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周姥姥

关灯
护眼
    ,。

    “那臭小子,有什么本事去边关为朝廷打仗?纯粹是给军爷们添乱吧我抱着他吃奶那会儿,也就是个小娃娃,还没现在的运儿大呢”

    周氏嘴上在骂,嘴角却上翘显得有几分得意……嘿嘿,大明的状元郎可是吃我的奶长大的。

    在所有父母心目中,就算孩子再有本事,想的也是少不更事时的模样。

    人生只若初见,在父母对孩子的态度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惠娘劝慰道:“姐姐,沈大人如今已是朝中重臣,皇上派他去边关,说明看重他。别总拿他幼时的事情说事,都已时过境迁了。”

    “也没多长吧?晃眼就是昨天的事,这小子长大了,居然都快让我抱孙子了……嘿,还是韵儿有本事,这么快就生了一个,以后多生几个,娘帮你们带。”

    周氏在来京城的路上,已经谋划好怎么给两个儿媳妇下马威,想好了该如何表现她这个“一家之主”的威仪,但在知道谢韵儿怀孕后,她的态度立马转变。

    到了沈府,周氏就好似个看稀奇的客人,东瞧瞧西瞅瞅。林黛看了不由嘟起了嘴,暗忖:“真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以后是不是该叫你周姥姥?”

    “院子可真大,以后要是我和他爹也能住进这样的宅子,死也值得。”回到前院的会客厅,周氏由衷地赞叹道。

    惠娘笑道:“人都死了,还怎么住人?”

    周氏撇撇嘴:“死在里面,给我当坟地不是也挺好?对了,有憨娃儿的官服没,我想瞧瞧,他回去那会儿,我没瞧清楚。”

    “娘也该进去坐会儿了,黛儿,快过来扶着娘,为娘引路。”谢韵儿让林黛带着周氏到内院去看沈溪的官服,而她自己则被惠娘留了下来。

    惠娘问道:“沈夫人,你是否有事隐瞒?”

    骤然听到“沈夫人”这个称呼,谢韵儿显得有些不太自然,摇摇头道:“掌柜的,你可别抬举我,我哪里是什么夫人?”

    在这年头,虽然可以称呼所有成婚女子为“夫人”,但官宦人家的“夫人”是要有封号才可以。

    按照朝廷规矩,官员需要等为期九年的考评期满后,才会给内眷上封号,包括妻子、母亲、祖父和父亲。

    朝廷有一整套诰敕体系,但京官普遍获得诰命的时间要短过于外官,三年初评期满获取诰命的比比皆是,如大学士谢迁便是三载初考即授敕命,进阶文林郎,推封父谢恩如其官,母邹氏、妻徐氏皆封安人。

    “说正经的,韵儿,你到底有什么事没说?”惠娘对沈溪保持足够的敬重,可对谢韵儿,那是多年的姐妹,就显得随意多了。

    谢韵儿神色略带凄哀,道:“边关战事紧急,听说前段时间朝廷吃了败仗,所以京城周边才会戒严,虽然如今解除了戒严,但前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无法得知。这会儿相公没消息传来,只怕他……”

    惠娘神情冷滞,她称呼沈溪为“沈大人”,显得敬而远之,但实则对沈溪关怀备至。

    现在汀州商会,甚至是她自己,都必须要得到沈溪的庇护,才能在京城立足,否则光是一个户籍问题就足够难为她的。

    “没事的,沈大人足智多谋,他是文臣又非武将,打仗用不着亲临第一线,只要边境各城塞无恙,他生命安全就不会有问题,唯一就是消息断绝,让人牵挂……”

    惠娘说着安慰的话,谢韵儿终于安心了些,这些天来谢韵儿不敢在林黛面前表露,难得有惠娘可以倾诉和体谅。

    惠娘好似一个大姐姐一般,让谢韵儿感觉到无比温暖。

    惠娘强颜欢笑,但当她转身时,赶紧擦了擦眼角将要溢出的眼泪。

    “哈哈哈……”

    内院传来周氏标志性的笑声,极其刺耳。

    惠娘和谢韵儿跨过月门入内,就见周氏站在堂屋前,拿着件官服正在得意地大笑,惠娘上前问道:“姐姐有何美事?”

    “我就是想看看正六品的官服跟从五品的有什么不一样,可看了半晌愣是没看出来。”周氏带着疑惑仔细打量官服。

    林黛赶紧解释:“补子不同。”

    周氏再一瞅,依然不得要领,摇摇头道:“都是鸟,有啥不一样?”

    大明朝的官服补子,文官用飞禽,武将用走兽。

    文官官服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对于周氏这样的无知妇人来说,就看到官服颜色一样,图样纹理差不多,至于补子到底绣的什么,根本分不清五品白鹇和六品鹭鸶有何不同。

    惠娘倒明白些,笑道:“姐姐,您要是觉得看不清楚,等沈大人将来做了四品命官,穿上大红官袍,那时候就容易辨认了。”

    “这样啊。”

    周氏脸上带着期冀,“真好,要是能活着见到这一天就好了。”

    ……

    ……

    黄昏时,周氏和惠娘没有回谢韵儿安排给她们的新家,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在饭桌上,周氏问东问西,就想知道沈溪近况,问他官当得顺不顺利,人情世故处理的如何,有什么麻烦需要帮忙的……

