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次被打

    我惊慌失措的从秦曦身上爬开,喘了两口粗气,才想起帮她把头发从折叠床的缝隙中解救出来,秦曦痛的都哭了。眼泪汪汪的直哎哎:“你轻疼,疼呀。”

    我脑抽的自语:“这下完了,我床都没了。以后可怎么睡觉啊。”

    秦曦好像还魂了一样愣愣的盯着我,我被她看的直发毛,她突然猛推了我一把,同时尖叫道:“刚才你在干什么。你这个混蛋竟然想要强,奸我?”

    我被从钢丝床上爬起,两腿大开坐在被褥上的秦曦给吼懵了,我手上还拽着她的一缕长发都没来得及松开,就被她一把推的坐到地上,随着我的身体后移,她的头发也在我的手里绷直,拉扯着。

    秦曦又是一声尖叫,这次明显痛苦的成分居多。

    我慌慌张张松开手,在地板上连翻了几次身子才算躲过她的扑击,最后迫不得己我藏身在电视柜后边,朝她解释道:“不是我要那样,是你啊,你出来就趴我身上了,我都不知道……”

    秦曦擦擦眼泪又晃了晃头,似乎慢慢想起了今晚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她的脸色慢慢转红,欲言又止的瞪了我一眼,一跺脚就奔自己房间去了。

    我紧张的情绪一松,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没想到秦曦走到门口又扭身转了回来,我诧异的抬头望着她。

    这时我这才注意到,刚才秦曦几乎都把自己给脱光了,身上除了三再没一根布丝,如瀑的黑色长发,披散在她瘦削的肩膀上,一双长腿笔直白嫩,被纯棉内内紧紧包裹住的那一部分,有些嚣张的凸显出不一样的地形。

    我看的直咽吐沫,目光紧随着她向我走来的脚步上下移动。

    秦曦冰冷的声音传来:“看够了没?再往下边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一哆嗦,下意识的就把目光瞄向她的胸口,秦曦的那一对,虽然没有妃姨的触目惊心,可也算是颇具规模,最为诱人的是,她毕竟年轻,刚才压在我身上的时候,那种弹力,想想都让人心头发麻。

    秦曦被我盯的彻底怒了,也不抱着胳膊护胸口了,恶狠狠的指着我鼻子说:“小王八蛋你给我记住,我在天天乐上班的事你要敢说出去,我,我找人打死你!”

    我心里这个憋屈,冒着危险把她救回来,清醒了就跟我翻脸开始威胁我。

    心里对她的一丝歪念头迅速消散,我面无表情的道:“我不会乱说的,但是希望你也能自重一些,别再去干那种工作了。”

    秦曦撇着嘴哼道:“还看不起我,今天在学校是谁差点钻了桌子学鸭子叫啊,为了区区一百元钱,你说你窝囊不?”

    提起这茬我心里竟然开始有点后悔,我特妈把她们都当成亲人来敬来爱,可是她们一家是怎么对我的,今晚不如不管这女人了,就让刘惊涛和沈三她们往死祸害她就对了。

    秦曦见我脸色阴晴不定的瞪着她,好像也有点犯怵,要是今晚之前我这么瞪她,早就上来推我了。

    她跟我都没意识到,自从我们在坍塌的钢丝床上爬起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悄悄有了点变化。

    我在沙发上对付到天亮,下楼买了油条豆浆,照例给秦曦带了一份。

    她犹豫了下接过去,竟然破天荒的说了句谢谢。

    我也没在意,收拾好了就去上学,进了教室一看,美女同桌已经在上早自习了。

    我犹豫了下,就想把昨天被刘惊涛给打断的话说完,把书包放下后,我就敲了敲桌子,辛小雪抬起头,扫了我一眼,再次把眼光放到了她看的代数上。

    这种被人无视加鄙夷的遭遇还不如被人痛骂一顿呢,尤其是还挺喜欢的人,对你这个态度谁都会受不了。

    我急了,声音也放大了,对她说:“辛小雪,我想跟你说几句话,请你转过来好吗?”

    附近不少正在百~万\小!说的同学都听见了,他们诧异的望了我一眼,都不明白我这怂逼咋突然有了勇气。

    辛小雪也有些好奇的坐直了身子,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我,我被她看的心中直跳,脸色竟然开始发红。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是我要人家转过来的,我要是怂了不说话,那可就彻底被她瞧不起了,我一咬牙,就说道:“那个,昨天……”

    突兀出现的一道声音打断了我。

    “昨天,昨天你麻痹啊,穷逼货还敢跟我们家小雪瞎逼逼是不?”

