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六章 福州的生意完了

    ,。

    真气人啊。

    你有个好儿子,那是你教出来的吗?

    人家自己聪明,先有个老先生教,继而有冯先生手把手指点,你看看你对小儿子的教育方式,怎么看也不像个能教出状元郎的母亲啊

    再说我还帮了许多忙呢

    惠娘越想心里越觉得委屈,当初怎么就觉得这姐姐处处那么好,而现在却觉得她竟那般不可理喻呢?

    就连将事情告诉老太太都没用,周氏下定决心要去京城,九匹马都拉不回来,这下让惠娘心里更不自在了……

    哼,你要去也成,先看看谁肯陪你们一起去,靠你们夫妻俩,带着一对小儿女,就算有银子又怎样?

    没人帮衬,走一辈子也别想到京城

    做事就怕遇到拖后腿的,偏偏惠娘现在就当了“坏人”,以前她很少胡思乱想,更不会处心积虑“害人”可今时不同往日,沈家人走了可能就永远不回来了,没有沈家人在,惠娘没有任何借口再和沈溪见面。

    另外,以前惠娘和商会全靠她种牛痘得来的“女神医”的名头撑着,官府没有多加为难,可现在,随着福建官场换了几茬人,她那“女神医”的光环早已不在。官府之所以还照顾她和商会,完全是因为沈溪这个状元郎的关系。

    我不能让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失去。

    惠娘没做过亏心事,但不代表她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她做起“坏事”来,可一点儿不比老太太逊色。

    而且最重要的是,周氏对惠娘信任至极,完全没想过身边这个宅心仁厚的妹妹,居然处处给她使绊子。

    周氏先是出去张罗人去京城,结果发现车马行那边没船也没马车,但要是出去雇佣的话,商会有自己的马车行,别人看到会怎么想?连东主的好姐妹都不坐自家车……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周氏只得去找惠娘,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惠娘的回答振振有词:“姐姐啊,谁曾想您突然要说去京城,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段日子正是为过年准备货物的时候,车马行哪里腾得出车马和人手?”

    不给你马车和人,我看你怎么办

    周氏一想,是这么个理儿

    冬天快到了,眼见北方就要封冻,那些北货必须在在此之前筹办好,此时车马和人手是紧张了一些。

    可是,不是听说年景不好吗,生意不好做商会也这般忙碌?

    周氏是实在人,既然请不到自家的车马和人手,她也就不再有许多顾忌,准备去别的地方试试。

    结果去别的马车行一问,一堆人要接她这单生意。

    周氏去的地方是京城,而且是沈大状元的家,这买卖不给钱也得干啊再者说了,由于这两年虫灾蔓延,庄稼歉收,再加上其他商会的恶意竞争,汀州的生意远不如以前好做,城里这些赶车的家里都快穷得揭不开锅了。

    去京城一趟,除了草料钱和车钱,一来一回最少也会给几两银子的辛苦钱,去四个月,就等于是平日里干一两年哪。

    周氏没想到原来自己这么受欢迎,把马车雇好后,再准备雇两个人手,却发觉又不方便了。

    到底说来,她只是个妇人,况且她现在还在跟沈明钧冷战,没决定是否带沈明钧这个“没良心的”一起去京城,路上找一群大老爷们儿跟着,那肯定会招惹来闲话,总得找几个丫头在身边使唤才好。

    谁叫咱有钱,儿子还是状元呢……

    周氏找了城里那些经常介绍丫鬟生意的牙婆,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把人往别人院子里送可以,给您可不行。

    周氏当下就急了:“老娘如今有钱有身份,难道想雇个丫鬟都不成?”

    这些个牙婆也不说为什么,就是拒绝,把周氏气得够呛,回去就在惠娘面前把这些牙婆一顿数落。

    “忘了当初是谁在她们那里买人?哼,以后我儿要是当了大官开府,休想我从她们那里买人”

    周氏在那儿骂,惠娘充当忠实的听众,偶尔安慰几句。

    好不容易把心头的火气宣泄出来,周氏有些惋惜地看着惠娘:“还是妹妹体谅人,要是能把妹妹带着一起进京,那就好了。”

    本是一句无心之言,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连惠娘一时也愣在那里……既然阻止不了周氏一家人离开,何不跟着他们一家一起去呢?

    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惠娘分析了一下,不管怎么看她都没资格,去的话名不正则言不顺,她是江西人,在汀州定居,按照规矩来说可以回江西省亲,但她没什么亲戚,九江娘家那边几乎死绝了,夫家人又觊觎她的财产,怎么都不可能回去。

    况且,她要去京城的话,必须要有个合理的借口,如此官府才会给路引。

    没有路引上路,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官府拿下,除了被遣返原籍,一顿板子、竹签是少不了的。

    你是商会会长?

    商会会长在当官的眼里就是个屁

    惠娘心情低落,眼下似乎只有阻止沈家人去京城一途,可到底该如何才好呢?

    宁化那边的老太太也是,只写一封信过来,以为她儿子、儿媳妇会乖乖听话不去了?

