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我的队伍我做主

关灯
护眼
    ,。

    沈溪在京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从五品翰林侍讲,虽然目前担任东宫讲师,又挂上日讲官的官衔,但由于京中大佬遍地走,勋贵不如狗,没人把他太当回事。

    可一旦离开京城,沈溪的地位就突显出来了,尤其是在押送佛郎机炮这件事上,他作为兵部委派的负责人,理论上来说,这三百人都归他调遣,但真正负责的却是京营的一名副千户,名叫宋书。

    这人沈溪压根儿就没听说过,据说跟寿宁侯府关系不错,这次是给宋书积攒资历,回去可能就会被提拔重用。

    沈溪才不管人是谁派来的,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差事就可。

    沈溪此行的目的,先往大同,再往延绥,因为这两处是一年中被鞑靼火筛部袭击最多的边塞,一年中兵士折损不少,军心最不稳定的也是这两地。他的任务,是在两处各留十门佛郎机炮,留下些炮弹,再教会大同和延绥的守将如何保养以及自制炮弹,然后他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沈溪肩上的担子并不重,但因为是为兵部做事,同时在正差外还得给刘大夏打掩护,让人不知道刘大夏跟在队伍中秘密赶赴边关。

    看起来,想瞒过宋书似乎不太可能,但其实并不困难,因为在护送的官兵外,兵部还派了五六十名跟班和杂役,这些人平日都乘坐马车,与京营官兵互相间并不干涉,宋书只是偶尔过来请示一下沈溪行走的路线。

    转眼出发已经有五六天了,沈溪从未见过刘大夏,刘大夏要传话都让玉娘来,身着男装的玉娘在队伍一行中很是耀眼,主要是她太过“英俊潇洒”,没有当兵的气质,好像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

    这天晚上,宋书找到沈溪,把身上一直珍藏着的信件拿了出来:“沈大人,这是侯爷给您的亲笔书函,请您看过。”

    沈溪没想到这才出京不远,张氏兄弟已经开始给他派任务了,可他身后有刘大夏盯着,根本就不能事事遵照而行。

    “你回去吧,我自己看就行了。”沈溪挥挥手道。

    宋书摇了摇头:“这可不行,侯爷有交待,您看过后,要监督您把信笺烧毁,在下就在这儿等您。”

    沈溪皱了皱眉,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只能耐着性子,把信件打开来仔细看过……确实是张鹤龄安排他配合宋书行事的通知书,大意是,名义上是他负责,但若发生事情,一律由宋书做主,把主次给颠倒了。

    让一个玩脑子的翰林,听从一个武夫的调遣?这就是亲疏有别

    “寿宁侯还有何安排?”

    沈溪见信里没提到别的,便知道张鹤龄若有什么交待,一定先对宋书说了,让宋书口头转达。

    不留纸面的罪证

    宋书笑道:“沈大人见谅,侯爷交待,不到地方不能说得太多,眼下您要做的……就是把队伍的行进速度放缓。”

    “朝廷有规定限期,若误了时间,掉脑袋算谁的?”沈溪语气不善。

    沈溪对这结果基本能预料,为了彰显“年轻气盛”,沈溪还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兵部的差事通常都会有时间限制,一旦接受命令就相当于立下军令状,限期内不能送达,虽说不至于杀头,但罪责绝对不会很轻,有很大可能革职充军,那他就可以留在北关,不用回京了。

    宋书一脸奸笑:“大人尽管放心,先不说误不了时日,就算误了,也会有侯爷为您说话,您放心就好。在下查看过这一路地形,这几日……稍稍放缓一下,总归没啥问题,就说大雪过后,道路泥泞难行。”

    连延误的理由都找好了,沈溪心想,鬼才知道是不是张鹤龄故意找借口要铲除我。

    “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先回去吧。”沈溪说了一句,把宋书打发走,但他心里却打定主意,不能完全按照宋书所说的做。

    就算要屈服于张氏兄弟的命令,可这会儿背后还有刘大夏盯着,他若是下令慢行,刘大夏能同意?

    果然,宋书离开后不久,玉娘前来拜访,玉娘带来了刘大夏的最新指示:行路太慢,要加紧时间抵达大同。

    一边想缓,一边想快,沈溪心想不急不缓应该是最好的方案,但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宋书拥有最终的决定权,毕竟他才是统兵的将领,当即有些疑惑地问道:“玉娘何不去对宋副千户说说?”

    “跟宋副千户交待,不是该由沈大人去说最合适吗?奴家与他又不熟,若贸然提出要求,难免会招惹来怀疑。”玉娘眸光流转,“再者说了,沈大人不会不知道他跟寿宁侯府关系密切吧?”

    “哦,此人是外戚一党吗?”

    沈溪故意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样,随后问道:“那我是否可以去见见刘尚书?”

    玉娘坚定地摇了摇头:“刘尚书有交待,抵达大同府前,他谁都不见,就连沈大人也不可以。刘尚书体察沈大人这一路辛苦,特意让奴家派人服侍……”

    说着,从门口进来一名男装女子,正是温婉的云柳,沈溪叹了口气道:“玉娘何不直说,云柳小姐是你派来监视我的?”

