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秦曦的羞辱

    我无奈之下站起来,应了一声:“是”

    当即宋苗苗就把我身边的小眼镜给调走了,然后指着我身边的空位对辛小雪说:“你过去跟秦生坐一起吧,他可是学霸哦。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问他!”

    辛小雪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就认出了我,只是一直面无表情,见老师让她跟我一座,才微微皱眉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我心里既忐忑又有些窃喜。天真的认为这就是老天赐给我的缘份,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竟然接连两次让我撞到,还分到了我的同桌,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对我印象并不好。

    我对着迎面走来的辛小雪点头微笑,可是她跟没看到一样,径直走到我旁边,把书包轻轻放下,我急忙帮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心里想着等下课后就跟她解释下,我不是要讹她妈钱,只是当时被她的美丽给震撼到没反应过来。

    可是辛小雪对我的善意根本不屑一顾,反而朝我冷哼一声就不再看我,我讪讪的坐了回去,也根本不敢去回望四周男生那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很快,这一节语文课就结束了,宋苗苗前脚出门,我就站了起来,犹豫着对身旁的辛小雪说:“辛小雪,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当时,我……”

    辛小雪“啪”的一声把书本摔到课桌上,站起身对我冷声道:“不是什么啊?不是存心讹我妈那一百块钱是吧?要不是我们刚好在一个班遇到,你确定你会找到我这么道歉吗?”

    我没想到她竟然反应这么强烈,惊的我退后一步,面红耳赤的连连摆手,说:“不是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当时……”

    我想说出实话,想告诉她我是被她的漂亮给惊呆了,根本没来得及拒绝她妈给的钱,可是这话我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一时之间我犯了口吃的毛病,这下更是说不清楚话了。

    辛小雪的声音非常大,也许她就是安了让大家都来围观的这个心思,那些平时就看不起我,欺负我的混子们更是一哄而上,围住我和辛小雪的课桌起哄道:“哎呦我去,这咋还有一百块钱的故事?难道你们一起吃麻辣烫了?”

    一个剃着小平头,穿着李宁卫裤的高个男生嗤笑一声,踢了起哄男生一脚才道:”你特么脑残啊,就辛小雪同学这个姿色能看得上一张嘴都是咸罗卜味的秦大才子?“

    我脸色一阵惨白,虽然平时也总被这些人取笑我狂吃食堂的免费咸菜,可那跟当着辛小雪的面说不一样,不说我心里挺喜欢她,就单凭我总吃咸菜这一条,她就可以认定我是个穷逼,更有理由讹她妈的钱了。

    我不知道从那来的勇气,竟然捏着拳头大声朝小平头吼道:“刘惊涛你别太过分了,你没有权利侮辱我的人格!”

    刘惊涛一愣,他本身是班里的体育委员,身材高大帅气不说,家里还贼有钱,身边总是跟了一帮混子学生,不光在我们班挺牛,就是在整个初中部都有一号,平时他别说骂我,就是动手推搡我,我也不敢说个不字。

    他愣过之后就笑了,嘴角微微上扬着,露出一副阳光美男的迷人笑容,慢慢凑到我跟前,突然抬手就抽了我一个耳帖子。

    “啪”的一声脆响!

    围观的学生轰然叫好,辛小雪也露出兴奋的神色,一双嫩白如藕的手臂抱着肩膀站在一边看。

    我伸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刘惊涛用的劲非常大,抽的我耳后脖根火辣辣的疼,耳朵里也响起了一阵嗡嗡声。

    刘惊涛一手插着裤兜,围着我转了一圈,好歹没有出手继续打我,不过他又转到我的跟前,问:“萝卜王,你说你这两年吃了人家食堂多少免费咸菜啊,这不是事实嘛,难道你不许我说真话啊,这怎么算是侮辱你呢?我刚才抽你嘴巴才算侮辱你,懂不懂啊傻逼?”

    我听得到自己握拳把手指攥出的咯吱声,我被喜欢的女孩冤枉讹她妈钱不说,还被人当着她的面抽嘴巴,一时之间憋屈的眼眶就红了,可是我终究不敢跟人动手打架,自从爸妈没了之后,我变得越来越懦弱,越来越胆小了。

    辛小雪见我这幅样子,看我的眼神就更加不屑,冷哼道:“真是倒霉,竟然被老师分到这种人同桌,不仅见钱眼开,还是个窝囊废!”

    周围那些男生立刻符合,七嘴八舌的说道:”这货虽然学习好可是真他妈傻逼啊,不仅穷的差点把食堂的免费咸菜给吃光,还特妈爱出风头,每次都要考班级第一,这回竟然还讹咱新同学的钱,真jb欠揍。“

    我心里在滴血,不光是被刘惊涛抽的那个部位火烧火燎,整个脸孔和脖子全都红透了,哪个青春期的男孩不爱面子,尤其是我这样的家庭,这么要强的性子,每次去食堂吃饭我都要忍着饿,等到差不多没人的时候才去吃,就是因为怕别人笑话我顿顿喝汤吃咸菜,可是没想到,辛小雪转来不过一节课的时间,他们就把我扒光脱净狠狠的羞辱着。

    我眼中一阵阵酸涩,再也忍不住心里的苦楚,泪水簌簌而落。

    这时候有几个看不过眼的女同学就说:“你们不要这样吗,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学,干嘛这样伤害他。”

