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秦生,你能原谅我吗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原来是嗓子已经哑掉。

    秦曦见我醒来,有些难为情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不过仍然把我牢牢的抱在怀里。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问了一句:“你,你咋来了?”

    秦曦的声音被雷雨声消磨,她几乎要用喊的我才能听清说了什么。原来,宋苗苗见我顶雨跑了出去,怕出什么意外,就联系了我叔叔。叔叔怎么会关心我的死活,只是打了个电话告诉了秦曦。

    秦曦凭着猜测直接就找到了我父母的坟墓,她看到我时我已经昏死在墓碑前。

    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两个人全身湿透,我们互相支撑着爬了起来。

    秦曦咬牙切齿的问我:“秦生,你告诉我,是不是那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骚,货冤枉你偷她手表?”

    我摇了摇头:“她不是小骚,货,这事挺复杂的,我不想再提了。”

    秦曦气的直跺脚,尖声喊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再苦再难也没拿过家里一分钱,你怎么可能去偷外人的东西?”

    我想起辛小雪在树林里问我的那句,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心中痛的柔肠百结。

    秦曦见我低头不说话,更是狂怒,一甩手就放开了我,叫道:“我草她妈了逼的,只有我才可以欺负你,那个黄毛丫头凭什么这样对你,我去撕了她!”

    她说走就走,根本不给我反对的机会,我知道她的性格,泼辣刁蛮的紧,绝对能干出出人意料的事情。

    急切之下我就冲了过去,一把从后边抱住了秦曦的腰,嘴里求道:“别这样,这事是有原因的,你不能去。”

    秦曦被我从后边抱住,身子顿时僵住了,倾盆大雨让我们单薄的衣物都紧贴在身体上,我又着急,这下抱的结结实实。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说:“不去就不去,你,你放开啊。”

    我一愣,这才感受到,我的下身紧紧贴在秦曦的翘臀上,那种湿透了身子的熨帖感,顿时让我心中连荡。

    秦曦见我发愣,不安的扭动了两下,抗议道:“你,你能不能把手拿开啊,你抓起来没完了么?”

    我赫然发现,两只手都在情急之下抓到了秦曦的丰满上。

    那温凉弹糯的感觉让我醒悟,慌乱之下我赶紧松开了手,拉着她就向墓园出口跑去。

    秦曦一反常态的极为顺从,从打到出租车一直到上楼回家,她都一言不发的跟着我。

    我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有些怀疑秦曦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毕竟她之前对我什么样,我不可能马上就忘了。

    进屋之后,家里照例没人,叔叔婶子各有各的消遣,也不知道跑那鬼混去了。

    秦曦不顾自己的衣服全都湿透,跑到卫生间里就把热水器通上电了,然后就把我往里边推,她说:“你本来就有伤,又被揍的够呛,再淋了那么长时间雨,赶紧去洗澡,我给你找干净衣服去。”

    我看了她一眼,低声说:“谢谢,你也换换衣服,不然会着凉。”

    秦曦嗔怪道:“别墨迹,快点进去洗澡,难道要我动手给你脱?”

    我脸一红,立刻想到她热裤下那浑圆挺翘的臀型紧紧贴在我下身的感觉了。

    匆匆洗了个淋浴,出来后秦曦已经换了一件宽松的黄色t恤衫,坐在沙发上等我。

    见我出来就把我按到沙发上坐好,一手药棉一手碘酒的给我擦拭头顶崩裂的伤口。

    我有些心虚的问道:“你,你咋突然对我这么好?我有点不踏实。”

    秦曦打了我的肩膀一下,嗔道:“许你舍命救我,不能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吗?难道你以为人家是忘恩负义的人?”

    我呐呐道:“不,不是,我是有点不习惯!”

    秦曦手一抖,棉签戳到我的缝针的地方,疼的我哎呦一声倒抽凉气。

    “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咬着牙忍痛说:“没事,不怨你的,继续吧。”

    秦曦却停顿了手里的动作,用细弱蚊蝇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我以前太那个了,秦生,你能原谅我吗?”

    我……

    秦曦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在记恨她对我的刻薄,眼圈顿时红了,低声道:“你知道吗秦生,你刚来家里的时候,我以为秦叔有了你,会跟我妈分心眼,然后他们再因此吵架分手,我失去过一次家庭,所以我很怕生活再次变得不稳定,所以我挺讨厌你的,我,我错了!”

