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〇章 官升品不升(第三更)

关灯
护眼
    ,。

    谢迁让沈溪总结边关近几年奏报,但那些糟心事其实没什么可总结的,主要说起来,就是北疆都处于水深火热中,士兵条件艰苦,将领提心吊胆,长城和许多卫城需要修缮,百姓需要安抚。

    沈溪相信,就算他把这些总结递交上去,弘治皇帝不等从头看到尾,就会扔到一边去。他也是替谢迁考虑,皇帝现在这么信任你,我就帮你做点儿好事,多提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

    等沈溪从头到尾检查一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谢迁进呈这份上疏之前,肯定要先自己消化一下,以防弘治皇帝临场有问题问他,所以太过复杂的以及冗长的建议,能不提就尽量不提,只写一些简单容易让谢迁和皇帝都能够理解,而且行之有效的条款。

    最重要的是解除对边军将士的摊派,追查边关的蛀虫。

    建议可能会显得措辞激烈,可若是不痛不痒,对目前宣府、大同、榆林等边镇的现状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第二天天刚亮,朱山“少爷,少爷”的喊声传来,昨晚写了大半夜条陈根本就没睡好的沈溪只能起身,随便套了件衣服,准备把昨晚辛苦整理出来的东西拿给谢家家仆,没想到走到门口,就见一顶官轿停在府前,谢迁正抬头打量门庭。

    “谢阁老亲临,真是蓬荜生辉。”

    沈溪倒不是客套,他的确觉得谢迁能亲自来是给足了他面子,谢迁很少出席一些社交场合,更别说是去别人府上拜访了,而沈溪自己不过只是个从五品的翰林官,说出去门楣真是增光不少。

    谢迁道:“住的地方倒还不错,就是大门小了一点儿,以后总是要重修的。”

    沈溪笑道:“以后是否能重修,还得多靠谢阁老提拔和栽培。”

    谢迁没好气地看着沈溪,道:“你需要吗?哼哼……”随后不用沈溪邀请,直接大踏步往如今为“沈府”的院子行去。

    谢迁到了前院会客厅,正在打扫卫生的朱山和绿儿看到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个精神不错的老头,见自家少爷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状极恭敬,她们感觉来人官位不小,准备沏茶的沏茶,通报的通报。

    “不用麻烦了。”沈溪挥了挥手道,“想来谢阁老也不会在府上久留。”

    朱山和绿儿不懂什么是“阁老”,只知道是个很大的官,反正沈溪有命,她们不用在前院伺候,赶紧回到内院,沈溪招呼谢迁进了书房。

    “马上要进宫面圣,所以我亲自过来,把上疏重新抄写过,顺带听听你的意思……”谢迁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很可能昨夜休息得也不好。

    沈溪心想,谢老头老奸巨猾,估计是担心他在代拟的上疏中写一些晦涩难懂的语言,先提前过来监督审查一遍,免得被皇帝问到后哑口无言。

    沈溪有些无奈……你既然防着我,干嘛要用我?连基本的用人不疑的态度都没有?

    谢迁没有说什么,坐下来后,让沈溪拿出纸笔,甚至要求沈溪给他研墨,等发觉沈溪的上疏字数不多时,脸色有些不好看:“沈溪,你这糊弄事情……是否太过明显了些?”

    “谢阁老何出此言?”

    沈溪打量谢迁,心说要不是体谅你要去对皇帝交差,我能熬夜给你写这么精炼并富有建设性的上疏?

    现在居然不领情,好心当成驴肝肺

    谢迁稍微看了下,好像写得还不错,这才摆了摆手:“也罢,老夫写的时候,你就在旁解说一二……”

    沈溪一边研墨一边道:“学生看不必了吧?这上奏不是写得一目了然吗?”

    “让你说就说,给你个表现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你当老夫是随便洗耳听别人说话的人吗?”

    谢迁对沈溪这种敷衍的态度很不满意,一边教训,一边原封不动抄写沈溪辛苦操劳大半夜写出的内容。

    果然是“专业人士”,连提出的边关守备建议都那么切实有效。谢迁心想:“本以为这小子会拿上次进言北关防备上疏的内容来糊弄我,没想到他居然换思路重新写了一份,看来他是用心了啊”

    谢迁一丝不苟地抄写,每当遇到不懂的地方就问沈溪,沈溪详加解释,一老一少配合得紧密无间。

    等谢迁抄写完,把墨迹吹干,站起身道:“这上奏的内容老夫基本都理解了,你先忙吧,我这就进宫。”

    好似自己家里一样,谢迁连基本的礼数都没有,把上疏揣进怀里就往大门口走,沈溪送不是,不送好像也不对,只好跟在后面出来,尚未走到门口,谢迁已经钻进轿子,吩咐轿夫起轿,好似已经忘了有他这个主人一般。

    “这里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沈溪真想上去踹轿子两脚,你特么太盛气凌人了吧

    等大门关上,沈溪想了想,又释然了……谁叫人家是阁老,有眼高于顶的资本呢?

