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七章 去草原的使节(第四更)

    ,。

    正月十六,沈溪到詹事府坐班。

    经过半个月的休沐,沈溪精神好了许多,就算是为太子讲课站上一整天,也不会觉得疲累。

    但真正到东宫进讲,得等到正月十九去了,也就是说他还有三天时间准备讲案。

    年后同僚间的第一次见面,少不得相互拜年和聊一聊过年时的见闻,沈溪在詹事府中已算高层官员,过来给他拜年的不少,沈溪一一还礼。等他落座后,才发觉位子上多了什么东西。

    沈溪清楚记得,年前明明把办公桌收拾过,讲案等文档全都带回了家,可眼前桌子上凌乱地堆砌着纸张,上面写的东西基本都是关于九边防卫的,沈溪好奇地逐一拿起来端详,笔迹陌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能在休沐时进入詹事府,此人就算不在詹事府供职,也应该与詹事府关系密切,连一般勋贵都不能轻易进入詹事府这种直接向皇帝负责的衙门。

    “看起来,此人对九边防备倒有些心得。”

    沈溪把纸张上的内容看了看,上面写的东西有一定见地,跟他和王守仁的主张有所不同,此人主张与鞑靼人修好,同时利用草原上各部族的矛盾,表面上帮助达延部,但在暗中却资助其他部族,使得草原无法完成统一。

    这招又狠又毒,具有一定的针对性,但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说是帮助达延部,但达延部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暗中资助别的部族,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会让大明跟达延部的矛盾愈积愈深。

    沈溪心想:“到底是什么人写的这些东西,你写就罢了,非要把这些没有头绪的东西送到我案前,莫非是让我帮你梳理清楚?”

    “咳咳。”

    就在沈溪拿着这些凌乱的纸张暗中揣摩分析的时候,一个清嗓子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大学士谢迁,这会儿他正黑着一张脸,背负着双手走了过来。

    “谢阁老,下官给您拜年了。”沈溪用镇纸压住这些纸,起身向谢迁恭敬行礼。

    “看什么呢?”

    谢迁往桌子上瞄了一眼,不过他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具体写的是什么,很快将目光收回,质问道:“年初给你府上送礼,为何不到老夫家里谢过?”

    沈溪惊愕地问道:“谢阁老送礼给别人,就是为了获得感谢?”

    谢迁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瞪着眼睛道:“你小子诚心跟我装糊涂是吧?”正要发作,突然想起这里是詹事府的公事房,很多人在旁边看着,当下一摆手,吩咐道,“走,出去说话。”

    沈溪不得已,只能跟着谢迁一起到了外面的院子,人刚走身后顿时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

    “这位沈状元可真有本事,才到詹事府一年多时间,就出去办了两趟皇差,谢阁老来詹事府,十次有九次都是找他,你说这事儿有多稀奇?”

    沈溪当然也知道这些非议,其实偶尔他也在想,谢迁可是内阁大学士,位高权重,真有什么吩咐的话完全可以派人来詹事府叫他去内阁,一通官腔和下马威下来,自己非得低眉顺眼老老实实办事不可,大可不必对他如此礼待。

    谢迁道:“是这样,老夫送礼给你,是想请你帮老夫做一件事。”

    沈溪心想,果然来了,不知道这回又有什么棘手的难题不过毕竟对方是内阁大学士,不敢怠慢,恭敬地道:“谢阁老请讲。”

    “你一定以为又是朝廷有什么事情吧?哼哼,老夫其实是为私事找你,犬子……你也认识,他今年乡试,老夫要找人辅导他的课业,思来想去只有你合适,因此准备请你帮个忙。”谢迁道。

    沈溪摇头苦笑:“谢阁老莫不是言笑?您老的学问,学生远有不及。”

    “内阁事情那么多,我有时间教儿子吗?”谢迁不满地瞪着沈溪喝斥。

    沈溪心想,你这是请先生还是请伙计?对儿子的先生就这态度?谁还敢到你家去教导你儿子?

    再者说了,你要为朝廷做事,我就不做事了?

    谢迁也发觉自己态度有些问题,改而用平和的语气道:“不劳烦你太多时间,每旬去一次便可,他有何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你。另外……”顿了顿,谢迁又道,“老夫有一孙女,名叫君儿,你早见过了,她有一些女学上的事情不太明白,你多指点她一些。”

    “嗯?”

    沈溪诧异地打量谢迁,心想谢老儿今天莫非吃错药了?

    谢迁自打听说他娶妻后,马上阻止他跟谢恒奴见面,甚至连谢丕跟他有交情也为谢迁阻拦,怎么今天突然变脸,又是请他回去当儿子的先生,又让他教授孙女学问?

    这中间一定有阴谋

    沈溪当即婉拒:“请谢阁老原谅,学生要教授太子学问……年前落下一些课程,若教得不好,陛下那边怪责,学生可无法承受。”

    谢迁眯眼打量沈溪,好似在说,现在我可是给你小子机会,少跟我打官腔。

    “教导太子需要很多时间吗?老夫在詹事府右春坊右谕德职位上为尚是太子的皇上授课的时候,还没你呢……”

    谢迁补充道,“至于束脩方面,自然不会亏待。你若不去,老夫明日就带着礼物到詹事府来,让你的同僚知道,老夫三顾茅庐才能请出你当犬子的先生。”

    这算是威胁吗?

