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奸情出人命

关灯
护眼
    无奈之下我又想到了妃姨,别说我基本没有朋友,就算有我也不放心把这样的辛小雪交给别人看管。

    拨通了她的电话,我结结巴巴的把事一说。妃姨开始都不信,还以为我对她动什么坏心思呢,最后我都要急哭了,发誓说:“真的不骗您。我同学就在这床上躺着呢,你来了一看就知道!”

    妃姨沉默了下,说:“那你赶紧去吧,我开车很快就到!”

    我挂了电话就往外跑。开了门想了想,又转回来。

    忍着心中心中悸动把辛小雪内衣给对付穿上了,这丫头爽了一次还是没有泄光药力,仍然面红耳赤的呢喃着。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掰开她紧紧抱在我腰上的手,把她推倒又盖上了被子,狠心就走。

    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接到秦曦电话,说婶子已入医院急救,而叔叔被闻讯而来警察给抓走,我问明了那家医院,吩咐司机快点开。

    跑进医院急诊大厅,我一眼就看到蹲在手术室门口默默流泪的秦曦。

    来不及安慰她,我急切的问道:“人咋样,什么伤势啊?”

    秦曦抽噎了两下,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哭泣道:“我也不知道,我回家的时候,我妈已经昏迷了,地上全都是血,秦叔拿了把刀也不知道追谁去了。”

    我心中暗叹,这肯定是婶子太过嚣张,又把那隔壁老王给弄家里去做运动,碰巧被叔叔撞见了,这事,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原本就混子出身整天酗酒的叔叔呢。

    我搂抱着秦曦,轻声安慰着她,心里也在担忧,叔叔不会把婶子给砍死吧,虽然她人品不行,可是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了,我也不想她真的死在叔叔手里,如果她有什么不测,叔叔怕也……那我等于一下失去了两个亲人,想到这些我心里也非常的难受。

    秦曦哭了一会,总算是不哭了,从我肩头离开,眨了眨了泪眼,突然低呼道:“你身上怎么也有血,眼睛也肿了,他们又欺负你了?”

    我一阵阵的心虚,想起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的辛小雪,含糊的点点了头,就走到一边给妃姨挂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才接,话筒里传出妃姨的喘气声,她抱怨道:“秦生你这小女朋友是真挺漂亮,可是也太热情了,她差点把我给扑了。”

    没等我道歉恩,妃姨接着问道:“你家里怎么样,你婶子没大事吧?”

    我低声回了一句:“还在手术室里抢救呢,目前不知道情况。”我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妃姨,对不起,我又给您添麻烦了,那个,辛小雪没事吧?”

    妃姨有些尴尬,低声说:“你们也太胡闹了,乱吃什么药水啊,她弄的床单都湿了,下边衣服都不好穿,幸好我随手都带着自己用的镇静剂,刚喂她吃下去,已经睡着了。”

    我呐呐道:“不是我喂他吃药水,妃姨你误会了,是别人……”

    妃姨打断我的话:“行了行了,这边有我你不用担心了,好好照顾家里吧,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消息,能帮你的我不会推迟!”

    我感动的声音颤抖:“妃姨,您对我真好,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妃姨哼道:“得了,别跟我肉麻了,赶紧去吧!”

    挂了电话,我就陪着秦曦坐在急诊室前等,这期间,派出所也来了办案民警,向我们和医生询问伤者病情身份之类的东西。

    我赶忙问那个警察,我叔叔人在哪里,会怎么处理。

    警察看了我两眼,冷冷道:“你叔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了,他有前科还是累犯,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估计要被批捕和判刑,当然,这也要看你婶子是什么伤情,不过从医生的描述上来看,一个重伤估计跑不了的,这样的话,就算受害人不追求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你叔叔可能也要面对警方和检察院的公诉!”

    我心中乱成了一团,爸妈早早的意外去世,现在被叔叔收养,他们夫妻一个重伤抢救,一个要有牢狱之灾,难道我真的是个灾星,谁养我,我就克谁么?

