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谁敢动我家秦生

关灯
护眼
    秦曦身子一挺,胸口的压迫感更强了,慌乱的她双手撑在了我脖子两侧,本可以轻易挣脱我两手的搂抱。可是她却没有。

    只是低声在我耳边警告:“你别,别乱来。”

    我心脏急骤跳动,嗓子眼里直往外冒火,根本听不进她的警告。实在是今天跟秦曦的接触太过亲密也太多了冲动已经累积到崩溃的边缘,这时被她扑到身上查看头上的伤口,这一下对我来说就跟压垮骆驼的稻草一样。理智已经全盘溃散掉。

    我脖子一梗就把头抬了起来,下巴鼻子立刻陷进秦曦的两座高峰之间,又软又弹的奶香四溢,让我激动的乱拱乱蹭。

    下边那只手更是长驱直入,稍微一拨就冲开了秦曦的体恤,毫不客气的直奔要地。

    秦曦低呼一声,猛的拱起了腰,连连哀求道:“秦生不要,别,别这样啊。”

    可是我已经疯魔入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腰腿用力就翻身把她压在了下边。

    我取得了行动上的控制权后,一把就将秦曦的黄色大体恤给掀了上去,映入眼帘的,是印着卡通人物的纯粉内内,秦曦面红耳赤的紧紧闭上眼睛,嘴里兀自重复着:“不可以,别,别这样。”

    我手指颤抖的就想去扯,除了柯尔蒙带来的冲动外,其实更多的是好奇。

    这时门响了,砰砰两声踢门的动静过后,就是叔叔僵直了舌头发出的醉话:“张知秋,给我开门来,吗的,快点开门。”

    我当时就吓傻了,身子一歪就躺到了一边,秦曦也面无血色的蹦起来就跑。

    我眼看着她回到自己的屋子飞快的关好了房门。

    又躺在床沿喘了两口,等能动了才硬着头皮去给叔叔开门。

    门一开,我叔直接就载了进来,在地板上滚了两圈才挣扎着往起爬。

    我赶紧搭手帮他站起来,叔叔朦胧的醉眼盯了我半天,一张嘴一股酒气差点熏得我的吐了。

    他咦了一声道:“小崽子你咋回来了,不是你老师说啥玩意,跑掉了吗?”

    我心惊胆战回道:“我感冒了老师让我提前放学了,我没跑。”

    叔叔打了个酒呃,支吾道:“张知秋哪?败家娘们别以为我不知道,玛德给我戴帽子,别特么让我抓到……”

    我说叔叔您喝多了,我扶你回屋睡觉吧,婶子没在家的。

    好不容易把他整屋去睡觉了,我也累的一身臭汗,想起刚才自己对秦曦的侵犯,后怕的一阵阵心虚,这她要是事后翻脸了,叔叔婶子能活活打死我。

    直到晚上,秦曦也没有出来,我吃了感冒药也嗜睡,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醒来,我睁开眼睛就想去帮他们买早等坐起来才发现,秦曦穿戴整齐的坐在餐桌旁盯着我看呢。

    我头皮一阵发麻,磕磕巴巴道:“你,你起的这么早。”

    秦曦噗嗤一笑,露出雪白的一口贝齿,道:“你咋还磕巴了,怎么,怕我翻脸吗?”

    我脸皮抽动,笑的比哭还难看,呐呐道:“怕,怕什么,怎么会。”

    秦曦脸一沉,哼道:“你不怕我,你差点把我那个了,你竟然满不在乎的样子,你等着,我先告诉秦叔去!”

    说着她作势就想往我叔那屋去,我腿一软差点给跪了,脸色苍白的急声道:“我怕,我怕啊,你可别,我错了!”

    她抱着胳膊虎着脸,冷冷的瞅了我半天,直到我冷汗都渗出来才算拉到,指着桌上的油条豆浆说:“喏,知道你感冒了,人家早起去给你买的,都没睡够呢,快点吃了我们一起去上学。”

    这幸福来的太突然,大悲大喜之下我腿一软就坐到了床上。

    秦曦再也绷不住了,唇角抽动的说了句:“臭德行,怎么一会胆大一会胆小的呀?”

    我们一起吃了点东西,就结伴去上学。

    我要骑车被秦曦拦下,她说:“以后上学放学跟我一起走,谁先放学了,就等另一个,你要是敢不等我,哼哼,你知道后果的。”

    我默不作声的跟在她身后,等待打车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问秦曦:“那个,天天乐的那个工作你还在做吗?”

    秦曦脸色一变,盯着我眼睛问:“你看不起我?”