    玉娘笑道:“奴家可不敢监视沈大人,沈大人要做什么,只管吩咐云柳去做便是。”

    说完,玉娘行礼告辞离去。

    沈溪心想,把云柳安插在自己身边,这下监视的意图越发明显了。

    “云柳,你是女儿家,与我同处一室不太方面,要不这一路麻烦你住在我隔壁?”沈溪是用征询的口吻说这番话的,如今他是有家室的男人,出行在外跟女人睡在一个房间,就算清者自清,话传出去也不好听。

    云柳点头应允,二话不说便开门出去,很快隔壁便传来关门的声音。

    沈溪从窗口看着官驿后院,装运火炮的马车停留在院子里,院门处以及四周的阁楼上有官兵守夜,官兵们还围绕官驿扎了一堆营帐,摆了一个铁桶阵。

    可沈溪心头有些疑惑。

    要说刘大夏藏得也太好了,为何几天下来,连人影都没瞧见?连住官驿都没看到人……难道刘大夏平日吃喝拉撒睡都在马车内完成,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大人该休息了。”身后传来云柳的提醒声。

    沈溪没好气转过头,问道:“不是让你到隔壁去休息吗,为什么要非请自到,莫非非要我插门不成?”

    云柳有些惊惧,解释说:“大人不睡,小女子哪里敢入睡?这是玉娘特意交待下来的……”

    派云柳来监督尚不算,连睡觉都要催促,这是怕自己第二天早晨醒不来耽误行程?沈溪挥了挥手道:“知道了,你先出去,我这就入睡。”

    把云柳赶出房门,沈溪上前把门栓插好,回到床边躺下,却半晌睡不着,因为这一路对他来说,前途未卜。

    张氏兄弟的目的他很清楚,无非是利用高明城贪墨绥抚将士的钱粮,可刘大夏的目的却让他觉得匪夷所思。听起来,刘大夏去边疆查亏空和摊派,正大光明,合情合理,可刘大夏却非要隐秘出行,还告诉他帮忙保守秘密,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让我保密,至少让我知道你的行踪下落,现在连我也刻意隐瞒,只能说明你不在队伍里。

    但沈溪想不到刘大夏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你可以隐瞒天下人,但没必要演一场戏来欺骗我,除非你想利用欺骗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莫非是刘大夏觉得我投靠了张鹤龄,以此来麻痹我,借机迷惑外戚党?”沈溪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想到了这个可能。这解释看起来说得通,可若刘大夏真把他当作奸邪宵小,从开始就什么都不告诉他岂不是更好?

    第二天清晨天没亮,一行人都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沈溪最后一个出房门,他打个哈欠对宋书道:“宋副千户,本官今日偶感不适,想在驿站里休息一日,不知可否?”

    这要求,把宋书吓了一大跳。

    让你延误行程是不假,可你也别这么直接,路上走得慢一点儿,别起早贪黑就行,但你直接说不走,是准备被朝廷追责?

    “大人要不……再考虑一下?”宋书反倒为难了,这位沈状元的脾气可真独特。

    “就这么定了。”沈溪道,“即便休息不了一天,也得休息一上午,我的病不轻,若死在路上……对朝廷更不好交待。”

    沈溪说着,径直回房去,他这个兵部派下来的正差不走,宋书和外面的三百官兵,还有兵部的随从自然也不能走。

    宋书脸上带着些许苦笑,最后摆摆手道:“大人有令,先各自回去休息。”

    官兵只负责听命行事,上面怎么吩咐他们怎么做,根本就不需要问原因,正好这几天赶路有些累,能够休息自然再好不过,当下兴高采烈地回驿站或者是帐篷里睡觉,只是有的人则需要换班值守……就算休息,也要保证二十门火炮不出事。

    沈溪回到房间,直接合衣躺下,没过一会儿玉娘气急败坏地推开门走了进来,蹙着眉头问道:“大人,您这是要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

    沈溪没有起身,仍旧仰躺在床上,装出虚弱不堪的样子看向玉娘,道:“我听不懂玉娘说什么,你是责怪我没有马上出发?可若是拖着病体出发,进而导致病情越来越严重,那才是跟自己过不去”

    玉娘气呼呼地道:“刘尚书有令,让你马上出发”

    “哦?是刘尚书亲口下达的命令?”沈溪问道。

    “是。”玉娘点头。

    沈溪伸出手道:“朝廷委我办差,路上一切事宜自然由我负责,一切罪责都得我来扛。若刘尚书下令,那一切……就是刘尚书负责,真是刘尚书下的命令?”

    被沈溪这一问,玉娘无所适从

    现在明摆着的问题,沈溪是正差,无论最后出什么事,均会由沈溪来扛,可刘大夏公然下命令要快速行进的话,那就是刘大夏负责这趟差事,中间有什么变故,就跟沈溪无关了。

    以玉娘的身份,哪里有下达这种命令的资格?

    ps:第三更到

    天子拼命了,今天还有一更,但估计得到凌晨一两点去了,大家先休息去吧,明天早上起来看是一样的不过睡觉前,留下您的月票哦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