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分家伊始(第一更)

关灯
护眼
    ,。

    沈溪自从六岁时离开桃花村到宁化县城,再未回去过,沈明钧夫妇生怕他被老太太扣在乡下不许读书。

    此番沈溪回乡祭祖,提前安排好的阵仗非常大,沈家主脉旁支六七十号人,要随同一起回乡下祭祖。

    曾经作为“祖坟看守者”的李氏,也感觉当初丈夫分家分到桃花村是上天的安排,就因为靠近祖坟,沾了光,儿子才会中秀才,孙子才会中状元。

    那时的苦,就是为了今日的荣光啊

    不过老太太的风光,完全被沈明钧一家给盖过了,沈家主脉旁支的人都有几分世故,到沈家打招呼时,他们对沈明钧夫妇的态度明显要好过对老太太。

    宁化县衙特地派人随沈家人一同回桃花村,城里已经开始树状元牌坊,以及老太太的贞节牌坊。

    宁化县因为在大明朝已经出了两位状元,也突然变成别人口中的“状元县”,连知县都恳切地请求沈溪为宁化县东门留下墨宝,而东门的名字相应改为“状元门”。意思是,沈溪就是从这道门口走出去,踏上考状元的路。

    沈家刚回宁化,尚未回桃花村,家里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这位客人,连老太太都不得不重视,正是王陵之的父亲、王家家主王昌聂。

    王昌聂跟沈家渊源颇深,现在沈溪才知道,原来王家如今居住的宅子,是沈家中兴时的老宅经过修缮改建,王家给沈明钧、沈明堂和几个沈家孙子辈的孩子提供过差事,对沈家人算得上“仁至义尽”。

    这次前来拜访,王昌聂不是来恭喜、攀关系的,或者让沈家报答他什么,他是来感谢沈溪。

    因为沈溪的教导,王昌聂的二儿子王陵之考中武举人,如今已在边军供职。

    王陵之是王家第一个考上举人的,虽然只是武举,但这也令王家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

    沈溪以前跟王昌聂见过,没留下什么好印象,这次王昌聂上门,显得极为谦卑,沈溪既是王陵之的“授业师兄”,又是朝中大员,王昌聂上来就给沈溪磕头。

    “里面请。”

    沈溪亲自将人扶起,然后邀请王昌聂到堂屋里面叙话。

    以前家里有什么客人,接待的必定是李氏,其实以前沈家也不会来什么重要客人,但现在情况不同,王昌聂临门,连老太太都要靠边站,人家是来找“沈大人”商量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不能跟着进去掺和。

    连老太太都不能进去,她的儿子、儿媳妇和孙子辈更别想进去了。

    沈溪与王昌聂分宾主坐下,王昌聂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递上前:“沈老爷,这是草民为感谢您教导小儿,特地送上的薄礼,请笑纳。”

    王昌聂带的礼物已经够多了,完全不需要格外再送一份。而这次送的东西,沈溪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有些惊讶,王昌聂居然要把他目前住的宅子送出来?

    “世伯,你这是……”

    沈溪跟王昌聂之间无亲无故,要说唯一的关系,这是他父亲以前的雇主,不过眼下通过王陵之的关系,沈溪称呼一声世伯也无不妥。

    王昌聂笑道:“这是沈家以前的老宅,如今小儿得沈老爷教授,考中武举,又在军中效力,应当原宅奉还这房契和田契,都在官府申报过,沈老爷过名就可。”

    沈家的老宅,在宁化县曾是数一数二的大宅子,但今时不同往日,随着汀州商会崛起,宁化县多了不少新贵,这些人社会地位不高,但有的是银子,陆陆续续扩建自家的宅子,令沈家老宅在宁化县不再那么现眼了。

    沈溪道:“无功不受禄,此等厚礼,我不能收。其实师弟他能够有出息,完全是因他天资聪慧……”

    王昌聂脸上涌现一抹苦笑。

    儿子什么样,他比谁都清楚,要说儿子的确力气大了些,可根本不懂什么武功招数,没有沈溪教导,只算是莽夫。

    在文墨上,儿子更是个愣头青,最后竟在沈溪的调教下,将复杂的兵法和韬略熟记于胸,这是多了不起的成就?

