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〇〇章 你计划,我拆台

    ,。

    制定计划,首先要设置好目标,然后把大目标分解成一个个小目标,再将小目标分解成更小的目标,一直分解下去,直到知道该干什么为止。

    朱厚照住在撷芳殿,这里虽在皇宫中,但皇帝和皇后平日很少过来,若单纯要防备皇帝和皇后突然造访,这很困难,就好似沈溪前世教导的那些学生,逃寝出去根本无法防备学校领导什么时候前来视察。

    另外,要保密的话,你要把身边那些眼线给去除掉,只要能骗过这些人,那计划就可以付诸实施。

    “我身边的人……主要就是刘公公他们,平日里无时无刻不跟着我,烦都烦死了。”

    熊孩子对于这种贴身的照料和保护最不耐烦,是个孩子都想要自由,这是他渴望踏出宫门的根本原因,但其实那些随从只是在尽职尽责做事。

    沈溪问道:“那为何他们现在没有盯着你?”

    “这还用盯?我人都在这儿,他们明知道我在里面,怎会进来?”朱厚照眼睛眨了眨,“你是说,我现在就偷跑出去?”

    沈溪摇了摇头道:“可以这么计划,但时机并不成熟。即便你能逃过他们的视线,出得了撷芳殿?”

    “这个……不一定,出这殿门口倒是容易,我可以从后面一个小洞钻出去,刘公公他们未必知晓那个洞。”

    朱厚照觉得有机会偷跑出宫,人不由精神了几分,跟沈溪说话的语气亲热了许多。

    沈溪道:“太子在撷芳殿,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必有随从进来查看情况,所以太子逃出这儿也隐瞒不了多少时间。更况且,出得了撷芳殿,却出不了宫门。”

    朱厚照拍着脑门儿,无比懊恼地说道:“喂,说好了你带我出宫,现在却什么主意都让我来想,你做了点什么?你可真言而无信,信不信我……”

    沈溪瞪了太子一眼,这混小子立即缄口不言,换上副笑脸,“沈先生是大明的状元郎,可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总归会有办法的吧?”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难道太子自认智慧不及臣?”沈溪笑眯眯地问道。

    朱厚照没好气地说:“那你就明说帮不帮忙吧”

    “帮忙可以,敢问太子一句,何时别人不会进你的寝宫?”念在朱厚照确实认真思考了的份儿上,沈溪正式开始诱导。

    “我休息的时候啊,不过那通常是晚上,你不也说了,晚上城里没什么热闹可瞧。再者,晚上宫门关闭,咱们如何出去呢?”

    朱厚照已学会一些思考的技巧,开始抓重点。

    沈溪点头:“那太子白天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那当然……很少,就是我不上课的时候,初一、十五,那两天肯定不上,再就是一旬休息个一两日,要看王学士如何安排,你是想让我在其中一天睡懒觉,让他们不去打搅我?”朱厚照眼睛一亮道。

    沈溪摇摇头,这小子太过想当然了。

    “太子白日睡懒觉,就没人看着?”沈溪问道。

    朱厚照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道:“我听出来了,你就是不肯帮忙……白天的时候,刘公公他们肯定会盯着我,就算我睡觉,他们也恨不能守在床边,只有我拿剑砍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出门待着”

    “那你为什么不拿剑砍他们?”沈溪道。

    “我只是吓唬他们,又不是真的砍……你是说,我继续吓唬他们,然后他们就不敢进房子去了?”

    朱厚照这次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沈溪道:“你没来由地砍,他们当然不会信你,你必须要大发脾气,让他们知道太子你是真的发怒了,可能随时会把人的腿打断,只要你能把自己的威严表现出来,谁敢进去打搅你?”

    “这主意好,这主意好,我对他们发一通脾气,他们以为我真的生气了,我就装作睡觉,看他们谁敢进来”朱厚照握紧了小拳头。

    沈溪道:“一时可以,恐怕撑不了多久,以刘公公他们察言观色的能力,他们能不知太子是否真的生气?若他们在门口询问说,太子,您不说话我们就进来了,太子恰好又不在寝宫中,那又当如何?”

    “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朱厚照灰头土脸。

    沈溪道:“但太子却是在里面的……”

    朱厚照想了半天,也没明白沈溪是什么意思,他质问道:“我在里面,那怎么出宫?”

    沈溪拿起书本来,继续摆出悠然的姿态:“人是有思维惯性的,太子何必急于一时?非要在第一次发脾气的时候就出宫呢?”

    “呃?”

    朱厚照小脸一片迷茫,听不懂什么是“思维惯性”,更不明白沈溪说的不急于一时是何意。

    沈溪继续道:“若一次两次,太子在寝宫中发脾气,必会有人进去打搅,太子不妨严惩,待三次四次,估计还有人不信邪。但五次、六次,估计就很少会再有人踏足其中了,那到七次八次的话,谁还敢进去?”