    我心中一暖,嘴里却满是苦涩:“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我叔怎么会因为我而对你们不好,呵呵……”

    秦曦把我头顶的伤口清理一遍,又用绷带缠了两圈,灵巧的打了个结,才拍拍手道:“总算弄好啦,你先躺会,我去洗个澡先。”

    我之前提过,我的钢丝床离卫生间近的不过几步,小床上次被我和秦曦给折腾塌了,后来叔叔又给我买了张单人铁床。

    我偎依在床头,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一伸头就能从半截玻璃窗中望到秦曦窈窕的身影在淋浴。

    可我心中却没有一丝邪念,满脑子想的都是辛小雪,想她对我的好,想刚刚那一场对我狠辣绝情的报复。

    我心中隐隐明白了一件事,偷表这件事,一定是早有预谋,如果辛小雪不把手表给了赵多多,他们怎么可能偷偷塞我裤兜里。

    “小雪,难道为了让我倒霉,你已经跟刘惊涛走到了一起么?”

    想到这里我就痛苦内疚,我为了秦曦和自己的面子,就把真心待我的辛小雪推给了人渣刘惊涛。

    我在心中自语“小雪啊小雪,你怎么对我,我都没有恨你的理由,可你不要傻傻的被刘惊涛占了便宜,他祸害过的女生,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呀。”

    秦曦洗澡有点慢,时间久的我胡思乱想的都迷糊过去,她才出来。

    我被她踢踢踏踏的走路声惊醒,睁眼看了看秦曦,没等说话就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秦曦被我的喷嚏吓了一跳,紧张的跑过来,伸手试我额头的温度。

    “哎呀,这么烫呢,你发烧了秦生,怎么办,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我苦笑摇头:“这点小事去什么医院,如果有感冒药,就给我找两粒吃吧。”

    这两年我也感冒过几次,都是仗着年轻硬挺着,根本不敢跟婶子提买药的事,不然她又会骂我是个事逼。

    秦曦点点头,跑到婶子那屋翻腾了一阵,找到一联感冒胶囊,喂我吃了两片,她又急匆匆的跑进厨房,我就听见里边叮叮咣咣的响了两声,然后就是一声惊呼。

    我紧忙爬起来跑过去,一看秦曦抱着左手,疼的直流眼泪。

    冲过去一看,秦曦的左手食指破了个挺深的口子,纤细白嫩的小手不停的流血,我一急就把她的手指给含在了嘴里,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有没有用,只是看到电视上女人切破了手,男人都是用嘴给含住吸。

    秦曦眼里转悠着泪珠,盯着我的眼神却有些发亮,她小声道:“我想给你弄姜汤喝,这大姜不老实,一剁到处跑……”

    我无语了,看着菜板上被斩的七零八落的生姜块,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

    把她拉到我的床上坐下,又给她贴了创可贴,我才去厨房熬了半锅姜汤,一人一大碗喝下肚,立刻一股暖流就在胃肠里窜动。

    秦曦眯着眼睛靠在床头,嫩生生的脚丫在床沿一抖一抖的,她问道:“秦生你怎么这么厉害呢,学习成绩那么**,还会做所有的家务,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呀?”

    我不知道咋想的,突兀的回了一句:“当然有了,生孩子我就不会。”

    秦曦一愣,随即脸红红的拿脚踢我:“你讨厌,这个怎么能算?”

    我顺手一捞,就抓住了她的脚腕,这才注意到,她洗了澡之后,上身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纯棉体恤,长度刚好包裹住了整个翘臀,下身竟然看不到有没有穿东西。

    我眼角颤抖,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脚腕向上看去。

    秦曦立刻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有些紧张的往下扯了扯衣服。

    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知道她到底穿没穿小内内。

    “你,你看嘛呢?”

    她挣了两下见我不放手,就红着脸问道。

    我的心神全在她体恤衫下光洁圆润的大腿根上,顺嘴接道:“看你里边有没有内裤啊。”

    秦曦羞不可遏的喊道:“你这小流氓,咋这么坏啊?”

    一直以来我都挺怕她的,这时被她的高声惊倒,一甩手就把她的脚腕用力扔开。

    满脸红晕,羞答答的秦曦根本没留神我会突然扔掉她的脚。

    白生生的脚丫直接磕在了铁床沿上,她疼的哎呀一声叫,当场就哭出了声。

    我手足无措的抢上前去,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想看看她脚趾磕坏没。

    秦曦气的犯了小姐脾气,狠推了我一把,哭喊道:“你死开啊,别在碰我了。”

    我被她推的直接翻到,脑袋咕咚一声撞在了床里那侧的墙壁上。

    这下撞的太巧,刚好是我缝针的伤口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全身,我眼睛一翻差点疼晕过去。

    秦曦见我惨叫一声,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也慌了神,紧忙扑了过来,直接趴到我身上去看我头上的伤口。

    又软又香的身子压在我身上,瞬间就牵扯了我的注意力,似乎头上也不那么疼了。

    秦曦也忘了自己的脚疼,慌张道:“天呐,又流血了,我去拿纱布……”

    她胸口的两团蹭在我的下巴边,那惊人的弹性让我逐渐失去理智。

    我一把揽住了秦曦的大腿,入手处的滑腻让我胆子越发大了,指尖一挑就想顺着宽松的体恤衫钻进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