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二章 给你个任务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朱厚照说是回寝宫后立即就会休息,但在睡下后却一直焦虑不安,未能入眠。

    许久后,他从龙榻上爬起来,朝外面吼道:“有活人没有?”

    张苑一直守在外面,听到朱厚照发话,赶忙进来,恭敬行礼。

    朱厚照看着张苑,一摆手:“朕睡不着,心烦意乱的……唉,为朕穿衣吧……”

    张苑进来后偷偷瞄了朱厚照一眼,见朱厚照双眼通红,便知皇帝这会儿心底有火,不敢忤逆,上前帮朱厚照穿好衣服,然后恭敬站在一边,等候进一步吩咐。

    朱厚照到桌前坐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凉茶送到嘴边,张苑赶忙劝阻:“陛下,莫要伤了龙体,让奴婢为您换上热茶。”

    “不用了”

    朱厚照毫不在乎,直接一仰脖将茶水喝下,这才抬头打量张苑,问道,“张苑,你觉得朕是不是很没用?”

    张苑不知朱厚照这是抽什么风,毕恭毕敬道:“陛下,您乃旷世明君,古往今来所有皇帝都没法跟您比”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伸手打断张苑的话,斥道:“恭维的话不必说,朕是不是明君自己心里清楚,朕登基以来没做出什么利国利民的事情,就算当前跟鞑靼人进行的战事,朕已白高兴两场……对了,兵部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张苑略微一怔,回道:“陛下,兵部那边……未曾有人进宫奏事。”

    “唉”

    朱厚照叹了口气,“也是,之前朕说了要休息,还说睡醒后再问事,估摸兵部有什么战报也会先压下去……真希望刘瑾这次没虚报战功,朕不至于再次丢脸。”

    张苑站在那儿,不敢多嘴,他现在处处都小心翼翼,防止被朱厚照怒气波及。

    朱厚照拿着茶杯,好似在观察茶杯外壁的图案,又问:“朕自打登基以来,一直在豹房玩乐,想做大事却一直未付诸实施,实在有愧于先皇。张苑,你觉得朕应该怎么做才能成为明君?”

    张苑道:“陛下您已经是明君……”

    朱厚照皱眉:“让你不说恭维的话,没听到吗?再说这种话,朕立即叫人把你拖出去打一顿,看看你醒不醒悟”

    张苑苦着脸道:“就算陛下您让人惩罚奴婢,奴婢也这么觉得……自古以来,只要能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那必然就是圣君明主,如今陛下在位不过两年,但我大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陛下怎能不是明君?”

    到了现在,张苑已学会拍马屁,尽量不把马屁拍到马腿上。

    朱厚照想了下,点头道:“你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但朕总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够。”

    张苑见自己的恭维有了效果,继续就这个话题说下去:“陛下您多心了,其实无关陛下是否在意朝政,只要陛下能将朝事委托给有能耐的人,由这些人打理,何须陛下亲自劳心劳力呢?百姓由官员管着,而陛下则管着官员,只要陛下能驾驭好官员,就是圣君明主”

    朱厚照嘿嘿一笑,之前一直阴沉的脸色终于好转。他打量张苑,道:“张公公,看你平时没那么机灵,但说起话来,倒也悦耳中听……嗯,朕跟你的想法大致相当,朕赶上好时候了,手下贤才辈出,比如兵部沈尚书,能力算得上旷古烁今吧?每一个明主背后必然有一群贤臣,朕觉得有沈尚书这样的臣子辅佐,将来历史必然会记下朕一笔……”

    不自不觉间,朱厚照已飘飘然。

    张苑明白一个道理,无论怎样,朱厚照只是个半大的孩子,需要有人哄的,以前刘瑾得势不是因为其学问和本事有多强,只是知道怎么在皇帝面前奉承和邀宠。以张苑现如今的领悟,只要能讨好朱厚照,再有一些狠辣的手段,必然就能取得成功。

    朱厚照道:“这次的事情,让朕心神不宁,要说刘瑾的能力在那儿摆着,朕不相信他会屡次犯错……一个传令兵,以刘瑾的名义回朝报喜,谁想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此人是不是刘瑾派来的还说不一定呢。”

    张苑之前犹自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掌握了拍马屁的精髓,但听到朱厚照这话,不由紧张起来,委婉地道:“陛下,有些事……无风不起浪。”

    “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那些大臣对刘瑾有意见,是因为以前被刘瑾刻薄多了?哼哼,旁人可以这么说,你却不能,知道吗?朕知道你想接替刘瑾的位子,但朕考量过,你暂时不那么合适”

    此话让张苑一阵心凉,而朱厚照自己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言语伤人了,“朕不管刘瑾在宣府做了什么,至少有他打理朝政,朕可以放心留在豹房,手头永远不缺银子……旁人在朕面前告状,说他贪污**,中饱私囊,还大肆提拔党羽入朝,但朕观察那些所谓阉党中人,能力都不错,比如焦阁老和刘尚书,他们在朝名声就很好嘛”

    张苑腹诽不已:“怎样才算好,有没有个标准?刘宇根本就是个傀儡,而焦芳也做尽坏事,这些人都唯刘瑾之命是从,旁人称呼刘瑾为九千岁,这些话谁敢对你说?”

