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刻骨的报复

关灯
护眼
    最后我睡了妃姨的床,又因为没有换洗衣服,我只好一丝不挂的来了把裸睡。

    本来就胡思乱想的我,现在光着身子躺在妃姨的大软床上。铺的盖得都是留有她体香的被褥,这一夜翻来覆去的辗转就别提了。

    早上起来,妃姨弄了早餐,留下钥匙和两百块钱。跟我说:“我中午回不来,你自己下楼吃点什么,然后就乖乖的躺着休息,还有。学校那里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你安心休养就行。”

    我在妃姨家住了三天,实在躺不下去了,头上的伤口还没拆线,我就嚷嚷着要回去上学。

    妃姨考虑到我临近中考,也不敢让我把功课落下太多,叮嘱了我几句,就放我上学去了。

    走在上次遇到辛小雪的那条街上,我心里特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有个不嫌弃我的女孩愿意接近我,我却把她给骗了,伤害的那么深。

    我还在心里计划着,如何给她道歉,解释一下我没有料到刘惊涛竟然敢对她非礼。

    到了学校,教室里还没几个人,我进门发出的响动,让这几个正在上自习的家伙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

    我头上还缠着纱布,乐得没有人注意我,再说看他们的表情,我大概能猜到,秦曦当小姐的事,刘惊涛并没有往外说。

    看了会书,辛小雪就进了教室,她昂着头,目不斜视直接来到我身边坐下。

    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中一痛,知道她还在怨恨我骗了她。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这个女孩的刚烈,不久之后发生的一幕,差点让我陷入了万劫不复。

    临近上课的时候,刘惊涛和赵多多几个来了,特意从我身边走过,坏笑着跟我打招呼道:“呦,钱秦大才子出国啦,去的穆斯林国家吗,怎么还在头上缠了圈白布啊?”

    四周响起一片哄笑,似乎嘲笑挖苦我,已经成了我们班这些人的保留剧目,只要有人带头,马上就是从者如云的对我进行伤害输出。

    我无言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刘惊涛那挑衅的目光,只能在心里偷偷盼望,赶紧迎来中考吧,考个好高中我就能离开这间见鬼的教室。

    这时,辛小雪在旁边挺大声的说了一句:“废物,又挫又坏的人渣,活该被人欺负!”

    我心中一抖,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她。

    辛小雪冷冷的迎着我的目光,毫不退缩的又扔出一句:“我怎么会跟你这种人同桌,真特么恶心死我了。”

    我眼圈都红了,谁欺负羞辱我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辛小雪竟然也加入了进来,而且她骂的比谁都狠,比谁都毒!

    刘惊涛眼睛一亮,立刻找准了机会,对我进行补刀。

    他说:“小雪啊,你总算认清了萝卜王的本来面目了吧,这货不光穷逼猥琐,还特么自私,你懂的!”

    辛小雪冷哼了一声,猛的坐下,同时甩给了刘惊涛一句:“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刘惊涛的笑脸一僵,停顿了下没有还嘴,直接向后边走去。

    我望着辛小雪的侧脸,心里充满了悔恨和自责,想起从我们相识到骗她去小树林的这几天,辛小雪确确实实对我很有好感,否则她也不会顶着别人的指指点每天都要跟我忍着饿等我一起吃饭,换个角度想想,她生气她恨我都是应该,一个姑娘家能被你一个纸条就约去了小树林,那是多大的一种信任和青睐。

    可是我却骗了她,害她差点失去了贞洁,最后弄到衣衫不整的逃出险境,她不恨我那才是怪事了。

    想到这里我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寄希望于时间来磨去她的怒火,再找机会好好跟她道歉吧。

    第一节课语文,班主任宋苗苗兼的,当她踩着小皮鞋走进教室的时候,就连最混的几个学生也都坐直了腰板。

    宋苗苗二十五六的样子,师范专业毕业后直接被五中接收,别看长得的甜美可爱,可是背景却大的吓人。

    她的外公是五中退下去的老校长,父亲是某野战军实权副军级大员,当然,这些都离我们中学生太远,真正让这帮混子学生心惊胆战的,是她的弟弟,宋大勇!

    姐弟俩都先后从五中毕业,可是宋苗苗考上了大学又回来当了老师,宋大勇却是直接被老校长点名开除的,他的传说和故事,十个大汉一人两箩筐,挑三天也特么挑不完。

    宋大勇打学生睡校花就不提了,光是男老师就被他打残了两个,要不是家里的背景太硬实,他等不到高中毕业就应该进看守所了。

    所以,在我们班级,乃至整个学校,不说学生,就把老师都算上,敢于正面挑衅宋苗苗的,几乎是没有。

    宋苗苗今天穿的很正规,黑色ol套裙从腿后开叉,平高跟软底皮鞋,露出老长一截粉光致致的美腿,胸口扎了个短款丝巾,恰到好处的把那一片汹涌波涛给遮了遮。

    让我们坐下后,她一眼就看到了头上缠着纱布的我,关切问道:“秦生啊,你阿姨来电话说你受了伤要请假,但是没提咋弄的,你能老师说说嘛,是有人打的你么?”

