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傲娇辛小雪

    我仰着脖子老老实实让她看,妃姨裹挟着一身浴后清香紧挨着我坐下,我能清晰感受到她浴袍下温凉又极富弹性的大腿,不经意间就碰到我的腿上。我提醒自己不要乱想,可是柯尔蒙的分泌完全不受控制,不仅下身再次出现尴尬的情况,就连刚刚止住的鼻血也有复流的趋势。

    妃姨皱着好看的细眉帮我换了鼻孔里的棉球。嘴里还嘀咕道:“奇怪啊,怎么又流了?”

    我有些难受的扭动了下身子,试图调整姿势不让妃姨看到我下边的状况,可是这一动反倒提醒了她。她顺着我的动作一眼扫到我小腹下又支起的那一大块。

    妃姨脸一红,随既恼怒道:“秦生你还有完没完,你能不能不要对阿姨乱想?”

    我憋屈的都要哭了,低头道:“我,我也不想,我……”

    妃姨气的一跺脚,扔下一句:“你自己看看电视吧,我去给你做饭,否则你看着我也止不了血。”

    说完她就走进厨房去弄晚餐,我红着脸羞愧的要死,等了半天下边才算恢复了平静,这才找到沙发上的遥控器,想要打开电视消磨时间。

    这时,妃姨的卧室响起了一阵爱疯6独有的振铃声,我看了看紧关厨房门在里边忙碌的妃姨,她这明显是听不到电话响,可这电话又一直叫个不停,我想也没想就跑进妃姨的卧室,抄起扔在床上的手机就想给妃姨送去。

    可是转头的刹那,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它被粉红色被子盖住了多半,只有一点点头部露在外边,可这一点露出的部位,却让我心头一震,这怎么那么像我下边那东西?

    我一手攥着妃姨的电话,一手不由自主的就把那根东西抓了出来,拿到手里一看,好家伙,这东西够吓人的,它足足有二十厘米长,前端多半部分还沾着一些透明的液体没有干透,我当时就愣住了,手里的电话振铃声也没能让我还魂,我满脑子都是妃姨把我扔在外边,她在屋里用这个东西的场面,我说她咋那么奇怪呢,关起门来半天不出去,让我挨饿不说,出去直接就洗澡去了。

    原来……

    正在我有些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智商真够可以的时候,妃姨的脚步声急速传来,她一边走一边埋怨我说:“秦生啊,你这么不喊我接电话呢?”

    有一瞬间我是茫然的,扭过头来看她,等缓过味时已经来不及放下手中的东西,妃姨见我拿的东西后脸色一震,随既又羞又愤的抢上前来,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棒子,还狠狠的推了我一把。

    我被她一把推的向后倒去,直接躺在了她那张大床上,我张口结舌的举着电话解释道:“我是给你拿电话让你听,我不是,那个……”

    妃姨抢过东西的时候用力太猛,不知道触动了这根东西的哪处机关,这时候就在她手里微微嗡鸣着,它一直响不说,还特么在妃姨的手里急速颤动着,我试图解释的话语慢慢低了下去,又瞪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妃姨手里的玩意儿。

    妃姨气的胸口起伏,两座丰腴都一颤一颤的,不着痕迹的在手上一按,那家伙可算是不动了,她才指着我喊骂道:“臭小子谁允许你乱翻我的东西,你还懂不懂一点礼貌?“

    我眨了眨了眼睛,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今天这是咋地了,不停的出现一些我掌控不了的意外。

    妃姨似乎也觉得拿着那个大家伙指着我训斥不太妥当,看我羞愧不语,她也急忙的跑了出去,不知道把那东西藏在了那里。

    尴尬过后好半天她才叫我吃饭,我闷头扒着碗里的米饭,也不敢抬头看她,不过妃姨毕竟是成年人,早就不动声色的恢复了平常,不时给我夹菜不说,还主动问我爸妈走了这两年,我在叔叔家过的怎么样。

    提起这茬我就有点难受,也忘了我们之前刚刚发生的那些糗事,一五一十的说了自己的情况,妃姨气的丢下筷子,冷声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家人简直是畜生,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当面问问你叔叔婶婶怎么可以这样丧良心的对你。”

    我心里有点害怕妃姨会跟叔叔他们发生冲突,毕竟婶子那么泼辣,真要闹起来我就更不好在那个家里生活了,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劝阻妃姨,只能垂着头不吱声。

    妃姨收拾了碗筷,就跟我说:“委屈你在客厅将就一晚吧,琳琳毕竟是女孩,让你睡她的床有些不妥。”

    我连连点头,说:“不委屈,我在叔叔家已经睡了两年的客厅了。”

    妃姨有些心疼的看了我两眼,就把被褥给我抱出来,安顿我在沙发上躺下。

    很快,妃姨跟我说了句早点睡也回房去了,临走之前还把客厅的灯给关了,我躺在长沙发上,拥着身上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棉被怎么也睡不着。

