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七章 买人

关灯
护眼
    ,。

    一所大宅子,加上二十名奴婢,家具装饰这些应该也是现成的,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而言,这可是笔不小的赏赐。

    沈溪甚至觉得,这比给他升官更加实惠。

    皇帝赐予的一定是豪门大宅,那种商贾人家的小门小院不可能拿得出手,以后他的府邸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称之为“沈府”了。

    从前途来说,官位更重要,不过从沈溪目前的处境来说,这宅子比官位对他更有吸引力。

    “几时赏赐?”沈溪问道。

    谢迁打量沈溪,无比惊讶:“你小子,就一点儿不想在仕途上有所追求?”

    沈溪笑道:“陛下赏赐我美宅还有仆婢,对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作为臣子的岂能贪得无厌?”

    谢迁气得差点儿跺脚,本来他还绞尽脑汁想把沈溪的不满情绪压下去,现在看来,简直白担心了,这小子立下那么大的功劳给所宅子就轻易打发了,要知道这种建功立业的机会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至于具体事宜,由户部的人跟你说,明天早些到詹事府,老夫带你进宫谢赏。”谢迁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转身便走。

    沈溪本想早些回家,但这会儿他反倒不急了,安心留在詹事府等户部过来颁赏之人。

    既然第二天要进宫谢赏,那赏赐不会拖过今天,沈溪等了一个多时辰,连讲案都准备了两份,户部那边终于来人。

    来者是户部赃罚库副使,从九品的官职,专程前来把宅子的契约交给他,并带他去看房子。

    等到了地头,沈溪知道这房子原来是朝廷抄没犯官的产业,恰恰这个人沈溪认识,正是前户部侍郎高明城。

    高明城初进京城时身家巨富,买这栋大宅耗资不菲,虽然恪于礼制不敢太张扬,但怎么都配得上他侍郎的身份,称为官邸毫不为过。

    高家人丁不盛,高明城这个宅院主要是给孙子高崇及其妻妾住,高明城边关运粮被鞑靼人所劫,责任其实并不在他身上,但趁着弘治皇帝龙颜大怒的机会,早就盯着高府的厂卫出动,将高府查抄,连高崇也被剥夺监生资格,下狱问罪。

    但在刘大夏反败为胜取得大捷的消息传到京城后,弘治皇帝下旨把高明城的罪给赦免了,高崇也给放了出来,只是抄没的家产户部却没打算归还。

    “沈大人不知,这高侍郎为人还算方正,仅有妾侍一人照顾起居。可惜他有个不争气的孙子,沾花惹草,妻妾有十数人,没娶进门的那就更多了,还有一帮狐朋狗友,抓捕他的时候简直闹得乌烟瘴气。”

    “高府查抄后,高侍郎祖孙之妻妾俱都被抄没,不过高侍郎的妾侍病死狱中,他孙子的妻妾倒没灾没病,这会儿都给还回去了,只是听说有几个……哈哈,您明白的。”

    沈溪的确明白了,在官场,尤其是京城这种地方,一旦有官员落罪,对于其家眷来说那无异于一场生死大劫。

    当官的谁没个仇敌和看不对眼的?

    如果你倒霉了,确认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别人就会落井下石,你的母亲、妻妾、女儿被发配落罪,那些政敌肯定憋着一股坏心思花钱把人给买去,你当官的时候没法治你,你倒霉了我还不能从你的女眷身上讨回点儿利息?

    若是朝廷重臣下狱,通常没人敢动手脚,因为这种人人脉广泛,手眼通天,谁知道哪天他被皇帝想起,重新予以重用呢?对这类人,一般都是恭恭敬敬侍候着。

    而正直之臣获罪,肯定会有佩服其人品的官员出面保其家眷,情况也不会太糟。

    可高明城是什么人?本身就是个被朱祐樘破格提拔任用的赃官,再加上人死如灯灭,他的府邸一查抄,高崇和他那些妻妾跟着倒了霉,到最后发觉是个乌龙,却已没法在把那些女人完好无损地“归还”。

    偏偏高崇吃了哑巴亏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陛下只是赦免了高侍郎的罪,其实高家人还是戴罪之身,目前东厂和锦衣卫依然盯得很紧”

    户部来的赃罚库副使继续为沈溪说明,“跟高崇关系不错的京城巨贾李家跟着倒了大霉,一家老小俱都被下狱,就等着过堂发配了,罪名却仅仅只是个行贿……话说这年头经商的,哪个不给当官的孝敬?”

    对于李家的事情,沈溪无言以对,以前他就觉得李家大少爷李愈跟高崇走得太近不妥,但大家交情不到那一步也就没有出言提醒,这下好了,偌大的家业仅仅因为其一念之差灰飞烟灭。

    沈溪本想问问寿宁侯怎么没出手帮高家,但细细一想,高明城人都死了,高家对张氏兄弟来说已没有丝毫利用价值,反倒不如借着高明城的案子,查抄一批向其行贿的商人,趁机大捞一笔。

    沈溪甚至笃定地判断出,李家被抄没的产业多半落进张氏兄弟的口袋。

    “可惜,可惜。”沈溪摇头叹息。

    “沈大人有何可惜的,莫非沈大人对李家小姐感兴趣?”那户部赃罚库副使突然暧昧地笑了起来。

    “哦?此话怎讲?”沈溪好奇地问道。

    这位户部小吏神秘兮兮地说道:“下官在刑部有认识之人,听说这李家小姐不但样貌出众,而且见识和才学俱都不凡,这会儿已是戴罪之身,案子审结后李家人男的会发配边疆,女的则发配教坊司,这位有教养和才貌的李小姐肯定到不了教坊司就会被人带走,若大人有兴趣的话,下官可以帮忙安排……”

