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七虎八狼的传说

    这个男生脸色有些偏白,身量高挑却不显瘦销,五官棱角分明,习惯性的嘴角挂着浅笑。跟在秦曦后边走过来,听到刘诗韵喊出了他的名字,还从容不迫的朝她点点头,挤了下眼睛。

    刘诗韵一脸花痴的望着他。涨红了脸,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我愣在原地看着走到身边的秦曦,呐呐道:“姐……你,你们咋来了?”

    秦曦哼了一声。纠正道:“就喊名字,以后不要叫姐了,我跟你也没血缘关系。”

    我哦了一声,低头看着脚尖,完全不知道该何如应对眼前的局面。

    秦曦转身朝刘惊涛瞪去,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以前的事我不想提了,从今以后你再敢欺负秦生,我扒了你的皮!”

    刘惊涛嗤笑一声:“算你麻痹啊,你在跟我说话?”

    一脸无所谓站在秦曦和紫发女生身后的宁小伟轻咳了一声,满脸讶异的瞅了瞅刘惊涛。

    刘惊涛身后的赵多多猛拽他的衣袖,频频拿眼神示意刘惊涛不要再骂。

    刘惊涛一脸便秘模样的把冲到嘴边想要喷出的话给咽了回去,心虚的问宁小伟:“你,你看啥?”

    宁小伟乐了,回了一句:“你不瞅我,就能知道我在看你?”

    刘惊涛悻悻然憋出一句:“宁小伟是吧,高一大哥,七虎的老大,咋滴,初中部的事也有兴趣了?”

    宁小伟眼中的诧异之色更浓,奇道:“你他妈的竟然知道我,咋还敢跟我这么说话?现在我对你都有点好奇了哎。”

    说着,宁小伟伸手拨开挡在他前边的紫发女生,朝着刘惊涛走了过去。

    刘惊涛脸色有点发白,但仍梗着脖子瞪着走近的宁小伟不肯认怂。

    赵多多贱兮兮的打圆场,面对宁小伟他不自觉的就把腰弯下几分,说:“伟哥伟哥别动气,咱们五中谁敢不认识您啊,我们涛哥有点激动,说话冲了,改天让他摆一桌请你们七虎跟高二的磊哥一起聚聚啊?”

    宁小伟恍然,笑道:“我说敢这么跟我说话,原来是洪磊的狗腿马仔啊,不过高二的八狼还吓不住我宁小伟,倒是你这孙子话里藏针的挺能说啊?”

    赵多多尴尬的只摸鼻子,嘿笑道:“伟哥你过奖了,我那敢跟你瞎咧咧,别……”

    宁小伟脸色一沉,甩手就是个大嘴巴,抽的赵多多原地转了一圈,甩甩手才道:“给你脸了是不,草泥马认识洪磊就可以跟我逼逼扯扯的,你够格吗?”

    我心头一紧,心说这哥们好厉害啊,就一个人站在对方人堆里,说打就动手了,这,我要是能有他这么威风,哪怕只有一天,让我咋滴都行啊。

    满教室的人都惊呆了,前一刻还笑呵呵的宁小伟,突然雷霆霹雳一般的出手打了赵多多耳光,这才让众人想起他和他一手建立的七虎,是怎样无法无天的一群混子学生。

    宁小伟瞅都不瞅捂着脸,敢怒不敢言站在一边跟吃了大便一样表情的赵多多,揉着手腕对刘惊涛道:“涛哥是吧?怎么着啊,要跟我练练还是好好聊下?”

    刘惊涛脸色铁青胸口起伏,作为本班一霸家里又贼有钱的他,从来没受过这份气,可是让他跟宁小伟硬刚,他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你,你想咋聊。”

    宁小伟见刘惊涛怂了,也不继续动手,扭头,淡淡的对紫发女生道:“刘怡,这是你朋友的弟弟,你们说个章程吧。”

    刘怡看了看站在我身边的秦曦,询问的意思非常明显。

    秦曦一挺胸膛,昂着头盯着刘惊涛说:“这孙子平时总打秦生,还有辛小雪这个贱人,竟然冤枉秦生偷她手表,草泥马我们家会差你那两千块的东西?”

    秦曦说着就从兜里掏出钱夹,厚厚一沓足有几千块的大钞砸在我手里,说:“秦生,以后别那么朴实,该买买,该吃吃,你过的朴素会让别人觉得咱家穷。”

    我那见过这么多钱,手一抖差点给扔地上去,面红耳赤的就想往回推,秦曦一把握住我的手腕,眼里满是愧疚的低声说:“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我吭哧道:“不,不是,只是,这钱太多了。”

    “拿着别废话,再墨迹我生气了。”

    秦曦把钱又怼到我手里,转身盯着辛小雪和刘惊涛道:“你们必须给我弟秦生道歉,否则这事没完!”

