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办法总会比困难多!

关灯
护眼
    雪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顶着卑微的、见不得光的身份。

    寄人篱下,她林雪落不得不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嫁进封家,嫁给一个被大火烧残的陌生男人;她不希望自己孩子的命运被人继续左右!

    所以,雪落下定决心,一定要跟封立昕离婚,以单亲妈妈干干净净的身份生下肚子里的孩子!

    雪落也知道,自己要独自生下一个孩子谈何容易啊。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坎坷和荆棘等着她们母子呢!但她又实在做不出将肚子里的小生命扼杀的行径来!那么,生下这个孩子,便成了她林雪落唯一的出路!

    而眼下要做的,就是去跟封立昕离婚。以单亲妈妈的干净身份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雪落真的不想顶着封立昕妻子的头衔,却生下了封行朗的孩子!她不愿她的孩子被世人指指点点,甚至于谩骂讥笑。

    自己的人生,难得有一次能够自己做主!雪落其实挺欣慰的。为了自己的孩子,只能选择坚强的去面对。自己从小就寄养在舅舅家,但至少自己的孩子还有她这个亲生妈妈。

    心意已决,雪落便早早的起了,拿上了早就签好的离婚协议,朝军区总医院赶去。

    雪落当然也知道:要是跟封立昕离了婚,自己就再不能接受封家的支助了。学业上不可以,养育肚子里的小生命就更不可以了!

    可自己还是个学生,又没有经济来源,可怎么办呢?独自养活孩子,可不只能靠嘴皮子说。关键的还得靠真金白银啊!

    灰溜溜的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住回夏家去吗?那舅妈还不得盘问个水落石出啊!要是让她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封行朗的,恐怕最后真要演变成:被舅妈拿着这个孩子说事儿,去封家讨要补偿金、损失费了!

    夏家,肯定是回不去的!

    那自己还能带着孩子去哪儿?福利院?

    确实是自己唯一能去的地方。池院长会给她们母子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可雪落却不想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福利院,因为她觉得自己跟孩子还没有惨到要靠社会救助的地步。

    那自己还能带着孩子去哪儿呢?雪落再次的困惑起来。

    雪落陷入了上班早高峰的人群中。哪儿哪儿都挤得个水泄不通。bus挤,地铁挤,就连步行通过市中心,都是人挨着人。早知道自己就晚点儿出发了。

    难免会联想到自己薄弱的生存生能,自己能独自养活肚子里的孩子吗?怀着它,怎么找工作?找不到工作,又拿什么来拿活它?还有坐月子什么的,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办啊?

    层层叠叠的困难涌上雪落的心头,在现实面前,雪落不得不叹息一声。想来,自己跟孩子会面临困难,要远比自己想像得多!

    可办法总会比困难多的!雪落抚住自己的腹处,咬了咬唇。随着人群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在城北路坐上了去军区总医院的地铁。

    等雪落一路折腾到军区总医院时,已经快九点钟了。却还扑了个空。

    护士告诉她,封立昕今天一早就被他弟弟封行朗接回封家去了。估计下午才能住回医院继续治疗。

    封立昕被封行朗接回封家了?这到挺出乎雪落意料的。雪落寻思:封立昕出院回封家,八成是为了见蓝悠悠的面儿,可关键问题是蓝悠悠并不在封家啊?封行朗要怎么圆他自己所撒的弥天大谎呢?找了个蓝悠悠的声音模仿者,难不成还能找个容貌模仿者啊?

    雪落不想在医院里干巴巴的等到下午。她决定去封家一看究竟。

    一来,在封家提出跟封立昕离婚的事儿,要比在医院里更适合些;二来,雪落真想看看那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究竟是怎么跟他哥变出个活的蓝悠悠来的。

    ******

    封立昕做了个更为疯狂的决定:他要留在封家休养身体,不再去军区总医院了。

    他做此决定的动机很明确:因为封家有蓝悠悠在。而且他担心封行朗又会锁了蓝悠悠,从而委屈了他宝贝到不行的心爱女人。守护着蓝悠悠,这远比他休养身体来得重要。

    以为见到蓝悠悠安个心,封立昕便会乖乖的回医院接受治疗,却没想他一副要赖在封家不走的坚决态度。

    “哥,您这身板儿,吃得消蓝悠悠那女妖精折腾么?常言道,来日方长,等你身体养好了些,你想怎么折腾她,那还不是任你摆布的事儿?想要她趴着,她就绝对不敢躺着!”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每次劝说封立昕的时候,他都格外的温情。就像儿时封立昕呵护了他一个五光十色的童年那样,长兄如父的情深厚爱。

    封行朗的荤话连篇,让封立昕有些难为情,连忙温声低斥:“行朗,你小点儿声,悠悠还睡着呢。”

    “怎么,你想进去跟她一起睡?”封行朗又是一声调侃。

    “行朗,不许胡说。”不得不说,封行朗的几声调侃,让封立昕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一个对生活重新燃起信心和激情的人,那心底便充满了阳光。

    “我到是同意大少爷的决定!晚上可以留在封家过夜,白天再去医院做治疗。虽说奔波劳累得辛苦,但从另一方面也能增加大少爷的运动量。出去走走,呼吸到更多新鲜的空气,有利无害!”

    金医师竟然同意了封立昕的决定。他没有理会封行朗要把蓝悠悠那女人乖乖的留在封家,不乱说不乱跑,是件多么艰难的事儿;金医师一切都从有利于患者的角度出发来思考问题。

    “金医师,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封行朗的厉眸紧随其后的睨了过来。

    “行了行朗,你少瞪着金医师!瞪也没用!咳咳……”

    估计是太心急了,封立昕冷不丁的剧烈咳嗽起来。封行朗连忙附身过来,用挡风毯将封立昕圈好。

    “二少爷,您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金医师宽慰着封行朗。

    封行朗还是不满的盯了金医师一眼:你心里有数,我心里可没数了!

    蓝悠悠那女妖精有多难驾驭,你知道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