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一章 希望

    ,。

    沈溪收到信后,感觉到的不是荣幸,而是有了麻烦。

    这封信里,阿尔梅达表明他已经给佛郎机国王曼努埃尔送去书信,告诉国王遥远的东方发生的情况。

    佛郎机国王给予阿尔梅达临机决断的权力,让他可以自行跟东方国家商谈生意,因此阿尔梅达回到马六甲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觉得沈溪有能力有见识,深谙“文明国家”的相处之道,想让其作为佛郎机国与大明沟通的桥梁。

    沈溪担心的是,佛郎机人暗地里给自己写信,这事若被人知道,最少也是个“里通外藩”,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而且还不好解释,为什么佛郎机人不给别人写信,偏偏给你写?

    佛郎机人以藩属名分向大明称臣纳贡后,取得了在福州、泉州港的通商权。阿尔梅达被押送到京这一路上,见识了大明的富足和繁华。大明一个普通的县城,都堪比佛郎机的国都,更别说是繁华的南京和京师。

    佛郎机人希望沈溪发挥在朝中“巨大的影响力”,帮助佛郎机跟大明进一步交好……按照欧罗巴的传统,谁能在对外战争中取得重大胜利,谁就能获得爵位。沈溪立下大功,想必会得到大明朝廷的厚赐,加官进爵不在话下。可惜他们算错了一件事,沈溪在大明朝廷的实际影响力微不足道。

    因为在大明,任何晋升都需要“论资排辈”,年轻人必须要多历练,等到老成时处理事情才会四平八稳不会出错,而且皇权至上,就算能做到文臣之首,成为内阁首辅,到头来生死也不过是皇帝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沈溪收到佛郎机人的信,不但没有功劳,反而蕴含巨大的风险……既然佛郎机人还有下一步动作,那事情就藏不住,必须要拉一个人下水。

    这个人,只能是大学士谢迁。

    “……什么?佛郎机人给你写信?你小子不会暗中跟他们有勾连吧?”

    谢迁回到家,刚走进书房就见到沈溪好像谢府主人一样翘着二郎腿,拿着本书坐在他平日端坐的那张太师椅上,谢恒奴笑盈盈地站在一旁,不时地说上一两句,双眸闪闪发光,让谢迁看了生起了闷气。

    结果一问,沈溪有求而来,还是关于佛郎机人的事,谢迁的语气就没那么平和了。

    沈溪连忙解释:“谢阁老可不能冤枉学生,学生在泉州时,与佛郎机人血战过一场,怎么可能有勾连?”

    谢迁无言以对。

    佛郎机人找别人都有可能,唯独找沈溪不太合情理。就好像找人帮忙,找的是杀父仇人,这分明是陷害嘛。

    “这些佛郎机人,用心倒是狠毒。”

    谢迁当然不理解佛郎机人崇拜强者的心理,只拿大明子民的处事方式想问题,以为佛郎机人是在行“反间计”,让朝廷对沈溪不信任。

    “可你小子,何德何能,他们为何要用此等毒计欲除你而后快?”

    沈溪苦笑:“莫非是学生之前打痛了他们?”

    在谢迁想来,就算佛郎机人要行反间计,也应该找当权人物下手,断不至于找沈溪这样的“小虾米”,但再一考虑,佛郎机人估计是为了报复。

    “既然你清白,那就不用担心,相信陛下能明察秋毫。”谢迁突然侧头看了旁边呆萌站着的谢恒奴一眼,喝道,“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

    谢恒奴没想到祖父回来后把她给忽略了,对祖父请安后却没有得到回应,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这样听祖父和沈溪在那儿议事,可她的小脑袋瓜哪里懂这些?一时间云里雾里

    “爷爷……我……君儿告退。”

    谢恒奴螓首微颔,有些害怕。

    出了书房门口,她心里想:“七哥真厉害,连爷爷都要跟他商量事情,还有外藩的恶人想要陷害七哥,希望七哥能化险为夷”

    谢恒奴心中早就对沈溪崇拜得五体投地,沈溪既是可以给她一种友爱与关怀的玩伴,又有见识和本事,同时长得玉树临风,她就好像个崇拜偶像的粉丝,总是想和沈溪待在一起,至于婚姻家庭,根本不在小丫头考虑范围之列,她只知道自己喜欢沈溪,而沈溪也总是满脸笑容,那就已经足够了。

    书房里,沈溪和谢迁继续商量佛郎机人的事情。

    对于谢迁表示可以帮他向弘治皇帝解释,沈溪觉得大可不必。因为他很清楚,佛郎机人的真实目的并非是要与他为难,一方面是表示对他的尊重,另一方面则是想加大商贸合作。

    从时代发展的角度来讲,大明应该多跟外界联络,一味闭关自守除了限制对外贸易和工商业的发展,还会大大助涨国人妄自尊大的心理,盲目排外,不思进取。

    同时,这种保守愚昧将会阻碍了东西方文化交流,使得西方近代科学和技术无法传入大明,将西方科技视为“奇技淫巧”盲目排斥,最终的结果便是导致大明全面落后于世界。

    沈溪道:“谢阁老不必把事情看得太重,或许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

    “好事?我怎么看不出来?你小子对自己可一点儿在意,难道佛郎机人要害你,你还要为他们说话不成?”

