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钢丝床质量不行

关灯
护眼
    包括刘惊涛和沈三在内,他们都被突然破门而入的我吓了一跳,尤其是他们还在搞这种犯法的勾当,见有人踹门就心里发毛。

    等我跑到秦曦跟前伸手去抓她手腕的时候。沈三终于回过味来,他站起来就想踹我,可是连喝带抽的让这家伙脚下发虚,这一脚的准头和力道都差了不少。我轻轻侧身就躲了过去。

    沈三身子前抢,一脚走空差点没把自己弄个前趴子,这时秦曦已经被我拉到了身后,她看着一手拎着灭火器。紧张到胸口急骤起伏的我,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那个紫发女生也忘了她曾羞辱过我了,极为机灵的抓起她和秦曦的衣服就跑到我身后,并且一只手紧紧拽住了秦曦的胳膊。

    刘惊涛张大了嘴巴还没反应过来,沈三已经怒声骂道:“傻逼啊,看尼玛呢?干他啊!”

    刘惊涛和赵多多这才还了魂,对视一眼就朝我扑过来,我放开秦曦的手,玩了命一样两手抓着灭火器乱轮。

    沈三哼道:“尼玛蛋的兔崽子,你不装消防员是不敢进来吗,爹今天不光要草你姐,既然你送上门来,我特么连你一起爆了菊。“

    我本来吓得要死,平时那敢这么跟刘惊涛放对,更别说还有更为凶狠可怖的沈三在场了。

    只是当听到沈长风那句“我不光要草你姐,我还要爆你菊花的话”我彻底被点燃了,想到那种姐俩都被人弄了的场面,简直让我崩溃到不行,一瞬间我竟然忘记了对他们的恐惧,啊啊啊叫着把灭火器轮的呼呼带风。

    赵多多这个傻逼冲的有点急,也是平时欺负我惯了,根本就没有想到我真敢还手,一拳朝我打来,正好被我轮到胸前的灭火器砸到,咣当一声,这货抱着胳膊就蹲了下去,嘴里直嚷:“涛哥我废了,手折了,哎呦疼……”

    刘惊涛就机灵很多,他跟沈三两面夹击的试探着用脚踢我,秦曦和她同学则是毛用没有的只会蹲在地上尖叫。

    这时楼道里就围了不少住客,指指点点的顺着开的房门朝我们喊:“发生了什么,要不要报警?”

    我听到报警心里就是一突,警察或许会把吸毒的沈三等人抓走,可是秦曦当了公主的事也绝对瞒不过。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沈三比我更怕别人报警,见外边围观的人这么说,立刻朝我连使眼色,笑嘻嘻的道:“生子弟弟,你喝点酒别瞎闹,把灭火器给人放回去,开玩笑过火了就不好了。”

    我心思电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妥协,走到门口把灭火器放到楼道里,然后强笑着对那些住客说:“不好意思喝多了,我们闹着玩呢。”

    随后我就把房门关上,紧张的盯着沈三和刘惊涛。

    沈三似乎有点溜偏了,歪着脑袋瞪着我,突然来了一句:“兄弟要不咱一起玩算了,我这包里还有货……”

    我顿时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答道:“我,我就不玩了,三哥放我们走好吗?”

    刘惊涛还没有抽到那个东西,他理解不了沈三现在的状态,咬牙切齿的道:“三哥,这煞笔算个什么啊?有啥资格跟咱们一起玩,你看着就行,我不打的他做梦都拄拐,那算我心太软。”

    说完他就要冲上来踢我,我猛的掏出手机在几人跟前晃了一下,大声道:“今天你除非把我打死了,否则我一定要公布这些照片,你们吸毒可都被我拍下来了。”

    刘惊涛紧忙站住了身子,脚步太急还差点没把自己晃个跟头,他张口结舌的憋出来一句:“草尼玛打趴下你,抢了你的手机我们自己删掉。”

    我灵机一动,故作镇静道:“亏你长这么大个子,难道你不知道照片可以保存到网上的吗,只要你们敢动我和我姐一根手指头,除非我死了,否则一定拿着照片到派出所报案去。”

    刘惊涛酒醉的脑子也不太清醒,抓了抓头发,把询问的眼神朝沈三看去。沈三黑着脸盯着我,眼里的寒气都让四周的温度降低了不少,我知道,如果没有照片这事做把柄,就冲我坏他好事这一条,这种社会大哥绝对能把我胳膊腿都掰折了。

    现在我只能祈祷沈三还保有一丝理智,不会逼的大家鱼死网破,否则就算事后他因为这事进去了,可秦曦和我所受的伤害,也不会因此而抚平。

    沈三咬着后槽牙盯着我,良久才阴沉着脸开口:“小子你叫秦生是吧,我记住你了,你们可以走了,但是记住了,敢出去乱逼逼你拍到的东西,小心你的狗命!”

