”

    刘瑾道:“沈中允想做清官,把自己那份送回去便可,咱家的那份,谁都不能动”

    米闾和宋老越看向刘瑾,脸上大起知己之感,心想,还是刘公公体贴人啊,之前怎么就猪油蒙了脑子,听信沈溪的一番鬼话?

    沈溪怒道:“我乃陛下钦命正使,若有人违抗命令,定先斩后奏”

    刘瑾气得牙齿咬得蹦蹦响,指着沈溪半晌没说出话来,倒是宋小城等人进房去,将之前知府衙门送来的银箱抬了出来。

    沈溪到书桌边写了封信,交给宋小城:“连同这封信一并交与张知府,他看过自然就会明白。”

    刘瑾愤然道:“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娘的还想让你一滩尿给泡软和了?现在银子不收却写信给张知府,以为三两句好话就把人家哄着?咱家看哪,咱们就在官驿等着人来收尸吧”

    刘瑾的意思,沈溪写给张濂这封信是表明不会乱说话的态度,但只要不收银子,怎么看都像是打脸。

    于是刘瑾觉得,沈溪没有为官经验,胡乱行事。

    你连人家银子都不收,凭什么让人相信你不向朝廷告发?

    沈溪懒得跟刘瑾解释,此时他没必要顾忌刘瑾的想法,得罪未来的一大奸臣又如何?这这个世界有他到来,刘瑾能否掌权还两说呢。

    等宋小城把银子和书信给知府衙门送去,张濂并未如刘瑾和米闾等人所料想的那样立时派人前来兴师问罪甚至杀人灭口,半天下来,居然丁点儿动静都没有。

    “肯定是要趁着夜里来,今天我们就出城,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刘瑾把米闾和宋老越叫到一起,商量逃跑事项。

    却不知沈溪早就盯着他们,没等三人把包袱收拾好,沈溪便出现在他们面前。沈溪冷声道:“你们以为如此就能逃出生天?本来张濂没想杀你们,你们一出城,保管走不出几里地……莫忘了前日张濂是如何派人找到我们的”

    一句话,便让刘瑾的身体瑟瑟发抖,这次他不是气的,而是吓着了。

    两天前张濂派人到晋安驿热情奉迎之事历历在目,当时刘瑾想的是泉州知府会办事,照顾周到。但现在一想,这哪里是照顾他们啊?分明是早就派人监视了……连哪天走哪条路到了哪儿都这般清楚,现在就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跑能跑到哪里去?

    刘瑾指着沈溪道:“沈中允,你可真是害人不浅早前你在知府衙门装糊涂认不出那些番邦人,不就什么事没有了?”

    沈溪淡淡一笑:“只要老老实实在驿馆待着,同样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走出驿馆,就是死路一条”

    沈溪如此一说,连刘瑾都不敢再提逃跑之事。

    入夜后,连晚饭刘瑾都没出来吃,沈溪知道这老家伙躲在房里祈求上苍,米闾和宋老越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们都觉得当晚张濂会派人来杀人灭口。

    此时,沈溪提前派出去跟商会联络的人终于回来了,带来了解内情的泉州本地人,由其跟沈溪说明情况。

    “……几个月前,佛郞机人的确到过泉州,还跟咱商会做买卖,他们银子的成色不太好,只能到咱们银号折色后换了笔铜钱……”

    “泉州地方商贾不喜欢愿意跟这些沟通不便又斤斤计较的夷人做买卖,后来他们便出城去了,船只停靠在南边烟墩山一块。”

    “后来,听说他们打着上岸补充淡水的油头,屠了狗蹄礁与附近贵屿岩好几个村,简直是群禽兽沈大人,您可要为百姓做主啊。”

    说话这位家住泉州城东的赤山脚下,发生惨案的村子就在山那边,说到佛郞机人屠杀百姓,既气愤又恐惧。

    沈溪问道:“府、县两级衙门没管?”

    “指望那些官老爷?当初佛郞机人还是官差给引进城来的呢,各商家不想跟佛郞机人做生意,官府强迫我们把货物卖给他们,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小人说的不是沈大人您……”

    “在官府的压力下,商会只能居中协调,卖了些积压下来的茶叶、陶瓷、丝绸等给佛郞机人,那些佛郞机人拿着当宝贝呢……后来佛郞机人不知道是不是本钱没了,干脆上岸明抢,不跟我们做买卖了。”

    沈溪暗自叹息,地方官不为自己的百姓做主,佛郞机人有什么必要客气?

    佛郞机人手上有枪炮,随着十四世纪末欧洲火炮技术日益成熟,到了大明正统和成化年间,欧洲人已经普遍使用铸铁炮弹的青铜炮和铸铁炮,这就是传入大明后享誉盛名的佛郞机炮。

    佛郞机炮采用铸铁制的炮弹,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摧毁城墙等防御工事,这便是为何葡萄牙、西班牙以及其后的荷兰、英国人能够杀遍天下无敌手的重要原因。

    而此时明军的标配是什么?

