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满身疼痛的少年

    善恶有报,这话绝对不假,叔叔坑了我所有的钱,可是不久我就撞见漂亮性感的婶子跟隔壁老王在那啥……

    我今年十五岁。两年前,在一家工厂上班的父母因为化学泄漏事故在大爆炸中双双离世。

    国家赔付了大笔的抚恤金,可具体有多少我并不清楚,因为。这些赔偿款都被我叔叔收去。

    就连父母留给我的房子也被他们卖掉,理由是秦生你这么小,没法自己生活。

    可当把我领进了家门,婶子的脸色就变了。再也没有之前的呵护亲热。

    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冰冰的朝抱着遗像低头站在一边的我说:“你还非把这死人的照片带我们家来,真是晦气!”

    我抬起头,眼光顺着婶子的黑丝长腿慢慢挪到她的脸上,小声道:“他们不是死人,他们是我的爸妈……”

    婶子艳红饱满的双唇一撇,嗤笑道:“行,小崽子还挺有情义的,这事就算了,以后在家里住要勤快还有,我喜欢干净,你要是邋邋遢遢的弄脏了屋子,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人变的这么快,之前还对我百般安慰的婶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冰冰的。

    我把求助的目光望向闷头抽烟的叔叔,可叔叔他躲着我含泪的眼睛,脸向一边扭去……

    婶子说完就搂着坐在旁边,冷眼瞅我还一脸嫌弃样子的秦曦走掉了。

    在失去父母一周后,我又失去了他们留给我的房子,被迫住在叔叔家的客厅里,一张小小的钢丝床,几步之外就是卫生间的木门。

    巨额抚恤金被他们拿到手后,本来还在外边打零工的叔叔也辞职了,每天都喝的醉醺醺,而秦曦和婶子则是买了很多衣服包包,又换了苹果手机,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他们花的是什么钱,可是我不敢说,因为我突然失去了双亲,心里实在太渴望有个家了,就算他们对我很不好,可我还是下意识的依恋这份亲情。

    姐姐秦曦对我敌意最重,经常指着鼻子骂我:“你特么就是个灾星,把爹妈都给克死了,要不把你撵出去,早晚把我们也坑死。”

    其实秦曦跟我叔叔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只是婶子二婚带来的孩子,可我们在家里的地位,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天下午刚开始上课,我肚子就一阵阵绞痛,赶紧请假往卫生间跑,拉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止不住。

    班主任宋苗苗跟我说,你赶紧出去买点止泻药,一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我点头出门,捏了捏兜里的几个钢镚,只好取了自行车往家里赶,实在婶子给的零用钱太少,我买不起药啊。

    回到家又是阵肚子痛,赶紧跑进卫生间,完事了我才注意到,婶子那屋传来阵阵莫名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被捂住了嘴,用鼻子才能发出的低哼声,我心里奇怪,难道婶子在家呢,这个时间她不是应该在打麻将吗?

    我也没多想就慢慢走过去,因为拉了几次,我脚步有些发虚,也没发出什么声音。

    当我靠近婶子的卧室门时,透过房门传出的声音又清晰了许多,这次我不光能听到婶子那似乎蕴含了无尽痛苦的低吟喘息声,同时还有像是一个人用手掌重重拍打另一个人身体的声音。

    我把裤子往上提了提,心里也有点发紧,心说难道婶子跟叔叔打起来了?他们自从把我接回家后,钱多了,脾气也变大了。

    我在犹豫要不要开门去劝架,就听屋里的婶子哼唧道:“你想干嘛,这里不给,老娘不想拉屎都特么疼!”

    我正在奇怪呢,什么不给,难道不是打架吗?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知秋,我的好宝贝,让我试试呗,老特么看日本片,看小鬼子鼓捣旱道给我羡慕死啦!”

    我心头一颤,这个男人的声音根本不是我叔叔啊,那他是谁,婶婶跟他在卧房里做什么呢?

