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一章 是否出兵,这是个问题

    ,。

    沈溪详细询问了一下,终于弄明白了情况。

    刘大夏的军事才能还算是比较高的,与鞑靼人主力接触后,立即察觉不妙,且战且退,准备撤回榆林卫,结果在丁当庙河以北地区,被鞑靼人给围上了,目前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五十里路看起来不远,但这时代行军打仗,道路难行,出了长城关隘后,北上之途有红儿山,还有条鞑靼人口中的扎萨克壕的河流,怎么也要走上一天时间,若再加上运送辎重,行军速度只会更慢。

    一来一回差不多要两天,朱晖不太敢冒这个险。

    若是派出骑兵,救援速度相应会快许多。但最大的问题,大明边军骑兵数量太少,战斗力跟鞑靼骑兵相去甚远,派出骑兵一旦与敌人正面遭遇,跟送死差不多。

    其实派步兵的效果也大致相当。

    由于边军长期不更新军械,不管是强弩、火器还是铠甲,均与开国时有较大差距,再加上训练不足,一旦两军正面遭遇,其唯一的结果就是败仗连连,久而久之大明官军就没了必胜的信心和勇气,更把打败仗视为理所当然。

    沈溪在玉娘和英俊侍卫的护送下,到了城北总兵府,人还没进去,就被门口的士兵给拦下了。

    沈溪知道,若表现得太过怯懦,那他在榆林卫什么都不是。

    “让开,本钦差要见保国公”沈溪怒目圆睁,厉声大喝,把这些个值守的士兵给镇住了。

    若是一般的少年,这些个兵痞早将人轰走了……什么?你不想走?亮出刀剑来看你走不走,不打得你求爹告娘才怪。

    可眼前这位是谁

    昨天才跟鞑靼精骑血战,愣是以不足对方一半的人马留下近千鞑靼人的尸首,立下赫赫大功的“钦差”。

    皇帝委派的人也敢拦,那是活腻了

    “大人,您别为难我们这些守大门的,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这些个卫兵也跟侍卫心态是一样的,觉得两边都能要自个儿的小命,只好求着哄着,只盼这位钦差大人自行离去。

    沈溪冷笑:“延绥镇失守,你们可担待不起若再阻拦,一律格杀”

    说着,沈溪一摆手,玉娘就把佩剑抽了出来。

    沈溪这边连同那英俊侍卫只有三人,守门的士兵足足有二三十位,愣是没一个敢吭声阻拦。

    沈溪顺利进到总兵府内。

    “保国公在何处?”沈溪进入总兵府,周围都是屋舍,他根本不知道朱晖在什么地方,立即大声喝问。

    玉娘赶紧提醒:“沈大人,咱们人地生疏,您还是客气些好。”

    “若我客气,保国公能派兵驰援,那我无所谓,但这可能吗?”沈溪回了一句。

    这下玉娘回不上话来了,事实却是沈溪只是兵部派来送炮的公差,如果把这个身份拆穿,别说保国公了,就连总兵府门口看大门的士兵也不会把沈溪当回事。现在要的就是这股嚣张的气焰,你不狠,别人不会当你是盘菜。

    沈溪大步向前,眼下虽不知道保国公在哪儿,那就往最显眼的屋舍找,料想朱晖这种人讲派头,无论开会、办公都会找最大的屋子。

    四下寻摸一番,沈溪很快就把目光落在一个戒备森严的房子门,那里有侍卫和官兵严防死守。

    “大人,您不能进去”

    这会儿城里没有不认识的沈溪的,昨天“小英雄炮轰鞑靼骑兵”事情已经传扬开,眼见一位身着从五品官服的少年郎进来,谁都能猜出沈溪的身份。

    这次不用沈溪开口,玉娘已经抽出佩剑,沈溪一把过去把剑给拿了过来,指着把门的侍卫和官兵道:“谁阻拦,我让他血溅五步”

    这些个侍卫和官兵赶紧后退,沈溪就这么拿着明晃晃的宝剑,大步进到屋子,刚掀开帘子,就见里面似乎是在举行军事会议,黑压压一大片全都是身着铠甲的军将。

    保国公朱晖从帅案后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提剑而入的沈溪。

    “沈大人这是作什么?”

    朱晖没有对沈溪发脾气,因为他心里的想法是不要跟沈溪置气,他现在需要哄着沈溪,让沈溪自觉地把功劳让出来。

    这可是个刚在战场上立下大功的香饽饽,就算不救刘大夏导致其全军覆没,或许也可以用沈溪这份功劳充当捷报,来个“功过相抵”。

    沈溪怒气冲冲进入会场,不管里面有多少人,直接喝道:“刘尚书领兵北上,遭遇鞑靼兵马围困,为何不救?”

    朱晖脸色不太好看,神色间多有回避:“正在商讨。”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还用得着商讨吗?若不救,刘尚书所部必然会被鞑靼人歼灭,下一步鞑靼人士气大振,定会合兵前来进攻榆林。既然我等见死不救,那其他镇的官兵,谁会来救榆林?到时候城池有失,当如何?”

