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二章 乡试主考

关灯
护眼
    ,。

    沈溪把李衿安顿好后,拿了些散碎银子让丫鬟和老妈子准备过年的东西,随后又给了李衿十两银子用于平时用度,至此他就可以不用再时时刻刻挂在心上了。

    以沈溪现在的身家,养个外宅毫不吃力,从五品的翰林官正式的俸禄虽然不多,但如果加上平时的柴薪银、直堂银等等,小日子不要过得太爽。

    因为身份改换,李衿穿着相对干净朴素的布衣,一身粗布荆钗的打扮,让沈溪感觉一种素颜的美。

    “这里的事情,大多需要你自己打点。”沈溪提醒道,“不过你若走出这家门口,等于自取其辱,我不会顾念什么交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沈溪把话说得很决绝,主要是要让李衿明白现在的处境……这院子就是你的囚笼,在里面安心当笼子里的鸟雀,就算你要走出去,也要等李家案子彻底审结之后。

    至于李衿是否会按照他所说的做,沈溪并不太在意,尽量让老妈子和丫鬟看管好人,合适的时候把人送出京城,那此事就暂告一段落。

    腊月三十,除夕当日。

    这是沈溪当官后在京城过的第一个春节,需要准备的东西真心不少。

    首先是要准备礼物,倒不是给翰林院、詹事府的上司以及六部堂官送礼,他没那兴致,同僚那边他也没打算送礼,送过去送过来折腾得太累,还不如君子之交淡如水,心意到了就好。

    这些礼物主要是送亲朋好友。

    老爹老娘带着弟妹到京城,总得送点儿年货过去表达心意,惠娘带着女儿到京城,人生地不熟,也需要送些。

    还有谢铎那边也要送礼,送礼时他还准备亲自上门,顺便从谢铎那里讨几本书回来看。

    自从去了一趟边关,沈溪觉得做一个文臣也不错,每天按时上班下班,风花雪月,优哉游哉,不用像战场上那般时时刻刻提心吊胆随时都要跟人拼命。

    “相公,礼物清单已准备妥当,您看有何错漏?”谢韵儿不愧是贤内助,有些事不用沈溪提醒,她就办得妥妥当当。

    沈溪看过后点了点头:“蛮好的,夫人辛苦了。”

    “相公说什么话,这些本是妾身的本份,何来辛苦之说?”听到沈溪关切,谢韵儿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女人最难得的是得到自己男人的欣赏。

    重生这个时代,沈溪的大男人思想日益严重,不过他自认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把全副身心都交给他的女人。

    沈溪这边礼还没送出去,皇宫和寿宁侯府的过年礼物居然提前到了,绸缎、布匹、茶叶、瓷器……都是些精美华贵的东西,这些加起来足以顶得上沈溪一年的俸禄。

    谢韵儿很高兴,她不知道沈溪会有这么多的赏赐。

    “真不老少。”

    谢韵儿笑道,“可之前宫里赏赐的都还没用完呢。”

    “那就给爹娘送几匹布过去,还有掌柜那边,也送点儿,话说我回到京城后,还没见过她……”

    沈溪心底多少有些失落,他自问来到这个世界后,心中牵挂最多的女人不是便宜老娘周氏,也不是林黛和谢韵儿,想的最多的却是惠娘,这是一种极其复杂难明的情感。

    谢韵儿不知道沈溪心中藏着对惠娘的企图,笑道:“妾身只见过掌柜的一次,要不下午妾身陪相公一起过去吧,正好看看曦儿那妮子,听说如今已出落的亭亭玉立了。”说罢谢韵儿对沈溪眨了眨眼,对于沈溪和陆曦儿的关系,她清楚得很。

    沈溪虽然一直把陆曦儿当作妹妹,但陆曦儿没有把沈溪当作大哥哥,陆曦儿很早就说过要嫁给沈溪,那时或许是儿时的戏言,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陆曦儿对于沈溪的感情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变化,如此一来,有些事便不可避免地会拿到明面上来说。

    可惜到目前为止,惠娘似乎并没有把女儿嫁进沈家做沈溪妾侍的意思。

    “你去吧。”沈溪想了想,最后还是回绝了,“我下午要去国子监拜访谢老祭酒,回来应该很晚了。”

    “嗯。”

    谢韵儿点了点头,“听说掌柜的这几天已把商会在京城的生意整合起来了,又开始忙碌,妾身很佩服她,她算得上是个大能人,恐怕连许多男人都及不上她。”

    沈溪摇头苦笑了一下。

    若说天下间哪个女人对自己最刻薄,惠娘算得上是第一号人物。

    这年头手头握有大笔钱财的人,照理不会对自己太刻薄,通常会花钱置地当个大地主,只要不与权贵发生冲突,安稳一生没有任何问题。可惠娘就好似那天生喜欢折磨自己为乐的人,这或许跟惠娘本身是寡妇的身份有关,她想用事业心来麻痹自己,所以才会到一个地方就大展拳脚。

