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对不起

关灯
护眼
    辛小雪冷漠的望了我一眼,淡淡说道:”不是我怀疑你,是大家都在怀疑你,毕竟你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如果有人拿了我的手表还没人看到,那只能是你!“

    我怒极反笑,眼角都在颤抖,说:“小雪难道你不了解我的为人。我怎么可……:

    辛小雪眼中闪过一抹火苗,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就是因为我太了解你了,你这个人渣禽兽,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我眼神一黯。再也没有力气去分辨什么。

    这时少数几个比较忠厚的学生看不下了,比如留着分头带着高度近视镜的英语课代表王新鑫,他推着眼镜说了一句:”就凭秦生是最后出教室的,就认定人家偷了东西,这有点过分了吧?“

    他的话还是引起了一些共鸣,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道:”是啊是啊,秦生虽然比较穷,可是同学三年真没听说过他干过这种事呀!“

    这时候门口传来踢踢啦啦的脚步声,大伙扭头看去,是冯翱翔和赵多多一前一后的进来了,他们人手一只冰棍,一边吃一边说着网吧开黑的事情。

    一进门,赵多多就喊了句:“卧槽,这么多人干**呢?”

    同时,我似乎看到了赵多多冲着刘惊涛眨了下眼睛,我心中隐隐有了不好预感,可还是抓不住那关键的一点头绪。

    刘惊涛马上跳了出来,怒喝道:“都逼逼个jb啊,是不是秦大才子拿的,我们搜搜就知道了吗,大家说对不对?”

    王新鑫点头道:“要搜可以,那就全都搜搜吧,不然只搜人家自己,这说不过去的。”

    刘惊涛狠狠的瞪了王新鑫一眼,嘴上却说:“都搜一下是应该的,但是秦生是最后出去的,他的嫌疑最大,我建议在大家的见证下,我们先搜搜他的书包吧。”

    他见没人表态,也不问我同意不,直接就冲到我的座位前,一把抓出我的书包,掀起来一倒,稀里哗啦一阵响,我包里的书啊本啊,包括文具盒里的笔,撒满了一地。

    众人低头看了看,又都瞅向辛小雪,辛小雪摇了摇头。

    冯翱翔一惊一乍说道:“卧槽,我听明白了,是辛小雪丢了手表是吧,那特么人家傻比啊偷了东西不会揣兜里,谁会搁在书包里啊?”

    众人纷纷点头,又都把目光瞄向了我。

    我心里已经猜到了大概,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盯着辛小雪的眼睛说道:”小雪,对不起,非要这样么?“

    辛小雪冷哼一声扭过头去,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东西要不是你拿的,你何必弄出这幅跟死了妈一样的表情?“

    刘惊涛得意至极的隐晦一笑,无比正色的说道:”你看,大家都认为你嫌疑蛮大的,秦生你要是不把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给我们看看,那你也说不清啊!“

    赵多多附和道:”对啊大才子,我们都不敢相信你是这样的人,可是你得证明给大家看啊,快把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给我们看看,别你妈墨迹了。“

    全班五十多名学生,在场的能有四十多个,八十多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被架在墙上,跳也得跳,不跳被人推着跳下去,那摔的更难看。

    我只能缓缓的一个兜一个兜的翻给他们看。

    左边的裤兜里,我掏出了妃姨早上给我的五百块钱,被我随手扔在了书本上。

    一阵阵惊讶的低语声响起:”他哪来的这么多钱,每天吃咸菜的人?难道也是偷的?“

    我懒得解释,慢慢翻出了右边裤兜。

    果然,本来只有一小串钥匙的裤兜,叮当掉下来两个物件。

    一个是我的钥匙链,另一块东西,从外观上看就充满了未来科技气息,外表很是华丽,赫然就是一块手表!

    全场哗然,说什么的都有:”卧槽真的在他兜里了,我差点被他的可怜样给骗过去了。“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以后大家都小心贵重东西随身带好吧,教室里有小偷啊!“

    我脸色苍白如纸,嘴唇颤抖的望着面无表情的辛小雪。

    刘惊涛冲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抽的我嘴角当时就淌了血,他凶狠的咬牙骂道:”草泥马秦生,你果然是个小偷!“

    可是我看都没看他,只是傻傻的望着辛小雪,问道:”小雪,你相信我好不好,这是他们故意陷害我,刚才赵多多和冯翱翔在食堂外边跟我打架……”

    辛小雪冷笑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跟你打架,我的手表就跑你兜里去了是吗?还是说你认为我把东西给了他们,再让他们塞给你?理由呢,我为毛要这么干,这不是扯淡么?”

