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难以遏制的冲动

关灯
护眼
    这时她也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我,似乎皱着眉头思索了下,才一声惊呼道:“哎呀,你不是秦曦弟弟吗。咋跟他们打起来了。”

    喊着,她就扔下洪磊朝我跑来,她跑的急,动作就有点大。胸口的两团高耸竟然随着长腿的迈动上下直颤,包括刘惊涛在内的这帮男生,全都盯着洪熙水的胸口,喉头狂咽。

    可是大伙看了两眼就都自动挪开目光。洪磊这个五中一霸就在现场,谁敢对他姐无礼。

    洪熙水跑到我跟前,伸手就拉我,她也不嫌我身上到处血迹弄脏了衣服。

    关切的问道:“秦生啊,你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院?”

    我借着她的拉扯站了起来,只觉的头脑发晕,有些站不稳脚跟。

    不过我哪有心思去医院,摇摇头道:“熙水姐,谢谢,我没事,我想救辛小雪走!”

    洪熙水一愣,问道:“谁是辛小雪,怎么回事?”

    我低声道:“您还记得,上次你借给我一百块钱吗,那时我就是借来还她,这里边的事一时说不清,但是你相信我,刘惊涛这个畜生给小雪下了药,如果我不把她带走,那,那就坏了!”

    洪熙水消化了半天我的话,总是理清了大概,就转身对洪磊道:“你这个死东西,就知道欺负人,秦生是我朋友,你不许在动他!”

    洪磊非常畏服他姐,不敢反驳连连点头。

    洪熙水又看了刘惊涛和辛小雪一眼,接着道:“你看那女孩明显是神志不清的,你去把人给我要来,交给秦生带走然后你跟我回家!”

    洪磊撮着牙花子朝刘惊涛递眼色,刘惊涛万分不情愿的把辛小雪推到我跟前。

    我心中激动,也忘了身上的疼痛,感激的都快流出眼泪了,红着眼圈对洪熙水道谢。

    洪熙水摇了摇头,有些怜悯的看着我说:“秦生啊,按理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我对你印象挺好的,有两句话我不说憋得难受,说错了你别介意好吗?”

    我点头:“你说呗。”

    洪熙水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你还记得上次你借钱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么?你是个男人,有蛋的爷们,怎么可以总是被人欺负,三天两头被人打的满地爬,如果你爸妈泉下有知,估计也会心疼的哭出来吧?”

    我瞬间被羞臊的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扎进地缝里躲起来,心神里不断回荡着洪熙水的那句话。“你是个男人,有蛋的爷们……”

    辛小雪彻底被迷情药水夺取了心智,谁在她身边,她就想扑水,这会竟然如八爪鱼一样抱着我的脖子,身子扭来扭去的不停蹭我,要不是我躲的快,还差点被她给强吻了。

    洪熙水见了,赶紧让我把人带走,她要送我上车后才能放心离开。

    我跟洪熙水把辛小雪夹在中间,拉扯着她出了长风网咖的大门。

    帮我拦了辆车,见我跟辛小雪坐上去,她才挥手道别,说是要抓洪磊回家吃饭。

    我跟辛小雪坐在后边,告诉司机先开走再说,因为我担心洪熙水一旦走了,刘惊涛会冲出来抢人!

    司机点头发动车子,缓缓汇入车流而去。

    我强行挣脱了辛小雪的搂抱,拍着她的脸问她:“醒醒啊,你家住哪啊,我得送你回去啊!”

    辛小雪呢喃道:“人家好热,我,痒好痒啊。”

    我一愣,顺口问道:“什么痒?”

    辛小雪探出小手就摸向下边,两腿还不断的摩擦着搅动着。

    我脑子轰的一下,有些尴尬的就去抓辛小雪那只手。

    可是她却强烈挣扎着,非要去摸自己哪里。

    我见她脸颊红的跟着了火一样,眼睛也氤氲着大片的水雾,不时的低哼伸出舌头舔舔唇角。

    前边的司机都被我们的动静吸引到了,从后视镜里诧异的望了一眼,我一看不好,这尼玛太尴尬了不知道咋解释,只好狠心又抽了辛小雪一嘴巴。

    可是这次打她没起作用,啪的一声脆响后,辛小雪竟然嘤咛一声偎在我的怀里,双手摸索着我的胸膛,又揉又掐的!

    我彻底懵逼了,这可咋整啊,他麻痹的赵多多这个损逼,到底下了多少药在小雪的水里,咋这么霸道呢。

    我一筹莫展之际,开车大叔说话了:“小兄弟啊,你到底往那去啊,也不说地址就让我一直这么瞎开着么?”

    我心一横,吩咐道:“这附近有旅店宾馆啥的吧,查身份证不太严的,你给我找一家,我朋友需要休息。”

    司机暧昧一笑,打着哈哈道:“卧槽兄弟你可真逗,这个情况你们开了房还能休息好,不过嘛,这种地方太多啦,尤其是附近学校还挺多,你早不说,刚刚都经过两家了,我给你调头回去。”

    我也没心思计较他话里的调侃,直接说好!