    我二话不说,拉着已经穿戴好外套的秦曦就走,那个紫发女生低呼一声一溜小跑的跟了上来,我很怕沈三再反悔,简直是一路狂奔的拉着两女到了大街上。

    等到了大街一阵夜风吹来,我才发现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刚才那一幕实在已经超出了我的心里承受,从爸妈走了之后我越来越胆小懦弱,可刚才为了秦曦,我竟然把赵多多给拍了一铁罐子,想想自己都觉得震惊。

    我左顾右盼想要拦辆出租车,这时却发现秦曦的状态有点奇怪,她脸色绯红的紧紧依靠着我,不光身子烫的厉害,就连一双大眼睛里也不见了平时的鄙夷,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的,迷蒙的望着我,我竟然从中发现了一种叫做渴望的情绪。

    我吓的身子一哆嗦,就想把秦曦稍稍推开可是她立刻就又偎了上来,微微喘息间,嘴里还发出难受的低吟。

    我有些尴尬的看了眼紫发女生,遮掩道:“她喝多了,哎,得赶紧弄家去醒醒酒。”

    这时,前边的信号灯变了,一连过来好几辆空着的出租,我问紫发女生自己能回家吗,她点头,深深的看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就上车走了。

    我也拦了辆车,把秦曦先塞了进去,然后跟司机说了地址,就一路回家。

    在车上的时候,秦曦的表现就更过分了,也不知道是冰抽多了,还是风一吹酒劲上来了,迷迷瞪瞪的搂着我的腰,整个头都趴在了我胸口上。

    我尴尬的不行,跟司机解释道:“这是我姐,同学聚会喝多了。”

    司机沉默的点点头,只是专心的开着车。

    没走出多远,我突然身子一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耗子,秦曦不知啥时候偷偷把手从我的裤腰里伸了进去。

    淬不及防之下,我被她直击要害,脸皮抽动着,就要把她的手从我裤子里边给抓出来。

    可秦曦似乎没了一切的顾忌,只是出于本能的想要索取点什么。

    她突袭成功后就顺势一捏,接着又狠狠的揉了一下。

    我腰背都一下子绷直了,瞬间脑海里浮现出秦曦在汉庭宾馆,光着长腿,只着文胸小内内的一幕。

    她那一身玲珑曲线,光滑紧致的长腿打着旋的往我脑袋里钻,我一个不留神,立刻起了反应。

    秦曦马上就感到了手里的变化,兴奋的低呼一声就更加捏的起劲。

    我额头的汗唰唰就下来了,这可咋办,我跟人司机说了,我是她弟弟,可是这也太特么不做脸了,没出两分钟她就把手伸我裤当里了,更让人难堪的是,我还竟然还特么不舍得把她推开,发疯了一样迷恋上了这份快,感。

    司机听到后边的动静,从后视镜已经看到了我们的情况,他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副早知你小子撒谎的表情。

    我根本无力关注司机啥感受了,现在的我正使出吃奶的力气跟秦曦,以及自己的邪恶心思做斗争。

    只是秦曦已经陷入了迷醉的状态,我把她的手硬拉出去,她就再想办法往里伸,最后竟然抓着我的手搁到了她的胸脯上。

    那一瞬间我像是被蝎子蛰了一样,忙不迭的把手挪开,可是匆忙之间,我还是感受到了秦曦的柔软挺括。

    这一路的折磨,十几分钟的车程竟然弄的我汗流浃背,衣服都给湿透了。

    好算是到了家,我把秦曦先弄到车下,一边搂着她的腰,一边掏钱给车费,司机大叔找零钱的时候还朝我直眨巴眼睛,又多瞅了秦曦一眼才掉头开走。

    我心说这尼玛都解释不清了,可我们确实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

    我扶着秦曦上楼,叔叔家就是个老式的弃管小区,连门禁都没有的那种,六层最高了,更别说有电梯了。

    走在黑漆漆的楼道里,秦曦就突然发了狂,一把将我推到楼梯间的墙壁上,随后恶狠狠的扑上来,用力抱着我的腰,蹭啊蹭的,似乎要把自己的身体都揉进我的身体。

    我心中大急,怆慌的喊了句:“姐你干嘛?”

    可回答我的,却是一道柔嫩爽滑的触感,温凉中有着来自柯尔蒙的野性怪味,我唔唔两声,口中就被一条丁香肆虐抢掠着……

    初次尝到接吻味道,我脑子里轰轰作响,根本提不起念头去想别的,五秒之内就本能的迎合起秦曦来。

    好半天,我都感到憋气的时候,才如梦初醒的推开了她,心里直骂自己太混蛋。

    总算是把她弄到了楼上,可是屋子里转了一圈却发现家里没人,这叔叔婶子也确实能作,两人自从我来了之后就花天酒地不说,还特么经常夜不归宿。

    我把秦曦弄到她那屋去,给她盖好被子就出去了,脱光了自己,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好算是把秦曦带给我那一腔骚动给平复了。

    时间已经太晚,我也折腾的累了,套了小内裤躺在客厅的小床上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就感觉身上趴了个很柔软的躯体,随后下边一暖,就被一只柔荑攥住。

    我一惊就想睁开眼睛,可裸露在外的胸口此刻也同时被袭,一条滑嫩的舌头,在我的乳,晕四周稍稍一舔,舒服的我低哼一声。

    身上的人似乎得到了某种鼓励,突然张开樱口就咬住了我的胸脯,抵住了,大力匀吸,同时下边的手上加力,又握又搓的摧残着我。

    我被一阵阵击中灵魂的爽快彻底征服,还没从睡梦中清醒就又直接迷失了过去。

    出于本能的我挺腰翻身,一下把身上的人给压到了下边,骚扰我的女孩如得到了鼓励一般,呓语着,直接就把双腿勾在了我的腰上。

    我低吼一声,激动的乱动乱摸。

    嘎嘣嘣,嘎吱……

    钢丝床噗通一声塌了架子。

    一缕长发被夹在缝隙中的秦曦,疼的妈呀一声惨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