    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我先是看到了婶子和姓王的那个男人在床上的丑态,又遇到妃姨被她领回家来,然后被妃姨的火爆身材搞到直接流了鼻血。

    以及后来又见到了妃姨刚使用过的那根东西,这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眼前直晃,没过上几分钟我就面红耳赤的有了反应,心里慌慌的,一股股涌动的骚动弥漫在全身都快要把我撑爆了。

    辗转反侧间,妃姨房间传出的灯光也终于熄灭了,我喘着粗气盯着那道房门,许久之后才渐渐迷糊过去。

    睡梦中,我似乎听到了妃姨在房里唤我,我激动的蹦起多高,几步冲了进去,床上的妃姨只穿了件丝质睡袍,玉,体横陈的露出两条浑圆大腿……

    我手足无措的站在她的床前,妃姨吃吃笑道:“臭小子你不是很想很想嘛,愣着干嘛,还不上来……”

    我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猛然扑了上去,一阵疯狂的挺动后,我就被巨大的快乐感给击中,身子抖了两下,一翻身就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这下摔的不轻,我嘴里发出不知道是痛楚还是享受的闷哼声,老半天才醒悟过来刚才那只是个梦。

    我有些心虚的溜进卫生间,清理了下边的污秽后才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妃姨叫醒,睁开眼我就瞥见她美丽的脸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一手拎着包,一手扔给我个盒子,嘴里飞快的说道:“这是给琳琳买的手机,就先给你用了,我刚接到单位电话,有急事要马上出门,今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吃了早餐去上学吧,记得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号码我写在盒子背面了。”

    还没等我推辞,妃姨就急吼吼的开门走了,高跟鞋在走廊里都响成一串,可见她走的有多急。

    我爬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七点多了,连忙洗了把脸,抓起妃姨送我的手机就往外跑。

    妃姨家里离我们学校并不近,可又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如果倒车的话,不仅浪费时间还要多花我一元钱,我每月的零用钱只有一百块,中餐基本就是一碗米饭一碗蛋花汤,这是两块钱,而食堂免费送的咸罗卜则是我的最爱,靠它下饭,每月我都能省下几十块钱的伙食费,攒下的钱,有时被我用来上网,赶上清明和年节,我则是拿出攒下的钱,买一些花果纸钱去爸妈那里看他们。

    这时候街上正是早高峰,上班上学的人群熙熙攘攘,我昨晚根本就没睡好,再加上边走边把玩手里的盒子就走了神。

    一个没注意就被后边快速驶来的一辆电动车撞在大腿上,疼的我哎呦一声就坐在了地上,骑车的女人也受惊不小,连连尖叫之下好算是稳住了车把没有摔倒。

    我揉着腿部被撞的地方勉力往起站,一边打量撞我的这对母女,骑车的女人满脸歉意,停好了车子就来扶我,嘴里还问道:“孩子你咋样,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这人见不得别人对我客气,连连摆手说不用,只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

    突然,我愣住了,因为我一边说话,一边用手去拍裤子后边的灰,就感觉到身上这条运动裤被划出了个不小的口子,这可是我仅有的三条裤子了,要不是婶子见我以前的裤子实在太小穿不了,这几条地摊货她也不会给我买。

    这下我就有点心疼了,脸色都变了。

    骑车妇女一看我变了脸色,还以为我是疼的,紧张的直搓手,一劲道歉说:“对不起啊小伙,我着急送姑娘上学,骑得有点快,你要是不去医院,那我给你点钱吧,你自己擦点药水什么的。”

    说着,她飞快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就塞到我手里,也不等我说话,给她女儿连使眼色就上车而去。

    这时电动车后边坐着的女孩回头朝我竖起了中指,语声清脆的骂了一句:“走路不长眼睛,还好意思要钱,真不要脸!”

    我一下子愣住了,实在是这小姑娘长得太好看了她梳着长长的马尾辫,额前是萌萌的齐刘海,明媚粉嫩的五官在旭日的斜光下完美的简直是一件艺术品,她矜着鼻子叱骂我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滋生疯长,这个女孩要是我的女朋友多好!

    直到这对母女从我的视线消失,我才捏着这一百块钱往学校赶,在校门口的一间书报亭前,我咬咬牙花了五十元买了一张中国移动的电话卡,摆弄半天装进了电话里,又踩着点赶到了教室。

    还没等一口气喘匀呼呢,上课铃就响了,班主任宋苗苗穿着衬衫马甲小套裙就进了教室,我跟随同学们站起,喊:“老师好!”

    然后我就看着她身后的那个漂亮女孩傻眼了,宋苗苗让我们坐下,拉过那姑娘介绍说:“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新同学,她叫辛小雪,大家欢迎一下。”

    我跟着鼓掌,却有意的低下头。

    宋苗苗却点名道:“那个,秦生啊,你成绩好,带带新同学,你们坐一起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