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偶遇妃姨

    走出家门我才发现,偌大的城市我竟然无处可去,只能在黄昏的街头到处瞎转悠。

    恍惚间,我走到了以前跟爸妈住在一起时的小区外。这是一条十字路口。

    我正满心凄苦的左顾右盼,一辆别克轿车突兀的停在我跟前,看着缓缓降下的车窗,我有些惊喜的喊了一句:“妃姨!”

    妃姨微笑看了我两眼:“怎么这副样子。跟你叔叔家人闹别扭?”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

    妃姨皱皱眉:“既然跟家里闹别扭,我遇到了就不能任你乱走,上车!”

    我:“啊?”

    妃姨指了指身后的车门。

    我略一犹豫。就拉开驾驶位后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这时绿灯亮了,妃姨轻踩脚下黑色细高跟,车子稳稳滑了出去。

    我坐在后座悄悄打量专心开车的妃姨,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精致美丽的职场女性,她叫舒妃,是一家女性杂志的总编,也是我老妈曾经的闺蜜。

    我有心想找话题说几句,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

    妃姨见了轻笑道:“别紧张啊秦生,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玩呢,不要拘束哦。”

    我呐呐道:“我不紧张,我,我就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妃姨点点头:“自从上次在葬礼上见过,都两年多没见你了,你还好吗?。”

    我眼圈一红,选择了沉默。

    很快,我们到了妃姨所住的小区。

    进了门,妃姨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凉茶扔给我,说:“你先喝点东西,我去换个衣服就来。”

    我紧忙问道:“妃姨,琳琳那去了,怎么不在家呢?”

    妃姨扭动着月白色套裙下的挺翘臀瓣直奔她的卧室,边开门边回了我一句:“你琳琳妹妹住宿啊,我一个人也没法照顾好她,平时工作太忙了。”

    不知为何听到妃姨说琳琳不在家时,我有些莫名的兴奋,也许是婶子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的一幕把我刺激到了。

    妃姨似乎是在赶时间一样,门都没有关好,我喝了两口凉茶本来已经趋于稳定的情绪,又被她换衣服发出的窸窣声撩拨的有些骚动,鬼神神差的我就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探头从开着一条缝的房门望进去。

    这一看我惊的差点没握住手里的凉茶罐子,瞬间就脸孔涨红。

    屋里的妃姨赤着嫩生生一双脚丫,刚刚蹬掉了裙子,她下身只着一条还没巴掌宽的白色内内遮挡着羞处,几根歪曲调皮的黑发挣扎着探出头来,趴伏在日光灯照射下白的晃眼的两条玉,腿旁。

    我突然觉得很渴,喉头不住的空咽,可她又开始脱上衣了,脱了外套还不算,妃姨竟然背转双手,在身后一划,那件暗紫色的丝质文胸就应手而落。

    青春期的男孩那见过这个啊,我心如鹿撞,被震撼的身子都有些发软。

    妃姨把自己脱的只剩下小内内才算满意,停顿了下,她又冲着卧室里的梳妆镜照了照,才伸手拿起扔在床头的运动热裤和背心穿了起来。

    我把手按在胸口,用力的按住,以为这样就能延缓心脏的剧烈跳动。

    我这边稍稍走神,妃姨从里边一身轻装的就走了出来,随手一拉门,就看见我神不守舍脸红耳赤的站在门口发愣呢。

    她脸色一变,盯着我看了两秒,旋即目光就扫到了我的身下,似乎受到了惊吓一样把嘴巴微微张成了o型,惊慌中我注意到,一丝淡淡红晕从妃姨的脖子处蔓延到了脸上。

    我心道不好,暗骂自己太傻了,偷看完了竟然忘记走回沙发那边坐着,我这特么不是被抓了现行吗?我紧张的嘴唇都嘚瑟了,呐呐道:“那个,妃姨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您别生气好吗?”

    妃姨不说话,只是玩味的看着我。

    她穿了一件紧绷着下身的月白色运动热裤,就是电视里教瑜伽那些女人穿的那种,背心是露出肚脐的那种小吊带。

    这种练功背心能露出她异常光滑平坦的小腹,水晶吊灯下,妃姨露在外边的肌,肤,每一寸都散发着诱人的莹白,如果她不主动去说,谁能看出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可我这往下一看又悲剧了,妃姨不知道是咋想的,穿的热裤也这么性感,那未知材质的短裤明显价格不菲,做工考究不说,就连用料也很牛比,穿在妃姨的两条大长腿之上,熨熨贴贴的,绷的她两瓣挺翘美臀更加挺翘不说,还把那地方给凹显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来。

    就算是活见了鬼我也不会这么震惊,此时我嘴里还在喃喃分辨着的话语戛然而止,像是被黄鼠狼一口叼住脖子的小母鸡一样,两眼圆睁盯着她的热裤,我喉结不断蠕动,咕咚咕咚连吞几下口水。

    妃姨有些不安羞恼的扭了扭身子,把她极其敏感的部位扭到一边脱离了我的视线。

    可是已经晚了,我突然觉得鼻子一痒人中上一热,两道腥红刺目的鼻血潺潺而下。

    慌乱中我伸手擦了一把,觉得黏糊糊的,拿到眼前一看,吓了一跳,惊呼道:“我,我受伤了,妃姨你家有没有创可贴?”