    可您老不知道,您现在这儿媳妇越来越大胆,不但不听您的话,连她相公她都不放在眼里,日常挂在嘴上的是她是状元娘。

    最气人的是,这层身份还真就挺好使,谁听了都怕,连那些衙门里的人也都快把她当成姑奶奶供着。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看看谁更高一筹。

    ……

    ……

    惠娘病愈,本来应该马上投入到商会的日常运作中去,可她此时根本就没那心情。

    她现在想着,怎么能让周氏服软,让她留在汀州,安安心心跟她一起做买卖过日子,惠娘以前积攒的那点儿怨气,此时都撒在周氏身上,她跟周氏算是杠上了。

    可怜周氏还傻乎乎地有什么话都跟她说。

    要准备什么,哪里不顺心,去京城有什么准备还没完成的,只要周氏说出来,就变得什么都不顺了。

    惠娘心想:“你儿子有本事,那是他学问好,能考科举当官。可若论汀州地面黑白两道,谁能比得上我?白道跟官府有来往,黑道车马帮我就是大当家,你想在我的地头过好日子,我好生伺候着你,你想走……哼哼,没门。”

    周氏也发觉,最开始准备那是一切顺利,可自从老太太来信之后,什么都不顺心了。

    难道是我心里有负罪感,做事没以前那么用心了?

    要不我回去跟他爹再商量商量吧,不行的话,我把银子给他沈家留下总该行了吧?

    不对啊,我只是去看看儿子,又不是不回来,我把银子给了沈家,以后我回来靠什么过日子啊。

    不论怎么说,夫妻吵架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周氏还是主动放弃了跟丈夫冷战,因为这两天忙活下来,突然发觉有个男人当依靠也很重要,她一个妇道人家出去跑,总归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

    “还是妹妹她有本事,一个小脚女人,能把商会打理得那么好……”

    等周氏回家跟沈明钧把话摊开一说,沈明钧别提多冤枉了,叫苦不迭:“娘子说了别告诉娘,我一直三缄其口啊。再者说了,我也想去看看小郎当官是个什么样子,没事儿告诉娘做什么?”

    周氏当下就懵了,原来不是丈夫告的密,那是哪个杀千刀的说出去的?

    “不是就不是了,瞎嚷嚷什么?又不是冤枉了相公,相公平日向着娘的地方还少吗?若非憨娃儿本事,咱家能像现在这样过好?”周氏知道委屈了丈夫,嘴上不服软,言语间依然满是埋怨,不过心里却甜滋滋的……还是相公疼我啊。

    儿子再亲近,可终归不是枕边人,要说亲还是相公亲。相公这么疼我,我可要好好回报他,指不定还能有个儿子呢?

    沈明钧夫妇两个在家里恩爱缠绵,惠娘则在药铺奋继续制定阻挠计划。

    主要是受沈溪的影响太深,惠娘现在无论做什么,都要把计划列明,步骤流程、安排、人手……务求要做到滴水不漏。

    这几天惠娘完全把生意丢到一边,反正商会没她这两个月做得也挺好,她现在一心就想着把沈家人留下,就算把银子全都亏进去也不在乎。

    “娘,姨和小弟、小妹他们真的要去京城看沈溪哥哥吗?”

    陆曦儿此时是唯一还懂得心疼惠娘的人,不过女大不中留,陆曦儿心中记挂的还是她的沈溪哥哥更多一些。

    惠娘没有放下笔,点点头道:“是啊,你是不是也舍不得他们?”

    陆曦儿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我想跟他们一起去……”

    一句话,险些没让惠娘举起手来打女儿一巴掌……这还是我生的吗,居然跟外人一条心

    惠娘当下眼泪就流出来了:“小丫,你知不知道,若是你姨他们一家走了,可能以后再不回来了?”

    陆曦儿不知为何娘哭的这么伤心,她撅着嘴道:“所以我才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啊。”

    惠娘怒道:“那你跟着他们一家人过吧,我没你这闺女”

    陆曦儿一怔,马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喊着下楼往自家方向去了,只有小玉不明所以地赶紧追了出去。

    惠娘本来要阻碍沈家人远赴京城,但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写了大半的计划却被她甩到一边,一个人除了抹眼泪不会做别的。

    “我连女儿都教不好,活着有什么意思,干脆死了算了”

    惠娘当下拿起桌上的剪刀就要往自己的胸口刺。

    可再一想,是沈家人对不起我,我死了不是让他们一家更得意?

    为此,惠娘一天下来都不开心,至于阻挠周氏的事情,她却再也不想做了,因为她觉得那样太累。

    九月二十四这天,惠娘已经做好送周氏启程的准备,甚至连践行酒都准备好了,她想大醉一场,第二天周氏走的时候她就不用去送,不必看着马车扬起的尘土伤心难过,甚至是绝望。

    就在惠娘准备叫小玉通知周氏过来时,车马帮在福州城的分舵当家人马九回来了。

    马九的情况很不妙,全身都是伤口,看样子像是死里逃生。

    “大掌柜,我们在福州的生意……完了,姓訾的女人跟布政使司、福州左卫的人勾结,把我们的生意给一锅端了,人死的死,逃的逃,就连以前跟着我们做生意的那些汀州商户,也被他们抓了不少。是小人没用,没完成您和沈大人交待的差事”

    ps:第一更到

    晕死,昨晚没盖被子,天子又感冒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