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六章 晚来一步

关灯
护眼
    ,。

    两条腿跟鞑靼骑兵四条腿拼速度,这就好似乌龟跟兔子赛跑,好在乌龟先出发一步,就看谁先到达终点。

    一路小跑之后,榆林卫城在望,已然是终点将至。

    护送的京营官兵最后不得不喊着号子前行,因为马车拖拉着火炮实在太重,还不得不上去部分人手推,如此一来大大减缓了行进的速度。

    “还好还好,护城河上的桥梁尚在,快点儿快点儿。”

    宋书这会儿也知道着急了,他心里暗暗埋怨自己,怎就没再听那小子一次,昨夜连夜赶路?这下倒好,非得把命拎起来耍,等鞑靼人屁股后面追来才知道着急……还好及时啊

    沈溪坐在马车里,一直从车厢窗口回望来路,传报说鞑靼骑兵已经追来,但眼下看来,鞑靼人没那么快,估摸还有一二十里路。

    等看到榆林卫的东城门,连城门上的“振武门”三个大字都能看清楚后,官兵们已经在庆幸死里逃生了。

    可没到城门下,城头上的箭矢倒是先伺候下来,令一群孬兵不敢靠上前。

    “快上去传报,就说我们是京营的,护送钦差大人和火炮到来。”

    宋书骑在马上,仰头向城楼上呼喝。此时的他,恨不能飞过城墙进城,可惜事与愿违,城里的守军并不买账。

    你们这些人虽然穿着大明官军军服,但鞑靼人伪装成大明官兵诈开关隘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两次了,我就算不开城门也没谁会指责我,不然城池丢了算谁的?

    宋书恼怒不已,大声呵斥……你们有见过推着火炮一路跑着来的鞑靼人吗?

    城头上值守的小校有些迟疑,探出头发话说立即派人去禀报,至于上面让不让开,他也不知道。

    宋书听了气恼不已,心里打定主意,等进城后把这些城头上的家伙抓起来好好拷问一番,老子哪点儿看起来像是鞑靼人了?

    “开城门,京营送炮的来啦,开城门”

    过了大约一刻钟,城头上依然没动静,远处天空有尘烟正在逼近,城门前的京营官兵有些慌神了,大声聒噪起来。

    这时城头上的守军用浓重的关中腔回答道:“上头有令,贼军将至,城门守备至关重大,一律不得擅开”

    这消息传来,宋书已经忍不住再次上前交涉,可城头上的人就是认死理,鞑靼人已经快杀来了,城门说什么都不能开。

    “你大爷的,老子辛辛苦苦给他送炮,不出来迎接也罢了,居然连城门都不开。”

    京营这群孬兵一听炸了锅,七嘴八舌说道。

    沈溪见长久不开城门,从马车上下来,待问明情况后怒不可遏:“还有心思跟他们争辩?鞑靼人眼看就要来了……我去说说看”

    “你去有个屁用”

    宋书心里这么想,不过还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目送沈溪上前。

    就见沈溪立在城头下喊道:“吾乃钦差,负有皇命,尔等快开城门。”

    城头上没人用言语回应,直接就给沈溪射了两根箭下来,不过并不是存心要沈溪的命,两根箭都偏差很远,射在沈溪面前两三丈外的地上。

    宋书仰起头,骂骂咧咧地道:“你们这些城门卫不想活了?”

    沈溪恶狠狠瞪了宋书一眼,要不是你们这群人拖后腿,昨天夜里就进榆林卫了,何至于如此?

    宋书看着沈溪道:“沈大人,您快给拿个主意。”

    沈溪心想:“这会儿想起我来了,早干嘛去了?在大同镇就等于是死里逃生,还不长记性,这会儿可没人能救我们。”

    “能有什么主意,快离开城东,我们绕过城南往西,试试能否从别的城门进城”

    眼下尚不清楚鞑靼人骑兵的目标是榆林卫还是他们这支运炮的队伍,若是他们的话,那就比较危险了,可若这伙鞑靼人目标是榆林卫,又或者是沿途劫掠,他们不是说必然会死,到底在城墙下,手头还有三百多窝囊废一般的京营官兵,鞑靼人多半不会主动过来求战。

    毕竟由一个个部族组成的鞑靼骑兵,自己也要过日子,他们来大明的目的是为了劫掠,让家中的妻儿老小渡过寒冬,在鞑靼人看来杀敌一千自损三百极其不明智,跟大明比人多那是找死。

    于是一众人在城头上边军将士围观下,如同丧家犬一般运送火炮往城南方向走,可惜到了城南,仍旧是同样的答复:城门不开。

    “沈大人,要不这样,我们用火炮对着城门轰,把城门给他娘的轰开”宋书此时已经气急败坏。

    沈溪打量宋书一眼,你可真不怕被满门抄斩啊

    拿火炮轰自己城门,你是嫌你们家人多了?

    “这是佛郎机炮,不是用来攻城的”沈溪没时间跟宋书废话,虽然他自己也有拿火炮对着城门轰的想法。

    轰不开城门,我轰城头,拉你们陪葬总可以吧?

