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一条不好赶的路

    ,。

    抓紧一切时间行路,沿途不得有任何耽搁……这是沈溪从大同府出发时定下的规矩。

    从京城到大同府,一天平均走五六十里,而后半段,一天则要走**十里,天还没亮开便启程,等天都擦黑了才找到地方安营扎寨。

    歇宿一律不找驿站,因为登记、入住等会很麻烦,要休息就在山野中扎营,这样更加方便,不用为了赶驿站或者是错过驿站而束手束脚。

    张老五等人,对沈溪的决定表示绝对的拥护。可宋书等京营官兵,恨不能把沈溪剥皮拆骨……这小子,诚心难为人啊

    说危险,你完全可以留在大同府,等鞑靼人撤了后再去延绥,现在这么急着赶路,真不怕突然从哪儿窜出来一队鞑靼人的骑兵啊

    宋书等人提心吊胆了几天,并没遇到什么危险,沿途经过的官道上倒是有很多驿站被劫掠一空,有的驿站更是被一把火烧了,看情况也就是头几天的事情。这让那些京营官兵感觉头上犹如悬着一把剑,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沈大人,你看这一路,多有危险,指不定何时就会正面与鞑靼人碰上,不若及早撤回大同再做定夺。”

    沈溪愈发觉得,宋书在他身边唯一的意义,就是不断给他扯后腿,没事就跑来说一些丧失斗志的话。

    沈溪冷声道:“如今都已出了大同地界,已置身太原镇地界,再往西走便是黄河,如此时回去,不怕被朝廷追责?”

    宋书心想,追责也比丢了命强啊。

    “其实这个时候回去,遇上鞑靼人的可能性更高,我们还是继续向西,只要进到延绥镇,我们任务就算完成,即便在延绥停留个一年半载,朝廷也不会以未完成公事追究我等责任。”

    宋书在沈溪面前总是被吃的死死的,感觉无力应对,眼下唯一能期冀的,就是鞑靼人别来,能平安进到延绥镇驻地榆林卫就算平安大吉。

    这一路,大不寻常。

    从大同府往延绥,沈溪选择的是走南线,也就是绕道朔州、宁武所,进入太原府,再向西南走兴县,自黑峪渡口过黄河。

    太原府境内还好些,过了宁武关,由于有内长城保护,沿途不时可以见到人烟,但过了黄河进入陕西延绥镇辖地就不行了,官道上走几天连个人影子都见不到,唯一可看到的是倒毙在官道旁的尸体,这些尸体大多已经被鸟兽啄去体表的腐肉,看起来极为瘆人。

    官道沿途的村庄一个个破败不堪,有的显然已荒弃许久,傍晚时分炊烟全无,更不要说鸡鸣犬吠了。

    虽然说是官道,但由于长久没人走,野草丛生,如今延绥镇已经基本没什么客商来往,屡次被鞑靼人劫掠后,都快要到千里无人烟的地步。

    “都这般凄惨了,鞑靼人还不断前来劫掠,真是欺我大明无人?”宋书晚上跟将士凑一起烤火的时候,大发牢骚,根本就没意识到如果他对上鞑靼人,唯一的应对恐怕也是逃跑了事。

    此时大明军队,京营看不起边军,边军也看不起京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遇到鞑靼人,他们就是难兄难弟,能够守住城池就算是不错了,还能指望他们出来打野战?

    越临近腊月,天气越冷,晚上又都是在荒郊野外过夜,条件极为艰苦。沈溪这些年也算是“娇生惯养”,骤然遇到如此恶劣的环境,身体有些吃不了这种苦,每天骨头都给散了架一般,只能咬牙苦苦支撑。

    不过这送炮的队伍,全靠他来加油鼓劲,自个儿可不能叫苦服软,不然下面的官兵肯定要造反。

    经过十天的艰苦行路后,车队终于来到长城重要卫所镇羌所,这里就是后世神木县县治所在,不过现在只是个大型的军事堡垒。虽然城塞外面来了个大型车队,但守军丝毫也没开城门的意思,沈溪派人去问了下,说是担心鞑靼人攻城,堡门已经从内部堵死了,只能扔下火炮行李,人员乘坐吊篮才能入内。