    朱厚照听了,琢磨了好一会儿,最后笃定地点了点头。

    第一次发脾气,刘瑾等人肯定小心谨慎,倒不是怕太子出宫,而是要小心伺候着,若朱厚照对擅自闯入者加以惩罚的话,久而久之,那些侍从就不敢再进去打搅了,朱厚照就可在有众多侍从照顾起居的情况下,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溜出来。

    至于如何从寝宫出来,就需要一点儿小技巧,而且,就算人出来了,也必须要有人在里面顶替太子,而这个人选,其实沈溪早就已经想好,正是之前与沈溪有几分渊源的小太监小拧子。

    小拧子胆小怕事,年岁又不大,声音与太子有几分相仿,让他在稍微哼哼几下,那些侍从在惊恐不安中,谁能分辨的出那到底是童音还是太监的声音?

    “先生说的是,我多来几次,他们就不敢进来,可我怎么出去呢?”朱厚照眼巴巴地看着沈溪。

    沈溪摇头道:“不是由太子自己来想吗?”

    朱厚照体会到思考的乐趣,想了半晌之后,他道:“我从窗户溜出去”

    “胡闹。”沈溪道,“难道侍从在窗户外面就没人值守吗?”

    “门口有人守着,窗户不能出去,那我跟黄雀一样,插着翅膀也难飞出去啊”朱厚照这会儿又有些心烦意乱,这小子主要是没耐心,让他耍点小聪明可以,再让他往深了想,他就会心浮气躁。

    沈溪道:“太子可有听说过金蝉脱壳之计?”

    “听过听过,三十六计里面的嘛,说是一只蝉,脱去外壳之后,就可以逃走……”朱厚照道,“你就别为难我了,行吗?我不是金蝉,又没外壳。”

    沈溪打量朱厚照身上的衣服道:“你没有吗?”

    朱厚照看了看自己,发现身上这身衣服很显眼,沈溪的意思不言自明,作为一只金蝉,你的外壳不就是这一身衣服?

    “我脱了衣服出去,那不冷啊……”

    朱厚照说到一半就闭嘴了,他可没那么愚蠢,已大概想明白,“那是不是我换上另一身衣服……对,就是太监的衣裳,那时我就可以跟着你混出宫去了?”

    沈溪终于点了点头道:“有几分道理,但你如何保证别人会相信,随我出宫的不是太子,而是个小太监?”

    “只要是我吩咐的就行,我就说……那个谁,你陪沈先生出宫去,然后我就遮着脸,跟在你身后,出宫就容易多了……”朱厚照笑得如同葵花一样灿烂,“看来我才是大明最聪明的人。”

    “不错,你能想到这个办法,很好。那你把所有计划,从头到尾细说一遍。”等大致计划设定好,剩下的就是归纳总结,然后分工协作。

    “先找身太监的衣服,再找个身材跟我差不多的人……”

    沈溪打断他的话,道:“错了,在准备这些之前,你不是应该先多在寝宫里发几次脾气吗?”

    朱厚照挠了挠头:“倒把这茬给忘了,我先跟那些人发脾气,谁敢进去打搅我,我就降罪给谁,打他们暴打一顿,多来几次那他们就不敢再进房间打搅我。再找个身高与我相仿的小太监,我跟他对换衣服……然后我就让他陪沈先生你出宫……”

    “没有我。”

    沈溪提醒道,“你真正要出宫的哪一天,是你不需要上课的日子,那时候我岂能进宫?”

    “没你啊?那我跟谁出宫去?”

    朱厚照说到这儿,又发现一个重大的纰漏,他自己想想就明白了,施行计划时是选择他休息的日子,而那种日子沈溪是不可能进宫的。

    沈溪道:“这就得太子想办法了。”

    “那我跟谁出去,总不能跟刘公公出去吧?他肯定跟我来那个两害相权取其轻……”朱厚照道。

    “难道太子就不能想办法,找个人进宫,带你出去?”沈溪眯着眼道。

    “谁?你?”

    朱厚照打量着沈溪,“我拿什么理由召你进宫?”

    沈溪心想,就算你召我我也不来。

    “我最多在宫外接应太子,太子要选择这个人,最好能自由进出撷芳殿,而且他还心高气傲,从来不会留意身边的太监,到时候太子跟在他身后,出了宫门,那太子就可以在臣的引领下去宫外自由自在了。”沈溪道。

    “呃?你是说我舅舅?我两个舅舅,经常到撷芳殿来……嘿,我想起来了,他们从来不管身边有什么人跟着,只要我跟着他,遮着脸,肯定不会注意我。”朱厚照喜滋滋地说道。

    沈溪点头道:“那出宫的计划基本就完善了,但太子可有想过回宫的问题?想偷摸出宫容易,但若被陛下和皇后知道太子出宫,将来必会严加防守,太子以后休想再踏出宫门一步。要知道太子回来时,可不再有寿宁侯和建昌伯同行。”

    朱厚照气得把手上的书本往地上一摔,道:“出了宫,还要想回宫的问题,你干脆把我杀了算了”

    ps:第二更到

    晚上天子再码两章想必轻松,今天的目标应该可以达成,请大家放心大胆地投月票支持,谢谢啦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