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三章 大年夜的女人

    ,。

    其实在沈溪看来,自己的的确确是个异类……穿越者难道不是任何时代都不应该的存在吗?

    同时,沈溪还觉得,自己自重生后,运气好到不能再好,出了桃花村便遇到惠娘这样有些执着但能帮他实现心中计划之人,在科场上更是一帆风顺,几乎没有遇到太大的波折,每到难关时总有贵人相助,人生路实在太过顺利。

    本来沈溪预计走完科举路,至少要到十七八岁以后。

    此后沈溪跟谢铎没有聊更多关于乡试主考官的事宜。

    其实关于他担任两京乡试主考官的风声,自打沈溪从泉州回来官升一级后就有了,身为翰林官,又在詹事府担任要职,还兼着东宫讲官和日讲官的职务,不但官员们在琢磨这个事情,下面那些士子也盯得很紧。

    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科举超乎寻常的重视,对于科举相关的人事变动最是敏感,许多学子被这种风气带动,想的不是凭借真才实学金榜题名,而是想通过结交主考官,又或者是揣摩主考官的喜好等方式,更直接有效地过关。

    沈溪临走的时候,跟谢铎借了几本书回去。

    相比在官场钻营,沈溪现在更喜欢安安静静地读书,主要是受刘大夏打压他功劳的影响。

    有功而不得赏,就算知道刘大夏做的是对的,而他自己也没有竭力争取,可想到自己用性命拼回来的功劳被人瓜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正因为如此,沈溪干脆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悠闲随意些,同时趁着年轻多学点儿知识。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少年学《书》、《经》,翰林院学史,经史贯通后再钻研文章之道,经史文章皆擅长,至少在翰林院不担心被人为难。

    ……

    ……

    大年夜,沈溪带着妻妾到沈家租住在积水潭旁的院子过春节。

    谢韵儿和周氏在厨房帮丫鬟们做年夜饭,沈溪则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借助桐油灯散发的昏黄灯光,观看从谢铎那里借来的书籍。

    沈亦儿在他前面来回奔跑,不是发出欢快的笑声。

    “大哥,你教我认字,我很聪明的,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沈亦儿比她的弟弟更像男孩子,小妮子不满五周岁,却已经像个小大人,头脑精明,鬼主意一个接着一个,据说连陆曦儿也常被她欺负。

    沈溪问道:“你想学什么?”

    “我想学大哥考状元的学问,将来我也想考状元。”沈亦儿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说着不合身份的话。

    她话音刚落下,周氏恰好从外面进来,听到这话一巴掌拍在沈亦儿的脑门上,怒道:“死丫头说什么呢?给我老实点儿,等老娘把你拉扯大就要送到别人家里,你要是不消停,连个好人家都嫁不到。”

    换做沈运的话,挨了这一巴掌早就哭得稀里哗啦,换作沈亦儿,小脸上却做了个不屑的鬼脸,吐了吐舌头,显然小丫头对老娘的这一套管教方法已经免疫了。

    “娘,亦儿学点儿东西也是应该的,最起码要识字,以后可以读读《女训》什么的。”沈溪笑道。

    这话马上得到沈亦儿的赞同,虽然她连什么是《女训》都不知道。

    周氏骂道:“你个臭小子也不想想,女娃子学那些东西顶什么用?跟你孙姨一样,一辈子劳碌命?看看老娘,大字不认识几个,不照样嫁给你爹,把你培养成状元?”

    果然,周氏很自恋,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好,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作沈家中兴的大功臣。可惜沈溪没办法提醒,若他不是穿越者的话,想在周氏手底下有出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周氏对待儿女比起祖母李氏还要刻薄,这样的母亲的确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但周氏又是一个复杂的女人,她对儿女确实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母爱,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出来。

    倒是谢韵儿进来说了一句中肯的话:“娘,如今咱们门第不同了,亦儿这丫头将来要嫁入官宦人家,若是连《女训》都不会,那些世家大族肯定会嫌弃。”

    “这样啊?”

    周氏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也对啊,老娘虽然嫁得好,也培养了个好儿子,可终归嫁的不是什么有本事的男人。现在我们已经是官宦人家,以后要给她找好人家,就得让她学点儿东西……但我得先说好,只能教她女孩子学的,绝对不能接触那些四书六经什么的,知道吗?”

    沈亦儿纠正道:“娘,是四书五经”

    “啪”

    周氏一巴掌又拍在沈亦儿的脑门上,“老娘说是六经就是六经,娘教了你大哥一个状元出来,还能不知道?”