    远处已经能听到微弱的马蹄声,也不知是传令兵还是鞑靼人杀来了,这会儿一群人已经手忙脚乱,慌慌张张再次上路……城南门进不去,就去城西,如果西城的城门也进不去,那往北也是徒劳,只能向西暂时找个躲藏的地方。

    还是那个原因,若鞑靼人的目标是榆林卫,以其上千的骑兵数量,最多在城东列阵等待后续部队到来,往西的话说不一定能够避免被敌人发现。

    沈溪往远处看了一眼,这陕北之地异常荒凉,好在榆林卫城西有不少草木,宋书脸上带着几分惊喜道:“我们躲进树林里去”

    “躲什么树林,上山”

    沈溪指着两里外一片山丘。

    这山丘大约有一百来米高,面对城池的方向是一个很长的缓坡,完全可以推着火炮上山,唯一的遗憾是秋冬季节,山上树木叶子早已凋零,光秃秃地无遮无掩。

    “大人,那里太显眼了,我们上去纯属自找麻烦。”宋书这会儿已经开始以下属自居,倒不是说他对沈溪有多佩服,是因为他想到,这差事若是办砸了,他可不能出来顶缸,需要沈溪承担主要责任。

    沈溪道:“听我的”

    玉娘此时过来道:“沈大人,若上了山坡,四周被围,恐怕我们将……”

    “还四周被围?上千鞑靼骑兵过来,我们有一个算一个,谁能跑得掉?”

    一句话把玉娘问得哑口无言,一群运炮的京营守备兵马,碰上鞑靼骑兵,这简直是无解……反正横竖是个死,正好有运送的火炮,或许可以勉强一拼,但这位沈大人似乎根本就没提起火炮。

    沈溪倒不是忘了,而是他发觉,想要发挥火炮的威力,必须占据有利地形,纵观榆林卫周边地势,唯独只有城西那片山丘可以成为阻击敌人的所在。

    至于围不围已经没关系,就算断水断粮又如何?他们又不打算打持久战,那些鞑靼人莫非准备长期围城打援不成?

    “上山……沈大人有令,上山”

    宋书以为手下这些兔崽子一定会闹情绪,可没想到这会儿抬出“沈大人”非常管用,因为这些孬兵也发觉了,那个跟他们“一条心”的宋副千户屁用都没有,上次在大同府就是沈大人救了我们一命,可惜我们没理解他老人家的用意,昨晚非要闹着要歇息,结果这最后三十里地成为了鬼门关。

    现在这个危急关头,沈大人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一群人仓皇往城西方向逃,此时东边天空已经响起密集的马蹄声,尘嚣甚上,估摸也就五六里远的样子。

    鞑靼人似乎没想到这路运炮的人马没进城,反倒往城西去了,他们的目标就是来追大明运炮队伍的。

    鞑靼人在河曲地区击溃大明运送粮食的京营队伍后,未及审讯,一路追击到大同府附近才从俘虏口中得知有这么一支运炮队伍。

    在这种情况下,鞑靼人主力北返准备绕击刘大夏部侧翼,同时分出一路兵马到榆林卫堵截,准备抢夺火炮……他们从兀良哈人那里知道这佛郎机炮的厉害,心想一定不能让火炮进城。

    鞑靼人追的速度放缓,给了这群“散兵游勇”逃走的机会,路上一门炮车辕断了,有士兵想去抬。沈溪在马车上喝斥:“什么时候了,上山要紧。”

    “可大人,这火炮若是落在鞑靼人手里……”

    宋书话没说完,便被沈溪劈头盖脸骂了回去:“蠢驴啊你,你把炮弹运走,他们光有火炮有个屁用。”

    后面骑马过来的玉娘听到这话,尽管知道情况危急,不过还是摇头苦笑……难得见到沈溪骂人,还骂得这么干脆直接。

    不过沈溪在骂人的时候逻辑清晰,这说明沈溪并未急昏头。

    十门炮,就算丢了一门还有九门,前面跑得快的是那些京营官兵,他们承担护送任务,马车什么的一概不管,先上山要紧,可上山后发现一个问题,这山上没什么遮掩物,若是不能把火炮运上山,他们在山上注定坐以待毙。

    宋书此时肠子都悔青了,心想:“要不我还是跑吧,当个逃兵,总比丢了小命强。”

    就在这位带兵的副千户准备骑马开溜时,鞑靼骑兵已经绕过城南,向城西来查看动静。如果到了城西依然没发现火炮踪迹,他们自然就会撤兵,毕竟攻城器械落在后面,再多骑兵面对城池也是无解。

    此时宋书终于发觉,原来这些鞑靼人的目标不是榆林卫,正是他们这些运炮的队伍,那无论逃到哪儿,都会遭到追杀,即便开溜也是个“死”字。

    “沈大人,要不我们把火炮和炮弹留下,那些鞑靼人应该不会为难我们”宋书又去跟沈溪说建议扯后腿。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投降蛮夷?”沈溪怒道。

    “不是投降,只是撤离,那些鞑靼人总归要把炮运走,没时间追杀我们……”

    沈溪回头看了眼来路方向,此时马蹄隆隆,鞑靼人随时都要杀来,亏这宋书还有心思想逃跑的问题。

    “废话少讲,赶紧送火炮上山”沈溪下达最后的命令。

    张老五等人此时也感觉到可能还没等上山鞑靼人就要追来,他一把将佩刀抽出,大喝一声:“大人,要不跟这群兔崽子拼了。”

    沈溪不由想到在泉州城时的张老五,那时候的张老五纯粹是个窝囊废,可到了现在,他已经是个有担当的血性军人。

    “找几个人,挖坑。”

    沈溪从马车上跳下来,指挥若定,“就在这条上山的小径当中挖,找一捆炮弹埋进去”

    张老五脸上满是不解,问道:“大人,这是干什么?”

    “遵照命令做事”

    沈溪此时只能尽量给鞑靼人制造麻烦,减缓其骑兵追击的速度。

    其实沈溪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制作简易的地雷,左右炮弹都是现成的,只需要拖延鞑靼人的冲刺速度就行了。

    不过想要触发地雷,必须要有火药来作为引线,好在这也容易,这一行运送的火药不少,只要在路上撒好,形成个延迟引信,待鞑靼骑兵路过或者接近时,造成一次小范围内的爆炸,足以达到先声夺人的效果。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