    婶子最后有惊无险的救了回来,她整整被砍了十几刀,头上背上全是长长的刀口,光鲜血就输了两千多毫升,医生说,幸亏及时送来,否则再晚十分钟神仙都难救了。

    由于我要面临中考,秦曦跟我商量就让我这段时间先住校,她那学习成绩也无所谓了,直接请了长假在医院照顾她妈。

    我在医院陪了两天两夜,期间秦曦的姐妹刘怡也来了,后来婶子脱离了危险期,我才抽身去了一次看守所,给叔叔送了点衣物存了点钱。

    在辛小雪被刘惊涛下药后的第四天,我回到了五中,刚进教室,就发现气氛变得跟之前有些不同,黑板上方,墙壁两侧都被布置了长长条幅,写着那些“只要学不死就给我往死里学”激励人心的话。

    在黑板旁边显目位置上还挂了个中考倒计时的电子时钟,秒针不停跳动,给人一种紧张压迫的感觉。

    我在班上也没啥朋友,除了辛小雪对我投来复杂难言的一瞥外,再也没人搭理我,似乎我消失了四天就跟四分钟一样。

    第一节课结束,宋苗苗把我叫到走廊去,询问了我家里的情况,随口安慰了几句后告诉我:“初三的住宿生本已满员,但考虑你的特殊情况和学习成绩,我直接找了校长,最后给你特批了个名额,但要插班去高二那边住,你看可以吗?”

    我心里挺不情愿,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宋苗苗,那样她的一番辛苦不就白费了么,捏着鼻子应下了,宋苗苗给了我寝室的楼层和房间号,又安慰了我几句安心学习的话转身离去。

    我转身想进教室,走到门口就被刘惊涛等人拦住,他有些紧张的问道:“秦大才子,你跟宋苗苗说什么了?”

    我瞅了他一眼,摇摇头直接往里走。

    刘惊涛脸一沉,伸手推了我一把,骂道:“你特么还蹬鼻子上脸是不是,抢了老子嘴里的肉还跟我涨脾气吗?”

    我压制着心里的愤怒,冷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咱们最好不要闹,要考试了,对谁都不好!”

    刘惊涛看了眼赵多多,有些惊讶夸张的问他:“你听见这傻逼说什么没有,他竟然还敢威胁我,我草泥马了,你找死啊?”

    赵多多直接建议:“涛哥咱们去篮球场后边跟秦生聊聊,这里人多嘴杂的没意思。”

    刘惊涛点头,也不问我去不去,直接就走在前边,赵多多和冯翱翔一边一个,拉着我就走。

    我用力挣扎,喊道:“你们干啥,想打我就这里来吧,老子怎么躲也是要被你们欺负何必走那么远?”

    刘惊涛扭头瞅了瞅我,点头说:“行,他妈的真涨脾气了,是不是上了辛小雪你就要逆袭了?”

    我心中愧疚,也不知道咋反驳了,说实话,辛小雪真的差点被我给那个了,虽然我是被动的,可终究是有趁人之危的嫌疑,细想起来,我跟刘惊涛的卑鄙无耻也没太多区别。

    挣扎中我就被他们拖到了篮球场后边,出于面子问题,后来我就干脆不喊叫了,反正也是被打,弄的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么怂,还不如悄悄挨一顿算了,这个思维惯性有多可悲我不知道,但是当时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转过篮球架不远,就是一片阴影地,这里被办公楼和教学楼遮挡,视线不好外边很难看到里边的情况。

    刘惊涛转身站定,微微拿眼睛眯着我,沉默了半天才问道:“辛小雪被你弄了是不是?”

    我摇头。

    刘惊涛似乎松了口气,又有些疑惑的追问:“你说真的吗?你俩怎么可能不那啥,那药我可是在别的女生身上用过的。”

    我咬牙道:“我说没有就没有,但是刘惊涛我警告你,辛小雪全是因为我骗了她,她恨我要报复我,才跟你有了一点纠葛,你们不是一路人,我请你离她远点行不?”

    刘惊涛牵了牵嘴角没说话,赵多多突然出脚踹在我的腿弯上,我一个站立不稳向前扑倒。

    冯翱翔随即跟上猛踢我的后背。

    坚硬的水泥地面擦破了我的手掌,一阵阵刺痛锥心入骨,背后的拳脚打我的心肝都在颤抖,我突然想大哭一场,就算我再怎么忍让服软,他们还是要不停的打我欺负我,我想起在长风网咖洪熙水跟我说过的话。

    你这个样子如果父母泉下有灵看到,可能也会心疼的哭出声来吧?

    赵多多一边踢我,一边骂咧道:“就你这个怂货竟然坏了我们涛哥的好事,还把辛小雪硬生生给抢走,差点让我们涛哥戴了你的绿帽子,他妈的今天搞死你算了。”

    我心中的恨意已然,就是这几个该死的混混带头搞我,弄的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两年,怎么忍,还是不依不饶的不肯放过我。

    我草泥马今天我跟你们拼了,我喊出这句话就奋力往起爬。

    他们一惊之后哈哈大笑,见我反抗觉得打起来更有意思了,三人一起动手,三拳两脚又把我弄倒了,可是这次我不在咬牙忍着痛不吭声,我声嘶力竭的狂喊道:“你们只要不打死我,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讨回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