    在这种情况下,车队没有进入镇羌所休息,只能继续沿着长城内侧的官道,向西南方前进。

    此时距离延绥镇所在的榆林卫还有两天行程,眼见休息而不得,下面的将士叫苦连天。

    “加紧赶路,用一日一夜抵达”沈溪趁着中午干粮的时候,发布命令。

    宋书冷笑不已:“沈大人可真自在,成天坐在马车里,浑然不理会我们这些当兵的苦楚,这次我们说什么也不走了”

    之前这些官兵害怕鞑靼人,一路上倒也听话,说让加紧赶路就加紧赶路,但走了十天后没发觉鞑靼人的影子,私下里商量,都觉得鞑靼人不会吃饱了撑着大冬天出来打劫,而且现在也没什么可抢的,所以鞑靼人在大同府捞了一票后,这会儿应该都撤回草原去了。

    这么一群贪生怕死的官兵,原本完全就是靠着对鞑靼人的恐惧才十天走了九百里路,现随着目的地快要到达,队伍上下开始蔓延一股懒惰的情绪。

    沈溪正要喝斥,试图把这些士兵唤醒,这次连张老五都有些疲累不堪地过来解释:“大人,要不还是歇息一下吧,反正再怎么休息,后天我们也能抵达榆林卫。”

    张老五自从到京城后,可以说跟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见他都这么有气无力,沈溪只能点头。

    当天下午只是前进了二十多里,太阳还没落山,一行人就在长城内找了个藏兵洞休息,等第二天再出发。

    第二日仍旧行进得不是很快,等再次黄昏时,抵达距离榆林卫只有三十里的双山堡。双山堡和沿途经过的那些城塞一样,堡门紧闭,无论官兵怎么喊都都不开门。

    沈溪原本的打算是……既然只有三十里了,那就索性连夜赶路,到榆林卫再休息,结果一群京营的孬兵闹起了情绪,就算没法进堡休息,也非要在附近找个地方扎营休息,等翌日再上路。

    沈溪没辙,因为榆林卫地处南北两道长城之间,要想尽快到达榆林卫就得在双山堡出内长城,然后经常乐堡到榆林卫,否则的话只能绕道归德堡,要多走三十余里路。此时鞑靼人已经破坏外长城关隘,来去自如,虽然说夜晚行军和白天行军安全系数差不多,但到底白天能带给人一些安全感。

    不过,沈溪却感觉不太妙。

    照理说,如果刘大夏取得了一定战果,肯定会有向京城奏报的快马,可这一路别说是快马了,连个边军哨探都没看到,而且沿途堡垒无不堡门紧闭,严防死守,一看情况就非常危险。

    双山堡附近长城内侧的一个藏兵洞,正当沈溪凑在篝火前,对着地图思索鞑靼人可能的行动时,宋书走进洞里,他看到沈溪一副深沉的模样心头不爽,一把夺过沈溪手里的地图扔到火堆里。

    沈溪霍然站起,怒视宋书。

    宋书撇撇嘴,冷笑道:“沈大人见谅,刚才手抖了一下。”

    眼看到了榆林卫,宋书气焰再次嚣张起来。

    “明日就要进延绥镇,在下要提醒沈大人一句,回京后必会跟朝廷和侯爷弹劾沈大人虐待官兵,到时候可别说我讲情面。”

    宋书之前尚保持几分客气,不过此时已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沈溪问道:“宋副千户可有观察过沿途那些堡垒?”

    “那些堡垒怎么了?”宋书不明所以。

    沈溪道:“我们自打过黄河后,按照道理来说,沿着内长城沿线,用以屯兵防御的城塞和堡垒不下二十多个,可这一路走来,看到几个?他们表现如何?”

    宋书皱着眉头想了想,摇摇头道:“或许……这一年里被鞑靼人拆了些吧……”

    “为何没有重建?”沈溪继续追问。

    宋书不屑地冷笑:“沈大人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把弟兄们折腾得如此辛苦,等进了城,弟兄们完成任务没了约束,说不一定……”

    “说不一定怎样?”

