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二章 刘大夏的器重

    ,。

    沈溪替谢迁拟奏本的时候,尹文在一旁好奇打量,拿着蒲扇的小手时快时慢,偶尔她还会看着沈溪走神。

    “你不热吗?”

    沈溪感受着习习凉风,心里一阵温馨……尹文就好像是他的贴心小棉袄,无论他做什么,这个小妮子都喜欢这么安静地陪着他,使得他的身心都处在一种放松的状态下。

    “嗯?”

    尹文想了想,然后摇头。

    虽然小妮子额头已经见了汗珠,但只要陪在沈溪身边,她就不觉得热,因为心里的欢喜让她忘记身体的难受。

    沈溪笑道:“给自己扇一扇,一会儿我要出去,在家里乖乖听话,知道吗?”

    “嗯嗯。”

    尹文以前最喜欢黏着沈溪,生怕沈溪出门后回不来,甚至沈溪出门后会躲到自己的屋子里哭,可后来她知道,每次送沈溪离开,回头都能见到沈溪回来,而且每次见面都多了几分新鲜感。虽然每次只有不到一天的分别,却让小妮子有一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沈溪把奏本写好,检查完后给谢迁送去,刚来到谢府门口,发觉外面停着顶轿子,似乎有什么人前来谢府拜访。

    为谢迁拟奏本,到底是会让谢迁感觉丢面子之事,沈溪识相地准备离开,却有谢府家仆出来道:“沈大人,我家老爷和刘尚书等候您多时了。”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是刘大夏到了谢迁府上。

    刘大夏回京后,沈溪并没有特意登门造访,主要是他不想让刘大夏觉得他挟恩图报,进而对他的人品产生质疑。

    “刘尚书是自己来的,还是受邀而来?”进院子的时候,沈溪随口问了一句。

    因为沈溪常来,甚至谢迁不在家时沈溪也可以自由进出谢府,使得沈溪跟谢府仆人熟稔起来。

    仆人笑着解释:“大人,您这是为难我……就算老爷派人去请了谁,但我没有负责经手,也无从知晓啊”

    沈溪想了想哑然失笑,确实是这么个道理,难道主人去请了谁会通知仆人?

    未到书房门口,沈溪就听到谢迁爽朗的笑声,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沈溪跨入门槛,恭敬行礼:“谢阁老,刘尚书……”

    房间中除了刘大夏和谢迁外并无旁人,因为是六月盛夏,门窗都开着,又是在商议朝事,书房没谁敢接近。

    “沈溪,正在说你呢,你就来了……”谢迁笑道,“刘尚书谈及,在延绥时你赶着牛车便上了战场,指挥作战时站在车板上,好像根旗杆一样……哈哈,你小子胆子够壮的,不怕被鞑靼人的射手当靶子射下来?”

    沈溪心想,你当我前世地理是白学的,不知道榆林卫北边是榆溪河?鞑靼人要拿弓箭射我,至少要先把刘大夏的中军击溃后渡过河才能够做到,那时候不用你提醒,我绝对比谁都溜得快。

    什么战场上不当逃兵,我又不是当兵的,凭什么让我冲杀在前?

    “学生当时一心想着能早些往援,未曾顾惜己身。”心里想的是一回事,但沈溪的回答却带着家国情怀。

    谢迁没好气地瞥了沈溪一眼,好似在说,你小子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能不懂?就知道挑好听的说。刘大夏却笑着称赞:“好,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有你这样的能臣义士,我大明谈何不兴?百姓何愁衣食无着落?”

    听到这话,沈溪就知道谢迁把他提议从佛郎机引进玉米、番薯和马铃薯的事情告诉了刘大夏,那也就意味着,刘大夏是应谢迁之邀而来。

    谢迁摆了摆手道:“沈溪,坐。”

    在刘大夏面前,谢迁直接以姓名相称。

    沈溪毕竟年方十五,尚无表字,要称呼也不能单称呼一个“溪”,只好连姓氏也一并加上。

    因为谢迁和刘大夏在沈溪面前是以“先生”和长辈自居,所以直呼沈溪姓名算是对晚辈的一种关爱。

    沈溪行礼道:“学生不敢。”

    刘大夏道:“有什么不敢的,这里没有旁人,不用太过拘礼。之前谢阁部跟我说,你有一项提议,说是要从佛郎机引进几种耐旱且高产的农作物……这可不是儿戏,若对我大明百姓有害,那你就是千古罪人。”

    “回刘尚书的话,学生的确建议引进几种农作物,但刘尚书不用担心这几种农作物是否对我大明百姓有害,因为在大规模推广前,首先会在小范围内进行试种,一方面是培育种子,择其优者再进行二轮栽种,直到选拔出最优良的种子;另一方面就是让少部分人食用,看看有无毒副效果。若刘尚书不放心,学生大可第一个试吃。”沈溪道。