    沈溪这才明白眼前这位户部官员口中的“安排”是什么意思,就是花钱把人给买下来,这也是当官的赎买落罪官眷的一种常用办法。

    有买卖,就会有中介,而这位赃罚库副使既然专门掌贮存官府没收财物,肯定跟刑部脱不了干系,人脉自然广泛。

    沈溪想到李二小姐曾经入过自己的画,当初自己还熬夜给她画桃花美人图,又想到最后一次见面时她见到自己与周胖子在一起时掩面哭泣而去的场面,心中多少有些不忍。

    但沈溪自问,并没有把李二小姐占为己有的想法,因为他跟这位李二小姐关系还没亲密到那一步。

    “怎么个安排法?”沈溪问道。

    “这个……自然要花上一点儿银子,下官听说沈大人家中营商……沈大人可别误会下官的意思,下官就是朋友多点儿,获得消息的渠道也比旁人多,不是有意要探沈大人的底……”

    沈溪点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下官名叫彭余,取年年有余之意,别人都叫我‘小鱼’,大人怎么称呼都好。”

    沈溪点了点头,这彭余三十出头的模样,老成世故,一看就有点儿钻营的本事。

    沈溪问道:“那把人买出来,大约需要花多少银子?”

    “大人还真问对人了,若人在刑部审结之后再买,那自然贵许多,因为到时候知道的人多了,看到李小姐本人的相貌后这一来二去相互比价,那价格自然居高不下……”

    沈溪点了点头道:“拍卖自然会贵一些。”

    “拍卖?下官不懂大人的话,但下官确实在刑部有些关系。”彭余脸上有几分得意,“把人扣下,让刑部大牢的人给报个自缢或者病殁,人就能倒腾出来,这事不经过朝廷,旁人也不会追究,只是要给人改名换姓。”

    沈溪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说果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一般的落罪官眷,等到审案结束发配教坊司的时候,基本都是要过刑部堂口,一般官员要买人,也肯定是走刑部职司官员,或者是走教坊司、浣衣局这些门路。

    可若是人在牢房直接就给报亡,连刑部大堂都不过,人就等于是被底下这些官员私底下给倒卖了。

    “不会有麻烦吗?”沈溪问道。

    “大人过虑了,这养在深闺的女娃,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几个人认识?就算上面查,只需要随便找个女尸替代,绝对不会出什么差错,以后大人随便给上个奴婢的籍,养在深宅大院里,谁能见到?”

    彭余笑得有些奸诈,一看这种事他没少做。

    沈溪问道:“落罪的人你们都这么干?”

    “哪儿敢啊,商贾和小门小户人家落罪还好说,若是达官显贵可就不好应付了,大人想啊,那官当的越大,背景也就越深,如果哪天他被皇上想起来,从大牢里放出来重用,谁欺负了他的妻女,他会放过吗?”

    “退一步讲,就算是皇上想不起来,这官员最后倒霉了,被判充军或者是问斩,但他们为官时得罪的人肯定很多,若是有哪位权贵想买人,结果却给报毙,刑部这边依然要彻查,自然拔起萝卜带出泥……以前因为这个出过好几回事情,所以现在我们行事都很谨慎,通常不敢找官员家眷的麻烦。”

    沈溪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彭余突然有些紧张道:“大人,我也就随便说说,要是大人向有司衙门检举,下官死都不会承认,您老是翰林官……一般文人都好这个,下官才跟您说,要是监生和乙科的官员,下官还不稀罕搭理他们呢。”

    “您老是东宫讲官,将来太子面前的红人,下官指不定要您老照应。下官不敢多收您银子,但刑部那边总是需要打点,您看这样行不,给下官九十两银子,下官保管把事情做得妥妥当当”

    听到这价格,沈溪不由一叹。

    当初李二小姐出手把谢家老宅和店铺给赎买回来,经手的可是上千两银子,如今轮到她自己,一共也就九十两,就被像货物一样贱卖了。

    不过这总比买个丫鬟什么的贵多了,小玉她们入门,每人的价格也不过十两。

    十两银子对于六口人的小康之家来说,足够一家人一年用度,还能有所结余。其实九十两,对于这时代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毕竟沈溪的年俸也没九十两。

    “好,那就劳烦这位兄台帮忙安排。一会儿跟我回府,我让人把银子给你……”沈溪道。

    彭余没想到这笔买卖谈得这般顺利,不由惊讶地问道:“大人不怕下官偷奸耍滑有所欺瞒?”

    沈溪笑着拍拍彭余的肩膀:“以老兄的人脉,若是连这点银子都坑的话,以后谁还敢找你做生意?再说了,期满我于你有何好处?难道你就不怕我事后报复?”

    “这倒是,沈大人就是不一样,若是碰上那些年老的官员,跟他们说说,他们讨价还价半天,还是大人您干脆,下官以后有这种买卖,一定想着您。”

    沈溪笑而不语,心里却沉甸甸的。

    因为他自己也是这官场中的一员,若是一步不慎,那今日在别人身上出现的情况,就有可能落在自己身上。

    ps:第二更送上

    天子争取再写一章,但老家这边很吵,估计更新得凌晨了,抱歉

    同时推荐朋友新书《最后的超级战士》:西南战区飞鹰战队赴东南亚执行a级任务,意外遭遇强敌伏击,仅队长秦天一人生还。精神遭受重创的秦天,在战区的考察任务中离奇杀俘,最终被开除军籍复员还乡。脱下军装,兵魂犹存,战斗不会停止兄弟,既然我活着,就让我为你们战死复仇路上的血与火,孕育出了一个超级战士和他的传奇部队。

    链接:http:.qidian.book1003539930.aspx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