    就算同僚知道你堂堂东阁大学士请我当家庭教师,那对我的声名只有好处,我干嘛要怕你?

    但转念一想,让阁老亲自带着礼物请,自己是挣了面子,但以后能有好日子过?

    谢老儿,你可真会打算盘,要挟人都这么另类

    “一个月一天吧。”沈溪回道。

    “你小子,生来就会讨价还价是吗?最少两天”谢迁冷声道。

    沈溪想了想,点头:“成交。”

    谢迁甩甩袖子:“那你何时有时间,跟老夫知会一声,老夫好安排”

    “明天吧。”

    沈溪答应得很干脆,“明天学生休沐,不用到詹事府点卯,正好可以去贵府……”

    “嗯。”

    谢迁微微颔首,走出几步,才想起什么,回头道,“早点儿去,老夫让人给你留门。”

    “好。”

    沈溪目送谢迁离开,回到公事房,一群同僚围了上来,道:“沈谕德,阁部叫您出去,有何事交待?”

    连王华都围了上来,想知道是不是朝廷那边对沈溪又有差遣。

    “诸位可是听到什么风声?”沈溪惊讶地问道。

    “春节期间,沈谕德一定没到各家走动,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知道?鞑靼人新败,内部哗变,几个部族因为分赃不均厮杀在一起,听说依然是小王子的人马得势。达延部派人到京城,表示愿意与我大明永世修好,还说肯请朝廷派人前往达延部宣抚,彰显威严。”

    沈溪听到这消息,不知怎的菊花一紧……朝廷要派人去达延部出使,怎么这差事听起来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那朝廷准备派何人去?”沈溪赶紧问道。

    “那是礼部的事情,礼部拟定名单递交到了内阁,内阁票拟后交由陛下筛选,听说达延部主动提出了出访正使的名字,却不知是何人”詹事府的同僚羡慕不已,好似谁被达延部点名,是很光荣的事情。

    沈溪这次不止是菊花紧,全身上下都发紧,达延部国师亦思马因曾在进献天书的事情上在他手里吃过瘪,他又架着火炮把鞑靼人打得落花流水,结果导致鞑靼人出现内乱。现在达延部怀着满腹的仇恨,肯定想把他骗去草原大卸八块。

    偏偏朝廷这边不知道他的功劳,只当他是个懂一些外交辞令的毛头小子,同时他离开不会影响朝廷的运转,达延部提出让他做正使,本着尊重番邦的原则,朝廷多半不会推辞。

    “沈谕德,谢阁老前来可是与此事有关?”王华问道。

    沈溪摇头:“只是一点私事,还是不讲了。”随后便往自己的座位走去。那些同僚却不以为然,你跟谢迁又不是什么亲戚,能有什么私事可讲?这满朝上下,论跟谢迁私交深厚的,不超过两巴掌,要谢迁亲自来跟你说私事,那得多大的面子?骗鬼呢

    沈溪觉得很冤枉,不过他坐下来后根本无心理会同僚对他的非议,他在想一个问题,谢迁这次不会真的把他派去草原,让他当大明使臣吧?

    突然听说达延部派出使节到了京师,沈溪的好心情没了,若朝廷安排他出使草原,他可真是十死无生。

    如今看来,这种可能性还不小。

    但谢迁来请他做家庭教师是什么意思?

    难道谢迁想告诉他,你以后在京城安心教我儿子和孙女就可,不用担心去草原的事,那些事我会给你压下去又或者是,谢迁想找个机会单独跟他谈谈,征求一下他的意思?

    带着一丝不安的心理,沈溪下午很早就结束詹事府的差事,打道回府,结果刚从安定门大街拐入铁狮子胡同,就见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等在胡同里,看样子非常着急。那女孩衣衫褴褛,如同乞丐一般,但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一直打量路口像是在找什么人。

    “大人,救命啊,沈大人。”

    那女孩见到沈溪,眼前一亮,直接冲上前,跪下来使劲磕头。

    眼见周边人就要围拢过来,沈溪连忙道:“到胡同里说话,否则滚蛋”

    沈溪一点儿都不客气,那女孩顿时紧张起来,二人一起到了胡同中,又进入一条偏僻的巷子,女孩才将来意哭着说明。

    “……大人,咱们以前见过,那时候我跟着我家小姐……”

    沈溪仔细端详,才发现原来这女孩是李衿的丫鬟,以前她跟在李衿身后,没怎么留意。这丫鬟把曾经对谢韵儿说过的话又对沈溪说了一遍。沈溪听完,皱着眉头道:“你是说,之前到过我府上?”

    “是,奴婢曾于上个月大人在外地公干时来过,问询过沈夫人……她说会在大人回来后如实相告,可如今我李家的案子即将审结,大人始终没有施加援手,奴婢……这才前来问询。”

    沈溪心想,这小丫鬟心机很深啊,上次来见过谢韵儿,眼见没什么成果,这次居然直接在外面街道拦他。

    ps:第四更到

    不好意思,速度一直提不起来,加上女儿不时拿一些物理题问我,导致这一章更新又是凌晨了好在四更完成,明天不出意外的话,依然会是四更天子诚挚地求一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