    沈溪回到会客厅,谢韵儿已经出来,看着门口有些惊讶地问道:“相公,那位就是当朝阁部谢迁谢老先生?”

    沈溪微微点头,道:“说起来都是谢家人。”

    谢韵儿脸上带着欣喜:“就知道相公有能耐,以前是谢老祭酒登门,现在又是阁部登门,以后咱家可真要成为京城名门显贵都想来拜访的地方呢。”

    “沈府”终究用的是原来“谢府”的宅院,沈家有荣光,连谢韵儿脸上也有光彩。

    沈溪道:“别把谢阁老想得太好,他对我,利用的成分多一些,以后若是用不上,恐怕就不会再来了。”

    谢韵儿笑道:“瞧相公说的,谢阁部在外名声很好,很多人拜望他都不得,更何况是今日这般主动来访?别人想被他‘利用’,也得看有没那本事呢”

    沈溪知道,现在谢韵儿对自己的敬佩已经陷入盲目的境地,不过能够让自己的妻子这般崇拜,算得上是男人最大的荣光了吧不过问题也来了,盲目的结果就是盲从,他以前最欣赏的是谢韵儿独立自主的思想,这样能够给他提出一些好的建议,现在看来,谢韵儿正在逐渐失去这一优点。

    大概这就是俗话所说的,女人一孕傻三年吧

    ……

    ……

    沈溪如今并非什么差事都没有担着,至少他得不时去王恭厂视察造炮的进度。

    具体的公文已经下发,沈溪将护送佛郎机炮前往北疆,虽然这是弘治皇帝安排的差事,但沈溪领的却是兵部公文,也就是说,严格意义上说,沈溪不能算是皇差。

    至于高明城和王守仁,却是实打实的钦差大臣,两边相互间没多少牵扯。

    沈溪有些奇怪,既然牵扯不大,张延龄何必又是送美女又是赠厚礼?

    沈溪在王恭厂得到工匠们的一致拥戴,主要是他们听说沈溪在之前围场六炮扬国威的事情……

    小道消息传播得总是很快,民间如今都在传颂,说大明朝年方十四岁的状元郎沈溪,让不可一世的鞑靼人诚心诚意给大明皇帝下跪敬献国书……

    这些传言,把沈溪夸奖得就跟天上的神仙一样,但谣言终归是谣言,因为百姓连兀良哈人和鞑靼人的区别都没搞清楚,他们只当这次其实来进国书是之前犯边的鞑靼人,却不知兀良哈人这几十年与大明朝并未有太过直接的冲突,属于草原中相对弱势的部族。

    当然,要不是大明与鞑靼人交恶,两国开战,大明也不会把兀良哈人放在眼里,特别恩准他们前来朝贡。

    朝廷有意鼓吹这次围场狩猎,除了展现大明国威,更重要的是让老百姓增加对朝廷的信任,不再为鞑靼人犯边的事情提心吊胆。

    以至于民间那些谣传虽有失偏颇,但朝廷根本就没有纠正的意思,甚至还推波助澜,变相承认来朝贡的其实是鞑靼人。

    “沈大人回头高升,可别忘了小的,小的叫……”

    一堆工匠围拢过来向沈溪介绍自己,希望沈溪能在百忙中记住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听说了,弘治皇帝当面夸奖了沈溪,还说会有赏赐,估计加官进爵少不了。

    但至少到现在,沈溪未享受到加官进爵的待遇,毕竟他已经是从五品的翰林官,再想升官,以当前的年龄和资历,实在有些困难。

    沈溪心里在想,困难是有,但朝廷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的原则总不能违背吧?怎么说此事现在都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估计要不了多久连江南的人都知道了,什么都不赏的话,老百姓也会替我叫屈。

    于是沈溪安心等着升官的消息传来。

    但弘治皇帝似乎忘了这件事,连吏部那边也没动静,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转眼都十月下旬了,朝廷那边压根儿就没提这事,甚至沈溪依然不能去东宫给太子上课……用谢迁的话说,去北关之前,什么都不要想。

    这跟沈溪当初去泉州办差前的情况大致相似,不过上次是因为他教太子玩耍,令弘治皇帝对他不信任,这次却是太子、张皇后相继中毒而只有他和妻子谢韵儿能够解,让弘治皇帝怀疑他治病救人居心不良……

    沈溪心想:“反正用谁不用谁,那是皇帝说了算,谁叫我这个詹事府右谕德不是给朝廷做事,而是给你教孩子?”

    一直到十月二十二,沈溪出发前往北关的头两天,吏部才有公文下发,大概意思说是沈溪升官了。

    等满含期待地到了吏部,沈溪才知道自己的官秩没升,仍旧是从五品,官职也基本没动,詹事府右谕德,只是在兼职上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原先的兼翰林修撰,变成兼翰林侍讲。

    同时,进日讲官。

    ps:第三更送上

    今天的保底更新完成,大家继续砸票哦,如果成绩好的话天子会有第四更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