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三章 出狩(第五更,求保底月票)

关灯
护眼
    ,。

    见沈溪脸色难看,玉娘好奇地问道:“福州的情况,奴家也是刚刚才得知,正向刘尚书征求意见,看怎生处置才好,却不知沈大人是从何处得知这消息?”

    沈溪道:“我与高侍郎的人见过。”

    “高知府?”

    听沈溪说及高明城,玉娘自然想到曾经汀州府的父母官,她想了想,道,“我们有内部传递信息的渠道,这边才刚得知,他却能立时知晓,此事或许与他有莫大关系,沈大人还是小心防备为上……”

    沈溪听得出来,玉娘有意把他的怒火往高明城身上引,这说明户部对高明城的追查仍旧没有结束,只是碍于高明城如今是外戚党的人,又受弘治皇帝看重,就算有线索也没办法追赃。

    总不能把高明城献给张氏兄弟的钱再要回来,那些赃款如今大半都在内库,想索回只能跟弘治皇帝要。

    玉娘又道:“奴家听闻一件事,陛下似有意派遣沈大人协同高侍郎前往北关绥抚将士,沈大人可要提前做好准备。”

    “此时我已知悉。”沈溪道。

    玉娘面露诧异之色:“也是高侍郎派人相告的?那他的消息倒是真的很灵通,此事陛下刚作出决定,他就已知悉……奴家终于明白高侍郎为何要找人通知沈大人关于福州的事情了……”

    玉娘想问一下高明城找他说了些什么,可沈溪明显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问道:“刘尚书可会派人随行?”

    玉娘笑了笑,其意不言自明。

    明知故问嘛,刘尚书岂会放心高明城独去,就算高明城是孙猴子,能逃得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沈溪道:“看来玉娘也要一同前往咯?”

    玉娘点了点头:“刘尚书确有此意,不过暂且未正式做出安排,一切均存在变数。沈大人只管把心放下,奴家保证,只要是沈大人心中记挂之人,绝对不会出事。”

    “你知道我心中记挂的是谁?”沈溪问道。

    玉娘颇有自信地点头。

    沈溪当下不好再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没用,现在就算从京城赶到福建时间上也来不及,唯一只能相信玉娘和她背后势力的力量。

    福州城沈溪最担心的不是马九这些车马帮的弟兄,而是尹掌柜一家,包括让他心中割舍不下的小妮子尹文。

    与玉娘作别,沈溪暗自叹息:“希望他们不会出事吧。”不知不觉,他又想起那个宁可犯险也要违背他意愿的惠娘,心里一阵无力。

    若非相隔天涯,不然就算绑也要把惠娘绑出汀州府。

    ……

    ……

    沈溪正为汀州商会的事情担心,朝廷这边秋围的日子不知不觉到来。

    作为詹事府右春坊右谕德,沈溪只是个从五品的文官,在京城这种王公大臣遍地走的地方,显得微不足道,但就是他这样一个翰林官,却成了秋围的关键人物,因为他要负责在围场给兀良哈人展示“大明军队装备的强大火炮”。

    秋围前一天,马文升把沈溪叫到兵部嘱咐一番,大概意思是让沈溪第二天与兵部车驾同行,因为这次秋围张皇后和太子朱厚照并未随行,詹事府那边除了詹事吴宽外,其他人各司其职,沈溪属于被临时征调兵部听用。

    “马尚书,可是要如同当日在校场演炮时一样,当着兀良哈人的面,演示火炮轰击草人和草马?”

    沈溪具体还是要求证一下,因为这几天兵部这边只是交待让他负责演炮事宜,根本就没说流程。

    马文升点了点头,道:“具体你毋须操心,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对着哪里放炮,你放心就是。”

    沈溪心想,难道在围场演炮,还能变出花样?这次不打假人,改打真人试试实战效果如何?

    ……

    ……

    明朝京城的狩猎场是位于京城南边的南海子,据说北面的后海、什刹海便是由于地理位置与其相对应而定下的名号。

    南海子也是京师百姓俗称的“海子里”。

    南海子始建于元朝,是蒙元的皇家狩猎场,成祖迁都后,于永乐十二年将狩猎场扩建,范围增加到元朝的十倍,并于明宣德三年修治南海子围墙、桥道、土墙长约一百二十多里,开辟四个大门,分别是大红门、南红门、东红门和西红门,同时修建皇帝出猎所用行宫,设立两座提督官署,并设“海户”把守。

    南海子有海户有一千多人,职责除了守护园林外,更重要的是养护动物、侍弄花草树木,里面并没有凶猛的野兽,所养都是一些容易捕猎的温驯动物,几乎相当于一个露天的生态动物园。

    成化朝时,成化帝倒是经常带着万贵妃到这里来狩猎,可到了弘治朝,由于弘治皇帝体弱多病,早就把狩猎的事情放下了,以至于这些年来南海子缺少经费,变得有些荒败。

    这天弘治皇帝出巡狩猎,从皇宫到正阳门之间皆都封路,銮舆出了正阳门后继续往南,行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就看到南海子的北大门大红门,从大红门进去,又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才进入庑殿行宫。