    我一时走了神,忘了刚刚想要我劝架时我的手已经放在房门上了,也许是婶子没想到这个时间家里会回来人,连卧房的门都没有锁。

    虚掩的房门被我颤抖的手无意中就给推开了。

    随着老旧木门传出的吱嘎声,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映入我的眼帘。

    婶子跪在床上,屁股撅的老高,她用双手撑着床面,脸色潮红披头散发的。

    她的脸都伏趴在床单上,侧头眯着眼跟身后正在撞她的男人说话。

    我跟被雷劈了一样傻住了,也不敢动,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

    她说:“姓王的,你别想了,老娘的那里谁也不给,就是咱家那个酒鬼也没尝过,你要是敢瞎鼓捣,明天我就去麻将社把咱俩的事说出去,哈哈。”

    她回头跟那个体格雄壮的男人说话,还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我,可是那个男人已经看到我了,他脸色一变停下了动作。

    婶子立刻有些难受一样的向后动了动身子,嘴里还呢喃着:”别,不要停。“

    我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一幕,所有心神都被婶子裸露在外的那一对白腻山峦给吸引住了。

    这时那个男人朝婶子连递眼色,示意她看向门口,我这才恍然大悟,想要伸手把门给他们带上就跑,可是又拉肚子又是惊吓的,我竟然都有点迈不开腿。

    这时婶子也发现了我,她惊叫一声就蹦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就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那个姓王的男人速度更快,早就穿好了裤子,婶子冷哼一声,那个男人就冲上来揪住我的衣领,一把就将我拎进了屋里。

    看我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她,婶子似乎微微松了口气,轻声对男人道:“你先走,这里有我处理。”

    男人犹豫了下,临走还横我一眼。

    我就算再单纯也知道自己撞破了别人的**,这整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想到这我紧张的嗓子眼发干,心里像是有人在锤一样砰砰的跳。

    婶子看我这幅样子似乎更放松了,拿起桌上的女士香烟就点了一根,抽了两口才站起身朝我走来。

    我好像犯人等待着法官宣,判一样,心里充满了忐忑,婶子走到我跟前,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尖声大喊道:“扫把星,谁让你回来的?谁让你回来的,啊?说话啊?”

    她扯着我的头发甩来扭去,我疼的眼泪在眼圈里直转,只好小声的解释道:“我,我拉肚子,我想回来找药吃。”

    婶子把烟头按在我的胸口,恶狠狠的骂道:”拉你妈逼啊,你不会买药吃吗,非得提前回来,你个死扫把星!“

    胸口的半袖衬衫被烟头烧破,皮肉和心中的抽痛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委屈的抽噎道:“我没有钱,我兜里的钱只够买馒头咸菜的!”

    婶子又扇了我两个耳光,让我苍白的脸色都有些发红,这才气呼呼的坐到床头,冷声问我:“你刚才都看到啥了?”

    我心里真想不管不顾大喊出来:“你特么偷人,你背着我叔叔把野男人招到家里来,你还敢打我?”

    可是长久以来的服从让我养成了根深蒂固的软弱,我根本不敢反抗婶子的淫威,也许是我心里把他们一家都当成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和依靠,才让我从心里不想跟她闹翻。

    我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才小声回答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回来时你正在午睡呢。“

    婶子听了脸色一缓,撇嘴道:“虽然很碍眼,但还算机灵,这么地吧,以后每个月我多给你二百块钱零用,但是你给我记住,你要敢瞎逼逼,别说我打断你的腿再把你从家里赶出去!”

    我刚想点头,叔叔一身酒气的回来了。

    他咣当一脚踢开了卧室的门,看见我流着眼泪站在婶子的床前就是一愣,问道:”干什么呢你们,你咋提前回来了?“

    我张口结舌不知道咋说,婶子神色一阵变幻后冷哼道:“你们老秦家的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这小子提前回来想偷钱,正好被我堵在咱们屋子里头了,我生气之下才打了他两巴掌,这还不依不饶的哭上了。”

    叔叔打了个酒嗝,瞪着我问道:“真的?”

    我刚想说不是,可一眼扫到婶子威胁警告的目光,犹豫了下就低头说:“对不起!”

    叔叔骂咧道:“你麻痹的,我供你吃穿供你上学,你特么还偷我,你给我滚!”

    说完他一脚蹬在我的肚子上,痛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我咬着牙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心里只是想如果爸爸妈妈还活着,他们绝对不会这样对我。

    叔叔还要上来打我,被婶子拉住,她把喝蒙圈了的叔叔推到床上躺着,然后冷眼盯着我道:“你先出去躲躲,要不他起来还得打你!”

    我心里又疼又恨,却只能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走了出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