    沈溪冷哼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意思是进城后要对我打击报复?也不悄悄你们那熊样,真敢对一个皇帝跟前的东宫讲官和日讲官动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沈溪突然被一阵心悸惊醒,一股不同寻常的危机感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大人,大人”外面传来张老五的声音。

    沈溪从藏兵洞出来,就见到张老五和玉娘押送一名身着大明普通百姓装束但一看就有问题的人走到近前。

    “这人鬼鬼祟祟在营区外张望,我们把他抓来了”张老五兴奋地说道,在他看来,这回应该是抓到了鞑靼人的细作。

    “你是什么人?”

    沈溪问了一句,被抓来的俘虏听到沈溪的官话,如释重负,连忙跪下磕头,“大人,小人是这附近的屠户。”

    “屠户?分明是鞑靼人”张老五拿起长刀,架在俘虏的脖子上,怒喝道。

    那俘虏哭爹喊娘:“小人真不是,大人,您听小人说……”

    “你是逃兵吧?”

    沈溪突然问了一句,显然鞑靼人蛮横惯了,不会如此软弱,而且此人说话行事,完全就是大明升斗小民的作风。

    那人哭诉道:“小人以前的确是镇羌所内的屠户,可去年年初被朝廷抓了壮丁,之前驻守在府谷县孤山堡……大约十多天前,就在黄河对岸发生了一场血战,鞑靼人把咱大明押送军粮的队伍给击溃了,夺得大批钱粮,后来鞑靼人的骑兵在大同府城外绕了一圈,立即回师向西,在黄河上游渡过黄河,七八天前兵围孤山堡。”

    “鞑子一连攻了三四天城,咱们的人越战越少,眼见情况不妙,千户大人决定弃堡南下榆林报讯,结果当天晚上,我们刚冲出堡垒,便被鞑靼人察觉,鞑靼人派出大队骑兵追杀,我们的主力很快被鞑靼人击溃。”

    “小人侥幸杀出一条血路,想继续到榆林卫报信,结果沿途多次遭遇鞑靼人的游骑,慌不择路到处逃窜,到附近时战马累死了。”

    沈溪点了点头,所有所思。这时候宋书走了过来:“这种人的话,岂能轻信?”

    沈溪反问道:“说话条理分明,为何不信?”

    “大人饶命啊,小的不是逃兵,而是在战场上被击溃了,如果能平安到达榆林卫,一定安安分分当兵……”

    战场上抓到的逃兵,按照大明军法是要砍头的,难怪此人如此害怕。

    可沈溪并没有杀人的意思,因为他现在知道确切的消息,刘大夏的确领军出征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遭遇极大的危机……这会儿鞑靼主力已经劫持大明军粮,下一步就是绕到刘大夏所部侧翼,伺机将刘大夏主力歼灭。

    “传令下去,整理行装立即启程,中途不得休息,尽快抵达榆林卫。”沈溪向宋书喝道。

    宋书不屑地问道:“沈大人,你不会是信了这细作的鬼话吧?”

    沈溪反问:“他撒谎对他有什么好处?”

    宋书想了想,此人若真是鞑靼人细作,说这些的确没丝毫意义,反倒能让大明军队加强戒备,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等宋书去传令时,士兵又都骂开了,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啃着干粮重新上路。

    不过在出内长城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后,士兵从最开始的精神萎靡不振、一路慢行变成了小跑,还能听到各种催促:“快跑快跑,慢的话进不去城池”

    靠近榆林卫后,官道上传令的快马越来越多,有传报的快马从押送火炮的队伍身后而来,沈溪一问之下才知道,有支大约一千余鞑靼骑兵的队伍,正从他们经过的镇羌所、高家堡、双山堡方向过来,目标正是榆林卫。

    一旦外敌入侵,榆林卫肯定要紧闭城门,也就是说,必须要抢在鞑靼人到来前进城,否则只是死路一条。

    这些一路上推诿扯皮的官兵,这会儿终于顾不上偷懒和闲话,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一路狂奔。

    ps:第二更到

    今天第一次爽约,主要是天子需要查资料,关于大明北关地势地形,兵力布置等等,容不得半点儿马虎。

    接下来情节应该比较紧张刺激,等天子把剧情理顺,就能加快速度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