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只问你这是不是真的

关灯
护眼
    辛小雪蹦蹦跳跳走在前边,精巧可爱的脸蛋上氤氲着青春少女独有的光泽,她扭头跟我说话,却见我神情异常。马上问道:“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我哪敢说出心里的担忧,只能推脱道:“早上受伤的地方还有点疼。”

    辛小雪贴心的说,那我们回去好了。

    这一天。是我这两年多来过的最幸福的一天,自从父母意外去世,我就生活在孤单,恐惧。羞辱,欺负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里。

    从没有一个人像辛小雪这样小心翼翼的靠近我,用善意温暖我,而她又是那么漂亮,恰恰是我偷偷喜欢的女生。

    如果没有刘惊涛这个杂种的威胁,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幸福的哭出来!

    这几天辛小雪跟我的关系越来越好,课间我们一起讨论学习,每天午餐的时候都要等我去了,她才恰好的又跟我偶遇。

    这几天我就长胖了一对她不小心打多了红烧肉和鸡块,都是来者不拒的一扫而空。

    很快,三天期限就要到了,刘惊涛见我和辛小雪越走越近,已经嫉妒的七窍生烟。

    最后一天,临近放学的最后一节课,刘惊涛让赵多多把我喊了出去。

    我低着头走到他的跟前,心里纠结的不行。

    “秦大才子,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今天放学后,我在小树林等着,如果辛小雪不来,你就等着我们把你姐姐是坐台公主的事传遍五中吧!”

    公厕里,刘惊涛叼着烟,浑身一个哆嗦排完了膀胱里的尿液,也不洗手,非常恶心的就直接来拍我肩膀。

    我嘴唇瓮动着,求情和拒绝的话语在我嘴边转了十几圈,最后还是没敢说出口,只能无语的点了点头。

    刘惊涛拍了拍我的脸,满意的放我离去。

    等我回到教室,辛小雪立刻就紧张的站了起来,赵多多喊我出去的时候,她看到了,也提醒我不要理他,可我还是去了。

    她见我没有受伤,才放心的坐回了位置。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乱成了一团麻,我不知道辛小雪会不会答应跟我去小树林,当她知道我骗了她以后会有多伤心,可我更怕刘惊涛没达到目的会把秦曦坐台的事情说出去,我不敢想象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有多少人更加的看不起我。

    很快就开始上课了,我注视着黑板,心里却在翻腾着自己到底该咋办,老师讲的是啥根本一句也没听清。

    后来,我撕下一张纸条,在上边写了几个字:“放学后,小树林等你!”

    然后我一咬牙,把纸条团了团扔给了辛小雪。

    辛小雪正在本子上写呢,被纸团吓了一跳,顺手打开看了一眼,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我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她,想从她的反应上看出她会不会拒绝。

    辛小雪把纸团揉了揉就给塞进了书包,扭头朝我看了一眼又飞快的转回去,她的眼神里是惊慌夹杂着期待,或者还有更多的,只是当时我根本看不出来。

    放学了,我背起书包就走,远远绕道藏身在小树林的深处。

    不一会,我就见到刘惊涛带着赵多多和冯翱翔钻了进来。

    他们三个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赵多多想要抽烟,还被刘惊涛踹了一脚。

    我紧张的都要喘不上气了,心里既担心辛小雪不来,刘惊涛一怒之下把秦曦的事给曝光了,又怕辛小雪真的来了,刘惊涛会丧心病狂的侵犯她。

    大概又过了不到十分钟,穿着校服裙子白衬衫辛小雪走了进来。

    她左顾右盼的似乎在寻找着我,可是越走越深也不见我的人影,忍不住开口轻呼道:“秦生,秦生你在吗?”

    我紧紧的闭上眼睛,在心里说:“对不起了小雪,我不配跟你交往,为了不被人更加的羞辱,我只能把你骗来。”

    树林里有点黑,加上已是傍晚时分,光线就有些暗,辛小雪明显是有些害怕,不敢再深入了,可是她又甘心,就站在原地又叫了两声。

    刘惊涛在灌木丛中绕到辛小雪后边,突兀的窜了出来,嬉笑道:“卧槽,这不咱们班花大美女吗,我在这半天了,根本没见过秦生那个废物啊。”

    辛小雪吓了一跳,抱着胳膊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看清是刘惊涛后,才惊问道:”你怎么在这?“

    刘惊涛单手插在裤兜里,不着痕迹的向前走了两步,他盯着辛小雪的俏脸,眼里都是痴迷的目光。

    辛小雪有些警觉的向后退了退,怯生生的问:“你要干嘛?”