    刘大夏笑了笑:“你当我是在难为你吗?其实……不过是让你小心些,谨言慎行。你且将你所知的这几种作物,详细说来听听,我在户部多年,或许能跟阁部,还有你,好好参详一二。”

    沈溪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谢迁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若按照沈溪所言,引进几种新作物,最后却出了问题,责任只能由他一个人背。此番请刘大夏前来,是看中刘大夏在弘治皇帝心目中崇高的地位,顺带利用刘大夏的才学见识,一起商量下是否可行。

    最重要的,是让刘大夏跟他一起背锅。

    沈溪把代拟的奏本拿出来,道:“请阁部和刘尚书一览。”

    谢迁把奏本接过去,刚看了几眼就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因为沈溪完全是用他的口吻写的,这么给刘大夏看的话,等于是告诉刘大夏沈溪一直在帮他做这种事。但刘大夏迫切想知道这几种作物的状况,最重要的是产量,以及味道和可食性。

    等谢迁把奏本交给刘大夏,刘大夏看到后脸上不由挂上几分促狭的笑容,这笑容让谢迁无地自容。

    但到最后,刘大夏也没说自己为什么笑,谢迁也不好意思相问。

    “沈溪,你说的这个……玉米,还有马铃薯、番薯,的确非常适合大明百姓,尤其是那些不适合种植稻谷和小麦的坡地、沙地都可以利用起来,若事情属实,真是泽被万民,造福苍生。但……你是从何得知?”

    刘大夏对于一些未解事物有刨根问底的习惯。

    大明从来没人知晓的东西,只有沈溪得知,在刘大夏这里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不是沈溪说从哪本古籍上看过就能随便应付过去的,因为下一步刘大夏就会让他把古籍拿出来。

    遇到较真的人,沈溪只能用让对方无从较真的回答去应付:“此事,是学生在护送佛郎机使节进京途中,偶然听他们提及。”

    “哦?”

    刘大夏一听,果然不好意思追问。

    沈溪说是护送佛郎机使节到京城,但其实是“押送”,一路上这些佛郎机人可是被当作囚犯一样,沈溪要从他们口中逼问出点儿什么东西,似乎并不是不可能之事。

    “好。”刘大夏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谢阁部上奏后,由陛下亲自定夺。不过我想,陛下多半会同意引进,但需要看过具体情形,就跟沈溪你说的一样,需要在小范围内种植……你的建议很好”

    “嗯嗯……”

    谢迁清了下嗓子,似乎是在提醒刘大夏什么。刘大夏笑道:“这不算是揣度上意,而且这里只有三人,难道会传于外人耳中吗?”

    商量事情,当然要把皇帝的态度考虑进去。既然沈溪代拟这份奏本,把玉米、番薯和马铃薯说得那么好,皇帝没理由拒绝,只是会谨慎地进行几年尝试栽种,在有了直观的效果和与其他作物对比后,才会向全国进行大规模推广。

    谢迁问道:“那刘尚书觉得,此事可行?”

    “当然。”

    刘大夏点头,“谢阁部莫非是想让老夫与你联名上奏?”

    谢迁笑了笑,心里却不以为然:“这种好事我会把一半功劳让给你?但总需要你在皇帝面前帮忙敲敲边鼓,直接拒绝不合适。”

    “若此事有何牵连,令刘尚书遭罪,实非老朽所愿。”谢迁一脸正气,“但若陛下对此事有所怀疑,还请时雍兄多与陛下美言。”

    刘大夏笑着点头,关于谢老儿这只老狐狸多么老奸巨猾,他心里清楚得很,但他不会跟谢迁斤斤计较,因为他知道谢迁不是那种单纯为了贪图功劳而舍大义顾私利之人,而且这次他能在边关获得巨大战功为弘治皇帝赏识,其中便有谢迁力主出兵的功劳,就连这一战的关键人物沈溪,也是谢迁举荐下才奔赴边关运送火炮。

    谢迁等于是给了他一个大功劳,刘大夏也愿意投桃报李,在引进玉米、番薯和马铃薯这件事上对谢迁予以帮助。

    说完正事,谢迁开始在书桌前誊抄沈溪代拟的奏本,确实是一个字都不用改动。因为谢迁怕其中有不明白的地方,回头皇帝召对时无法回答,所以特意留下沈溪,随时询问。

    刘大夏看着沈溪,感慨地说:“沈溪,你回来后内敛了许多,没以前那么风风火火了。或许是对我贪墨你的功劳有所怨言吧,但有些事情需要一步步来,等再过两年,我一定会向陛下举荐,让你独领一方。”

    沈溪连称“不敢”,然后再次鞠躬致谢,但心里却有些不屑:“向我许了那么多空头支票,哪次兑现过?少拿应付别人的手段搪塞我”

    ps:第二更

    大家放心,天子心肌炎是老毛病了,写《铁骨》时连续感冒发烧患上的,属于慢性病,吃药后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就会康复。

    含泪求下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