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二章 世界地理

    ,。

    撷芳殿。

    这天又轮到沈溪给太子上课,朱厚照对沈溪在福建和北关奋勇杀敌的故事很感兴趣,但之前问沈溪时,沈溪总是笑而不答,好奇心慢慢被勾了起来,待沈溪授课讲廿一史时,便接连追问关于历朝历代对外作战的事情。

    中午休息,熊孩子吃过午饭就匆匆赶了回来,饶有兴致地向沈溪提问:“沈先生,听你说鞑靼人一度在北关横行无忌,很是骁勇善战,虽然后来被你带人用火炮赶跑,但就战力而言,确实比我大明官兵强。我没见过鞑靼人,你能跟我讲讲吗?”

    跟在太子屁股后面进入房中的刘瑾,赶紧劝谏:“太子殿下,您别听那些流言蜚语,沈谕德只是一个文臣,他年岁比太子大不了多少,怎会跟鞑靼人动刀动枪呢?”

    “你又没去边关,怎知道他没有?”

    朱厚照不满地说道,“我听说,你跟着沈先生去南方那次,跟佛郎机人打过仗。你说说看,佛郎机人跟鞑靼人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地方有点大。”刘瑾结结巴巴地说道。

    沈溪冷眼旁观,这会儿这老阉狗正对他瞪眼。

    不过到了现在,刘瑾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朱厚照对沈溪的态度,因为在熊孩子心目中,沈溪是个无所不能的人,连带他出宫这么难的事情都完成,只要他提出来的问题到沈溪手里都有办法解决。

    熊孩子虽然不懂什么近忠臣远佞臣,但也知道要巴结一下有能力的人。谁对他有歹心他分辨不出来,但谁对他有益处,以他的年岁心中已经有分寸了。

    朱厚照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沈溪,道:“请先生给我说说吧。”

    沈溪微微一笑,道:“鞑靼人长相跟我们差不多,只是稍显粗犷了些,因为他们天生要与大自然作斗争,只有身材高大,身体粗壮,才能在草原上立足。但总的来说,若非天天吃牛羊肉身上有股膻味,换一身衣服混到人群中几乎看不出区别。”

    朱厚照打量一下自己的小身板,皱眉问道:“那为什么他们会身高体壮呢?”

    “优胜劣汰,这是大自然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大明的百姓,生长在物华天宝的地方,只要好好打理庄稼就可以取得收成,而鞑靼人必须放牧打猎,更要应对苦寒的环境,没有个好身体根本吃不消,这是上天对他们的种群作出的选择。不过,由于草原上太过艰苦,即便他们身体强壮也不长寿。”

    沈溪道,“咱们大明的百姓也一样,好吃懒做最终就是家破人亡,豺狼本性必将被人唾弃。”

    沈溪给朱厚照讲优胜劣汰,用上了辩证唯物主义,潜移默化改变熊孩子的性格。

    刘瑾不满地说:“沈大人分明是另有所指”

    “别打岔,又没点名说是你刘瑾,莫非你想不打自招?”朱厚照没好气地喝斥了刘瑾一句,继续问道,“沈先生,那佛郎机人呢?”

    沈溪道:“鞑靼人与我们大明百姓相比,同样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只是身材高大些,混在一起不易分辨。但佛郎机人,他们来自极西之地的欧罗巴大陆金发蓝眼者有之,棕发绿眼者有之,黑发褐眼者有之他们的皮肤呈白色,这是因人种不同出现的差异,我们属于黄种人,而佛郎机人则是白种人。”

    刘瑾在旁边嚷嚷道:“沈大人,你可是东宫讲官,岂能对太子胡言乱语?什么黄种人白种人,是你瞎编的吧?”

    沈溪道:“刘公公应该见过佛郎机人,他们所有人都是白色的皮肤,我可有说错?”

    这下刘瑾无言以对,他听到沈溪的话觉得天方夜谭不可信,可仔细想想,跟他之前所见相对照,好像真是那么回事。

    “这么神奇?那他们住在哪儿?天生在海上生活吗?”朱厚照一看连刘瑾都无法反驳,兴致更高。

    在他的概念中,那些佛郎机人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但到大明后却被沈溪这个人类击败,非常具有传奇色彩。

    沈溪道:“欧罗巴血统,首先就要跟太子说明什么是欧罗巴。”

    沈溪之前给朱厚照上过地理课,但只是华夏的地理课,至于地球是什么样子,他从来没说过,中国传统的思想是天圆地方,熊孩子不理解,在世界另一头其实有连片的大陆和种族,有许许多多与大明百姓截然迥异的人。

    等把世界地图大致画出来,刘瑾赶紧凑过头看,他也想知道那些佛郎机人是从哪里来的。

    “看起来也没多远啊,不过我们大明朝,怎么这么小?”朱厚照对沈溪画出来的世界地图很不满意。

    本来他觉得,既然大明是上国,那么这个世界应该有绝大部分是大明疆域,除了边边角角有几个小鱼小虾捣乱,大明应该占据最腹心的位置,可见过沈溪的地图后,他才知道原来大明朝在世界上微不足道。

    沈溪心想,我这还没画美洲大陆,并刻意把大明朝的疆域画得大一些,你若知道实情,更会觉得大明朝微不足道。

    “看起来不愿,但实则很远很远。”沈溪道,“从佛郎机乘船到大明,要走很远,以他们目前海船的航行速度,基本上要走上一年左右。太子还觉得很近吗?”