    王昌聂道:“草民于城内重新买了宅子,屋舍已修缮好,不日就会举家搬迁过去。”

    听这话,沈溪便知王昌聂早就有把沈家老宅归还的想法,所以提前重新购买了宅基地修缮扩建,王陵之中举人,王家就要把住了几十年的宅子归还,那实在不公平,不过王家一心一意要搬走,沈家把老宅赎买回来,倒是可行。

    沈溪将自己的想法一说,王昌聂先是推辞,但后来见沈溪坚持,终于应了。

    沈家中兴,若沈家用一些“非正常手段”讨要回去,王家可以说是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还不如做顺水人情,把宅子当作是谢礼送给沈溪,但就这么平白无故将自家价值上千两的大宅子送出来,的确是亏了些。

    现在沈家要赎买,那就合情合理了,价格上当然会尽量低一些,当作酬谢。其实有周氏在商会的股份,只要王家肯卖,银子自然不用担心。

    这么大的事,沈溪自然要跟家里人商量一下。

    其实没什么好商议的,人家王家肯把宅子让出来,沈家已不能再挑理,当初又不是王家巧取豪夺把沈家老宅给抢走,是正常买卖,你沈家大老爷不争气,把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和铺面给卖了,怨得了谁?

    李氏听到这消息,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我总算等到这一天,老头子……我对得起你沈家了……”

    当初沈家败出去的老宅,现在能赎回来,还是经由她之手,她就是沈家复兴的大功臣,死后在九泉之下也能跟列祖列宗交待。

    但最后李氏把所有积蓄拿出来,还是差了四百多两银子,周氏本想痛快地说,银子我包了。可此时,她只能聪明地改变口风:“娘,不如让媳妇回去跟掌柜的借,当作是预支的工钱。”

    “好……不妥,我们沈家的宅子,得靠自己的力量赎买回来,这样吧,去跟王老爷说,咱先付给他一部分,等把我目前的宅子卖了,再给他剩下的部分。如此他总该放心了吧?”

    李氏很舍得下血本,为了赎买象征性意义更大一些的沈家老宅,她居然准备把现在住的大宅子给卖了。

    沈溪点头道:“那孙儿去跟王世伯说。”

    李氏简直想抱着自己的孙儿好好摸摸他的头,这个孙儿怎这般有本事?考了状元,还这么通情达理会说话,办事妥帖,王家少爷居然也是孙儿给一手调教出来的?

    李氏根本没跟别人商议,就这样与沈溪两个人决定这件事。送走王昌聂,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家里人多少有点儿意见。

    如今宅子住得好好的,各门各院都有自己的小日子,现在倒好,老太太一句话就要把宅子卖了,以便有银子去赎买王家老宅……太平过日子,何必费那力气折腾?

    “七郎,你觉得此事如何?”

    沈明堂一句话,所有人都看向沈溪。

    以前,这种事问意见肯定要问李氏,别人说了等于没说,现在只要沈溪觉得对,连李氏都没半点反对,不过为了尊重,沈溪事事还是要征求李氏的意见。

    “我同意祖母的意思,王家宅子本就是我沈家老宅,如今赎买回来,当作是祭祖前对列祖列宗的交待吧。”

    李氏心里那个高兴,看看我的孙儿,这话说得多好听?正要去祭拜祖坟,等家祭之时把老宅赎回来的事一说,让沈家主脉和旁支的人知道我们才能代表宁化沈家

    沈溪又补充道,“不过如今的宅子也不能卖,所需银钱,等我日后领了俸禄,从俸禄里出,直到将债务还清为止。”

    本来李氏还在为孙儿的英明决定暗自欢呼,听到这话,她神色突然僵硬了。

    乍一听,这似乎是跟她唱反调,我要卖宅子,你不肯卖,要自己出钱,这是仗着你有能耐可以赚到钱吗?

    不过仔细想想,这是孙儿孝顺啊,知道祖母在这里住习惯了,经不起折腾,就花自己的银子赎买老宅……

    “祖母以为呢?”沈溪最后看向李氏。

    李氏笑着说道:“王家老爷是看在七郎的面子上才肯让出老宅,此事,有七郎你全权做主吧。”

    沈溪心想,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沈溪道:“那我一个小辈就在这里说句话,沈家老宅赎回来后,各房人,愿意搬过去的,可搬到那边,不愿意的,继续住在这里便可。毕竟都习惯了,祖母觉得呢?”

    李氏察觉沈溪这提议有些不太对劲,过去和不过去……这么做,不等于是分家了?

    但刚才说了让孙儿做主,现在就反悔,不是打自己的嘴吗?

    “嗯,七郎说得有理,住不习惯的,暂且留下,等过些日子再搬过去就是。”李氏到底人老成精,这话圆得很快。

    不过李氏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若真的是沈家人分两处住,就算同在宁化县城,以后就不是她一个小脚老太太能决定一切了。

    沈家分开两边,李氏肯定是要搬到沈家老宅,而各房人中,只有三房的人会主动搬过去,别的估计都会选择留下。

    既然留下,那日常的开销就不能由老太太负责,因为两边隔着段距离,老太太鞭长莫及,这边谁服谁?

    只要是成家立业的,都要过自己的小日子,银子便会独立自主,荷包一独立,这沈家不就等于是一盘散沙?

    再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沈家就算真正意义上分家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