    我连连摇头,说:“不不不,我怎么能看不起你,就是觉得那活,能不干还是不做的好。”

    秦曦哼了一声,脸朝一边扭去,扔下一句要你管,就再也不理我了。

    到了学校门口她给了车钱就走,也不知道因为啥生的气。

    直到她背景消失不见,我才有些艰难的迈动脚步朝自己教室走去。

    我不知道,辛小雪会不会放过我,同学们会怎么看待我这坐实了罪名的小偷。

    昨晚用手机上网,我还特意百度了刑法,盗窃超过伍佰元,就有可能面临公安机关的拘留,他们用来构陷我的那块苹果腕表,市值可是两千多的。

    虽然我是被坑害的,可是人家设计的好,人赃并获的在我身上翻出了东西,我想伸冤都没有说的。

    进了门,刘惊涛等人居然全在,还没等我走到位置上去,各种恶毒嘲讽一个接一个喷了过来。

    赵多多一惊一乍的说:“卧槽卧槽,这货是人是鬼啊,昨天不是羞愧之下抹了脖子吗,咋又来上学了?”

    冯翱翔补刀:“肯定是人啊,脸皮那么厚,吃免费咸菜都要把食堂干亏损了,这种人咋会自杀啊。”

    刘惊涛则直接朝我喊道:“傻逼小偷,你不配跟辛小雪一座,滚远点吧,自己找个旮旯呆着!”

    我一声不吭,顶着无数道鄙夷嫌弃的眼神,慢慢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们见我不敢反抗,嘲讽了一阵也就觉得无聊,也就不再看我了。

    快要上课的时候,辛小雪才姗姗来迟,进门看到我就是一愣,随即面无表情的走到我旁边坐下。

    我心中百味陈杂,几天之前,我和她还欢欢喜喜的腻在一起,转眼之间已是形同陌路。

    第一节课仍然是语文,班主任踩着点进了教室。

    看到我坐在位置上,宋苗苗脸色一松,朝我点点头,就拿起课本要开讲。

    辛小雪却突然举起了手:“报告!”

    宋苗苗皱眉:“讲!”

    辛小雪站了起来,冷冷的道:“老师,我答应您不在追究他偷我手表的事,可是能不能把他调走,这种人我看着就恶心,不想跟他坐一起。”

    我心中一抖,没想到辛小雪还是不肯放过我,非要把我踹到泥坑中再狠狠踩上几脚。

    宋苗苗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换换开口道:“秦生啊,你去角落那边,跟王诗韵同桌吧,那个谁,你过来跟辛小雪一座。”

    我强自忍住憋屈的眼泪,把书包收拾了,拿在手里就奔新座位去。

    “报告!”

    “你又怎么了?”

    王诗韵冷冷扫了一眼拎着书包站在她旁边的我,神情厌恶道:“老师我不服,凭啥非要小偷跟我同桌啊,辛小雪怕丢东西,那我就不怕吗?”

    刘惊涛起哄道:“王诗韵,你长得也挺漂亮,色,诱秦大才子呀,他一心软就不会碰你东西了。”

    全班哄堂大笑。

    宋苗苗脸色铁青道:“你们实在是放肆啊,今天一人五十遍离骚,用魏碑体给我抄写,明天交不上来的,放学你别想回家!”

    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不过众人目光里的愤恨又再次浓烈了几分,我手足无措的站在王诗韵旁边,像是被射了无数箭的小动物。

    宋苗苗望了望我,叹息一声,说:“秦生啊,你去总务处领一套桌椅吧,就说我让的。”

    语文课结束之前,我一头细汗的搬回来一套残旧的桌椅,然后被安置在最角落的位置上,跟最近的同学,也有不小的距离。

    我以为,我会这样屈辱的忍受下去,直到两个月后中考来临。

    没想到,不过十几分钟后的课间,事情就又变得难以控制。

    下课铃声响过,宋苗苗夹着讲义走了,教室里顿时闹开了锅。

    所有人都出声抱怨,就连平时比较正直宽厚的王新鑫也满脸怨色,而他们的目标,正是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的我。

    刘惊涛带头窜了出来,指着我骂道:“你个坑比,草泥马的偷东西让我们全班陪你受罚,我曰你亲娘啊!”

    赵多多跟在他身后也往我这边溜达,一边把手指掰的咔吧响,一边接着刘惊涛的话风骂道:“涛哥你说的没错,秦生偷东西的技术是挺好,不知不觉就把辛小雪的手表给弄去了,就是有点坑队友啊,卧槽大伙说是不是?”

    那个叫王诗韵的女生冷哼道:“成绩好有个屁用,手脚不干净,还连累大家抄离骚,真他妈日了狗了。”

    冯翱翔最干脆,跟在赵多多身后也往这边走,同时他狞笑道:“别说没用的,咱们不能白抄书,既然他坑的我们受罚,那咱们就打的他满地爬!”

    我脸色苍白的闭上了眼睛,心知一顿打怕是难逃。

    突然,“砰”的一声,教室门被人一脚踹开。

    一道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谁敢动我家秦生,我保证让你尝尝急诊室的滋味!”

    我惊讶的睁开眼睛,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秦曦跟紫发女生在前,直接朝我走来,她们身后还跟了个身材颀长,戴着耳环的男生。

    七嘴八舌的学生们停止了辱骂,所有人都惊愕的望着施施然走向我的三个人。

    王诗韵捂着嘴巴,惊讶的低呼道:“他,他是高一的宁小伟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