    问的人不烦,解说的人也不烦,就是旁边倾听者有些心烦。

    旁听者中,林黛时不时抬头看周氏一眼,好似在说:“周姥姥怎么还不走?”惠娘则有些心塞。

    这姐姐真是没事找事,人家沈大人有什么困难,你一个普通民妇能帮忙解决?你来京城,对沈大人关心越多,添麻烦也就越多。

    吃过饭,周氏捧着热乎的茶碗,叹道:“这一路上,听那些老百姓说憨娃儿的好话,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如今他身在京城,并未执政一方,乡亲们就知道憨娃儿的好,对他感恩戴德,以后要是到地方当官,百姓肯定对他拥戴有加啊。”

    谢韵儿点头道:“娘,相公这两年的确是做了不少事情,百姓记得他也是应该的。”

    前段日子谢韵儿在街面上也听到这些传言,回家后亲自问过沈溪,沈溪听了大感诧异,因为他向朝廷上奏说华北大旱,原本是通过谢迁之口,不知道为何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上奏本的是他?后来才揣测可能是谢迁找人散发的消息,目的是在民间为他创下个好口碑

    “就怕他骄傲……憨娃儿这辈子,除了六岁前跟我在桃花村吃了点儿苦,之后的路走得太顺,你说这样能有好吗?如果他一步走差了,可能连官都没的做……不行,现在我就得找人写信,让他早些回京,在京城安安生生当个文官,教太子读书,多好?”

    听周氏这么一说,谢韵儿看了惠娘一眼,脸上满是为难之色。

    连沈溪这样的官员都不能随意给家中写信,百姓如何往边关写信?而且也不知道该投寄到哪儿。

    惠娘劝道:“姐姐,一路北上旅途劳顿,今天是第一天到京,我们早些回去安歇吧,沈大人应该用不了几天就能回来。”

    “哦。”

    周氏想儿子都快想疯了,才开心大半天,到了晚上就患得患失,生怕儿子在边关出什么意外,人便不那么有精神。

    谢韵儿带着一家人送婆婆和惠娘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见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个女孩子,谢韵儿瞅了一眼,并不认得此人是谁。

    “可能是个乞儿,绿儿,拿些饭菜出来,让她吃过早些离开”谢韵儿回头招呼。

    “这谁家的孩子,京城地面也有小乞儿?看起来倒是挺乖巧机灵的。”周氏打量那女孩。

    女孩子看到谢韵儿,赶紧站了起来,上前想一把拉住谢韵儿的手,嘴上问道:“这位是沈夫人吧?”

    “你是……?”

    谢韵儿赶紧后退两步,她虽然没有洁癖,但也不想被这脏兮兮的女孩子弄脏衣服或者是手。

    “奴婢是京城李家的人……如今我李家上下都被下狱,只有沈大人能帮忙……呜呜呜……”

    听这女孩提到李家,谢韵儿猛然想起,这谢府老宅好像就是李家人帮忙赎买回来的……当然,是沈溪用帮忙修画换回,属于公平交易,算不得受了李家多大恩惠,反倒是沈溪帮衬李家更多一些。

    “李家?怎么了?”谢韵儿满脸不解。

    李家家大业大,产业不少,这样的大户在京城都算得是上等人家,但不知为何居然便出事了?

    那女孩哭诉:“都怪我家少爷,他跟高家公子走的太近……就是户部高侍郎家的公子,前些天朝廷将高家查封,刑部来人说我们为高家行贿,不仅抓走了人,把铺子和宅子也给封了,李家不认识什么大人物,我家小姐……在狱中叮嘱我,一定要找到沈大人,只有他能帮助李家脱离危难。”

    周氏和惠娘听了半天,没太明白这女孩的意思。

    周氏皱了皱眉:“憨娃儿跟李家是什么关系,他们出事了怎会叫憨娃儿帮忙?”

    谢韵儿蹙眉道:“娘,回头我再跟您解释,此事有些复杂。这位姑娘,看样子你也经过一番磨难,不过我家老爷如今尚滞留边关未回,实在难以施加援手,若老爷回来,妾身定当转告。”

    “求求夫人一定把此事告诉沈大人。”那女孩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可就算她把头磕破了也没用,因为沈溪的确不在京城。

    而且谢韵儿对李家人尤其是那李二小姐有一定反感,主要是当初李家“恩将仇报”,后来她察觉李二小姐姿色过人,在其亲自来谢府送礼物时便留意上了,不自觉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意识。

    谢韵儿清楚自己在沈溪心目中的位置,她需要给沈溪管好这个家……但是,论美貌,她不一定比林黛强,年岁还大了好几岁,会更早年老色衰。那李家二小姐在持家上也是一把好手,还比她年轻,若沈溪跟这个李二小姐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对她会有一定影响。

    “姑娘放心吧,这里有点儿碎银子,你先拿着好好过日子。等沈大人回来,妾身自会与他细说。”谢韵儿作出承诺。

    姑娘千恩万谢离开,等人走了,惠娘才侧过头提醒一句:“好像是权贵之间的争端,最好别给沈大人招惹麻烦。”

    谢韵儿诧异地打量惠娘。

    大掌柜以前不是最热心助人吗?

    连不认识的人都能对待如亲人一般,今天为何就突然转性,不像是以前那个救人于危难的孙姐姐了。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