    对此沈溪有些无可奈何。

    ……

    ……

    吃过午饭,沈溪乘坐马车到城北的国子监见谢铎。

    谢铎寓所外门可罗雀,倒不是说没人想拜访他,只是客人来了连门都进不了,老是吃闭门羹,久而久之也就不再登门了。

    只有沈溪把谢铎的居所当成自家后花园,想何时来就行,而每次都会得到谢铎的盛情款待。

    今天谢铎似乎猜到沈溪会来,在家里准备好了西湖龙井等他,沈溪到了后,谢铎甚至拿他刚画好的山水画让沈溪点评。

    沈溪仔细端详。

    画的主体是一个烟波浩渺的大湖,湖边有一个亭子。一位老叟坐在亭边的红松树下垂钓,悠然自得。上面有谢铎题的诗:

    雁湖高处不胜舟,见说诸天在上头。定有琼台非世界,更无花木亦春秋。谈空漫忆三生在,飞锡终谁一到休。不识阆宫蓬岛外,几人曾伴赤松游?

    “谢师的画好,字也好,可谓相得益彰,令人叹服。”沈溪赞叹道。

    “你就会捡好听的说,谁不知你和唐寅斗过诗画,如今你们的画还挂在闵生茶楼,老夫曾去看过,画的确很好,可惜少了那么一点儿意境。”

    沈溪心说这才是赏画的行家。

    当时他只是为了跟唐寅斗气,取的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哪里顾得上画作之外的东西?

    说了一会儿诗画,二人坐下来,谢铎突然发出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明年就是乡试年了。”

    “嗯?”沈溪打量谢铎,不明白他为何提及此事。

    “其实有些事你应该明白,这大明科举中,最重要的是会试和殿试,可两京乡试同样不可小觑,才子名家辈出。老夫获悉,这届乡试中,有许多年轻才俊都会参加,其中有很多跟你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当然他们没法在功名上超过你……”

    沈溪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我已经是三元及第而且是连中三元,就算能跟我打个平手,也没法超过我。

    “谢师这话学生不太明白。”沈溪坦诚地说道。

    “何必说得太过直白?”谢铎看了沈溪一眼,但见到沈溪两眼清澈,并没有贪心杂念,又道:“好吧,迟早你要知道,顺天府和应天府乡试,一向由翰林官充任,其中通常又由詹事府内供职的官员担任主考官,这也就是说,你很有机会成为顺天府和应天府举子们的座师。”

    沈溪诧异地摇了摇头:“学生资历太浅,怎么排也轮不到我吧?”

    “这可说不准,若是往常年乡试,论资排辈的事情确实有,不过这两年陛下重用年轻人,你便是其中一个,从如今两京儒林的声望来看,你与那些老资历的翰林官相比不遑多让,连老夫都不知道你何时创下的偌大名声。”

    沈溪想了想,恐怕主要还是他十三岁便连中三元带来的名气,再加上谢丕等人为他宣传心学以及谢铎帮忙出《聊斋志异》都有加成,但最主要的还是他官运亨通,如今又贵为东宫讲师,一旦太子登基,他入阁的希望很大,因此很多人想巴结他,变相地为他扬了名。

    “那按谢师的意思,是我有机会主考两京乡试咯?”沈溪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大致来说确实如此,至少让老夫举荐的话,你是第一人选,至于别人怎么想的老夫不太清楚,但傅尚书对你的评价颇高,老夫与他交谈,他对你有颇多赞誉。”

    顺天府和应天府乡试,究竟让谁来作为内帘官,并非是皇帝的一言堂,而是由礼部筛选人员后交由内阁,内阁核准上报皇帝,通常皇帝都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为难臣子,可以说礼部拥有很大的权利。

    谢铎身为国子监祭酒,同时身兼礼部侍郎,跟尚书傅瀚关系不错,再加上沈溪在迎接佛郎机使节上给傅瀚留下奇佳的印象,傅瀚对他推崇有加。

    如此一来,礼部一位尚书和一位侍郎都觉得他是两京乡试主考的不二人选,他还真有可能接任此差事。

    乡试要到八月初举行,朝廷通常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进行准备,主要是应天府那边路程较远,把人安排好后,要提前两三个月出发,过去后把事情安排好差不多就要开考了。

    沈溪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无论是否主考两京乡试,学生以为……都没什么了不起,学生如今只想把詹事府的差事做好,教导好太子。”

    “随你怎么想。”

    谢铎摆了摆手,“有时候觉得你年轻气盛,做事冲动,连堂堂的泉州知府也说拿便拿下了,可有时候又觉得你太过世故老成,对于功名利禄看得很淡,这一切同时出现在你这年岁的人身上,可真是异类。”

    “不过,谁叫你小子本身就是大明官场的异类呢?”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