    我……

    我没脸也没胆子把刘惊涛他们逼我骗辛小雪去树林的事说出来,我只能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眼泪在指缝中无声的流着。

    赵多多和冯翱翔冲了上来,又踢又锤的把我放倒,他们还义正言辞的呼喊道:”大家都上手啊,这偷东西的家伙太可恶啦,今天不教训一下,指不定哪天就把你们的手机给摸去了。”

    我佝偻着身子躺在地上被人打着,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的望着辛小雪,可是她却转开身子躲开了。

    刘惊涛也加入进来,他们三个打我,还不断出言邀请别的同学一起动手。

    终于有几个男生忍不住了,冲上来也踢了我两脚。

    我头顶被缝了七针的伤口早就被重新撕裂,那种二次伤害的疼痛,让我啊的一声惨叫。

    鲜血染红了教室的地面,洁白的花纹瓷砖上,点点斑斑如凄婉的红梅。

    窗外,喀嚓一道炸雷滚过,狂风暴雨倾泻而下,被爆雷惊吓住的学生们顿了顿手,对视一眼还想再继续打我。

    哐当一声,随着狂风骤雨的涌入,教室门被人一脚踢开。

    是班主任宋苗苗,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消息,她顾不上外边刚刚下起了大雨,空着手就从办公楼跑了过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

    她踢开门就见到我被人群围在中央打,已经满脸是血的躺在那。

    刘惊涛等人一看是宋苗苗来了,吓的直往后窜。

    宋苗苗冲到跟前蹲下身子,一把抱起了我,怒喊道:”你们干什么,他身上有伤的,怎么还这么多人欺负他?“

    辛小雪平静回道:”宋老师,我们不是欺负他,是他偷了我的苹果腕表,同学们气愤不过才动手的。“

    宋苗苗看了辛小雪两眼,冷哼道:”就是真有这事,也不能动私刑啊,你们这是犯法的,难道不会找老师解决问题吗?“

    辛小雪不在吱声,只是看我挣扎的想要站起来样子,眼中划过一丝不忍。

    等我站了起来,宋苗苗直接把她的纱巾给解了下来,里边又垫了些面巾纸给我紧紧的包扎了伤口。

    弄好了这些,她才盯着我的眼睛问道:”秦生,你究竟拿没拿辛小雪的腕表?“

    我摇头,说:”绝对没有!”

    “那你怎么解释东西在你裤兜翻出来了?”

    我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有人陷害我,宋老师你相信我好吗?”

    宋苗苗沉吟道:“除非你说出别人陷害你的理由,否则我拿什么相信你,这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腕表是从你身上掏出来的!”

    我望了望辛小雪和刘惊涛。

    ”没,没有理由……“

    宋苗苗脸色一沉:”秦生啊,你太让老师失望了,说谁做了我都不奇怪,可为什么偏偏是你这个全年级第一!“

    我惨然一笑,笑声被隆隆的雷声淹没,万念俱灰的憋屈让我俯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削笔刀。

    宋苗苗一惊,喊道:”你干嘛?“

    我嘶声喊道:”我能干嘛,我能干什么?我长这么大也伤害过任何一个人,我只敢伤害我自己。“

    宋苗苗急声道:”秦生你别激动,有话慢慢说。“

    我把锋利的小刀横在咽喉处,眼泪如同喷泉狂涌。

    ”宋老师,别人不信我,别人欺辱我,冤枉我,我都能忍受,可是您不该啊,这么大的世界,为什么容不下小小的一个我?“

    我手上一紧,就想一了百了的抹断自己的气管。

    辛小雪也吓傻了,脸上挂着泪痕捂着嘴说不出话。

    关键时刻宋苗苗喊了一句:”秦生,你不要犯傻,还有两个月,两个月你不能忍吗,我知道你被同学们孤立,可是这跟你的个性也有关系,你的成绩那么好,未来简直不可估量,你千万听话不要冲动,好吗?“

    我心中一道闪电划过,是啊,还有两个月我就能升学离开这了,两年我都忍了,两个月我就要做逃兵么?

    我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宋苗苗,转身迎着风雨跑了出去。

    弥漫整个天空的暴风雨,也冲洗不掉我心中的委屈,我跑啊跑,跌倒了就在爬起来,直到整个人都要虚脱了,我竟然跑了十几公里,来到了郊外的一片公墓里。

    找到爸妈合葬的坟墓,我撕心裂肺的扑了上去,大雨让我的泪水离开眼眶就了无踪迹,可是心中的疼痛却越来越让我窒息。

    我摸着铭刻在墓碑上的照片,妈妈微笑的神情是永远凝固的,任惊雷滚滚也唤不醒她。

    想起小时候爸妈对我无微不至的疼爱,想起从他们走后我受尽的屈辱。

    我哭的哑了嗓子,最后直接昏了过去。

    当我恢复神智的时候,暴雨仍在疯狂倾泻着,可我却觉得没有刚刚那么冷。

    我似乎被一具柔软的身体抱在怀中,她胸口的弹性,紧紧的挤压着我的胸膛。

    没等我睁开眼睛,我就听道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哭着,唤着。。。。

    “呜呜呜,秦生对不起,呜呜,你醒醒啊,以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欺负你”

    我努力睁开眼睛,低头抱着我,发梢上的雨水和眼里的泪水,一起滴在我脸上的是秦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