    “一年啊?”朱厚照咋舌道,“那确实是挺远的。”

    刘瑾道:“沈大人,你又没去过这些地方,怎知道这么清楚?是否有必要找钦天监的人来比对一下,问问他们你说的是否属实?”

    朱厚照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你个老狗才,没别的事做了吗?这会儿本宫正在跟沈先生讨论学问,你瞎凑合干嘛?出去出去,没本宫传召,不许进来打搅”

    这下把刘瑾气得够呛,他有些不明白,沈溪给太子吃了什么药,居然能把顽劣不堪的太子治得服服帖帖。

    刘瑾出门时,见到朱厚照正兴致盎然听沈溪讲佛郎机还有欧罗巴大陆的一些事情,气愤不已,心想:“太子唯独对你毕恭毕敬,回头我得想个办法好好治你,让你知道谁才是太子最信任的人”

    “刘公公,太子可有吩咐?”

    近侍太监高凤见到刘瑾从房间里出来,紧忙上前问道。

    “没事没事,再说即便有事太子也只是跟沈谕德说,我们得一边老老实实待着。”刘瑾一脸阴毒之色,“回头一定要跟寿宁侯知会一声,请他帮忙铲除这小子,否知你我难有出头之日。”

    高凤有些为难地说道:“刘公公,您不是不知道,这沈谕德可是陛下钦点的东宫讲官,接下来又要主持顺天府乡试,圣眷正隆,不是说铲除就能铲除掉的。”

    “那就把他派到地方为官,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刘瑾一直对沈溪抱有成见,主要是他跟着沈溪去了一趟泉州,路上没让他捞到好处。

    高凤叹息道:“刘公公难道没发觉,这几个月寿宁侯已经没有给过东宫侍从一分一毫赏赐?端午节连问都没过问一下,上次侯爷到东宫,我想上去搭话,他竟远远避开,理都不理会我。”

    刘瑾注意力全在太子身上,一直没留意张氏兄弟对他们的态度,经过高凤这一提醒,他才恍然记起,最近的确有些问题。

    但他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估摸是为了避嫌吧,毕竟太子一天比一天长大。不过总归要跟侯爷通个风透个气不行,我现在就写信给他,让他帮忙,这点面子,他总会卖我的。”刘瑾把拳头握紧道。

    刘瑾自行找地方写信去了,高凤看着他的背影,连连摇头,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刘瑾在东宫随从当中,最得太子欢心,自然人人都要巴结你,可你也别把自己太当盘菜了。

    寿宁侯和建昌伯是什么身份,他们会听从你的调遣?还要把一个东宫讲官撤换,你真当这皇宫上下你能做主?

    刘瑾的信很快送到寿宁侯府。

    内侍给外臣写信,历朝历代都是大忌,可寿宁侯和刘瑾都是宫里的“红人”,一个是国舅爷,一个是深得太子信任的近侍,就算有人知晓也不敢乱说话。

    “这刘瑾,愈发没规矩了,居然敢写信指使我做事”

    张鹤龄看完信后心中气愤难平,他一直对之前太子出宫之事耿耿于怀,现在再看到这封信,不由火冒三丈。

    张延龄笑道:“刘瑾当我们不知道他心底那点儿小心思吧?这沈溪刚得罪他,他就想把人调走,看来,这沈溪倒是可以为我们所用。”

    在张氏兄弟心目中,沈溪这个人虽然有些特立独行,至今未专程到府上拜访问候,但至少他们没把沈溪当成“敌人”,毕竟沈溪在东宫担任讲师,与太子关系也不错,张氏兄弟便想用一些手段拉拢沈溪,为其所用。

    “沈溪倒是做了不少实事,连陛下对他也是隆宠有加,如今年方十五,就得圣恩主持顺天府乡试。”张鹤龄想了想,道,“对了,之前不是有几家想让他们的子弟通过乡试吗?找人去活动一下”

    张延龄道:“大哥,自从前年礼部会试鬻题案发,朝野上下精神都崩得很紧,咱们这个时候干预乡试,是否会引火烧身?”

    “照理说应该没多大问题,乡试比起会试来,影响没那么大。再说了,上届乡试就算是王华这样的老顽固,最后不也乖乖屈服了?这届是沈溪担任主考官,他年少性弱,应该会容易许多。”张鹤龄道。

    张延龄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惜现在汀州商会已经作古,沈溪作为商会少东,与我们曾有生意上的往来,应该会很好说话。最可恶的是福建承宣布政使司的人,当初允诺给我们的好处一概未兑现少了要挟的手段,就怕沈溪那小子不肯轻易就范。”

    张氏兄弟一贯奉行的原则,就是给出多少好处必须得收取成倍的回报。至于拿别人的好处,两兄弟则觉得这是我应得的,从来不思回报。

    “他想要什么,给他就是,他现在娇妻美妾不缺,家资丰厚,酒色财气之中,就剩下个气,那就想办法给他扬扬名,让他在士林中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再吩咐他做事,也就容易多了。”

    张鹤龄非常有头脑,他先把好处给了,到时候沈溪根本推脱不了。

    不过,好处是为沈溪扬名,但扬名这东西不过是一两句话的问题,若不跟沈溪说明,估计沈溪由始至终都刽是一头雾水。

    “那刘瑾”张延龄试探着问道。

    “不管他。”

    张鹤龄厉声道,“待皇后撤去他东宫侍从的身份,看他还有什么底气跟我写信嘿,什么玩意儿,一个没卵子的鸟人,自以为是个人物,居然对我颐指气使,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第三章到

    今天还有一章,请大家继续支持等天子恢复精神,会再来一波大爆发

    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