    沈亦儿委屈地道:“大哥,曦儿姐姐明明说是五经的……”

    可惜沈溪并未仗义执言帮她,因为如果他反驳的话,不知道要引来周氏多少闲话,干脆闭口不言,把周氏打发出去做事。

    吃过晚饭,沈溪本想早些回家,可周氏却愣拉着谢韵儿说家常话,于是周氏和谢韵儿进房去了,沈明钧则好像个佣人一样在厨房帮忙。

    林黛苦着脸坐在沈溪旁边,一边看沈溪读书,一边看沈亦儿在那儿“咯咯咯”地欺负沈运。

    “哇……娘,姐姐她欺负我”

    沈运大了一岁后,终于不再是以前的小受气包,他此时也学会了告状,因为周氏说过,只要姐姐欺负他就必须告状,否则连他一块儿打。

    林黛愁容满面,赶紧把小叔子拉过来安慰一番,虽然沈运年岁小,但似乎很会“吃豆腐”,抱着林黛的腿就不肯松开,鼻涕眼泪都往上抹。

    “我的新衣服……都被你弄脏了”

    林黛脸色剧变,差点儿就要伸手打沈运,可被沈溪一瞪,她赶紧装出一副乖巧贤惠的模样。

    沈溪拿着书,悠然道:“脏了回去洗过就是,或者改天再做一身。”

    林黛没好气地道:“这身就是刚做好的,第一次穿呢。哼,原来小孩子这么麻烦,以后我才不生……”

    其实跟沈运很像,林黛也完全是小姑娘脾气,尤其在见到大哥后,她心情似乎越发烦躁,时不时就闹小性子。

    沈亦儿瞅了一眼,笑着说道:“我给嫂子擦擦……”说着,她拿出手帕,乖巧地帮林黛的忙,引来林黛极大的好感。

    沈溪见到这一幕摇了摇头。

    沈亦儿从小就是个小调皮鬼,懂得察言观色,不是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看来长大后必定精灵古怪。

    ……

    ……

    就在沈溪没精打采时,突然从门口探出个小脑袋,沈溪猛一瞅似乎有些眼熟。

    “沈溪哥哥……”

    声音喊出来,一股香风扑面而至,直接冲在沈溪怀里,差点儿把沈溪坐着的椅子给掀翻在地。

    不是别人,正是自小就立下宏愿嫁给沈溪的陆曦儿。

    沈溪一时招架不住这热情,赶紧把陆曦儿从自己怀里“解”下来。沈溪惊讶地问道:“小丫,你怎么来了?”

    “娘不许我出门,我就偷偷跑了出来,让小玉给我开的门,我就进来了。”陆曦儿与沈溪久别重逢,抹着眼泪说道。

    沈溪把陆曦儿身体掰正,然后仔细打量,发现曾经的小妮子真的长大了,忽闪的大眼睛跟以前一模一样,不过眸子里多了几分痴缠,个子长高了,五官也张开了,是个比之林黛毫不逊色的小美人儿。

    “沈溪哥哥,你怎么不来找我?”陆曦儿有些委屈地问道。

    沈亦儿扯了陆曦儿一把,道:“曦儿姐姐,你让开些,这边的腿是我的。”小小年纪居然有主权意识,沈亦儿把陆曦儿往旁边拽了拽,然后自己抱着沈溪的腿,惬意地坐了上去,就好像女王上位一样,而沈溪就是她的龙椅。

    “哼。”

    林黛看着曾经的玩伴,瑶鼻轻轻一哼,“你的沈溪哥哥,如今已经娶了我,当然不会再看你了。”

    一句话,就让陆曦儿原本止住的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落。

    沈亦儿得意地道:“黛儿姐姐,我娘说了,你是我哥的小妾,我的嫂子只有一个,就是韵儿姐姐。”

    这下林黛不乐意了,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嫂子和小姑子的良好关系,瞬间破裂。

    真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沈溪道:“没有的事情,都是我的妻子,一视同仁。曦儿你别多想,我只是刚回京,没时间去见你而已。”

    陆曦儿听到这话,脸色好看了一些。

    沈溪问道:“你娘呢?”

    “娘在家里,这几天都在房里看账册,可忙了,她没时间搭理我,我是偷偷跑出来的……”陆曦儿想了想道,“这会儿娘还在看账册,连年夜饭都没吃呢。”

    沈溪没想到惠娘对自己刻薄到这种程度,在大年夜仍旧用沉溺工作的方式来麻醉自己,这得有多大的自虐心理?

    惠娘自己不心疼,沈溪却一阵揪心,在很多人看来,这应该是个脾气古怪不可理喻的女人。

    “曦儿,我跟你一道回家,我正好去看看你娘亲。”沈溪站起身道。

    林黛立即出言提醒:“你……娘不许你去孙姨家里。”

    “我只是过去拜年,难道这不是应该的吗?”沈溪道,“给长辈拜年,那是基本的礼数,你不想去就算了。”

    林黛小脸上带着几分委屈。她不想沈溪去陆家,不是防备沈溪见惠娘,因为她从来都把惠娘当成长辈看待,她是为了防止沈溪和陆曦儿相见,“旧情复燃”,不过如今陆曦儿已出现在沈溪面前,那阻不阻拦已没意义。

    “去就去,我们一起。”林黛撅着嘴道。

    “你留在家里,若爹娘问及,你就说我出去走走,好好清静一下。”沈溪说完,不理会林黛,让陆曦儿引路往陆府去了。

    ps:第二更

    今天天子从老家泸州回成都,人太疲劳了,就这两更明天争取恢复三章的正常更新,再择机爆发

    谢谢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