    到了地方给钱让车走,我几乎是半抱着辛小雪进了这家快捷旅店。

    前台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姐,胖乎乎的,正坐那打毛衣,听到动静扫了我们一眼,直接扔出房卡道:“三楼全是钟点房,一天二百,四个小时一百,押金一百元。”

    我寻思着辛小雪这个样子四个小时不一定能好,直接掏出秦曦给我的钱,付了三百块,拿着房卡就走。

    胖大姐低头打毛衣,对我们这种一看就是中学生的来开,房,根本就是习以为常了,甚至她连身份证都没提过。

    好不容易把辛小雪给弄到三楼,我已经是满头大汗,累的要命。

    身上被打出的伤也不时的刺痛,让我直皱眉头。

    将辛小雪扔到大床上,我就去洗浴间找到一次性毛巾,用冷水淋湿了稍微拧了拧,就想给辛小雪擦脸。

    我以为这个迷情药水既然能让女人神志不清还生出生理反应,那用冰凉的冷毛巾敷一敷脸应该能起到遏制的作用。

    谁知道并没有卵用,辛小雪仍然哼哼唧唧的闭着眼睛,双腿绞在一起用力的扭着,难受的样子让我十分心疼。

    我帮她拽了拽裙子,低声呼喊她的名字,辛小雪却猛的坐了起来,一头撞在我的怀里,这一下她用力太猛,不仅把我扑的仰面躺在床上,还撞到我被人踢打的伤处,疼的我直咧嘴,

    辛小雪却不管这些,直接骑到了我的身上,眯着眼咬着嘴唇,但她只知道用力夹紧我,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被她裙子下的滑嫩大腿紧紧贴在腰间,她的身体温度明显要比常人高出一块。

    出于本能的,她一边趴在我胸口上乱摸,一边用下身不停的蹭着我哪里。

    我被刻意压制的欲念一下子被点燃,体温也随即升高,腰上用力一挺就把坐在我的上边的辛小雪给拱了下去。

    辛小雪低呼一声,随即就被我压在了身下。

    她兴奋的发出嗯嗯声,嘟起嘴巴就来寻找我的嘴唇。

    我本来就偷偷喜欢她,现在又三番五次的被她撩拨到控制不了自己,当场就跟她吻在一起。

    小雪的口齿芬芳津液很甜,我贪婪的吸允着,舌头连连攻城略地。

    越亲她反应越强烈,我心里也激动的不行,一手从衬衫下摆探进去,稍稍用力一拨就把她的文胸给弄到一边,小雪发育的极为扎实,胸口那两团丰美不仅规模不小,乳型也是极为完美的半圆,就像是一个超大号的苹果给一切两半,分别扣在胸口两边一样。

    我刚刚揉搓了两下,她就反应夸张的尖叫一声,接着身子抽动着连连颤抖。

    给我吓得以为她是犯了什么毛病,或是药效太烈身子扛不住了。

    过了一会,我发现她不仅没有难受的表示,相反还像是舒服到了极点一样连连哼哼。

    我心里一动,不确定的想到:“难道这是高,潮?”

    没等我多想什么,辛小雪缓过劲来,又更加疯狂的想要跟我索取,她简直化身成了小怪兽一样,力气好大的搂抱着我的腰背,身子一颤一颤的用力贴着我。

    我也彻底崩溃,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很快就把手指伸向了她裙下。

    稍一接触我就骇了一跳,辛小雪下边早已湿透,不光纯棉内内跟水洗的一样,就连下边的床单也被沾湿了。

    这种时候根本管不了别的了,我紧张到战栗着脱光了自己,又把小雪给剥了个精光。

    只是事到临头忙乎了半天,我还是不得其门而入,急的眼冒金星一头大汗。

    辛小雪那一具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身体,更因为药效的原因而发红和扭动不停。

    就在我打算换个方向试试的时候,我电话突兀的震响起来。

    我心里一惊,立刻清醒了一点。

    爬过去抓起一看,来电显示是秦曦。

    我光着屁股就跳下床,跑到卫生间里接了,秦曦急切的语声传来,她哭着问我:“秦生你怎么不回家,你在哪,快点回来,咱家出事了!”

    我啊啊了两声,慌慌张张的问道:“咋地了?咋地了?”

    “我妈被秦叔砍伤了,现在还躺在地上,流了好多血啊,秦叔跑掉了,你快回来啊!”

    我傻眼了,连问道:“有没有打120?”

    “呜呜呜……已经打过,我第一个打的就是120,然后才打给你的。”

    我挂了电话从卫生间里冲出来的时候,小兄弟早他妈怂蛋了,低眉臊眼的耷拉在一边,也不闹腾了。

    飞快穿好了衣服,我瞅着光溜溜仍在哼哼的辛小雪犯了愁,给她这样扔在这里我肯定不放心,可是我又必须立刻赶回家去,一时之间我陷入了两难!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