    刘惊涛说:“不干嘛,就是想跟你聊聊,辛大美女,你来了咱班也好几天了,知道咱班谁最有实力吧?我其实想跟你耍个朋友处处对象,你看行不行?“

    辛小雪脸颊羞红的直接拒绝:”对不起,我还小不想早恋,你找别人去吧。“

    说完她就想往回跑,刘惊涛张着双臂一迈步就拦住了辛小雪,嘴里嘿嘿笑道:”别急嘛,聊完了再走不迟。“

    辛小雪急了,声音也放大了一些,厉声道:”你想干嘛,起开!“

    她用力一推,把刘惊涛推的连退两步,迈步就往回跑。

    灌木丛中簌簌作响,赵多多这两个杂碎嬉笑着蹦了出来,两人一张手就把林中小径堵的严严实实,辛小雪直接被拦了下来。

    ”你们要干嘛,再纠缠我,我就喊人了,我告诉老师去!“

    刘惊涛趁着辛小雪怒斥赵多多和冯翱翔的功夫,从后边一把抱住了辛小雪的腰,随即向她的脸颊强吻了过去。

    我心中一跳,心说卧槽尼玛刘惊涛,你不是说想得到个机会单独跟辛小雪表白吗,咋还强亲上了?

    辛小雪被吓傻了,一开始都忘了挣扎,当男人的体味直冲鼻端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双手去推刘惊涛凑过来的脸。

    可是她怎么能有刘惊涛的力气大,吧唧一口被亲在了脸蛋上。

    ”啊……救命啊,秦生,秦生你在哪?“

    辛小雪这下彻底害怕了,尖叫的都喊破了音,可是这个地方离大马路太远了,林子中声音又不好传递,根本没人能听到。

    刘惊涛双臂紧紧的箍住辛小雪腰身,嘴里飞快的道:”辛小雪你识相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我家里趁好几千万,老爸就我一个儿子,你跟了我,等明年上高中哥就能送你辆车。“

    辛小雪怒叫:”滚开,放开我,你有多少钱是你的事,再不放开我,等秦生来了我让他打死你。”

    刘惊涛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笑的都忘了去控制辛小雪,放开双手蹲在地上直喘气。

    赵多多也乐的不行,口沫横飞的指着辛小雪道:“美女,你是不是疯了,就秦生那个逼货还来打死我们,哇哈哈,这可逗死爹了。”

    辛小雪趁他们笑的忘乎所以,头一低直接钻进了旁边的灌木丛,刘惊涛蹭的窜了出去,几步就追上了辛小雪,扯了胳膊就把她往回拉。

    低矮的灌木丛中荆棘无数,小树的枝杈也多,不知道是那根挂住了辛小雪的衣服,挣扎间,嗤啦一声就把辛小雪的白衬衫给划烂了。

    两个狗腿也上去帮忙,辛小雪根本无力反抗,转眼就被拉扯着带到林中空地上。

    刘惊涛一眼就瞥到辛小雪的衬衫破了,一大片滑若凝脂的雪白肌,肤,半边印花的纯棉文胸都露了出来,他鼻息立刻就重了,突然发狂把辛小雪按到一颗大树上,伸手就去扯里边的文胸。

    辛小雪哭喊:“来人救命啊,有人耍流氓……”

    刘惊涛狞笑道:“老子今天索性把生米做成熟饭,全班那么多女生,被我上过的不知道几个了,你特么装什么逼,不就是漂亮点么,曰过了一样乖乖听话。”

    我瞬间就红了眼,万万没想到刘惊涛胆子大到这种程度,原本他说喜欢辛小雪,想在小树林里跟她表白,看来全是骗我的,这人渣就存了辛小雪不答应,他就要用强的念头。

    我低头踅摸了一圈,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就冲了出去,人还没到就喊了句:“刘惊涛你要干什么,赶紧住手!”

    刘惊涛一愣,手上一松,辛小雪趁机挣开迎着我跑来。

    我把她拉到身后护住,转身面对这刘惊涛三个男生。

    辛小雪一边抽泣,一边数落道:“你去哪了?我来找你,他们突然出现了,对我动手脚,呜呜……”

    我心里内疚的要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刘惊涛往前逼近了几步,见我紧张的额头冒汗,他不屑的嗤笑道:“他妈的你有病吧,你帮我把她约来自己又跑出来坏我好事,你是不是欠揍啊?”

    我咬牙,硬着头皮道:“你只说喜欢辛小雪想跟她处朋友,可你没说会硬来。”

    刘惊涛啐了一口道:“你特么是真傻逼还是假傻啊,光表白我在教室里都可以做,何必用你这个废物费那个劲?”

    我无言以对,沉默了半响才说:”你这么干是犯法的,你就不怕坐牢?“

    刘惊涛嘿嘿笑道:”我坐你麻痹牢,老子有个趁钱的爹,啥事都能用钱摆平,再说我还没满十六周岁,这点破事算个jb,或许,辛美女被我弄了之后就一心爱上我了也不一定,女生都很贱,你这垃圾是不会明白的。“

    突然,辛小雪用力挣开了我握着她的手,哀伤的目光望着我,声音颤抖的问道:”他,他说的是真的?“

    我脑子轰的一声,被辛小雪的目光盯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呐呐道:”小雪你听我解释,我有苦衷,再说他也……“

    ”不,我不要听,我只问你这是不是真的?“

    辛小雪激动的都忘了去护住胸前的走,光,双手攥着小拳头朝着我嘶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