    刘惊涛嗤笑道:“我可不认这种讹同学钱的**货做同学,他就是个垃圾,像只恶心人的蟑螂一样。”

    跟他玩的比较好的男生们齐齐起哄,喊道:“萝卜王又有新技能了,都会在马路上碰瓷讹人了,连美女辛小雪的妈妈都被这逼给讹了。”

    四周的喧嚣像一把把利剑一样刺入我的心头,那些鄙视嘲讽的眼神更如一把把钢刀一样剐的我体无完肤,我擦了一把眼泪,握着拳头大喊道:“我没有讹钱,我不是故意想要辛小雪妈妈的钱,我……”

    辛小雪抱着胳膊怜悯的看着我,冷笑道:“你要是敢作敢当我还能高看你一眼,就你这个态度真心让我觉得恶心,呸,什么东西!”

    我眼睛都要瞪裂了,气喘如牛的就从兜里往外掏,嘴里辩解道:“我当时走神了,因为什么我不能说,可是我把钱还给你还不行吗?”

    掏出来后我就傻眼了,因为我手里只有一张五十元的纸币,再就是几个零散的钢镚,我冲动之下竟然忘了我用那张一百的买了电话卡,已经用去五十元。

    辛小雪当然不会去接这个钱,只是冷笑的望着我,眼里的鄙夷都快装不下了。

    刘惊涛像是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凑在辛小雪身边,讨好的问道:“小雪,这货不是讹你妈一百么,怎么就还五十呢?”

    辛小雪听到刘惊涛叫她小雪,不着痕迹的朝旁边退了一步,却也接口道:“就是讹我妈一百啊,当时他故意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中间,我妈怎么喊他都不躲……”

    我有苦难言,无法解释我被妃姨的身材弄的夜不能寐,才走路失神的。

    刘惊涛一脸坏笑的凑到我跟前,指了指我手里的钱,说:“秦生,你既然要还人家钱就还一百啊,别说你特么讹到手立马就给花了一半哈,那你得穷成啥样啊,说不是故意讹钱谁信啊?”

    我动了动嘴唇,有心把电话卡抠出来让他们看,但是一想这也于事无补,只好咬牙把手里的五十块拍在了辛小雪的桌子上,丢下一句:“等我一会,再还你另外五十。”

    说完,我就跑了出去,我决定去找在高中部读书的姐姐秦曦求助,不找她我就一点办法没有,因为我的穷困自闭,在班里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做朋友,别说五十块,就是五毛也不会有人借给我,他们只会嘲笑欺负我。

    五中的初高中部其实是在一个大院子里,只是被一堵墙隔开,但是平时都有个月亮门相连,我飞快的跑过月亮门,上了二楼就找到秦曦的教室,当我气喘吁吁的推开门时,秦曦正跟几个男女同学聊天打闹。

    我一露头就被一个黄毛男生给看到了,他捅了秦曦一把,指着我道:“哎,这是不是你那个山炮弟弟啊,传说中的咸罗卜条?”

    秦曦随即扭头看过来,见到我额头带汗站在门口喘息,脸色立刻冷了下去,冷声问我道:“你来干什么?”

    我望了望她的同学们,有些难以开口,犹豫下才小声道:“姐,你能出来下吗,我找你有点事!”

    秦曦冷哼道:“谁特么是你姐,瞅你那煞笔样,又被人打了吧?你这种扫把星就活该,有话就说,有屁快放,老娘那有空跟你出去!”

    旁边那个黄毛嬉笑道:“曦曦,这回我真特么信了,丫萝卜王确实不是你亲弟,哈哈那有姐姐这么对弟弟的。”

    我感到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我,接连而来的屈辱都快把我击垮了,可我又不能转身就走,否则辛小雪和刘惊涛那里我该怎么办?

    我用尽全身力气吞了口吐沫,艰难开口道:“姐,我遇到点急事,想跟你借五十块钱,行吗?”

    说完我就满含希翼的望着她,秦曦愣了一下,随后冷笑道:“我没记错的话,你一个月只有一百块的午餐费吧,你跟我借五十块钱,你打算怎么还我?”

    她说完这话,她身边那几个学生都有些玩味的看着我,那种目光就像人们进了动物园看向铁笼里的猴子。

    我低着头,仍不想放弃这唯一的借钱机会,自顾自的说道:“我可以隔一天再吃一顿中饭,我饿不死的,一个月怎么也攒够钱还你了。”

    秦曦俏脸上露出不耐,挥手道:“滚一边去,谁有闲心等你一个月后还钱,不借!”

    我绝望了,接踵而来的羞辱也让我濒临崩溃,我瞪大了眼睛,眼珠都爬上了血丝,我指着她喊道:“秦曦你不要太过分,难道你不清楚你现在的一切是怎么来的?”

    秦曦立刻就慌了,起身就往我这边跑,远远的她就扬起一只手想要抽我,我冷笑的盯着她,眼里满是鱼死网破的决绝。

    到了跟前秦曦却变了主意,她从兜里掏出钱包,在厚厚一沓钱中抽出一张百元钞票,随手一撕,半截断钞缓缓飘落。

    她面无表情的说:“你不是要借五十么,没零钱,拿去用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