    妃姨有点哭笑不得,扭动着纤腰靠近了我,似乎想要近身查看我的鼻子,她身上的女人香味直往我鼻子里钻。

    她微微仰头看着我的脸,我刚好一低头就能瞅见她那一对高耸雪白,妃姨的吊带背心里边还没穿文胸,那两团丰腴肥美几乎顶的合体背心欲要撑爆了一样,我就是低头扫了那么一眼,鼻子中的血量立刻加剧喷薄而出。

    妃姨咦了一声,随即顺着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前胸,恼怒道:“你给我闭上眼睛,小心失血过多而死啊。”

    我不敢不听,连忙闭上了眼睛。

    然后她也有些尴尬道:“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唉,这也怪我了,可平时在家里这么穿着练瑜伽我都习惯了,要不一会我换一身衣服去。”

    我闭着眼睛在心里哭诉,妃姨你不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吗,再说我都十五岁了,个子高出你半个头,你竟然还把我当成那个在你怀里撒尿的调皮宝宝?”

    妃姨拿来面巾纸帮我擦了几下,又觉得我个子比她高,要仰头来搞不方便,就命令我坐到沙发上去。

    然后她附身查看了下,就嘱咐道:“我去拿药用棉球,你等我下。”

    我囊着鼻子嗯了一声,也没敢张开眼睛,就听到妃姨的脚步声匆匆而去,哗啦哗啦两声翻抽屉的声音后又匆匆而回,随即我就觉得鼻子一凉,两个冰凉柔软的东西塞进了鼻孔,我刚想睁开眼睛,妃姨低声道:“不要动,就这个姿势躺一下吧,让你起来再起来。”

    我刚刚应了一声,就觉得面颊上一阵瘙痒,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开,原来是妃姨的几根长发没有束好拂落在我的脸上。

    我本想趁着她还没发现再悄悄闭上,却无意间瞅见妃姨表情有些怪异的咬着嘴唇,盯着我两,腿之间楞楞发呆。

    直到我跟她说了两句话,她才啊的一声如梦方醒,脸突然就更红了,慌手慌脚的说:“算了算了,没事了。”

    说完,她转身回屋去送医疗箱,可我却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就在转身的一刹那又悄悄瞄向我的下身,我心里咯噔一声,妃姨这是怪我还不消停吗?

    她这次回去的时间有点长,长的我要不是因为饿了,都要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心里奇怪妃姨把我扔在外边她躲在房间里干嘛?有心想去喊她或者听听屋里的声音,我又想起刚才的可怕后果打了退堂鼓。

    好半天她才出来,可却是手里拿着浴袍直接就奔卫生间了,我心说妃姨你也真是的,把我带到家里不仅不管饭,还让我流了这么多血,这也就算了,连桶面也都不给泡一个。

    我坐起了身就打算悄悄开门出去买点吃的,实在是因为又拉稀又流血的,我真的很饿很虚弱了。

    妃姨似乎听到了我的动静,一边洗澡,一道温柔磁性的女声就隔着玻璃门传了出来:“秦生啊,妃姨先洗个澡,一会就出来给你做饭吃,你不是最爱吃我做的爆炒腰花吗,刚好家里冰箱有这道食材,一会就给你弄哦。”

    很快,妃姨裹着大浴巾就出来了,她长发披散着,还在向下滴答着水珠,一股沐浴露混合洗发水的清香随着她的靠近迎面扑来,我鼻子里塞着两个棉球都闻到了,可见这女人的香味有多霸道。

    见我盯着她半截浴袍下光滑稚嫩的两条小腿看个不停,妃姨冷哼道:“看看看,就知道盯着人家看,一会再流血没人管你了。”

    我一哆嗦,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左右瞅瞅,不知道把眼光放在那边合适了,嘴里小声道:“妃姨我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我眼睛碰到你就被黏住了,我是不是有问题啊,或者是我生病了?”

    妃姨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的靠着我坐下,说:“别动,让我看看你这血止住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