    沈溪怒气冲冲,整个大厅中都能听到他暴跳如雷的声音,好似这里他权威最大。

    旁边比沈溪品阶高的武将比比皆是,此时都不敢吭声,眼看着这位朝廷派来的使节喝问朱晖。

    “你……你大胆,敢这么跟公爷说话”

    一个公鸭嗓的太监跑了出来,指着沈溪斥责。

    沈溪知道这位是延绥镇守太监孙易,他连看都不看便道:“本钦差问保国公的话,闲杂人等休得插嘴。”

    “你”孙易怒从心起。

    作为镇守太监,公爷我开罪不起,屈居于他之下也就罢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咱家面前叫嚣?

    朱晖赶紧阻拦气急败坏的孙易,劝说道:“沈大人脾气不太好,我们多理解一下就是。”

    “是是。”

    旁边一群武将终于找到话接茬,连连点头应是。

    这位小英雄脾气是不怎么好,昨天进城就劈头盖脸骂保国公的事传开了。众武将不由心想:“皇帝委任的钦差,刚立下大功,说话就是有底气,骂完公爷骂镇守太监,连公爷都跟孙子一样没脾气,我们跟着逞什么能?在公爷身边帮腔作势意思一下就行了。”

    孙易指着沈溪道:“公爷不治他无礼之罪?”

    朱晖心里那叫一个不舒坦,这个阉人怎么非要给我惹麻烦,这位小祖宗说点儿什么任他说就是,我宁可让他早日滚蛋,也不想跟他置气,我还要求着他回去在皇帝面前跟我表功呢

    你把他得罪了,你落不了好,我也没好处。

    朱晖道:“沈大人既然来了,就一起旁听下商讨内容……沈大人请上座”

    沈溪没想到朱晖对他这么客气。

    果然是人不狠就没人怕啊

    既然朱晖等人正在商量救援事宜,沈溪不再发火,提着剑走过去,帅椅他不能坐,旁边侍卫特别为他添加了一张椅子,如此一来他可以施施然坐下,而那些官比他大的将领则要站着听。

    “沈大人,不知您可有训示?”朱晖客客气气问道。

    沈溪心想,我官不大,还不是带兵的,我做哪门子训示?但有一想,朱晖分明是把他当成钦差了,无论他训示什么,都等于是在代天子说话。

    “没有。本官就是来听听,何时出兵,出兵多少。”沈溪冷声道。

    朱晖本来就没太多主意,在这种时候仍旧表现的犹豫不决,抬头看着在场的军将道:“诸位意下如何?”

    一名叫做李俊的参将走了出来,道:“公爷,沈大人,末将以为如今固守城池方为上策,若出兵往援不成,反倒令延绥镇失守,恐怕鞑靼人会趁机南下,肆虐边境,对我大明危害更甚。”

    朱晖没有回话,侧头看向沈溪。

    意思很明显,这位李参将说的话非常符合他的心意,他想采纳其说法,但要先问问沈溪的看法。

    沈溪站起来指着那李参将道:“如今延绥镇未失守,但鞑靼人犯我边境劫掠百姓的事情少了吗?”

    沈溪一句话,就让在场的将领面露羞惭之色。

    大明军队也不都是窝囊废,还是有许多将领卯足了劲儿想跟鞑靼人一决雌雄,但上峰的意思则是能拖就拖、能避就避,结果拖避到现在,鞑靼人几乎把北关给抢了个遍,百姓流离失所,宣府、大同、太远、延绥、宁夏等边镇一片萧条。

    城丢了,鞑靼人大肆劫掠倒也说得过去,可如今城池都在,鞑靼人还这么猖狂,完全是守领避战之过。

    “这位沈大人,那派出兵马,救援不成……责任谁来担待?”

    又有位叫做杨玉的参将听不惯沈溪的语气,此人属于中间派,不想避战但也不想轻易出击,总要先把责任理清楚了再说,以做到万无一失。

    其实大多数避战派都是老将,而想战的则是年轻急于立功的将领。

    这就是边关的现状,但因老将资历深职位高,说话顶事的还得数老将,所以现在消极避战成为边关主流思想。

    沈溪冷笑道:“那敢问,刘尚书所部若有差池,谁能承担这个可怕的结果?”

    瞻前顾后,是老将的一贯风格,若是出兵先把什么责任都划分好了,那就不是打仗,而是玩政治。军中最可怕的就是将领玩政治,一旦权谋多了,那战场上的事情顾的就少了。

    朱晖道:“沈大人切莫着急,您看这样如何,我们先……静观其变,探探鞑靼人兵马的虚实。这一去一回一百多里,若我们去时,刘尚书部已经……嗯,兵马无法及时撤回,反倒让鞑靼人趁机攻占延绥镇,实在不可取。”

    沈溪真心为刘大夏叫屈,看看你出征后这些人的嘴脸,你在前面跟鞑靼人拼命,后面的这些人则在想办法推卸责任。

    他娘的能不能有点儿血性和担当?

    长此以往,我大明想不亡都困难

    “必须马上出兵,任何责任……由我来承担,只要留下的军队固守城池,哪怕派出援军,榆林城也不会有偏差”

    沈溪几乎是咆哮着发出怒吼,就好似这里真正的统帅是他。

    ps:第二更送上

    天子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