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天乐歌厅

    我看着飘落在地上的半截钞票,心里的怒火都快把自己点燃了,别人欺我辱我我都能忍,秦曦你可是我的姐姐啊。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几年我给你洗衣擦鞋买早点做的还少吗?虽然你嫌弃我看不上我,可是我心里真的把你当成了亲人,为啥要这样对我?

    我眼睛赤红。喘着粗气把目光看向了秦曦,可是还没等我说话,秦曦就冷笑一声,说:“秦生我警告你。你敢张嘴就瞎逼逼,可别怪我告诉我妈收拾你,不光打断你的腿,还要把你从我们家里赶出去,不信你就试试!”

    我刚才已经气疯了,正想不管不顾的把她们家侵占了我父母抚恤金的事说出来,可是被秦曦冷冷几句警告又给憋了回去,就算把她们虐待我的事都说出来,秦曦顶多受几句非议指责罢了。

    但我就糟糕了,不说被打残吧,叔叔家肯定是住不下去了,想到无着无落的在大街上流浪,也不能再上学了,我心抖肝颤的服了软,低着头小声道:“姐,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你,你能不能把那半截钱也给我,我只用五十,然后我一定会还你的。”

    秦曦瞪着好看的大眼睛瞅了我半天,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她说:“你还真是贱啊,这么搞你都不放弃借钱,你特么是不是十世贱人投胎啊?”

    她身边的朋友也窃窃私语指点着我,我还听到跟秦曦站的最近的一个染着紫发,腿很长的女生说:“妈呀,这人脸皮可真厚啊,上辈子一定是砌墙的。”

    我低着头,眼眶中的泪水不停的打转,我竭力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被人羞辱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丢人了,如果再抹了眼泪,那我一定会成为全校学生眼里的小丑。

    只是刘惊涛他们都在等着我拿钱回去还给辛小雪,花了同学的钱已经不该,我要是再不给还上,那我这个讹人的罪名就背定了啊,这一刻,我犹同被扔进了热锅里的蚂蚁,无论怎么努力也爬不出去,只能不停的受着煎熬。

    秦曦见她身边的同学都兴致挺高的嘲笑我,她眼珠一转又改了口风,她说:”这样吧,好歹你也算我秦叔的侄子,我多少也要讲点情面的,只要你从这张桌子下边钻过去,再学两声鸭子叫,我就把这两张半截的钱给你了,也不要你还了,反正你特么也还不起。“

    我脑子轰轰的响,感觉周围盯向我的一道道目光突然就带上了炙热的温度,盯得我皮焦肉绽满身的虚汗。

    可是我不能退缩,我一定要借到钱,支撑我抗下去的理由其实也很贱,我只想尽量挽回我在辛小雪眼里的印象,不知道为啥,当她说我是骗子讹钱的时候,我心痛的快要窒息。

    我一咬牙,就打算低头去钻秦曦手指的那张桌子,可是这时却有一道冷冽的女声传来:“够了,秦曦你特妈简直没有人性,就算是陌生人你也羞辱的差不多了!”

    这道声音一出,满屋子的嘲笑声顿时消停,大家都朝说话的女孩看去。

    这是一个短发长腿,身材极为火爆的姑娘,她穿了一条低腰牛仔裤,脚上是阿迪的布料跑鞋,一边朝我招手,一边瞪着秦曦。

    我悄悄在心里比量了一番,这女孩竟然不比我矮,而且她还没穿带跟的鞋。

    秦曦脸色一变,有些忌惮的回瞪了高个女孩一眼,嘴里回骂道:“洪熙水,这关你**事啊,他跟我借钱,我想借就借,难道你还能逼我借钱给别人?”

    洪熙水没理她,直接走到我跟前说:“这钱我给你,不要受这种人的侮辱,你记住,你是个有蛋的,怎么能这样窝囊!”

    我抽动着唇角,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洪熙水直接掏出钱夹,抽出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还问我够不够。

    我连连点头说够了,其实我就借五十就好,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翻了翻钱包,还转过来让我看,说:“我这是真的没零钱,看得出来你一定是有难处,先拿去应急吧,还钱什么的,不用放在心上。”

    秦曦气鼓鼓的瞪着洪熙水,几次想张嘴却又有些顾忌,最后哼了一声带着她的几个朋友回到座位上去了。

    我望着眼前跟我一般高,身材前凸后翘的洪熙水,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人家了,最后我一咬牙就把妃姨送我手机掏了出来,直接抠出那张新买的电话卡,拍到有些惊讶的洪熙水的手里。“熙水姐,我这张卡是新买的还没用,压在你那里,等我攒够了钱,立刻来还你再赎回这张卡。”

    说完,我转头就跑。

    洪熙水的声音遥遥传来:“哎,你这是干嘛,我不要啊……”

    等我跑回初中部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刚好响起,见我进门,满屋子的人齐刷刷的把目光盯向我,我知道他们在等我出丑,等我拿不出钱来还给辛小雪好再次羞辱我。

    趁着老师还没来,我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先把桌子上的五十元收回来,然后从兜里掏出洪熙水借给我的一百块递给了辛小雪。

    辛小雪犹豫了下,伸手接了过去,我有心想要解释两句,可刘惊涛却阴阳怪气的大声道:“卧槽,跑了一头的汗啊,莫不是咱们秦大才子故技重施,又去街上讹了别人?”