    朱厚照再道:“人无完人,有缺点就改嘛,朕不能因为一个人一时的错误而将其一棍子打死这样吧,张公公,朕给你个任务……”

    听到这话,张苑谨慎起来,觉得自己立功的机会到了。如果做得好,或许还有机会进入司礼监,当上掌印太监,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朕让你盯着,如果兵部那边奏明,刘瑾的确是虚报战功,你就去把之前来奏捷的传令兵给杀了,这样就死无对证,就算旁人攻击刘瑾,也没人证了”朱厚照觉得自己想出良策,笑眯眯吩咐道。

    说者开心,但听到那人却满脸死灰色。

    张苑心迅速下沉,他终于知道在朱厚照心目中,刘瑾地位有多高,心里不由纳闷儿:“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或者有缺失,让陛下对刘瑾如此器重,而我却不能得到陛下的信任?”

    他尚且不知,刘瑾不但长时间担任朱厚照亲随,更曾带着朱厚照一起游历江南,很多不能说的秘密刘瑾都知道。

    刘瑾在朱厚照跟前做事,不求回报,又舍得投资,而张苑在朱厚照面前总是抖机灵,这就是他张苑跟刘瑾的不同。

    “陛下,之前那传令兵已为朝臣见过,这么做……合适吗?”

    朱厚照斜着眼打量张苑,道:“你这么说,是怀疑朕的智商?你也不想想,朕是什么人,你什么脑子,就算这个传令兵被那些大臣见过,但他只是单方面说是刘瑾的人,把人杀了,谁知真伪?朕只是不想让这件事闹大,全当是鞑子细作,有心在朕面前挑拨离间……”

    张苑听到这话心里不满,呼吸都有些不畅了。朱厚照对刘瑾的包庇,让他觉得自己当这个内侍监有些力不从心。

    偏心到了这等程度,他觉得自己干不下去了。

    “为何那些大臣随时可以撂挑子不干,我却不行?就算我心里再有意见,还是要当这个不男不女的宦官,一辈子受尽窝囊气?”

    朱厚照道:“你听到没有?朕让你盯着,务必要留心,这事关系朕的颜面,如果你做得好,朕自然会有赏赐。”

    “是,陛下”

    张苑苦着脸低下头,心里别提有多别扭。

    朱厚照再道:“你看着兵部那边,若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传到朕这里……嗯,你最好在兵部待着,进出都跟沈尚书一起,如果今天没有奏捷战报来,那就真没有了,晚上回宫,你就可以把人杀了,一了百了”

    “是。”

    张苑先是应下,头越发低了,心里的苦水一股脑儿都上来了,忍不住要落泪。

    朱厚照一摆手:“既然听明白了,现在就去吧,到了沈尚书面前可别乱说话,朕对你寄予厚望,若你做得不好,朕以后有这差事也不找你,朕从来不养吃闲饭的人”

    被朱厚照吓唬和恶意贬低一通,张苑五味杂陈,他从乾清宫寝殿出来,整个人好像失了魂一般。

    “张公公,您这是刚进去面过圣?陛下有何吩咐?”御用监太监李兴在外等候消息,见张苑出来,上前恭维。

    张苑收摄心神,打量李兴,道:“陛下说什么,与你何干?陛下现在安排了很重要的差事让咱家去做,你且回去整理好账册,再找人详细核算……账目的事情,咱家暂时顾不上,回头再细查,记得把那些送礼之人的名字都记录下来,回头咱家也会对这些人有所提拔”

    张苑准备学刘瑾当一个贪官。

    他的手没有伸向朝臣,因为他的权势尚不足以影响朝局,没有大臣卖他面子,故此只能把目光对准宫里的太监,让这些人出银子填补内库亏空,再许诺未来给予官职和地位上的提拔,许下诸多空头支票。

    刘瑾失势,就算太监们心里不爽,但还是会酌情拿出一些银子来,但这次刘瑾报战功后,内监出现观望情绪,毕竟太监们有些看不懂,到底刘瑾是彻底倒台了,还是说将来会重新崛起。