    谢迁打量沈溪,不太懂沈溪真实意图如何。

    沈溪道:“谢阁老不妨想想,永乐年间,我大明多次派海船出海,那时候真正是万邦来朝。这些年来,大明闭关自守,外面很多东西我们都不了解,这会大大影响我大明在藩属国心目中的地位。”

    “我大明地大物博,那些刀耕火种的野蛮人,有什么好学的?”谢迁便抱着大多数国人所有的上国的想法。

    沈溪道:“谢阁老似乎忘了佛郎机炮的事情……”

    一句话便把谢迁给呛了回去。

    在谢迁眼中“刀耕火种”的佛郎机人,居然能生产大明没有的佛郎机炮,那火炮之巧妙和先进,令大明工匠叹为观止,要不是沈溪坚决把佛郎机炮从泉州运到京城,并且力主在校场演炮让皇帝见到火炮的威力,也就不会有之后对鞑靼人作战中火炮显神威,令大明反败为胜,取得对草原部族的主动权。

    “除了佛郎机炮,他们还有什么东西?”谢迁这会儿谨慎了许多,好奇地问道。

    沈溪道:“学生没去过佛郎机国,如何得知?不过学生听闻,佛郎机人中有一人名叫哥伦布,他在一片神奇的陆地上,发现了几种高产的农作物,我们可以让佛郎机人把这些作物的胚芽和种子拿来作为交换。”

    谢迁老脸横皱看向沈溪,不太明白沈溪从哪里听来这些话消息,他摆了摆手道:“别是些无稽之谈吧?”

    沈溪还真不是无的放矢。

    哥伦布是西班牙人,与阿尔梅达分数两个国家,但此时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统被大明称为佛郎机人。

    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是在1492年,这一年是弘治五年,哥伦布之后又相继去了几次美洲大陆,他一直以为美洲大陆就是印度,之后把那里几种后来改变世界的作物带回欧洲,分明是玉米、番薯和马铃薯。

    如今九年过去,这几种作物已经开始在欧洲和南非、南亚以及东南亚的殖民地开始播种,但尚未传到大明来。

    而华夏历史上的人口爆炸,正是源自于明末时期番薯、马铃薯和玉米传入中国,为人口剧增提供了足够的食物。

    沈溪笑道:“这些事情的确是学生听来的,但至于是不是无稽之谈,尚未得到证实。不过,谢阁老当初听说佛郎机炮的威力时,不也觉得是无稽之谈吗?”

    谢迁摸了摸下颔的胡子,带着几分迟疑:“你小子有几成把握?”

    “十成”沈溪道,“谢阁老只管以此上奏陛下,学生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绝无虚言。”

    谢迁没好气地说道:“要你的身家性命作甚?既然你觉得此事可行,那就回去拟个奏本,老夫看过后觉得没问题,自然会誊录后上呈。”

    乍一听,谢迁又准备抢沈溪的功劳,但沈溪却知道谢迁此举是在保护他。

    若由沈溪提出跟佛郎机人交易,说要引进玉米、番薯和马铃薯种子,弘治皇帝根本不屑一顾,甚至还会觉得沈溪是第二个张濂,被佛郎机人收买所以才会胡言乱语。但谢迁身为阁臣,由他来上奏,那就没任何问题。

    谢迁基本算得上是位极人臣,若是提议中肯的话,就连弘治皇帝也不好当面拒绝,更何况谢迁奏请的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事情,由不得他不重视。

    沈溪回到家便钻入书房,开始写奏本,准确说是帮谢迁草拟奏本,回头谢迁可以一个字不用改,誊抄一份就可以拿去跟弘治皇帝交差。

    沈溪已经想好这份奏本怎么写,那就是建议朝廷像对待朝鲜那样,跟佛郎机人进行商业、手工业、农业等全方位的交流,在佛郎机人不经意的情况下提出交换一些农作物种子,把大明的农作物送出去,再把外面的种子引进来。

    虽然看起来对等,但玉米、马铃薯和土豆种子对于大明来说或者就涉及未来增加几千万上亿人口,是大明未来的希望。

    ps:第一更

    昨天半夜天子心律失常,胸口闷痛,早上起来头晕眼花,呼吸困难,一度晕厥。妻子请假送天子去医院,结果诊断是发烧引发的复发性心肌炎,估计是这几个月天子爆发太厉害了,身体虚弱所致……

    天子输液和吃药后身体症状有所缓解,但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不敢爆发太厉害了等下应该还有一章,请大家继续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