    而此时,漫长队伍的后续车驾,才刚驶出正阳门。

    因为狩猎要持续两天,第一天弘治皇帝将带着文武官员,在行宫外举行一个小型仪式,然后弘治皇帝将接见兀良哈使节,并以开炮的形式宣告狩猎开始。

    在这两天时间里,随行官员中会骑马和射箭的,可以参与到狩猎中,最后将会有一个小型比试,以狩猎到的猎物的多寡来决定胜负,由弘治皇帝亲自赏赐。

    第一天晚上,围场还会有篝火晚会,相当于一次露天烧烤会,有御赐美酒和美食,到第二天上午,弘治皇帝在行宫接见佛郎机使节阿尔梅达等人,并于当晚返回皇宫。

    弘治皇帝决定出巡时,张皇后尚凤体无恙,本来他准备带着老婆儿子一起来,相当于度假,但因为张皇后身体骤然出现变故,弘治皇帝心情不佳,本想取消,可毕竟之前已经确定要于狩猎时接见番邦使节,言而无信可不是天子作风,所以弘治皇帝只能硬着头皮前来。

    至于随行官员,内阁由刘健和李东阳留守,谢迁随行,六部则尚书或侍郎任留一个,这个将会提前商定好。

    因为户部情况比较特殊,正值秋粮入库后清点粮食,以及计算出绥抚边军需要调拨的钱粮数量等问题,户部尚书和左右侍郎均不出席。

    朱祐樘不会骑马,但他年少时受他父亲成化帝影响,学过射箭,可他对打打杀杀的事情深恶痛绝,所以他宁可留在行宫休息,也不想参与到这次狩猎中。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既是狩猎的发起者,也是主持人,别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朱祐樘深知这一点,所以除了狩猎之外的活动,都会尽量参与。

    文臣来围场参加狩猎,并不会感觉单调,除了有烧烤和酒水供应外,尚有吟诗作赋的活动,想来当年唐宋那些大诗人、大文豪也是在陪同皇帝出巡时作出一系列华美诗词和锦绣文章。

    大明既然以文治国,当然不能落于其后,只是大明官员基本都是科举选拔出来的,很多都是三四十岁才入官场,又要论资历获得提拔,到最后的结果便是,能够做到朝廷大员的基本都是一群老家伙。

    这些人过了英姿勃发的青壮年时候,就算是在这种马蹄阵阵、气势磅礴的狩猎活动中,也实在憋不出什么好的诗词文章。

    为了让这次狩猎更有意义,弘治皇帝带了几名翰林出身的年轻官员,都是翰林院提前选拔出来的,不但年轻,最重要的是才学好,诗词歌赋尤其精通,到了狩猎场,需要吟诗作赋时不至于让皇帝扫兴。

    而沈溪本来是不错人选,年少有为,才学也好,可惜如今他只是在翰林院挂职,这次又奉调去兵部帮忙,反而没他什么事。

    南下的车队中,沈溪坐在颠簸的马车上,看着外面枝叶枯败万物凋零的景象,有一种悲凉沧桑郁结于心,这种鬼天气出去狩猎,没冻死人就算是不错了……这已经不是秋高气爽,而是初冬时节,小冰河期北方的冬天可不是一般的寒冷。

    这种天气,只要寒流一到立马下雪,根本就等不到冬腊月。

    “沈大人,快到大红门了,要不您下来走走?”

    除了沈溪外,兵部其他随同人员可没他这种坐马车的待遇,那些老油子又开始鼓动沈溪下车活动筋骨,也好让他们坐到马车上歇会儿。

    “不用了。”

    沈溪把衣服紧了紧,“今天出门急,没顾得上加件衣裳,外面寒冷,我还是躲在车厢里,等到了地方再下马车就是。”

    老油子们脸上都有些扫兴,却不敢说什么,沈溪怎么都是从五品的翰林官,又是尚书大人请来帮忙的,一再交代要好生伺候。

    此时有马蹄声从车驾队伍后面传来,由远而近,速度很快……沈溪凑到窗前一看,只见一个英姿勃发、身着锦衣的青年,骑马快速过来,像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奏报。

    沈溪见到此人,不由把头别向一边,嘴里嘟哝一句:“这个时候,出来装什么逼?”

    不是别人,正是老熟人江栎唯。

    自从江栎唯想在周胖子夹带私货上坑沈溪一把结果却一无所获后,沈溪已经许久没见过此人了。

    眼下作为护送皇帝出巡的随行侍卫,江栎唯终于可以在人前露一把脸,不过在沈溪看来,江栎唯有点儿狐假虎威的意思。

    “沈大人说什么?”

    张老五也在马车车厢里,听到沈溪的话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是说,今天天气挺冷的,要是出去打猎的话,非冻死人不可”沈溪没好气地道。

    ps:第五更到

    这一章是为所有书友加更,谢谢你们的支持……特别指出,今天起点有35位大大打赏,而创世那边也令人惊讶地爆发了,加上qq书城居然有34人打赏,感激不尽

    最后,月票告急,天子鸡毛信求援

    涕泪俱下跪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