    辛小雪抱着胳膊坐在座位上,对秦曦的话听若未闻,她面无表情的谁也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刘惊涛冷哼道:“开什么玩笑呢,让我给这个废物道歉,搞没搞错啊?”

    秦曦缓缓靠近他,冷冽的出声:“你说谁是废物,有种再说一遍?”

    刘惊涛彻底下不来台了,要是怕了宁小伟还好说,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别说整个初中,就连那些高二高三的学生,面对宁小伟的怒火也没几个能不屑一顾的,班里同学也不会因此看不起他。

    可秦曦只是个娇滴滴的漂亮女生,也特么这么咄咄逼人的搞他刘惊涛,这货心一横,张嘴就骂道:“你牛逼什么啊,仗着认识人是不,一个臭卖,逼的而已,草,老子就说他是废物了,别说一句,十句一百句我也能说,草泥马秦生你个废物垃圾,靠女人才能站起来的傻逼!”

    啪!

    一声脆响,刘惊涛被秦曦的巴掌给扇懵了,直愣愣的盯着收回手掌的秦曦,眼中的火苗都要窜出来了。

    宁小伟反应极为迅速,一伸手就把脸色煞白的秦曦拉到身后,冷笑道:“孙子,叫你一声涛哥是给你面子,今天我在这里,你敢动手我平了你们几个信不信?”

    刘惊涛抚着被秦曦重重一掌抽出指印的左脸,没搭宁小伟的话茬,却指着秦曦道:“草泥马臭婊,子,你敢打我,你废了,我他妈要把你们两个骚娘们当坐台小姐的事抖出去!”

    本来就噤若寒蝉的一屋学生这下更安静了,人人都面露兴奋八卦之色,支楞起耳朵很怕少听了一句。

    秦曦和刘怡在刘惊涛的话音落下之时就脸色惨白,身子都有些发抖的嘴硬道:“脑残傻逼,你诬陷我们,说我们是小姐,你有什么证据?”

    刘惊涛哈哈狂笑,伸手就把赵多多的手机从他裤兜里拽了出来,嘿然道:“就知道你们会不承认的,幸好那天在包房里,跟你们喝酒摸奶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哇哈哈,大家都来欣赏下,看看这两个娘们的骚浪样啊……”

    我辛苦守护的秘密就这样被捅了出去,为了这事我伤害了彼此有意的辛小雪,为了这事我被打被骂都不敢还嘴。

    现在突然被刘惊涛当众说出来,还随即翻出了秦曦坐台的照片给大家欣赏,我脑子哄的一声就炸开了,心慌意乱的喊叫道:“刘惊涛我曰你全家,你特么答应过我,只要把辛小雪给你约到小树林去,你就为我们保密这件事!”

    嘴里喊着,同时我就拼命的扑上去,想去抢夺刘惊涛举在手里的手机,刘惊涛个子比我高不少,高高举起我竟然一下没得手,再想蹦起来抢,就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给登飞了。

    噗通,咣当当一窜连响,我倒下的时候撞到了一片书桌和椅子。

    肚子后背翻江倒海的疼痛难忍,往起爬的时候还刚好能看见对面的辛小雪,她听到我亲口说出为了这事就把她骗去树林送给了刘惊涛,咬着嘴唇眼眶都红了。

    宁小伟也颇为震惊,低声问刘怡:“你们这事是真的吗?如果他敢编瞎话往你俩身上泼脏水,今天不废了他我不姓宁!”

    刘怡捂着嘴,眼泪簌簌而落,宁小伟是她倾心不已的人,只是人家一直不同意跟她处朋友,这下好了,为了赚点外快买些名牌衣物,竟然在他眼前被抖出了丑事,刘怡难过的险些崩溃晕倒。

    刘惊涛先被宁小伟气势所慑,心里就憋屈的要命,刚刚又被秦曦抽了一耳光,彻底暴走,见到秦曦和刘怡都是一副羞愧痛苦的表情,他哈哈大笑指着骂道:“两个臭婊,子装jb装,认识高中部大哥也是出去卖的,欠草的货!”

    我目眦欲裂的叫道:“刘惊涛你不是人,你答应过我的,我把辛小雪给你约去树林了,你特么还说出来。”

    我这话再次出口,听的宁小伟都直皱眉头,现在彻底坐实了秦曦刘怡当坐台小姐这事了,否则硬是不承认还可以反咬刘惊涛一口,就说我们一起唱歌而已,你特么拍下照片就诬陷我们是卖的。

    可是我冲动之下说了蠢话,已经没有一点转圜余地了。

    刘惊涛得意洋洋的瞥了我一眼,哼道:“咸罗卜废物一个,你也配追求辛小雪?我特么对她可是真爱啊,那像你说卖就把人家给卖了。”

    辛小雪突然发飙,一把推,翻了桌子,叫喊道:“够了,你们斗你们的,老是扯我干什么,我谁都不跟谁好,都给我死的远远的吧!”

    说完,她哭着跑了出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