    我看都没看他一眼,但是想要跟辛小雪说的话也被打断了,这时候老师就夹着课本进来了。

    这一天我都没心思听课,中午饭也忘记去吃,只是呆呆的坐在位置上,想以前我还有爹有妈的日子,想昨晚在妃姨家里的一幕幕。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背着书包往家走,由于是直接从妃姨家出来上学,我自行车也没骑,一边走一边犯愁,辛小雪的钱我是还上了,可是洪熙水的钱我该怎么还,难道真的要挨饿过一个月么?

    没挨过饿的人不会明白,那种胃肠都纠结在一起抗议,浑身冒虚汗的感觉有多难受,正想着,我的眼光突然被路边立着的一幅招工启事吸引住,上边用红纸写着,本店急聘勤杂钟点工,有意者进店面谈。

    我抬头向后看了看,这是一家名叫天天乐的ktv,上下三层,光看外边的大门和台阶,就知道是家挺高档的娱乐场所,我在门口转悠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门口的保安立刻拦住我,问:“你是……推销东西的?咱家不让进。”

    我小声道:“我看门口贴着招人,我想找个活干。”

    那高个保安狐疑的看了看我背在身后的书包,也没多说,直接带我进去见了值班经理。

    经理还挺高兴,也不问我年纪多大是不是童工,就直接派了活,告诉我:“上下三层楼道归你打扫,晚上六点到十二给你三十块钱,你下班的时候直接到前台结账不需要找我,干不干?”

    我心中狂喜,这给的不少啊,只要我干个三五天就够还洪熙水的钱了,以后也不用天天吃咸菜了。

    见我猛点头,经理挥手道:“行,那你去吧,机灵着点哈。”

    保安又带我出去,把我交给了领班,领班给我发了工具就让我自己干活。

    连楼道带楼梯,还有一楼的大厅,被我三个小时之内打扫的干干净净,拖的澄明瓦亮,看看时间也晚上八点多了,我中午就没吃东西,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蹲在一个角落里休息。

    这时候整座城市的夜生活都开始了,这家歌厅的生意还很火爆,估计是因为坐台小姐质量很高的缘故。

    陆陆续续进来了好多桌客人,服务生忙的脚打后脑勺,领班就把我给喊了出去,指着一位像瘦猴一样的小伙说:“那个秦生,你跟着他,帮他搬酒撤台,卫生就先不要搞了。”

    我被这些人呼来喝去的来回奔忙,倒也不觉得咋累,这时瘦猴又扯着脖子喊我:“小生子,帮我给205送一件啤酒,要速度。”

    我应了一声,拿着单子就到前台取出一箱啤酒,扛在肩膀上就上了二楼,敲门推门,放下啤酒给客人鞠了个躬我就想走。

    可是一转身我就被喊住了,而且喊我的这道声音还挺熟,他说:“卧槽,这不是秦大才子吗,哎呀我去了,我是不是见鬼了啊。”

    我扭过头一看,偌大的包房里就坐了三个人,刘惊涛和他的狗腿赵多多坐在两边,中间坐了个平头脸上有道疤的年轻人。

    刚才说话的就是赵多多,刘惊涛的死忠跟班兼军师,他也是刘惊涛一伙当中最喜欢欺负我的人,坏心思损招特多。

    刘惊涛正陪着小平头说话,听到赵多多的咋呼声也朝我看来,他了惊了一阵,然后就反应了过来,眼睛笑的都眯缝到了一起。

    “哎卧槽,这不秦生吗,大学霸咋跑这种地方抗啤酒来了?你是服务员?”

    最初的愣神过后我就反应过来,扭头就想离开,对于他们的嘲笑我只能装着不在乎。

    可是刘惊涛却暴喊一声,骂道:“草尼玛怎么滴啊?看不起我们是不是,我告诉你奥,这位大哥可是沈长风,沈三哥,就特么五中这一片那个敢不给面子,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立马叫老板炒你鱿鱼信不信?”

    我身子一抖,吓得不敢再动,这份工实在是太诱人,能不能还上洪熙水的钱全靠它了,所以尽管我有点怀疑刘惊涛可能是在吹牛逼,可我还是不敢赌。

    那个叫沈长风的平头青年瞅了瞅我,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这小子谁啊,你们认识?”

    赵多多抢着道:“我们班的,傻逼一个,有个外号叫咸罗卜,家里老穷了。”

    沈三哦了一声,不再看我,刘惊涛却狞笑道:“来,服务员,借个火,给哥哥点颗烟抽!”

    我只好上前,掏出酒店发的打火机给刘惊涛点火,可是他故意使坏,嘴巴一动一动的让我点不着,弄了好几次才算给他点着了。

    刘惊涛抽了两口烟又让我把啤酒给他们倒上,我怕他找经理辞退我,只好照办,他拿着杯子让我倒酒,手却故意一抖,哗的一下弄湿了裤子。

    我呆住了,刘惊涛甩手就打了我一巴掌,骂道:“老子这条裤子可是意大利友人手工缝制的,你他妈摊事了知道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