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〇三章 老子有钱(第一更)

关灯
护眼
    ,。

    马车缓缓启动。

    车厢里备有羊皮水袋和洗脸帕,朱厚照用湿帕子把脸擦干净后,犹自在那儿嘟哝,脸上全都是不满之色。

    “太子之前见到了什么?”沈溪问道。

    “我看到二舅给刘公公送东西,我真想上去揭穿他们……哼,刘公公吃我的,喝我的,居然跟我二舅走得那么近,等我回去后非差人打他一顿不可”

    朱厚照越说越生气,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朱山听得迷糊,她看了看旁边恢复粉妆玉琢本来面貌的熊孩子,目光似在询问,你二舅是谁啊?

    沈溪笑了笑,对于这结果他早预料到了,张延龄要拉拢太子身边的人,除了要让这些人好生照料他的小外甥,也是知道这些人在太子登基后会得势。明朝历代皇帝,对于东宫时的近侍还是非常倚重的。

    张延龄同时也有让刘瑾当他眼线的意思,太子有什么需求,想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能第一时间知晓。

    虽然张延龄在做大事的能力上远不及他的兄长,但在谄媚上却很有一套。

    “无需怪责,这是常态。”沈溪淡淡一笑,道,“逢年过节,就连皇宫也会送礼物给东宫讲官。”

    朱厚照有些不满,嘟着嘴说道:“那意思是……你也收了?”

    沈溪道:“这些事,回头再说。”

    沈溪不能说没收,因为詹事府所有人都有份儿,他自然也不会例外,皇帝送给他他也就笑纳了,至于张氏兄弟送的,他可全都库存着,就算被虫蛀了,他也不去动用一分一毫。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可在熊孩子眼中,只有善恶对错,没有灰色界限的概念,很多事情没法跟他解释清楚,这些只能通过潜移默化进行教导。

    马车才从东安门驶入东安门大街不远,朱厚照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倒不是说沿途风景有多美,而是大街上有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摆摊卖东西的,有算命的,有江湖卖艺的,有凑在一起讨价还价的……

    这都是以前朱厚照从来没看过的奇景,让他觉得十分新奇。

    “这些都是什么人,做买卖的吗?我听说京城里有很多走南闯北的商贾……”

    “是。”沈溪点头。

    “可他们为什么不在房子里卖东西?摆在大街上,货物被风刮跑了怎么办?”朱厚照有一点担心。

    沈溪摇头苦笑:“市井间的买卖方式多样,并不一定是要在商铺中进行,可以以物易物,甚至挑担子走四方。更有一些人,他们做的根本是无本的买卖。”

    “无本买卖,什么意思?”朱厚照眨着天真的大眼睛。

    皇宫里他算得上是鬼灵精,可到了外面普通人的世界,他就是个初哥,什么事都一知半解。

    “就是拐骗和偷窃,这些人在市井中,什么事不做,就等着盗窃和骗取别人的钱财为生。”沈溪道。

    “官府不管吗?”朱厚照迷糊了,不是说太平盛世夜不闭户吗,还有盗贼和骗子?

    沈溪道:“官府是会管,但不会太明显,因为这些人背后也有势力,甚至会得到官府的包庇和纵容……”

    沈溪上来就给朱厚照讲了一些灰色地带的东西,小家伙哪里听得懂这些?不过这些事对他以前的世界观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小家伙开始支着头思考。

    “那我叫父皇好好管他们”朱厚照小拳头又握紧了。

    沈溪清了清嗓子,发现朱山压根儿就没注意这边说什么,才出言纠正:“拧公公可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朱厚照吐吐舌头,笑道:“那快带我去市井见识见识,我想体验那些好玩的东西。”

    沈溪摇头:“玩之前,先把衣服换好,你穿着宫里的衣服,走到哪儿都不方便。”

    朱厚照听从沈溪的话,把外衣脱了下来,胡乱把车里备好的衣服套上,看上去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富家公子,因为衣服不合身,有点儿暴发户的意思。

    “怎么不合身啊?”朱厚照抱怨。

    “有的穿就算不错了,真当要为你量身订制衣服?记得出去后,自称我,不要对人提及朝廷还有别的什么事。”

    沈溪把已经重申了很多次的事情,再说一遍。

    朱厚照神色有些不耐烦:“知道了。”

    ……

    ……

    沈溪计划让朱厚照在宫外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所以不敢把朱厚照带到太远的地方。

    出了东安门是南熏坊,沿着东安门大街一路向东,便到了金鱼胡同。

    再往北走不远,就是明朝正德之后很有名的“豹房胡同”后世的报房胡同,而这会儿始作俑者还坐在马车上,像后世跟随旅行团参观的小游客一样,透过马车车窗欣赏沿途的风景。

    沈溪要带朱厚照去的是东四牌楼,从那儿转一圈,找个酒楼吃点东西,这次出宫就算圆满大吉。

    东四牌楼在京城朝阳门大街的最西端,周围有隆福寺和延福宫,各色人等混杂,算是东城非常繁华热闹的地段。

    等到了地方,沈溪扶着朱厚照下车,熊孩子马上振臂欢呼了一下。

    他出生十年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走出皇宫,就好像刚从牢房里出来的犯人,见到什么都是新鲜的。

    沈溪招呼人上去把人看好,东四这边品流复杂,但附近就是东城兵马司和中城兵马司,治安相对还好,沈溪带他见识一下城中的繁华,却不想让熊孩子过早见到像崇文门那种城中之城的错乱环境。