    我站了起来,后边隐隐传来刘惊涛威胁的咳嗽声。

    宋苗苗当即脸一沉,砰的一声把教鞭敲在了桌子上,瞪着刘惊涛喊问道:“你咳嗽什么,难道跟他的伤跟你有关系?”

    刘惊涛吓得差点栽倒,站起身连连摆手道:“没,没关系,我感冒,嗓子痒,痒了一下。”

    说着他朝我眨了下眼睛,我明白他的意思,我要敢把他们打我的事告诉宋苗苗,那他绝对会报复,首先就能把秦曦那事给传的沸沸扬扬。

    见我低头不吱声,宋苗苗咬了咬嘴唇,轻声道:“秦生,我对你抱有很大期望,省实验你应该十拿九稳,千万不要在这个关头分了心啊,现在离中考也没两个月了,如果困难,记得找老师,绝对罩得住!”

    听到最后一句我差点笑了出来,宋苗苗上课时严厉,私下里对学生还是很和善的,时不时的就冒出一句时髦用语。

    可是我不敢说,只能接着摇头,跟宋苗苗说:“谢谢老师关心,我是骑车摔了一下,碰到了头,已经没事了。”

    旁边的辛小雪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虚伪!”

    我心头苦涩,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只好默默的坐下,也不敢看她。

    宋苗苗又盯了刘惊涛一眼,警告道:“我告诉你们,那几个来混日子欺负同学玩的家伙,你们给我听好了,敢在初三下半年给我扯淡,我会让你们后悔遇见了我!”

    一上午的课,我都神不思蜀,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满屋的人,明明都离我那么近,我却觉得像是两个世界。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仍然是最后一个去的,可是再也没有了端着满餐盘荤菜等我的女孩,想起这几天跟辛小雪的点点滴滴,啃着馒头,我眼角一凉,心痛的掉下泪来。

    食不知味的吃光了馒头咸菜,往回走的时候我苦笑着摇头,竟然忘了早上妃姨强塞给我的五百块钱,也没说给自己买点像样的菜吃。

    刚出食堂不远,我就被赵多多和冯翱翔拦住,两人勾肩搭背的嘲讽我,骂我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还问我,涛哥那泡尿是什么味的,爽不爽啊?

    我心里正难受,被他们两个一激就有点冲动,脱口而出就骂道:“别特么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冯翱翔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抽的耳朵嗡嗡响,他说:“你他妈的是不是吃咸菜吃撑了,怎么跟爷爷们说话呢,草泥马的几天不打就难受啊?”

    我真的怒了,实在太欺负人了,捂着脸一声怒吼就低头朝他胸口撞去。

    冯翱翔没想到我敢还手,没防备之下被我顶的差点仰面摔倒,连退了几步后稳住身形,一摊手就把我的头发薅住了。

    “哎卧槽了,废物竟然敢顶我,你特么属牛的啊,这给爹疼的。”

    我被他抓住头,扯动了还没有拆线的伤口,疼的惨叫一声,咝咝倒抽凉气,根本不敢挣扎了。

    赵多多却奇怪的没有帮忙打我,还挺好心的劝了劝架,最后他破开冯翱翔的手掌放开了我,又怕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没事吧?”

    我都被他的行为弄懵了,这货平时最喜欢打我,这次怎么良心发现了呢。

    见我摇头,赵多多深深的盯了我一眼,笑道:“没事就好,咱们走!”

    说完,他带着冯翱翔快速离去。

    我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半天没有头绪,就打算回教室趴桌子午睡一会。

    我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我和辛小雪的座位旁围了一大帮子的人,平时这个同学们几乎都是趴桌子睡觉,少数几个谈了恋爱的,也是找个凉快地腻味着。

    今天咋这么奇怪,都围在我们的座位边干嘛?

    答案没有让我猜测多久,而且对我来说无异于晴天打雷。

    刘惊涛一眼瞅见我,带头喊道:“卧槽咸萝卜回来了,他是不是最后一个出的教室?”

    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盯来,那种压力让时刻都被欺负的我生出了微微的颤抖。

    刘惊涛咦了一声,说道:“难道真是秦大才子偷的?要不这逼怎么脸也白了,腿也抖了呢?”

    我莫名其妙的分辨到:“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什么就是我偷的了?”

    一个平时很瞧不起人的大胸妹拉过辛小雪,看了我一眼,满脸鄙夷的说道:“小雪的苹果手表丢了啊,两千多买的呢,还是她爸爸送的生日礼物,谁特么这么缺德啊,就给偷走了?“

    我脑子嗡的一声,直愣愣的看着辛小雪,失声道:”你怀疑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