    土炮、火铳和长枪、盾牌,怎么跟人家的佛郞机炮、火绳枪比?

    沈溪问道:“佛郞机人现在何处?”

    来人摇摇头道:“回沈大人,听说那些佛郞机人往南边去了,也有说就在泉州周边海上,只要有商船经过,一律会被劫持,已有好些天没船进港了,也没船敢出海……都怕死。连咱商会的船,如今都龟缩在城外的港口里,货物都快堆成山了。”

    沈溪点了点头。

    佛郞机人多半在泉州湾等着,知道泉州是大明有名的海港城市,平日来往泉州的海船众多,当海盗在海上四处漂泊难得碰到船,哪里有像这般守着港口来一艘劫一艘来得痛快?

    有不听话的,用火炮打到你听话

    由于禁海,大明的海船基本都没什么自卫能力,佛郞机人要劫持,一劫一个准。

    不过眼下都知道泉州湾外有危险,泉州港口内的船都龟缩不出,外面的船队也改走宁波港和广州港,久了佛郞机人无利可图,定要杀个回马枪。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回去后对严掌柜说,把货物运到城里的货仓,或者干脆送往晋江上游,这几天佛郞机人可能会卷土重来,这次不是做买卖,恐怕是要来烧杀抢掠的。”

    沈溪这一说,商会来人吓得不轻,赶紧磕头告辞,回去对汀州商会的分会严当家转达沈溪的意思。

    旁边宋小城问道:“状元大人,您怎知佛郞机人会来?”

    沈溪道:“明摆着的事情,佛郞机人船坚炮利,我大明官军尚且不是对手,更何况那些普通的商户和百姓?若我是佛郞机人,在海上抢不到东西,便会登陆来抢,空守着港口这么大个宝藏,如果不捞够本,岂不枉来一遭?”

    宋小城仔细一想,可不是,听人把佛郞机人的船队形容得那般厉害,有什么必要上岸后只做买卖而不抢掠?

    “可是……状元大人,那他们之前为何不到港口抢劫,非要等到现在?”宋小城依然不解。

    沈溪道:“那时候他们初来乍到,没摸清我大明的底细,不知道有没有足以防御海疆的军队,于是先来文的,获得官府信任……其后他们在沿海屠杀平民百姓,其实是试探我大明官府的底线,结果官府对他们屠杀百姓抢劫船只货物的事情不管不问,自然更加嚣张,以为可以恣意侵略我州府郡城,最好是能占据地盘,作为其殖民地,大不了也可以抢掠一空,一周了之”

    宋小城这才恍然:“状元大人说的有理。”

    沈溪现在感觉很棘手,要防备佛郞机人偷袭,就要有军队可供调遣,但他这个钦差,有名无实得紧,根本就指挥不了地方军队。最为稳妥的做法,便是写信给张濂,知会知府衙门早做防备。

    但沈溪知道,这么做除了打草惊蛇,不会有任何效果。

    张濂会想,佛郞机人的确不是我招惹来的,可我却接受了他们的贿赂,允许他们停靠,并且转递国书。

    现在佛郞机人见利忘义要攻打我大明,朝廷知道,非杀我泄愤不可

    在这种情况下,张濂只会向朝廷描述佛郞机人待大明天子如何虔诚,怎会承认佛郞机人是贼患的事实?

    最终沈溪还是决定不写这封信。

    “张濂啊张濂,不到外邦打到家门口火烧眉毛,你是准备在欺上瞒下、缩起头来当乌龟这条道上走到底了……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罢”

    沈溪有了这想法,当即向宋小城面授机宜,谁想宋小城听完后吓得半晌没缓过神来。

    “状元大人,您这是让我去送死啊?”宋小城一脸委屈。

    沈溪道:“你只管放心,佛郞机人火炮没那么厉害……他们的火炮大多装在甲板两侧,射程也最多不过一里地,且由于颠簸厉害,一百发能有一发命中移动目标已经不容易了。只要你们一直对着他们的船头,快速往回划船,绝对不会有危险……当然,你若怕死,换别人去也成。”

    宋小城顿时感觉一抹危机。

    沈溪吩咐他次日假扮商船出海,远远见到佛郎机人的船队后就调头往回跑,把其船队“引”到泉州城下。宋小城心想:“小当家一定疯了,那些洋鬼子这么厉害,躲都来不及,哪里主动招惹的道理?”

    沈溪发觉他的提议的确太过为难宋小城,轻轻一叹:“这样吧,不用对佛郞机人的船队做什么,只派人用小船探查一下他们的具体位置,若官军要对佛郞机人用兵,也好知道他们的虚实。”

    “到时候,记你一功。”

    ps:第一更送到

    今天电信的工作人员在我们这栋楼为新用户安装光纤,结果却把整栋楼用户的宽带信号给搞断了,从早上九点四十分一直到下午五点半,刚才光猫的红色信号灯才转绿,家中的电脑和手机才能上网

    赶紧给大家送上更新今天爆发四更的承诺不变,也就是说接下来还有三章,天子得加把力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