    熊孩子本来打算送些礼物给沿途碰到的百姓,可他发现这些百姓穿着跟他想象的大相径庭,没有绫罗绸缎,甚至连细布衣服都没有,大多数都穿得破破烂烂,让朱厚照看到便有一股厌弃。

    “刚才没留意,怎么他们穿得都跟乞丐一样?”朱厚照皱眉。

    “这是乞丐?那是什么?”沈溪指了指在街道角落里拄着根棍子手里拿着碗乞讨的衣衫褴褛的乞儿。

    京城这种繁华之地,免不了有人需要得到政府救济,当然更多的是职业乞讨者,也就是白天出来乞讨,但晚上回到家便换上普通衣服,过正常人生活的那些人。

    沈溪是穿越者,不会对这些人有太多怜悯,其中固然有许多确实需要救助的,但以他的能力或许可以帮助一二,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这个社会依然会产生更多的乞丐。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只有吏治清明,国泰民安,才能杜绝乞丐的产生。

    朱厚照打量一下,脸色不太好看,嘀咕道:“舅舅总跟我说,父皇治下世道有多好,可是在京城这种地方,居然还有比乞丐更惨之人……”

    本来朱厚照心情很好,但看到那么多人如此可怜,情绪顿时变得低落起来。

    沈溪心想,这小家伙居然还有几分悲天悯人的情怀。

    可当到街上买东西时,朱厚照马上换上一副嘻嘻哈哈的神色,甚至有些张狂跋扈,惹得不少人打量他,心想谁家的臭小子没事到街上来撒野?

    “拧公子,这会儿应该休息一下,你不是说想吃美食吗?”沈溪道。

    “再玩一会儿吧,不过这周围似乎没什么好玩的,你快带我去别的地方。”朱厚照满脸期冀。

    沈溪摇头:“若是你出宫的事走漏消息,不知多少人要人头落地。连我……或许都不能幸免。”

    “没事,我保你,而且我绝对不把你供出来,你放心,我最讲义气了。”朱厚照拍着胸脯道。

    “好,大丈夫一诺千金。”沈溪把手伸出来。

    朱厚照想起他听过的那些英雄豪杰的故事,赶忙把手伸出来,和沈溪重重一拍,一脸认真地说:“我也是大丈夫。”

    又逛了几家铺子,朱厚照累了,到底之前他从未到外面走动过,多走几步路就需要休息一下。

    沈溪找了家装饰豪华的茶楼停下来歇脚,刚要进去,突然见到前面一堆人聚在一块儿,熊孩子眼前一亮,二话不说就往人堆里钻,只要有热闹的地方准离不开他。

    “跟上,一定不能出事”沈溪厉喝道。

    进到里面,却见人群围着一个女孩子指指点点。那女孩身上穿着孝服,头上插着根草,却是“卖身葬父”。

    这女孩也就**岁的模样,虽然身上脏兮兮的,不过小脸特别清洗过,非常清秀。她此刻正嘤嘤哭泣,看上去很可怜,她背后用草席卷着个人。

    中原大旱虽然过去,但还要过一个多月等夏粮出来才可以从根本上改善饥荒的情况,京城出现这种卖身葬父的事不稀罕。若是冬天,经常在街角发现冻饿暴毙的灾民,官府只是把尸体运走扔到城外的乱葬岗。

    “她这是干什么?”朱厚照侧过小脑袋问沈溪。

    “不认字?”沈溪冷声道。

    “卖……卖什么东西?”因为字是用木棍写在地上,歪歪斜斜,看上去非常潦草,朱厚照只能看清楚一个“卖”,所以他再次发问。

    旁边有人不满了:“谁家的死孩子?这还用得着问吗,谁没事往自己头上插根草?”

    若是平日别人这么教训朱厚照,臭小子早发狂了,不过这会儿他求知**更强些,他期待地看着沈溪:“到底卖什么的?”

    沈溪道:“这是卖身葬父,你只要出钱把她的父亲葬了,那她就会跟你走。”

    “跟……跟我走?我身边人那么多,要她干什么?”朱厚照一脸不屑。

    沈溪轻叹口气,以前他也觉得卖身葬夫和卖身葬父是戏文里的东西,但到了大明朝之后,才发觉这是市井间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

    生产工具的落后,注定男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养家主要还是靠男人,若这小姑娘相依为命的父亲病倒,临死前父亲一定会交待,我死去后你别管我,把自己卖了,这是希望女儿以后有口饭吃,至于日子过得怎么样,社会地位如何,那就不是快撒手人寰的父亲所能奢求。

    至于卖身葬夫差不多也是这道理,你给点儿钱把人葬了,我就跟你走,其实我还是赖上你混口饭,为你生儿育女作回报……

    林黛的情况其实跟眼前这女孩很像,若不是周氏收留,面薄的小丫头可能早就饿死了。

    “你不买的话,别站在前面挡着别人。”沈溪提醒。

    “那我买还不行吗?多少钱?”朱厚照一拍胸脯,得意洋洋地说道。

    谁叫咱有钱呢?

    老爹富有四海,我出来一趟总要买点儿东西当纪念品,买个大活人多过瘾?

    沈溪拉了他一把,低声提醒:“逞什么英雄啊,你买回去怎么养,送到宫里当宫女服侍你?”

    ps:第一更到

    天子努力啦,订阅和月票何在?么么哒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