    我扭头一看,果然是刘惊涛这个贱人,他身后除了赵多多,还跟了另外一个死党狗腿冯翱翔。

    没等我回话,辛小雪先开声了,她嗓音清脆特别好听,寒声道:“这位同学,请你称呼我的全名可以吗,谁是你们家的小雪,我不喜欢这个笑话,请你自重点!”

    刘惊涛被噎的满脸黑线,白净的面皮一阵抽动,可是他不想跟美女发飙,就把怨气都撒到了我身上。

    他走到我跟前停下,低头在我耳边说:“矬逼,马上给我出来,篮球架后边等着你,要敢不来,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他吹着口哨,带着两个赵多多两人就出了教室。

    我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很怕刚才刘惊涛会当着辛小雪的面打我,我又打不过他们,现在叫我出去,估计也没什么好事,但又不能不去,否则在辛小雪面前一次次被打,那真不如杀了我。

    我低着头就想往外走,突然辛小雪出声喊住了我,她说:“你不是有话跟我说么,你干嘛去?”

    我咧嘴苦笑道:“回,回头再说。”

    辛小雪脸上露出一丝怜悯:“他们叫你出去你就这么听话的出去吗,你咋这么有奴性呢?”

    我顿时羞臊的满脸通红,手指捏着衣襟都快搓破了,见我这副怂样,辛小雪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坐下百~万\小!说。

    我出了教室直奔操场,篮球架后边有一片被教学楼遮挡住的死角,一般学生约架就都去那里,僻静,不会被老师抓到现行。

    到了地方一看,刘惊涛三人正叼着烟等我,我没等说话呢,就被赵多多薅着头发给撂倒了。

    他一边锤我一边怒骂道:“草尼玛怂逼,差点把你爹的手指干骨折了,今天我弄死你。”

    我挣扎着急道:“你们别逼我,我可有你们吸毒的照片!”

    赵多多冷笑道:“有也不怕,我们也没抽啊,最多算是被沈三给蒙蔽了。”

    刘惊涛跟冯翱翔两人也不甘寂寞,围上来你一脚我一脚的踹,我双手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一声不吭的任人踢打。

    实在是我被他们打出了经验,越求饶,越挣扎,打的就越狠,你要是装死不反抗,他们打一会觉得没劲就停手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我不光昨天坏了他们的好事,还害得刘惊涛在辛小雪跟前丢了面子,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直到我被踢的鼻青脸肿,头晕眼花的才算拉到。

    刘惊涛让赵多多两人把我架起来,他朝我呸了一口才狠狠说道:“我告诉你傻逼,涛哥不是你能叫板的,以后给我放聪明懂?”

    我手上唯一能用的筹码就是他们溜冰的照片了,可是人家都不怕,只能屈辱的点点头。

    刘惊涛抽出一根烟点上,狠抽了一口才说道:“要想我们替你姐俩保密也不是不行,但你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勉力睁开青肿的眼皮,盯着眼前无数次欺辱我的刘惊涛,说:“我们互相保密就是,你咋还提额外的条件?”

    赵多多甩手给了我一个嘴巴,打的我脑子嗡嗡直响,嘴角立刻渗出血丝来。

    “犟你麻痹嘴,老实听着!”

    我不敢再说,只好瞪着刘惊涛,等着他提条件。

    刘惊涛满意的点点头,嘿嘿一笑:“你姐这骚,货比我大不说,还干那个工作,老子也没啥兴趣,想让我给你保密也行,三天后放学的时候,你把辛小雪给我约到小树林去,否则的话,你姐当小姐的事,我会努力传遍五中的,啊哈哈哈。”

    我呐呐道:“辛小雪怎么可能跟我去小树林,她一直都讨厌我。”

    刘惊涛把烟头朝我脸上吐来,我一歪头躲了过去,他也没再动手,丢下一句:“你看着办,反正我说话是会算数的,不光你特么有照片,秦曦在包房里陪沈三哥的时候,我们可也拍了不少。”

    我左右为难,想到秦曦做公主这事要是公布出去,不光她没面子来上学了,就是我也要被牵连的成为全校笑柄。

    本来就被人瞧不起,现在我更不敢去想这事传开了将会是个什么局面,犹豫半天我只好答应了他的条件。

    刘惊涛拍了拍我的脸,走之前又威胁我道:“尽快啊,老子耐心有限,你要约不出来,我们就亲自去找秦曦聊聊汉庭的住宿环境如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