    如此一来,本来承诺要给的银子,现在都推脱不给,李兴因此大为光火,但奈何那些出银子的人地位都不低,甚至连戴义和高凤这样的执事太监也在其列,李兴没辙,只能来跟张苑商议。

    但因张苑心情不好,再加上急着去处置传令兵的事,只是给李兴留下两句话便匆忙而去,李兴甚至都没来得及跟张苑说这件事。

    张苑本以为没人敢不出银子,但他不知道,如今很多人都开始盼望刘瑾回来。

    那些人宁可被刘瑾欺压,也不肯被张苑这样的新贵压榨,因为张苑让下面人出银子的力度,比当初刘瑾要大许多。

    那时下面的太监只需要出一点银子巴结刘瑾,而不像现在,连内库开销都要这些人来承担,现在刘瑾反而成为这些体制内的宦官期盼回来主持大局之人。刘瑾回来,这些人可能不但不用出银子,还可以跟着喝汤,从内库捞到好处。

    ……

    ……

    张苑从乾清宫寝殿出来,先去找了锦衣卫的人。

    先跟锦衣卫打好招呼,将那传令兵牢牢看住,不能让人跑了或者死掉,一切要等他亲自回来处置,然后张苑才收拾心情往兵部衙门去了,一路上火急火燎,终于在兵部衙门见到沈溪。

    此时沈溪刚从礼部衙门回来没多久,对张苑的造访没多少意外。在沈溪看来,无论朱厚照是否做出交代,张苑都应关心兵部这边的情报。

    张苑也不见外,到了沈溪的办公房后,一屁股坐下,好似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语气平淡地问道:“还没有宣府的消息吗?”

    沈溪见张苑这副架势,哭笑不得。

    “宣府的消息时刻都有,不知张公公要问的是什么消息?”沈溪坐回书桌后,反问了一句。

    张苑道:“沈尚书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陛下要知道的自然是捷报,如果宣府在两天前就获得大捷,兵部应该今日便会收到消息……咱家没算错吧?”

    沈溪笑了笑,道:“张公公对兵部的差事很了解嘛。”

    张苑没好气地道:“咱家现在奉了皇命前来探知消息,别的事情,你就别问了,你问了咱家也不会说。”

    沈溪本来已坐下,听到张苑的话,身体稍微一僵,脑海中已在盘算张苑说这话背后蕴藏的意味。

    沈溪心道:“你不说这话,我不会多想,既然你说了,说明此番你背负着陛下交托的差事,从你不耐烦的态度,便看出这件事对你很不利,那不用说就是跟刘瑾回朝有关……怕是就算证明刘瑾虚报战功,最后还会安然无恙,你的情绪才会这么消极,那这岂不是意味着,皇上准备在那传报的信使身上下手?”

    光是张苑的态度,沈溪便猜想事情的始末,张苑绝对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已将事情的真相透露出来。

    沈溪问道:“陛下让你在兵部坐镇,跟本官寸步不离?”

    “哼,还真被你给说中了,陛下的确是这么交代的,你别不信,陛下现在最关心的只有宣府这场战事,毕竟事关龙颜。”张苑道。

    沈溪摇头苦笑,问道:“那你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刘瑾虚报战功,还是边关真的取得大捷?”

    张苑想了想,道:“既然涉及陛下尊严,最好还是姓刘的狗贼没有虚报,这样大家的日子都好过。”

    “哦。”

    之前沈溪还不太肯定自己的猜想,见张苑的态度发生改变,便知所料不差。

    张苑这边排斥心理很重,沈溪想到事情始末,心里多少有些无奈,朱厚照居然会为了一个太监而做出不顾原则的事情,不知会让朝中多少一心为国为民的大臣寒心,沈溪暗道:“这事可不能跟谢老儿说,若让他知晓,还不得暴跳如雷,甚至撂挑子挂靴归隐田园?”

    想到这里,沈溪再次无奈摇头,他已经想到谢迁离朝会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张苑道:“咱家昨日休息得不是很好,这里可有落榻之所?”

    沈溪看张苑这架势,便知张苑对事情的结果已不感兴趣,反正刘瑾是否虚报,朱厚照都会回护刘瑾,刘瑾回朝已是必然,这边张苑累了想睡觉,甚至连帮皇帝做事的心思都淡了。

    沈溪点头:“休息的地方自然有,本官让人带你去休息,有事的话直接过来找本官便可,本官今日都会待在兵部衙门,一直等到黄昏才走”

    “那就好省得咱家到处找你”

    张苑说完,直起身来,往兵部衙门后院走去,看他的架势,确实是一点儿消息都不想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